金蝶迷路“云”丛中

钛度号
金蝶与用友的龟兔赛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科技新知

​在云转型的浪潮中,金蝶曾一度领先用友数年,如今却在大模型上出现被逆转的迹象。

8月8日,金蝶推出自主研发的金蝶云·苍穹GPT大模型,号称填补了国内第一个财务大模型的空白。而此前,用友已于7月底推出业界首个企业服务大模型YonGPT。

技术领域曾经的领先者,很容易在迭代的过程中暂时落后。成立已有30年的金蝶,更需要不断应对周期性的挑战。

创业至今,金蝶先后经历了三次重大转型:第一次是1993年到2001年从DOS到Windows平台的转型;第二次是2001年到2011年从财务软件到ERP的转型;第三次是2011年至今从ERP到企业云服务的转型。

前两次的成功,使金蝶得以躲过周期魔咒,但如今还处于进行时的第三次转型,金蝶还能成为“时间的朋友”吗?

三次蝶变之路

用友的灵魂人物是王文京,金蝶来也有一个徐少春。

1990年的夏天,27岁的财会电算化研究生徐少春,从地方税务局离职后,带着360元养老保险补偿金奔向了正在深化改革事业的深圳,进入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担任电脑部经理。

“这个职位让我更清楚地知道,中国多么需要财务管理软件。”他向岳父借了5000元买了一台286电脑,创办深圳爱普电脑技术有限公司。最初的理想是帮助会计人员从茫茫的账海中解脱出来。

随后的两年中,徐少春带着自主开发的“爱普财务软件”,孜孜不倦地敲开了一个又一个公司的大门亲自演示,生意逐渐壮大。终于在1993年8月8日,徐少春与赵西燕以及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公司,合作创办了现在的金蝶。

由于当时同类软件较少,金蝶软件很快获得了市场的认可。“用金蝶软件,打天下算盘”的广告词,也迅速传遍企业界的大江南北。

1994年,Windows发布首个简体中文版本(Win3.2),更多中国IT界的先驱开始重视适配软件的开发。徐少春同样下定了决心,很快推出了V2.5版本等,完成了第一次从DOS系统向Windows系统的转型。

与此同时,国内财务软件市场进入成长期,大量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其中的佼佼者,王文京在中关村创办的用友后来居上,很快获得“北用友,南金蝶”的地位。

危机不期而遇。1996年开始,国外ERP随着外资进入,国内厂商被迫转型以抵抗侵占。用友先是研发出ERP软件U8,又于1998年研发出高端管理软件NC系列产品,定位于集团大型企业,而金蝶则在1999年研发出ERP软件金蝶K3,主要服务中小企业。

到了2002年,金蝶第二次转型并购ERP老牌劲旅开思,稳定了国内市场的地位,三年后成功在港交所主板上市。2007年,金蝶旗下在线记账及商务管理平台“youshang.com”(今“金蝶精斗云”前身)正式上线,并在行业内率先试水 SaaS 云服务市场;三年后正式发布“金蝶微博”(今“云之家”前身),开启“云管理”战略转型。

雄心勃勃地转型却迎来意想不到的打击。2011年1月,前IBM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主管合伙人冯国华出人意料地加入金蝶,担任集团总裁,同时引进了前IBM高管顾小蓉和张良杰等团队,而徐少春则悄然退居幕后。

轰轰烈烈的人事改革,旨在加速金蝶从管理软件向咨询业务的转型。然而,仅一年后,这位签署了五年协议的总裁就离职了。有相关人士爆料,是由于与其他高管在一次董事会上产生了重大分歧,当即作出了决定。

“过去一年是金蝶历史上最低点,但是,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徐少春事后坦承了失策。再度出山的他以“挥锤”的方式扛起云化大旗。

2014年的周年庆上,徐少春化身为海盗船长,亲手砸掉客户的服务器,正式宣告成立“ERP云服务事业部”。这是金蝶云转型的重要标注。

云转型的苦恼

又一个十年,金蝶的“云转型”还在路上。2021年金蝶全球创见者大会上,徐少春提出,“未来三年,我们的目标是用订阅模式再造一个金蝶。”

最新的2023年半年报显示,过去五年,金蝶云服务复合增长率超过60%,云服务业务实现收入同比增长21.5%至约20.39亿,占集团收入约79.5%。承诺已然兑现。然而背后也伴随着云转型所带来的一系列困扰。

今年1-6月,金蝶国际实现了25.66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了16.81%,净利润方面出现了2.84亿元的亏损,与上年同期的3.56亿元亏损相比,亏损幅度收窄了20.5%。尽管看到了盈利的希望,但亏损的来源正是云转型。

