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两个月,米哈游再造《原神》了吗?

钛度号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它暴露出了摆在米哈游眼前的新问题——一个它擅长的“工业化”也很难解决的问题。

《崩铁》游戏截图

《崩铁》游戏截图

文 | 深燃,作者 | 李秋涵,编辑 | 魏佳

米哈游新游戏《崩坏:星穹铁道》(以下简称《崩铁》),已经上线两个月了。

它承受了太多关注。此前的《原神》上线不到3年,狂揽280亿元,在全球都打出了影响力。作为在这之后米哈游推出的下一款新游戏,它要向外界“回答”的疑问很多。比如,米哈游的游戏工业化水平究竟如何,能否再造爆款,又比如,在全球化上,米哈游到底做得怎么样。

《崩铁》回答了一些。

它的开局很华丽。6月21日,Sensor Tower发布了2023年5月的全球热门移动游戏收入榜单(包含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商店收入,不包括第三方安卓渠道),《崩坏:星穹铁道》位列第二,仅次于《王者荣耀》。这其中,国内iOS市场收入占比41%,日本市场收入占比22.2%,美国市场占比12.2%。

5月,Sensor Tower也发布报告表示,《崩铁》在4月26日上市后10天内,其全球总营收已超过1亿美元,超过《原神》同期近20%。

这是一份不错的答卷:工业化能力强,品质稳定,玩家众多,赚钱能力惊人,在全球市场也有一席之地。但同时,围绕它的争议声也不少。

这是一款偏重剧情的回合制RPG游戏。RPG指角色扮演,而所谓回合制,就是要打起来的时候,按顺序打,你打完了对方再打,最典型的例子,斗地主就是一种回合制。剧情上,它延续了“崩坏”世界观,设定在一个宇宙中,玩家作为“开拓者”,在没有记忆的状态下醒来,乘坐太空列车,和一群伙伴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冒险,就像是二次元世界的“公路片”。

有玩家质疑回合制玩起来“磨叽”,还有玩家觉得剧情消耗快、内容跟不上,游戏很容易“长草”(指游戏没有活动,只能做日常任务,无聊到长草)。

评价褒贬不一,而一款游戏的生命力,两个月的时间,其实还是难下定论。借用一位学者的话,很多现象都复杂多变,用一种成功去质疑另一种失败,或者用一种失败去推崇另一种成功,其实争论没有尽头。观察一款游戏,道理其实也是类似的。

不过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它暴露出了摆在米哈游眼前的新问题——一个它擅长的“工业化”也很难解决的问题。

《崩铁》到底好不好玩?

二次元游戏玩家张悄悄是《崩铁》的忠实玩家,不过他最近上线的次数明显减少。主要是游戏内容消耗很快,没什么可玩的。

游戏刚上线时,他玩了大概10天就没内容了。6月初,好不容易等来游戏第一次1.1版本更新,“更新的内容量还是不多”,张悄悄说,玩了三五天,就又没有新内容了,每天只需要上线做做日常任务,“几分钟就可以下线了”,这让他有些失望。

“长草”,是很多玩家提到《崩铁》时常用的词语。这正是《崩铁》面临的问题。

讨论一款游戏,终归要回到好不好玩上。《崩铁》原本就是一款有点挑玩家的游戏。

回合制是第一轮筛选。一位放弃《崩铁》的玩家就表示,他要的是战斗,但回合制模式,“你打我,打完了我再打你,没意思,战斗方式被锁死了”。游戏制作人王鲸介绍,这是相对古典的游戏类型,早在1996年底,当时的大爆款《暗黑破坏神》,就是把“回合制”的等待间隔删除而诞生的。现在,一些玩家已经难接受战斗节奏偏长的回合制游戏。

剧情是又一轮筛选。一些玩家是对剧情不感兴趣的。有玩家表示,《原神》里剧情无法跳过,就让他头疼,《崩铁》剧情更多,更降低了他的兴趣。

但也正是回合制+剧情模式,让《崩铁》被一些玩家青睐。

张悄悄说,他不擅长动作操作,因为玩游戏的水平太差,平时是通过看网上的“视频”通关大部分知名3A大作。现在的《崩铁》难度对他来说刚刚好,在玩《崩坏3》时,遇到需要操作的地方,他就玩得吃力,到玩《原神》时,感觉容易了一些,现在《崩铁》回合制的设计,更简单了,对他来说,反倒是好事,只是会“有点磨叽”。

还在上大学的小野是一个典型的二次元,原本就喜欢有剧情的游戏。《崩铁》最让他喜欢的,是剧情文案,里面藏了海量的互联网梗,比如“坐小孩那桌”,“叔叔我啊,要生气了”,“你了不起,你清高”等。他说,自己一边玩一边笑的情况没停过,“舍友都在担心我的精神状态”。

