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人为什么这么能生

钛度号
bug般存在的深圳,又富又能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浪潮工作室(ID:WelleStudio),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前不久,深圳卫健委劝告年轻人“千万不要对婚姻抱有幻想”,凭借清新脱俗的推文火出圈了。

不过,与深圳卫健委劝退式发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个你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的事实。

深圳,这个全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之一,竟然在2019年以21.68‰的出生率占据全国293个地级市的榜首。这两年出生率虽然有所下降,但仍然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称得上“很能生”了。

作为华南地区乃至全中国的经济引擎,深圳不仅在努力赚钱,同时也在生育下行的趋势里默默扛下了一切,贡献了数量相当可观的新生人口。

 深圳人,正在拼命生孩子

提到深圳,你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可能是现代化的大都市、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或者是日新月异的“深圳速度”、叹为观止的科技创新以及节节攀升的经济数据。

的确,前不久出炉的全国城市GDP排名显示,深圳2022年的GDP超过3.2万亿,是全国唯三的三万亿俱乐部成员,仅次于上海和北京[1]。

和经济数据一样亮眼的是深圳的出生率。2017至2021年,深圳的出生率分别为25.45‰、21.58‰、21.68‰、17.01‰和15.09‰,平均每年有超过十万的孩子出生在这里,成为新深圳人[2]。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单看深圳的出生率还无法突出它高到何种程度。同一时期,全国的出生率分别只有12.43‰、10.94‰、10.48‰、8.52‰和7.52‰[3]。

除了领先全国平均水平一大截的出生率之外,深圳人口自然增长的绝对数同样很高。

2021年,深圳有92942个孩子出生,减去当年死亡的7143人之后,人口自然增长了八万余人[2]。要知道,同样是这一年,全国自然增长的人口才48万[3]。

在其他地方人口增长停滞甚至进入负增长时,深圳的出生率却一路坚挺。

可以说,深圳人除了专心搞事业之外,还在拼命生孩子。

和同为一线城市、经济发展水平相近的北京和上海相比,深圳的优势就更加明显了。

以2019年为例,北京、上海的出生率分别为8.12‰、7.00‰[4],它们在深圳21.68‰的高出生率面前实在是排不上号。

即便是作为人口大省广东的另一座一线城市广州,当年14.86‰的出生率在深圳面前也稍显逊色[5]。

事实上,深圳人能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如果我们将新一线和二线城市也纳入到对比考虑的范围内,同时将对比时间延长至2009年到2019年,深圳的年均人口出生率为19.31‰,仍然排名第一[6]。

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深圳都配得上能生的头把交椅。不过,深圳人能生的证据还不只这些。

在生育政策逐渐放开之后,学界流传着“全面二孩”政策遇冷、出生人口远远低于政策预期的观点[7]。

但对于深圳而言,遇冷的现象似乎要弱得多。2016年到2018年“全面二孩”政策对增加深圳出生人口的贡献度依次为9.98%、35.01%和12.93%[6]。

另外,深圳的多孩率更是逐年提升。2017年至2020年,深圳的多孩率从3.1%逐年提升到了7.0%[2]。当你还在费心考虑婚育问题、纠结要不要生的时候,深圳人早已不满足于生一个孩子了,而是拼命生一打,力图给孩子的童年多找几个伴。

 

相比之下,上海前不久发布的2022年度人口监测统计数据显示,当地常住人口的多孩率只有4.53%,户籍人口的多孩率甚至还达不到深圳五年前的水平[8]。

在我们惯常的认知里,经济发展水平和生育水平应该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学者也的确发现广东省1975-2005年间的经济发展改变了城乡居住、教育和职业等方面的人口构成,进而极大促进了广东省生育率的下降[9]。同时,随着经济的发展,为应对新的经济现实和社会需求,父母会更注重育儿的质量而减少孩子的数量[10]。

而深圳却是一个相当矛盾的存在,它既有钱又能生,甚至还是全中国最能生的地方。

为什么深圳人这么特殊?

年轻的深圳,生机勃勃的城市

影响出生率的因素有很多,社会经济、家庭环境和医疗卫生等都会影响人们的生育选择[11]。

一个地区的人口年龄结构也会影响它的出生率的高低。在相同的人口总量下,不同的育龄妇女规模会产生不同的出生人口规模[12]。

通俗地说,具有生育能力的人口越多、占总人口的比重越大,出生率自然会更高。

比如,上海属于严重少子化的地区,出生人口正在锐减[12]。这和它的人口年龄结构有很大关系,因为到2020年,上海60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已经超过了36%,十个上海人中就有差不多四个老年人[13]。

换句话说,上海已经生不动了。而深圳的情况则正好和上海相反。

一位上海老人推着轮椅走过街头。上海老龄化严重,一定程度上导致上海生育的乏力 / 图虫创意

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从1980年被确立为经济特区算起,深圳从小渔村变成大都市只有43年的历史。但在这43年中,深圳的常住人口从31万一跃而成1768万[2],增长了56倍。

常住人口的增长为深圳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也带来了超年轻的人口结构。

在第七次人口普查里,深圳六十岁及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只有5.36%,六十五岁及以上人口的比例更是低至3.22%[14]。

老年人口比例低带来了深圳6.7%的极低老年抚养比[14]。这意味着,在深圳,一百个劳动年龄人口只需要负担不到七个老年人口。

与此相对的是,深圳将近80%都是15-59岁的劳动人口[14]。

 

