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费疯涨,内地开启疯抢海外音乐人的热潮

钛度号
伴随一股海外艺人来华演出的风潮,市场出现了鱼龙混杂的乱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要点:

1、演出市场在经历了高度同质化阶段后,今年终于迎来了海外艺人参演及举办专场巡演的热潮;

2、巡演城市集中在上海、广州、深圳和杭州,较少场次下沉至三四线城市;

3、机票酒店物流成本上涨,海外艺人演出秀费疯涨,巡演票房回收不稳定,主办方在面临机遇时,也面临较大的投资风险;

4、在需求端,消费者对海外明星艺人和音乐人来华演出抱有极大的热情,预计下半年巡演市场还有较大的增量空间。

7月21日到23日,在天津东疆湾沙滩景区举办的泡泡岛音乐节,有40余组音乐人在两大舞台轮番开唱,其中,海外音乐人的加入尤为亮眼。

法国电子音乐制作人FKJ、俄罗斯后朋克乐团Motorama、美国创作兼说唱歌手Jake Miller、泰国乐团HYBS和深受当下年轻人青睐的泰国歌手PP林祎凯、来自日本的She Her Her Hers和创作型歌手日向文,7组海外音乐人给广大乐迷带来独具一格的夏日视听盛宴,也为当下同质化严重的音乐节阵容注入一股新鲜的血液。

行至2023年下半年,海外音乐人在占据各大音乐节舞台的同时,在国内的巡演也逐渐常态化。

法国电子音乐制作人FKJ 7月24日在MODERN SKY LAB 上海开启专场演出,刷爆了社交媒体和朋友圈,一票难求;Jake Miller自7月21日起,就从上海开启了国内六城巡演,也参演了乌兰布统国际音乐节和烟台养马岛音乐节;7月13日-7月14日,日本人气创作歌手藤井风 Fujii Kaze 携“Fujii Kaze and the piano Asia Tour”首度来到上海,在上海商城剧院带来两场精彩演出;Motorama乐团在广州、深圳、武汉、杭州、上海演出后,于7月21日才结束了在国内的5城巡演。

最近,影响城市之声主办的日本女子乐队CHAI 2023‘WE ARE BACK!’ 中国巡演也刚刚收官。此前影响城市之声联合M_DSK荣誉呈现了海外艺人巡演系列,还有泰国艺人Phum Viphurit,他在结束了亚洲其他场次的新专辑巡演后,7月在杭州和上海举办内地的专场巡演,刮起独特的thai-Indie旋风。

伴随这一股海外艺人来华演出的风潮,市场同样出现了鱼龙混杂的乱象。

7月28日,乌兰布统国际音乐节在微博宣布,“由于不可抗力因素,原定7月30日参演的Quavo,将无法参加此次音乐节的演出。对此我们深感抱歉!”此前,美国说唱歌手Quavo涉嫌“抢劫游艇”被抓的消息已经在社交媒体上传开。

在此之前,乌兰布统国际音乐节最大的舆论风波是和泰国艺人Jeff Satur工作室之间的“舆论大战”,Jeff工作室否认将出演音乐节,主办方直接在微博甩出沟通证据和合同,最终讨论落脚点放在了“中间代理环节的沟通上出了问题”。

当然,到底是主办方可怜还是艺人被主办方欺压更可怜则取决于具体事件里不同角色的专业度,但赌中“泰娱流量”却被消费者冠上最垃圾音乐节的嵩山音乐节,有消息称即将回归。而在7月31日,断眉(Charlie Puth)即将于10月13-14日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连开两场演唱会的消息,更再度引发圈层粉丝的狂欢。

这说明,即便出现了乱象,但演出市场在经历了阵容高度同质化的阶段后,下半年真正迎来了海外歌手和音乐人演出的高潮阶段,行业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

海外音乐人引爆音乐节,正批量回归内地巡演

根据不完全盘点,今年以来,选择到内地巡演的海外音乐人有近40位,百场演出,风格包括摇滚、嘻哈、爵士、流行、电子、朋克等,可谓百花齐放。

从国家来看,日本音乐人广受国内歌迷的欢迎,统计期内共有13组音乐人来华演出,其次是美国,统计期内共有10组音乐人来华演出,排在第三的是英国,共有5组音乐人。

一方面,2023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5周年,在“超越分裂与对立,友好才有未来”的两国友谊背景下,日本音乐人来华演出在审批上会顺畅很多;另一方面,不仅ACG二次元文化在国内影响了80、90后一代,更重要的是,日本的独立音乐发达,摇滚、民谣、电子等音乐在中国的受众群体也很广,走Livehouse巡演有票房,主办方大概率能赚钱。因此,在2023年全面复苏之后,更多日本音乐人在主办方的邀请下选择来华演出,演出频次高居盘点的第一位也显得顺理成章。