2020年到2022年期间,总营收分别为33.56亿元、41.74亿元和48.66亿元,而净利润则分别为亏损3.35亿元、3.02亿元和3.89亿元。与此同时,云服务业务在同一时期内的经营亏损分别为6.07亿元、6.95亿元和5.61亿元。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毛利率。从2014年至2019年,金蝶国际的毛利率一直稳定在80%左右,然而在2020年之后突然大幅下滑,近三年分别为65.81%、63.09%和61.61%。这个时期恰好是进行云业务转型的关键时期。

具体来看,金蝶收入主要由三部分构成:云服务业务、传统ERP业务,以及其他投资性物业经营业务。现在,云订阅服务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核心业务。

按照客群划分主要有三大产品,即面向大型企业的金蝶云·苍穹和金蝶云·苍穹、面向中型企业的金蝶云·星空以及面向小微企业的金蝶云·星辰。

半年报中,金蝶云·苍穹和金蝶云·星瀚云服务合计录得收入约3.93亿元,同比增长约 38.3%。苍穹和星瀚云订阅ARR同比增长约95.9%,净金额续费率(Net Dollar Retention,NDR)108%。

在中型企业市场部分,期内金蝶云·星空实现收入约9.22亿元,同比增长约17.3%。星空云订阅ARR同比增长约28.6%,NDR为 96%。

小微企业市场方面,小微财务云服务实现收入约5.01亿元,同比增长约31.8%,小微云订阅ARR同比增长约45.0%;其中金蝶云·星辰收入同比增长约152.9%,NDR上升至89%。

从营收贡献占比和客户数量的角度来看,当前中小微企业仍然是金蝶云业务的主要支撑力量。然而,对于希望进一步挖掘的大型客户方向,金蝶面临着来自友商用友、华为等企业的竞争压力。同时,大型客户往往更倾向于定制化解决方案,而不是采用标准化的云模型,这意味着需要额外的IT服务工作,拉高了成本。

另一方面,小微企业的生存周期缩短,续约率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此外,中小微客户的生命周期较短,这意味着金蝶需要持续开发新客户,而前期的开发和后期的维护成本可能会消耗大部分利润。

综上种种因素共同构成了金蝶云转型的暗雷和陷阱。

“我们转为盈利的时间点,过去一直没有对外给过正式指引,估计(公司的)盈利平衡点会在2025年。”金蝶集团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林波在2023年度中期业绩发布会上称。

尽管对外作出了承诺,金蝶是否能够成功应对云转型所带来的挑战,仍需要进一步深入观察。

大模型是解药吗?

ChatGPT引发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浪潮,正在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影响各行各业。在SaaS领域,一些业界巨头早已踏入这场变革之中。

不久前,Salesforce公布了一系列关于生成式AI的新改进,将被应用于Sales Cloud、Slack和Tableau等产品中。Salesforce还与合作伙伴Accenture联手宣布了一个生成式AI的CRM加速中心,致力于协助客户在生成式AI领域取得更大的进展。

国内的企业也在积极行动。除了互联网巨头们积极推进大模型和SaaS产品,许多垂直领域的SaaS公司也开始探索和应用生成式AI技术,特别是在提升客户服务、数据分析和自动化内容生成等方面。

金蝶云·苍穹 GPT 大模型就被定位为最懂管理的企业级大模型平台,为企业利用大模型能力提供了完整工程技术方案,广泛接入百度、微软等通用大模型能力,提供能够智能任务编排、无处不在嵌入式的AI助手新组装能力,以及创意生成、知识引擎、分析洞察的新企业大脑。

大语言模型在自然语言处理、智能对话等领域展现出巨大的应用潜力和表现能力,将之应用于企业云服务,不仅能够为用户提供更智能、个性化的服务,还有望推动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和业务创新。

实际上,GPT对SaaS产业的最深远影响之一在于,它可能引发一场交互方式的革命。简单来说,以往SaaS公司需要提供定制化的解决方案,以满足客户的特定需求。然而,随着像GPT-4这样的大模型能力不断增强,定制化需求可能会被通用能力替代。

SaaS企业被重塑的交互方式和服务交付的盈利模式,或许就是金蝶跨越云转型难题的关键所在。

机遇同样饱含挑战。应用大模型技术需要庞大的计算资源和存储空间,会对企业的技术基础设施提出更高的要求。此外,大模型在特定领域的应用仍然需要深入的专业知识和充分的数据支持。

对于像金蝶和用友这样的企业来说,如何将大型模型与财务、业务等领域的专业知识有效结合,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能否永远做“时间的朋友”,也需要拭目以待。

科技新知

568篇资讯

粉丝

本文系作者 科技新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10
6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