《崩铁》互联网梗截图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回合制模式对一些玩家来说也有其魅力。王鲸补充,手游因为操作的不便,以及争夺用户时间诞生了分屏游戏、副游戏概念,让手机回合制游戏有了新的空间,比动作游戏对新手更友好,“制定细致的战术策略,通过思考获取胜利的快感,也有独特的魅力”。

一层层筛选下来,根据深燃与多位沉迷《崩铁》的玩家交流来看,有几个常见标签:二次元,对番剧感兴趣,接受回合制模式,不擅长动作技巧,很多人不止玩了米哈游一款游戏。

但,让他们有些苦恼的是,游戏内容消耗得太快,没玩几天就只能放着“长草”。

“长草期来得太快,一旦任务扫完,上线无事可做。这限制了几乎所有的玩法,除了打打没有奖励的模拟宇宙,别的几乎啥都干不了。”知乎上,不少玩家有类似吐槽。还有玩家表示疑惑,“开发了三年,怎么做到就这么点东西的?”

能接受这样更新节奏的小野,选择把《崩铁》当“副游”。“如果1.2版本还产能很低,不排除会弃一段时间,等更新了有意思的新内容再回去”,张悄悄表示。

根据七麦数据,6月份《崩坏:星穹铁道》下载量、收入预估,在国内市场有下降趋势。而在海外市场,东亚市场表现稳健,欧洲市场有所下滑。对于一款新游戏来说,开篇华丽,中间有所回落也属正常,整体6月的成绩以及未来趋势,还需再观望。

《崩铁》的上限与下限

在游戏正式上线前,《崩铁》制作人大卫曾公开表示,希望打造出“能作为游戏玩的连续动画作品”。这个定位让《崩铁》在国内手游里是独特的存在,同时,很多吐槽声也都来自于此,即内容更新量和更新速度跟不上——内容消耗得实在太快了。在弄清问题根源前,需要先理清的是,为什么《崩铁》会如此注重剧情。

从公司层面来理解,或许能看得更明白。

米哈游CEO蔡浩宇在公司的员工手册里,认真解释过,米哈游不是游戏公司。

简单总结,他们想做的是像EVA(日本知名动漫)那样,创造出一个IP,留在一代人心里。游戏只是IP和内容的载体。“崩坏”也是一个载体名,“崩坏神域”指的,就是一个沉浸感堪比现实,并且让人(或特定的某一群人)愿意生活其中的世界。

米哈游要打造一个“世界”的决心,体现在公司的多个方面。一个细节是,和业内人士交流时,深燃注意到,在米哈游里负责做内容的部门,就叫“IP组”,而非常见的“内容组”。

从《崩铁》也能看出米哈游的野心,不止是想做游戏。《崩坏》系列从1到2到3,再到《崩铁》,都在“崩坏”世界观里。米哈游游戏玩家小野介绍,《崩铁》的主线故事时间线,就在《崩坏3》的第一部主线剧情和番外篇《后崩坏书》之后。

根据此前游戏葡萄的报道,2010年,在创办米哈游前,蔡浩宇参加游戏开发大赛做出《娑婆物语》,其中有一个角色叫弥生奈奈子。而《崩铁》里这个角色叫三月七,在日语中弥生为三月,奈奈的读音则与七(nana)类似

某种程度上来说,为了实现这一愿景,“工业化”是最有效率的方式。米哈游总裁刘伟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米哈游的工业化。

这体现在它的企业文化、组织结构、商业模式等方面。比如它的企业文化“说到做到,有话直说,追求极致,只认功劳”,强调的就是执行力和结果导向。

又比如,在组织结构上,和常见大公司采用“树状图”类的组织结构不同,米哈游是“网状”的,准确的说是“有局部中心的网状结构”。此前就有媒体报道,米哈游只设立了一级部门,每个游戏项目就是一个独立部门,加上其他中台部门,所有部门也仅10个左右。

这样的结构有它的优劣势。它能实现信息上的充分掌握和判断上的敏捷,但会带来沟通上的冗余和繁杂。不止一位米哈游员工对深燃提到,这类组织结构带来的麻烦。“每天可能有很多会议,但其实每个会议中与你相关的就10%。”一位米哈游员工表示。在员工手册上,蔡浩宇的解释是,“就单纯执行这件事情来讲,或许并不如树状结构高效。但是,敏捷>效率,这就是我们的选择。”

当然,随着组织变大,这样的结构或也在持续面临挑战。2018年年初,第一版员工手册里提到,公司有400多人。2022年2月,在米哈游与相关公司签署合作仪式时,报道里写着其员工人数超过4000人。现在,根据知情人士对深燃的透露,后台上的数据显示,米哈游人数已在6900人左右,如果按此计算,约一年半时间涨了72%。

此次的《崩铁》,无疑也是米哈游“工业化”的产物。米哈游的工业化能力决定了这款游戏的下限。

它有很多米哈游游戏的特点。和《原神》一样,使用了相同的抽卡和消费模式;都采用了动漫风格的三渲二技术;每6周更新大版本。投入也是重度的,《崩铁》在2019年立项,做了3年。今年2月,《崩铁》团队成员接受外媒采访时,提到整个研发团队有大约500名成员。