其中,第一波热潮来自独立摇滚乐队The fin.,疫情后,他们在主办方的邀请下第一时间回归中国,开启巡演。

The fin.是中国乐迷的老朋友了,才华横溢的他们发布了最新专辑《outer ego》。乐队巡演专场也是人气爆棚,全国11场的演出开票即售罄,可见The fin.在中国乐迷心中炙手可热的程度。

另外,被全球音乐界誉为“Bossa Nova女王”的小野丽莎、熊木杏里、TK from 凛として時雨等日本知名歌手和乐队,也在国内开启了巡演。

7月3日,“直到世界尽头”(YOUTH NEVER GONE)上海演唱会官宣,日本流行音乐史上的“神级音乐人”织田哲郎、上杉升、NoB组成固定阵容,加上今年特别邀请摇滚歌姬土屋安娜的加入,消息一经发布让歌迷们兴奋不已。借着《NANA》、《灌篮高手》、《圣斗士星矢》的情怀,“直到世界尽头”巡演曾在2018年和2019年来内地巡演,场场售罄,广受好评。

提到亚洲的独立乐队,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日本和韩国等属于区域内流行音乐文化对外输出的重镇。但这些年,内娱产业迅速发展,在内地歌手和音乐人不断走向海外举办演出、参演国际音乐节的同时,东南亚国家的娱乐圈借助社交媒体,也迅速崛起。

今年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掀起声浪的泰娱,就让国人看到了来自泰式“偶像”的影响力。譬如,来华巡演并参加音乐节的泰国乐队HYBS和歌手Billkin马群耀,竟然在中国演出市场打开了一扇门,带着泰国流行音乐走向了世界。

HYBS出道即以一首单曲《Ride》惊艳众人,从泰国逐渐走向全世界。2023年,HYBS作为最受欢迎的新晋乐队,受邀参演香港Clockenflap音乐节。目前为止,乐队巡演专场也是票房爆满,去年年底在香港的专场演出24小时内售罄,HYBS即将成为新一代独立流行风潮的引领者。而Billkin马群耀参演青岛流亭机场音乐节后,还参演了河南嵩山音乐节,与HYBS、柴卡蒙、noeul等6组泰国艺人一起在河南登封亮相,嵩山音乐节邀约泰娱新势力,也成功解锁流量密码。(回顾:暑期档60+场音乐节开启文旅消费新一轮狂欢|现场观察)

尽管如此,英美作为流行音乐产业最发达的国家依然是全球演出行业对外输出大咖明星艺人和音乐人最重要的国家。

无论是民谣、嘻哈还是后朋克,英美乐队和音乐人在中国拥有广泛的受众,来华演出众望所归。例如,深受乐迷喜爱的Bruno Major、Troy Boi、The KVB、Greg Laswell等欧美唱作人都已开启中国巡演。

来自爱尔兰的Westlife西城男孩今年内地的演唱会官宣,被网友称为“一代人的青春来了”。9月起,他们将相继在上海、苏州、南京、长沙、广州、深圳、武汉、北京开启巡演,乐迷的呼声也相当热烈。

对于欧美粉来说,接下来,还会有哪些神级般的音乐人受邀来华演出,也十分值得期待。

从票价来看,海外音乐人来华演出的Livehouse票价集中落在200-400元/张这一区间,少量定价在400-600元之间。其中,FKJ的上海Live house专场定价550元,深受国内乐迷喜爱的TK from 凛として時雨,票价直接达到680元。

此外,小野丽莎的巡演在剧院举办,最高档票价1280元,Westlife西城男孩的演唱会在体育场举办,价格分为1699、1299、899、699和499元这5个票价档次,也基本上和国内歌手开演唱会的价格保持了一致。

从巡演城市来看目前海外艺人还扎堆在一线城市演出,北上深杭是涉外演出数量最多的城市。其中,上海是海外艺人落地演出最多的城市,落地场次高达33场;其次是广州,数量为20场;排在第三的城市是杭州,数量为19场。

