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天马A:市值缩水超百亿,靠14.34亿元政府补助实现扭亏为盈| 看财报

深天马A业绩暴增的背后,暗藏诸多隐患。

液晶显示器龙头深天马A(000050.SZ)于3月14日晚间发布了2022年年度报告,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314.47亿,同比下降6.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3亿元,同比增长427.2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89亿,同比下降302.11%。

深天马A称,受宏观经济和显示行业供需关系影响,2022年智能手机、IT等电子消费品显示领域需求量和价格均出现明显下滑,企业经营发展面临的困难与挑战明显增多。二级市场上,2022年全年深天马A股价下跌超30%,市值缩水超过100亿元。

靠政府补助扭亏为盈

深天马A是国内中小尺寸液晶显示器主要厂商之一,公司的核心业务是手机显示、车载显示,公司的产品应用于移动智能终端显示市场、车载显示市场、IT显示市场等,旨在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客制化显示解决方案和快速服务支持。

从收入构成上来看,2022年,深天马A显示屏及显示模组收入310亿元,同比下滑6.85%,该业务营收占比98.51%,显示屏及显示模组是公司最重要的业务;分地区来看,深天马A实现境内营收186亿元,同比减少22.49%,相反公司境外营收129亿元,同比增加31.46%。

对比同行来看,深天马A的营收位居前列,但毛利率排名略显逊色。2020年-2022年,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19.43%、18.34%、12.90%,销售毛利率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其中内销产品毛利从2021年的20%下降到了2022年11%。

对业绩进行分季度剖析,钛媒体APP发现,公司的净利润呈现前高后低的特点,公司四个季度的净利润分别为7900.25万元、2.91亿元、-854.92万元、-2.49亿元,可以看出从第三季度开始,公司陷入亏损状态,第四季度亏损幅度在加大,其中净利润亏损超2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超9亿元。这似乎与消费电子行业周期相反,三四季度是传统消费电子行业的旺季,受益于苹果、华为等行业巨头于三季度相继发布新品,叠加2022年深圳启动消费电子和家电购置补贴活动,政府拿出1亿元鼓励市民购买消费电子和家用电器产品,多重因素促使消费电子行业在三四季度相对回暖。在这样的市况下,传统消费电子的旺季并未提升深天马A的业绩。

值得一提的是,深天马A受益于巨额补贴,2022年业绩才得以扭亏转盈,公司2022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为14.34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89亿元。从近几年数据来看,政府补助皆为深天马A的金主,2018年-2020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中占利润总额比重分别为94.01%、66.54%、41.57%。

会计政策变更后在建工程惹担忧

值得一提的是,深天马A于2022年起执行《财务部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15号》(下称15号解释),于是公司对前期的账务进行追溯调整,调整之后,2020年-2021年的归母净利润由盈转亏。2020年-2021年深天马A追溯调整前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4.75亿元、15.42亿元,追溯调整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00亿元、-0.34亿元。可以看出净利润的金额产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么,为何深天马A在会计政策变更后会产生如此大差异?

据15号解释规定,企业将固定资产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前或者研发过程中产出的产品或副产品对外销售(以下统称试运行销售)的,应当按照相关规定,对试运行销售相关的收入和成本分别进行会计处理,计入当期损益,不应将试运行销售相关收入抵销相关成本后的净额冲减固定资产成本或者研发支出。同时,试运行产出的有关产品或副产品在对外销售前,符合存货规定的应当确认为存货,符合其他相关企业会计准则中有关资产确认条件的应当确认为相关资产。

根据15号解释的要求,以2021年为例,追溯调整后,深天马A资产类科目在建工程减少了59.01亿元,存货增加了4.50亿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减少了47.5亿元;而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分别增加了19.4亿元、36.8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减少15.8亿元,上述科目金额的变更导致了2021年深天马A净利润由盈转亏。

其中在建工程的金额变动最大,截至2022年末,深天马A固定资产达到230.27亿元,在建工程达到271.48亿元,合计501.75亿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62%。而在建工程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是武汉天马第6代LTPS AMOLED生产线项目(下称武汉天马项目)。据悉,武汉天马项目预算为265亿元,截止2022年末,武汉天马项目期末余额为255亿元,工程进度为82.58%,意味着该项目尚未完工。公司表示武汉天马项目厂房已转固,产线尚未转固。对于深天马A而言,仅会计政策调整业绩就出现如此大幅亏损,若相关产线从在建工程转为固后,其折旧对利润侵蚀是否将成为一个潜在的隐患?

资产大额减值,应收账款高居不下

除在建工程之外,深天马A似乎还存在资产大额减值、应收账款高居不下的问题。

先来看深天马A资产减值的问题,2022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为4.44亿元,其中存货跌价损失及合同履约成本减值损失4.41亿元,固定资产减值损失为0.03亿元。往前追溯,2021年则更为夸张,深天马A资产减值损失合计8.40亿元,同比增加117.56% ,其中存货跌价损失及合同履约成本减值损失3.59亿元、固定资产减值损失4.81亿元,固定资产减值占比达57%。有意思的是,对比同行2021年资产减值损失构成上,TCL科技、京东方均以存货跌价为主,深天马A表现略显“独特”。虽说深天马A所处的消费电子配件企业,由于技术的不断升级,相关的存货与设备不可避免会出现减值损失,但是资产减值幅度过大势必会对公司的净利润造成影响。

实际上,深天马A如此减值已是常态。早在2018年,疑似受金立公司出现资金链问题的影响,深天马A出现数亿元的坏账损失,2018年公司计提资产减值损失高达6.09亿元,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66%,其中坏账损失为4.92亿元。随后在2019年-2020年,深天马A资产减值损失虽然有所下降,但是存货跌价损失却在逐年上升,分别为2.99亿元、3.85亿元。

既然此前深天马A曾面临过巨额坏账损失,那么时至今日公司应收账款的质量是否有所改善?从应收账款的规模上看,深天马A应收帐款依然高居不下,2022年前三季度,深天马A的应收帐款为62.88亿元,占流动资产比重为30%。深天马A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明显高于同业,作为面板三杰其它两家公司——京东方A,TCL科技,其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分别为18%、17.7%。对于公司目前在建工程、应收账款高等问题,钛媒体APP致电深天马A,截止发稿暂未收到回复。(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李若菡)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