以此为托底,《崩铁》的游戏品质不会差。

但内容才能决定这款游戏的上限。

要打造一个世界,少不了内容。在过往的游戏里,米哈游就想构建一个虚拟世界,对内容非常重视。

一位前员工对深燃提到米哈游对剧情的重视程度,其他公司很多项目虽然也提出重内容,但当玩法和内容冲突的时候,还是会说“文案调一调就好了”,但在米哈游,IP内容在整个游戏流水线里地位及优先级都很高。“之前有《原神》的文案去别的公司的大项目,没多久就离职了,因为和米哈游相比,文案地位太低了”。

在过往的游戏里,米哈游对剧情的追求还相对克制。这一次在《崩铁》,对内容投入很大。小野介绍,《崩3》在努力做剧情,但不占最大比重,《原神》主要是过剧情和探索地图两块,“《崩铁》剧情比例比《原神》要高的多,在这里把剧情过完之后,除了培养角色之外就没什么能干的了”。

这也让问题暴露了出来。

米哈游能讲好故事吗?

《崩铁》要成为“能作为游戏玩的连续动画作品”,考验的是持续创作的能力和效率。米哈游凭借《原神》等项目验证了自己的工业化能力,但讲故事的能力,并不是凭借工业化就能解决的。

一个是生产速度很难赶上玩家的消耗速度。

有玩家形容玩《崩铁》的心情,“像一个单机游戏,本体内容20小时,一个月等来了新内容,只有10小时”。

游戏行业人士松茸解释,“内容往往是一次性消耗,比如漫画家伏案好几周画出来一本书,读者很快就看完了;导演拍摄两三年的作品,一周就播完了,内容制作成本大很多”,他表示,完全依靠内容,《崩铁》其实很难留住玩家,“因为不可能天天生产内容”。

一个是内容品质也很难一直保证。

这是一个持续不间断的过程。松茸举例,《崩铁》随着版本更新,持续抛出故事情节,就像网文采用连载的方式讲故事,“做好一个版本的故事,对米哈游难度不大,但游戏有运营属性,内容不是一次性的,要源源不断的有新内容,每个版本都做好,很难”。

一位前员工表示,剧情其实很耗损产能,花费创作人员的时间精力,“做内容要查资料,要有创意,还要思考如何超越玩家的期待,达到极致,所以很卷”,同时,这也是缺人才的领域,要培养新人很难,也需要上层有判断内容好坏的能力。但“这也恰恰就是它珍贵的地方”,他解释。

那么,目前来看,《崩铁》讲的故事,吸引人吗?

制作人大卫曾提到《崩铁》的研发前提之一,是“探索《崩坏》系列到目前为止的设定与文案中,所暗示存在的宇宙星球”,以此展开剧情,再确定各大行星的关键主题,诸如“如果存在人类能够共享意识的社会将会如何”“如果存在人类可以长生不老的社会”等,更偏科幻。

从内容品质来看,“现在的呈现,肯定是要比国内其他厂商要好的,很多厂商对文案不重视,甚至大部分游戏都不怎么做文案,在做内容这块,米哈游走在国产游戏前面”,松茸表示,不过他话锋一转,“但米哈游不光是要和国内手游游戏公司竞争,还要跟国外游戏厂商竞争,这方面其实是有差距的”。

从故事本身来看,现在《崩铁》的架构是常规的,“第一章、第二章的内容有被玩家吐槽‘散漫’‘没有惊喜’”,松茸作为玩家的感受是,“就像看商业大片一样,一看就知道故事会怎么发展,都在想象力之内”。他举例,“去的第一个星球贝洛伯格,这个星球受灾难的影响,主角在地表遇到一个人,在下层区见到贫苦的人,这和之前的《英雄联盟:双城之战》有些像,这类设定很多人都用过”。

这也有品类上的限制。在松茸看来,“游戏在先天表现力上,是比动画要弱的,它的分镜、张力就是弱势的,这是由3D游戏的属性决定的”。

一直以来,很多从业者在为怎么提升娱乐产品的沉浸感而努力,有的从影视出发,向游戏靠拢,做互动剧,也有的从游戏出发,向剧情靠拢,做有剧情的游戏。前者的试验来看,并不算成功,在2018年、2019年曾引发短暂关注度后,没有了水花。后者挑战也大。

用游戏来讲故事,而且还是连载故事,其实是费力不讨好的活,米哈游还在探索。《崩铁》首先证明了米哈游的工业化能力,也展示了米哈游要打造一个世界的决心,这依旧是让行业敬佩的。只是这背后,讲故事的能力或许是不能绕过去的坎。

“从工业化来看,高品质游戏是能做出来的,但大家对内容是挑剔的,创意是无法工业化生产,也是无法靠工业解决的”,松茸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王鲸外,其余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 深燃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23
11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