随着越来越多的音乐人来到内地,海外音乐人巡演落地的城市也在逐渐渗透到二三线城市,南京、成都、武汉、重庆均有4站及以上的海外艺人巡演落地,此外,昆明、佛山、苏州、沈阳、宁波、福山、大连和烟台等城市,暑期也均有一站专场落地。

从主办方角度来看,New Noise、影响城市之声、Live Nation承担主办了大部分海外艺人的演出,但也有新起的演出主办方,如创娱无界在办音乐节的同时,也代理了海外艺人来华的巡演。

从摩登天空旗下海外巡演品牌影响城市之声来看,今年和M_DSK联合呈现多位海外音乐人的巡演,包括Phum Viphurit中国巡演「The Greng Jai Piece」Tour 2023和日本女子乐队CHAI 2023‘WE ARE BACK!’ 中国巡演,这两组艺人还参演HOTDOG·2023北京M_DSK音乐节。

影响城市之声创始人张然认为,今年海外演出最大的机遇是这么多年的阵容同质化现象,海外艺人进不来,国内的艺人被过度消耗了,“现在不管是音乐节的阵容,还是Livehouse的内容,都需要差异化,这些都是新的机遇。”

在看好下半年海外演出爆发的背景下,张然创办了新公司“闪千手”。

FKJ上海ModernskyLab的专场是张然投资的第一场演出,尽管定价550元/张一度在社媒上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但其实FKJ作为在海外音乐节上可以排在压轴第二大牌的音乐人,基本上是可以开演唱会的级别。再加上此次进Livehouse,无论是艺人演出成本,还是设备成本和差旅成本,550元/张的定价尚属合理,也获得了行业、自媒体和歌迷的理解。

最终,FKJ上海专场演出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Live Nation在1996年于美国成立,2010年与票务公司Ticketmaster合并成立Live Nation Entertainment,旗下涵盖Ticketmaster、Live Nation Concerts 和 Live Nation Sponsorship三大业务板块。今年,Live Nation在中国不仅收购了香港的鸡飞音乐节,还把一众海外音乐人如Bruno Major 、Dean Lewis、Greyson Chance、藤井风等带到国内来巡演。

8月8日,Live Nation宣布,多白金认证歌手、词曲创作人、制作人和流行音乐先锋lauv于今年9月,将携The Between Albums Tour正式登陆成都、佛山和上海。本次巡演将于8月23日从香港开启,随后前往包括曼谷等9座城市。

此次lauv成都站均为站票,地点在东区超级音乐现场,前区的价格为780元,后区的价格为480元,定价合理,属于Livehouse大场面演出,值得期待。

New Noise,是2009年在成都创办的本地音乐厂牌,主理人Jef来自比利时。2007年到成都念研究生后,他就在成都定居生活了。

New Noise厂牌的本职工作就是专注于国外乐队来华巡演,这些来自世界各地风格迥异——独立摇滚、梦幻流行、实验电子、后朋克、后硬核、器乐摇滚等都能在New Noise的舞台上看到。

从2009年开始,由New Noise带国际上的乐队来国内举办的巡演已经超过了900场。New Noise厂牌更热衷于向中国的年轻人推荐一些非常有潜力的新声音,包括来自日本的 The fin. 和 MONO,巴基斯担的 Jaubi, 丹麦的 The Seven Mile Journey 以及国内优秀乐队秘密行动、Fayzz、Kaishandao等。

熬过疫情三年的挑战,New Noise主办的海外演出终于归来,国内乐迷们看到了The fin.和MONO等优质海外乐队的演出。

巡演成本上涨,涉外演出“机遇与挑战”并存

“到处都在涨价,差旅成本、演出设备运输和艺人的演出费都在涨。”张然对音乐财经分析道,目前邀约海外音乐人巡演,往往会收到比2019年疫情前来自艺人和代理方更高价格的报价。

“原来演出1-2万美金的艺人,接到了10万美金的Offer,跟我说以后找他们演出的话,就必须要变成10万美金以上。”张然感叹道,这样就会导致很多艺人来不了中国演出了。

今年3月,在文旅部发布各地各地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恢复对涉外营业性演出的受理和审批的消息后,时隔三年之后,音乐演出市场终于和国际接轨,行业主办和歌迷们“喜大普奔”,终于盼来了正常的演出生活。

从全球演出市场复苏后的第一年来看,整体呈现出如下特点:第一、通货膨胀,差旅成本高企,大量中腰部和新兴的独立音乐人无法靠巡演获得合理的收入,反而亏钱;第二、现场音乐票房和人次不断创下新高,顶级艺人赚走最多的钱,演出市场的“超级明星”效应在疫情开放后的第一和第二年达到了高峰。

