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迫降

钛度号
不论是销量、营收,还是成本、售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盒饭财经,作者 | 赵晋杰,编辑 | 王靖

一年时间,小鹏汽车从“蔚小理”年度销量榜首跌落到了榜尾。

2021年全年,小鹏汽车曾凭借98155辆交付量,超过了蔚来的9.1万辆和理想汽车的9万辆。来到2022年,小鹏汽车年交付量尽管增长到了120757辆,但却已经被蔚来的122486辆和理想的133246辆纷纷赶超。

与销量一起下滑的还有营收规模。小鹏汽车近期发布的2022年度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当季营收同比下滑39.9%,至51.4亿元,净亏损同比扩大82.9%,为23.6亿元,毛利率更是从双位数下滑至个位数,降至8.7%,被小鹏高管解释为主要受促销增加影响。

在展望2023年度第一季度中,小鹏预测汽车销量将在1.8万-1.9万辆之间,同比下滑45.0%至47.9%,季度总营收将达到40亿元至42亿元,同比下滑43.7%至46.3%。

结合其已经公布的1月销量5218辆、2月销量6010辆,小鹏预期中的3月销量有望在6700-7700辆之间,仍然未能恢复到单月破万的水平之上。

为了刺激销量规模增长,除了3月中旬上市的改款小鹏P7i之外,小鹏还在规划更多新车型的发布。

据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财报电话会上介绍,今年还将有两款新车型上市,其中主打20万-30万元的电动SUV G6将在上海车展上首次亮相,并会在第二季度末左右进行交付。

在2023年下半年,小鹏还将推出一款全新品类的电动7座MPV,据何小鹏表示,其旨在满足需要更大内部空间的客户群体。

借助新产品谋求销量增长之外,何小鹏还在公司内部掀起了一场大范围变革——高管团队重组和流程优化降本双管齐下。“我们决定从自己开始变革,以创业心态改造小鹏的业务。”

今年1月底,前长城汽车总经理王凤英出任小鹏汽车总裁,统管产品规划、产品矩阵以及销售体系。小鹏P7i的营销传播就是由新上任的王凤英主导。

由何小鹏主抓的降本增效方面,小鹏汽车已经制定了相关的成本削减计划,包括2023—2024年期间,使自动驾驶成本降低50%以上,包括动力总成在内的车辆硬件成本降低约25%。

在何小鹏预期中,上述这些变革将在今年第三季度令外界看到切实的变化,届时小鹏汽车的月销售额有望实现显著的同比增长。

谈及时下大火的生成式AI产品,何小鹏称自己“对此感到非常兴奋”,同时这些AI产品也代表了人工智能的全新阶段,有望在“重新定义实现自动驾驶途径之余,提高其最终落地的效率。鉴于这种发展,自动驾驶技术从L4进一步发展到L5的可能性更大。”

对于ChatGPT技术的应用,何小鹏表示正在考虑将GPT技术纳入小鹏业务,以提高运营效率。“我们将根据我们的发展路径在未来为小鹏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现在,我们实际上正在与许多潜在的合作伙伴进行对话。”

或许是受到了ChatGPT的鼓舞,何小鹏再次为智能化呐喊助威,称如果将过去的五年视为新能源汽车的黄金时代,那么接下来的五年就将是自动驾驶的黄金时代。

但新的黄金时代中,始终往身上贴智能化标签的小鹏,面对越来越多的行业竞争,究竟能否如何小鹏期望的那样,拿下足够多的市场份额,现在还充满未知。

01

去年第四季度,是小鹏G9推出后的第一个完整季度,但其总交付量只有6189辆,远未能实现对上一代爆款车型P7的替代。

2021年全年,小鹏能够超越蔚来和理想,位列“蔚小理”年度销量榜榜首,其中小鹏P7功不可没,这款车在2021年全年销量突破6万台,占比61.7%。

这也是小鹏在3月中旬快速上马P7改款P7i的主要原因之一。对当下的新造车企业来说,爆品是各家生存下去的最重要策略。

随着近期余承东宣布华为生态汽车不做20万元以下车型,20万-35万元之间的竞争再次加剧。

对于这一价位段的竞争,何小鹏预计,未来几年,将有越来越多车企开启一系列降价,特别是传统车企,外部产能供应过剩,以及原材料价格下降,也为车企降价提前打好了基础。

其中自然也包括小鹏。在1月17日针对小鹏G3i/P5/P7进行了一波跟进特斯拉的官方降价后,何小鹏表示,为了扩大市场份额并促进交付,在不久的将来,小鹏还会有一些战略性降价举措。

除了粗暴的降价之外,小鹏内部正在开启一场全流程的成本削减变革。这被何小鹏视为是应对降价潮的首要任务之一。

根据已经制定的战略执行路线图,小鹏汽车2023—2024年期间,将通过技术创新和优化配置等方式,使得自动驾驶成本降低50%以上,包括动力总成在内的车辆硬件成本降低约25%。

