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产值超500亿,这个小县城,包揽了中国超70%以上的高端古典工艺家具

钛度号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何以造就千亿市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深氪新消费,作者|沐九九,编辑|黄晓军

檀木真国色,悠悠古韵浓。

说到福建莆田,自然是褒贬不一的莆田鞋最为出名。但其实,在莆田向西距离市区不到50公里的小县城仙游,已经靠着古典的“仙作”技艺,成为全国最大的红木家具批发市场,包揽了国内70%以上的高端古典工艺家具。

目前,仙游全县拥有工艺企业2200多家,从业人员超20万,已形成“仙作”古典家具、工艺小件、“六编六雕”、古玩等产业集群,享有“世界中式古典家具之都”“中国古典工艺家具之都”等美誉。2021年,仙游产值高达530亿元,预计2025年达到1000亿元。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何以造就千亿市场?

代代传承,“仙作”永流传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说仙游是“名不见经传”,不过是外行人所言;对内行人来说,仙游家具可以称得上是饱含历史文化底蕴,不可多得的传统产业。

红木家具有四大流派:仙作、京作、苏作和广作。所谓“仙作”,其实就是指仙游制作的古典工艺家具。

而关于“仙作”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唐代建筑雕刻艺术。当时,一些寺院庙宇在栋梁、门楣等地方植入雕刻艺术,其中木雕佛像,还一度因造型简练、线条流畅为人津津乐道。到了宋代,能人巧匠们又通过将雕刻艺术与家具制作技艺、传统国画艺术相结合,创造出独特且风格各异的仙作,并在之后明清时期广为流传。

此后几经辗转,仙作也不断传承下来,并发展壮大,成为当地支柱性产业。

只是囿于福建宗族观念影响,因此仙作手艺的传承也多以家族为体系,其中家族为团的小作坊最为居多,规模较分散。直到2013年,《古典工艺家具》杂志的报道中还提到,仙游县以同宗、同族、同事还有朋友、师徒等关系抱团发展的古典工艺家具企业占到80%以上。

在这之后,仙游县政府还专门出台了扶持仙作产业发展的相关措施,希望通过积极引导,让小作坊、小企业及时转型,由家族式管理向现代企业管理模式转变。成效初显,到第二年,全县有124家规模工艺企业,其中,年产值超亿元的工艺企业有26家。

这并非偶然,可以说,在仙游红木家具产业发展上,当地政府功不可没。

尽管得益于历史根基,仙作在国内富有盛名,且不乏客人慕名前来,但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仙游家具生产都面临经营困境。比如上世纪90年代,虽然仙作受到红木第一楼、元亨利等当时知名商家的关注,并给后者加工生产商品,但其做的主要是OEM代工生产,产品附加值低。哪怕到2006年,其年产值也仅5亿元。

直到2007年,仙游县申请注册区域品牌商标“仙作”后,事情才有了转机。

当时,政府除了申请区域品牌,还大力鼓励企业创建自有品牌,通过区域品牌和企业自主品牌之间的互动,以此来增强当地红木家具产业的竞争力。在这之后,仙游家具生产也正式从OEM贴牌生产向ODM模式转型,开启加速发展。

尤其经历“白皮门”事件后,重整旗鼓的仙游家具产业更是增速迅猛。

2010年年底,在央视曝光部分红木家具企业以60%的白皮替代红木进行造假一事后,整个红木家具行业陷入“白皮门”风波,仙游自然也不例外。一时之间,“仙游红木家具”似乎就跟“白皮”“造假”等划上了等号,原本热闹的市场变得冷冷清清,许多商家一两个月都卖不出一件家具。

但在一个农历年之后,当地政府通过严查、销毁和整治,力图提升当地红木家具品质,反倒让仙游红木家具再次崛起,并受到消费者青睐。

之后在2013年,仙游红木家具更是因东盟多国出台红木禁令掀起的炒作风,迎来巅峰时刻。据仙游县行业人士估算,当年仙游红木产业规模超过1000亿。

资源危机、电商冲击,仙作欲振乏力

正所谓物极必反,借势炒作风潮崛起的仙游家具产业,在市场热度褪去后,再度迎来考验。

对比前一年高歌猛进式的大涨,2014年受名贵红木资源稀缺、贸易政策收紧、经济增长放缓,以及楼市低迷等因素影响,国内红木市场出现明显降温,不仅需求减少,价格也是大打折扣。据了解,当年红木原材料下跌20%-30%,缅甸花梨也从2013年每吨3万元跌回1万元……整个红木市场冷冷清清。