冰火两重天。一方面,在需求端,国内主办方和歌迷都希望带更多优质的海外音乐人来华演出;另一方面,海外音乐人来华演出面临比国内音乐人巡演更高的挑战,主办承担更大的风险。

从差旅成本来看,根据Bloomberg、CNN的业内分析,因为燃料价格的上涨导致全球线机票直接上涨,这无形间增加了海外艺人全球巡演的演出成本。

目前,自疫情放开以来,国际机票价格呈现分化态势:东南亚机票再现“白菜价” ,飞韩国、日本等东北亚航线和澳洲、新西兰等大洋洲的机票也下降不少,但北美地区直飞机票仍高达万元左右。

去哪儿的数据则显示,以新加坡为首的目的地机票价格下降明显。4月、5月,从广州、南宁、海口直飞新加坡的含税机票价格低至500元左右,往返在1200元左右,较2月初下降了七成。与飞东南亚地区的机票再现几百元的“白菜价”不同,一张洛杉矶飞北京的单程直飞机票仍高于10000元,转机1次的航班价格也要8000-9000元。

疫情后,大众报复性出游消费,跟着演出去旅游成为今年的关键词,伴随而来的是酒店的住宿成本大幅上涨。根据锦江和华住 2023第一季度的财报,经济型酒店却分别大涨了16.7% 和 21.6%。事实上,今年酒店涨价,是从春节开始的,核心城市和热门景点酒店动辄千元的价格屡屡登上热搜,这一涨价的态势一路从五一延续到了端午节和暑期。

从演出的供应方来看,艺人巡演不可能只来一个人,从顶级艺人的常规配置来看,艺人经纪团队通常会在二十人以内,演出团队在数十人,如果是稍有票房号召力的独立音乐人和乐队,也同样动辄可能上十人规模。

演出的乐器和设备转运输的费用也在上涨。通过邮政查询,一公斤货物通过汽车快运从北京到上海,物流费用为132元人民币。为了保证顶级的演出效果,通常几十箱的的设备转运输的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如果再算上艺人开出的制定设备租赁清单,这个隐形成本就更加不可控了。

也因此,即便有的海外音乐人自己团队包国际机票的情况下,主办方投资海外音乐人的巡演,依然承担巨大的亏本风险,这考验着主办方的定价、宣发和管理能力。

从艺人的演出秀费来看,今年处于大幅飙升的阶段。

海外音乐人来华演出,除了艺人既定安排的全球巡演,会和亚洲及中国的主办方联系加几站的情况之外,今年更多的一种情况是,国内今年音乐节大爆发,大量行业外主办方杀入这个市场,直接联系海外艺人邀约演出的情况增多。

在没有基本盘价格预估的情况下,主办方去邀请海外艺人,海外艺人面对陌生的主办方,一般倾向于报出一个虚高的价格,而中国的主办方不知情,着急促成演出就马上同意了。尽管大部分成熟的艺人依然会选择熟悉的主办方合作,但这种报价方式依然在无形中抬高了海外艺人的秀费。

譬如,艺人Billkin为音乐节市场带来新商机后,部分泰国艺人演出报价不乏超过400万元,甚至还惊现600万元一场的天价,远高于一线国内艺人和顶流乐队的演出费。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比如,原来乐队值5万美金,但今年的价格是40-45万美金,以后就是这个价格。这和曾经电子音乐市场火爆的时候,大牌DJ漫天要价的情况很类似。(回顾:华纳音乐入局,国内电音发展到哪一阶段了?| 对话)

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期间,乐迷也养成了一个习惯,如果生病了可以“随手退票”,但这其实对主办方的伤害很大。所以,现在很多主办方宁愿票卖得慢也不愿意退票,因为竞争对手如果恶性竞争,一下子把票都买了,导致普通乐迷买不到,再到演出前一天来把票全给退了,最后投资的主办方就全赔了。为了规避这样的风险,主办方们也不敢轻易开通退票通道。

从全球邀约艺人演出的专业流程来看,经纪团队和演出方的价格是可以协商的。

张然解释道,音乐节主办方通常会给到艺人团队一份详细的信息,包括演出阵容、票价、观众人数和所在城市等,推导出艺人会给一场音乐节带来多少票房销售,然后给出一个合理的邀约价格给到艺人方,整个流程走下来相对规范、可控,属于双赢的状态。