“我们看到了多种方法来实际降低我们的制造和整体生产成本。”如在芯片和电池制造方面,小鹏目前也正在改进优化流程。何小鹏表示,以今年下半年、明年上半年和明年下半年为节点,小鹏在降低成本方面设定了不同的发展阶段目标,和预期效果。

降本是为了更好地生存。在何小鹏看来,10年后,能够存活下来的乘用车制造厂商将不超过10家,“这意味着,每家汽车制造商的年交付量将不再以10万、50万或70万衡量,至少需要700万才能生存。”

02

组织调整是何小鹏带领小鹏汽车跻身未来10家汽车制造商之一的另一变革手段。

去年三季度小鹏G9上市,成为这场变革的导火索。在去年10月份经历销量同比下滑50%后,何小鹏反思称,团队扩张的同时没有保持效率,令出多门,组织内部架起了部门墙。加上自身还忙于小鹏机器人和小鹏飞行汽车业务,对汽车的关注度也有所分散。

G9发布会事故后,何小鹏在内部发起了一场组织大调整,亲自担任产品和战略委员会主任,要求各部门负责人直接向其汇报,开始重新将绝大部分时间花在小鹏汽车身上。

同时,何小鹏还在重组核心高管团队。去年11月30日,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因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和个人事务原因,辞任执行董事,保留总裁职位。

很长一段时间里,夏珩是外界公认的小鹏汽车“二把手”。然而,随着王凤英的上任,二把手的交椅也随之发生了更换。

一系列具体调整也随之发生。据36氪爆料,小鹏汽车多名核心高管处于已离职或者将离职状态。其中,动力总成副总裁刘明辉已经离职,首席人才官兼销售副总裁廖清红也将离职,目前处于休假状态。联合创始人夏衍和何涛也将发生新的职责变动。

尽管小鹏汽车官方对上述爆料予以否认,但王凤英对夏衍权力的替换,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

财报电话会上,何小鹏再度宣示了其和王凤英的不同分工:作为总裁的王凤英,全面负责产品规划和销售运营,品牌、市场以及产品矩阵体系;何小鹏则统管设计、研发、生产、供应链和组织管理职能板块。

刚刚上任一个半月的王凤英,已经开始让何小鹏感受到不一样的压力,“因为她每周工作七天。现在,我们都在遵循这种非常非常勤奋工作的趋势。所以这对我来说压力很大。”

03

组织优化和成本降低的背后,最终都是为了能让小鹏挺进自动驾驶的决赛圈。

从首款车小鹏G3开始,何小鹏就将智能化视为区别于其他国内车企的最大标签,并在小鹏P7上率先实现了全栈自研技术的落地。

为了凸显智能化标签,何小鹏还向互联网公司看齐,举办1024小鹏汽车科技日活动,让小鹏就此成了造车新势力中唯一一家打造“科技日”活动的车企。

但立起智能化标签的代价同样不低,根据财报数据,自2018年至2022年,小鹏累计研发投入已经超过150亿元。

根据何小鹏介绍,今年下半年,由小鹏自研深度学习算法驱动的智能驾驶辅助系统XNGP将不再依赖高清地图,并将率先落地中国10多个城市。按照何小鹏说法,“我们的测试结果显示,新版本的XNGP在美国的表现优于同行的实际道路表现。”

图源:小鹏汽车官网

为了平衡自动驾驶的成本效益,何小鹏表示,2024年公司将大幅削减XNGP的BOM成本,并将其销售模式从捆绑软硬件调整为软件和硬件单独销售,“这将使我们所有的新车都能实现自动驾驶,并允许更多客户使用最新的自动驾驶能力。”

这一举动的背后,或许更暗藏着何小鹏寄望通过自动驾驶订阅服务提升小鹏毛利率的心思。

抱有这种想法的不只何小鹏一人。马斯克甚至不惜通过史上最大幅度降价以提振销量,从而吸引更多潜在车主使用特斯拉自动驾驶服务。

去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上,马斯克再次重申,FSD(全自动驾驶)软件订阅服务,将是“特斯拉市值可能改善一个数量级的东西”。

自动驾驶服务,已经成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共识,对此发力的早已不止小鹏一家。从电动化步入智能化的新能源汽车下半场,为了实现更好的驾乘体验,从芯片、算法到操作系统,一体化自研正在成为越来越多车企攻克的方向。

蔚来、理想同样在加速追赶。具体到2022年度研发费用,蔚来和理想在研发支出上不仅实现了翻倍增长,而且在绝对数额上也均超过了小鹏(三家分别为108亿元、68亿元、52亿元)。

原本在智能化上表现激进的小鹏,过去一年的研发增速却明显放缓,同比仅增长27%。

小鹏想保住在智能驾驶领域的先发优势地位,正变得越来越难。

本文系作者 盒饭财经官方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过去的成绩做好复盘,还是要放眼未来的,现阶段新车上市造势还不错,我还是比较看好后期表现的

    回复 2023.03.20 · via iphone
1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