无独有偶,到2015年,仙游当地有七成以上的红木家具销售量下滑,有的甚至在亏本运营。

尽管2013年国内厂家过度开采红木资源,造成资源匮乏,的确是影响红木市场危机的原因之一,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经过多年发展,我国红木家具市场已经进入大洗牌阶段。

一方面,家具消费的主流群体正发生变化。

2013年以前,我国红木行业产品主要针对的是40岁以上的70后人群,这类年龄群体因为对古典文化有着特殊情节,因此家具喜好多以仿古为主。

然而在这之后,随着80、90后婚育年龄来临,他们逐渐成为家具消费的主要群体。由于受教育程度不同和观念冲突,这类群体在爱好和审美倾向上与70后存在着巨大差异,原本的仿古红木家具在他们看来稍显“土气”,他们迫切需要新的家具类型。

而另一方面,在电商渠道来临,人力成本上涨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国内家具企业正走向微利时代。

纵览仙游红木家具产区,即使部分红木企业已经走向品牌化运营,但仍有部分企业坚持走低端批发路径,以打价格战,搞促销为主。在过去,由于广东、浙江等地的有些大企业或是经销商会到仙游产区进货,这种粗放式生产经营模式虽然获利不大,但也能“玩得转”。

然而,随着电商时代来临,市场讯息愈发透明,消费行为也在发生改变,大量零售客在网上进行比价,或是直接到仙游产区,这就导致原来粗放的交易模式无利可图,企业迫切需要新的经营模式。

除此之外,作为古典家具生产代表,仙游还面临人力成本高企,以及人才短缺的难题。

据统计,在2015年,普通家具制造企业的工资总数占企业支出的12%,而对于古典家具企业来说一般超过15%。

更难的是,在仙游产区,由于红木家具从业人员多为本地人,因此在技术上有造诣的人很多,然而涉及营销、品牌和设计等外来专业人士的却少之甚少。这就导致仙游家具在产品款式和工艺风格上有所不足,缺乏独立的产品设计,相互抄袭,同质化现象严重。

除此之外,仙游产区的营销经理或是职业经理人也尤为稀缺,拥有现代化企业经营理念的企业管理人才更是少之又少,因此整个仙游产区存在着“销售员对专业知识仍然一知半解,营销方式跟不上迅速发展的销售市场变动”的现象。

在资源受限、电商冲击等多重因素影响下,本就困难重重的仙游家具产业再遭危机。

寒气依旧,仙作力寻年轻化

即使到今天,红木市场也依旧处在寒气中。

一方面,各原料主产国不断出台限伐和进出口收紧政策,红木原料来源不断萎缩,成本居高不下,尤其在疫情后大幅上涨;另一方面,消费者需求不断变化,对红木家具的倾向也越来越弱。

一般来说,在企业运营中,原材料成本上涨属于不可控因素,企业解决方案也多在价格等可控因素上进行调整。在此基础上,仙游红木家具产业将转型放在了直播电商和红木产品创新上。

比如在2020年7月10日,快手在仙游举办了名为仙游红木节的大型直播带货活动。直播时间从中午12点开始,连播12个小时,加上快手流量支持,红木节的销售额超过1205万元,订单总量超过8.4万单。其中售出的最高单价商品为238万元的满雕云龙宝座(老挝大酸枝),该商品因明星成龙慈善晚宴一拍成名,又被称为“成龙宝座”。

尽管这一成绩看似亮眼,但计算下来,其均价还不到150元。

这是因为红木本身造价不菲,像高端家具等产品更是难以在直播平台售卖,因此直播售卖的主要是小产品,比如单价低的紫檀手串等文玩。

近几年,在潮玩手办追逐成风趋势下,传统的红木家具也逐渐在动漫、明星周边等文创产品方向创新发展,向年轻人靠拢。

比如在年轻人聚集的B站平台上,有位名为“卢正义的雕刻时光”通过发布了他雕刻的皮卡丘、杰尼龟、宇智波鼬、钢铁侠等近20件年轻人喜爱的动漫角色在网上大受欢迎。仅进入B站的第93天,在B站的粉丝数就突破了60万人,目前其粉丝数已经超过200万,深受年轻人喜爱。

除此之外,像“守艺小胖”“铁头雕刻铺”等同样创作木雕类手办的UP主也出现在互联网上,他们的出现让仙作这门传统技艺趋向年轻化,焕发新活力。

仙作流传至今,其根本在于不断传承与创新,相信年轻化的探索能够将其引向新高度。

参考资料:

  • 《红木家具产业对仙游县域经济的影响分析》
  • 《“白皮门”带火仙游红木产业》
  • 《2000元的“二次元”木雕手办,能救衰颓的红木产业吗?》
本文系作者 深氪新消费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