对于专场演出来说,海外艺人一般只会给演出主办方留出10%-20%的利润空间。这意味着,演出主办方投资了真金白银,利润空间低,却承担产业链环节上最大的风险。一旦票房不好或出现“退票潮”,对主办方来说,这不仅意味着利润损失了,而是前期投资的钱也全打水漂了。

“如果老是承担这么大的风险,票价也涨不上去,其实好的演出会越来越少。”张然说,目前大部分做海外演出的主办方还是有点停留在为爱发电的状态。

 

从张然今年主办的演出票房情况看,各个城市之间有明显差异。“杭州站不知道为什么票房很不好,原来疫情前杭州站有时候会比北京还好,但今年我们这几场,除了KVB,其他都是杭州站不太好。”

从票房回收的角度来看,今年音乐节和演唱会遍地开花,Livehouse巡演的票房呈现出下滑的趋势,有的城市竟然出现卖不动票的情况了,有的海外音乐人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到场观众竟然只有100多人。这意味着,海外艺人的巡演市场看似繁花似锦,其实存在较大的投资风险。

自今年5月起,在各大音乐节的舞台上,我们也开始看到更多海外艺人的身影。

在今年3月香港鸡飞音乐节上,泰国新锐乐队HYBS圈粉无数,迅速走向中国市场。今年5月19日,在西湖音乐节中国歌迷看到了HYBS的舞台。

同样是在5月,深圳草莓音乐节在出演名单中首次加入海外乐队,The fin. 来华带来他们的最新专辑《Acoustic Versions》,而三人组摇滚乐队She Her Her Hers则在深圳为广大乐迷献上了他们的草莓音乐节首演。

6月14日,阿那亚虾米音乐节公布2023年最新阵容,这也是目前为止国内海外艺人最丰富的音乐节活动。阵容有Suede、Blue Foundation、Mono、She Her Her Hers和The fin.等,歌迷们纷纷在微博下方留言,“音乐节都有了,巡演还会远吗?”

随着生活逐渐回到正轨,乐迷们迫切期待着海外音乐人的现场回归。但涉外演出的审批比内地营业性演出审批更为复杂,其中涉及到的因素较多,会遇到一些不确定性因素。

20年,来自英国的Novo Amor中国巡演就已经官宣,但至今仍未成功落地,过去三年,面对曾经不稳定的疫情形势,Novo Amor的巡演反反复复被延期一再推迟到今年,而到了今年5月才终于有了即将重启的消息。

此前,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一篇文章中也指出,尽管回归态势明显,但国际团体演出具有较强的计划性,排期多会在演出一、两年前,甚至三年前敲定,难以在短时间内有更多场次投入市场,海外来华演出的全面恢复还需一定时间。

无论如何,立足暑期档,随着越来越多大牌海外艺人和独立音乐人来到中国,演出阵容呈现出更多元化的特点,市场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期待下半年听到更多的好消息。

本文系作者 音乐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19:52

两部门持续调度雨雪冰冻灾害防范应对工作

19:49

合杭高铁、沪蓉高铁沿线部分车站有震感,铁路部门启动应急预案

19:49

足协纪委书记:全体足球从业者要吸取教训,坚决防范打击假赌黑

19:48

国家体育总局:“十四冬”对内蒙古各赛区冰雪经济发展产生了极大带动作用

19:23

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太阳再次爆发X级耀斑,打破2017年纪录

19:20

业内人士:未来高股息资产将持续成为保险资金权益配置的重要投向

18:59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召回超10万辆汽车

18:25

安徽合肥市肥东县发生3.5级地震

17:57

中信建投:国资委召开AI专题会,产业建设有望进一步加速

17:26

上海出口集装箱综合运价指数较上期下跌2.6%

17:07

2月23日全社会跨区域人员流动量完成16536万人次

17:06

马云双任中国中车总裁,曾获铁道学会铁道科学技术特等奖

16:45

中信证券:2024年部分农产品供应预期恢复,建议关注相关企业成本改善预期

16:45

香港各界: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为香港经济民生发展保驾护航

16:44

多地公积金政策再加码,首付比已达最低标准

16:32

湖南发布低温雨雪冰冻黄色预警

16:26

江西66个县(市、区)达强寒潮或超强寒潮标准

16:26

日本将向台积电熊本第二工厂提供至多7320亿日元补贴

16:11

1月末公募基金规模为27.36万亿元,股票基金逆市获得616亿份申购

16:10

雄安综保区首票出口业务顺利通关

20
10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