这些年轻劳动力中,育龄妇女的数量十分可观。从2017年到2020年,深圳已婚育龄妇女的人数从111万增长到了138万[2]。

但是,仅看育龄妇女的规模还不够。一般来说,15-49岁的女性,都可以称为育龄女性。不同年龄女性生育意愿差别非常大。

根据《中国人口普查年鉴-2020》,15-49岁的城市育龄妇女每5岁一组的生育率是这样的:

15-19岁:2.48‰

20-24岁:32.81‰

25-29岁:88.08‰

30-34岁:64.95‰

35-39岁:27.53‰

40-44岁:6.43‰

45-49岁:1.41‰[15]

很明显,25岁-29岁达到了生育高峰。之后生育率就逐渐下降了。35岁之后,生育率更是急转直下。现实生活中,我们也确实很少看到一个40多岁的中年女性再生育一个孩子。

也就是说,除了育龄妇女的规模,育龄妇女的年龄结构,也会影响最终整个城市的新生儿数量。在育龄女性规模相同的情况下,一个25-34岁育龄妇女更多的城市和一个育龄妇女30-34岁为主的城市,前者的生育水平大概率高于后者。

而深圳这个年龄的女性远比其他城市多。

在第六次人口普查中,深圳20-34岁的育龄妇女占全部育龄妇女的比重超过60%[16]。

与此同时,北上广的比重均在53%左右[16][17][18],全国范围内20-34岁育龄妇女的比重更是只有42%[19]。

也就是说,相比于其他城市,深圳最愿意生、也最能生的年龄段的女性非常多、占比更大,最终导致了深圳出生的婴儿数量很多、出生率很高。

外来人口,在深圳也能放心生

深圳的高出生率受益于当地超年轻的人口结构。但问题是,为什么深圳的年轻人相对于其他城市敢生?

在2021年1768万常住人口中,1211万人都没有深圳户籍[2]。也就是说,外来人口占到了深圳常住人口的将近70%。

要知道,在中国,现行的户籍制度作为一项人口管理的法律制度,户籍的有无意味着在教育、住房和养老保险等方面的显著的社会福利差异[20]。

这些外来人口没有本地户籍,按理说应该会因为子女成长和教育问题而在生娃这个问题上顾虑重重,为什么深圳的出生率还会这么高呢?

实际上,研究发现,城市经济福利对个体生育意愿具有显著促进作用,拥有非农业户口的居民更愿意生育两个以上的孩子而非独生子女。而随着城市社会福利的提升,拥有城镇户口对个人生育意愿的影响呈现出弱化的趋势[21]。

这就意味着,一个城市较为宽松的户籍制度和相对开放的社会福利环境,往往能够带来更高的生育意愿。

相较于同层次的北京和上海而言,深圳的入户制度的确较为宽松。

 

早在2010年,深圳市就颁布了《深圳市外来务工人员积分入户试行办法》,其中规定积满六十分就能申请入户深圳[22]。

从积分条件来看,大专以上的学历即可积满六十分,直接落户深圳。就算学历条件满足不了直接落户的要求,外来务工人员还可以通过缴纳社保等方式获取积分。值得一提的是,深圳还对广东省内的农业户籍提供20分的奖励加分[22]。

深圳2016年出台的新版入户政策更是进一步放宽了入户条件,且人才引进政策方面只要满足条件即可申请入户,不设指标数量限制,多多益善,被称为史上最松的落户政策[23]。

相比之下,虽然北上广深因为城市体量的原因都实行积分落户制以控制人口,但广州和深圳分别在2003年和2010年取消了购房作为落户硬前提的要求,而北京和上海的这一要求至今仍未松动[24]。

在较为宽松的入户条件下,深圳市常住户籍人口占全部常住人口的比重从2010年的24.2%提升到了31.5%[2],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真正享受到了“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待遇。

除此之外,居住证制度作为户籍制度改革中一项重新配置社会福利资源的过渡性制度安排[20],深圳在这方面的进步走在全国前列,促进了社会资源向外来人口的开放。

一般而言,居住证制度要求向持证人提供义务教育等六项基本公共服务和申领机动车驾驶证等七项便利[25]。

但深圳不满足于此,它主动增加了部分居住证福利,例如持居住证可以领取儿童健康成长补贴、可以向区教育局申请公立小学学位,子女还能享受和深圳居民同等待遇的九年免费义务教育[24]。

因此,无论是获得本地户籍的难度,还是居住证制度带来的社会福利的开放,都为深圳的外来人口排解了不少生育的后顾之忧。这样看来,深圳的高出生率完全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不过,在生育普遍低迷的当下,深圳的生育形势同样面临挑战。

虽然全面二孩政策对深圳出生人口增加的贡献度不俗,但自2017年达到了出生高峰年后,深圳的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开始逐年下降,出生人口连续4年减少[26]。

另外,深圳的晚婚率也在逐年提高,从2015年的79.83%上升到了2021年的92.20%[26]。

为此,深圳也没闲着,它在今年一月份发布了一个征求意见稿,打算直接给生孩子的家庭发钱。其中,具有深圳户口且生到最多的三个孩子,就可以在三年的时间里陆续领到一万九[26]。

年轻的人口结构、相对开放的户籍政策和社会福利,加上构建生育友好型社会的努力,可以说,深圳还有底气继续坐在领先全国一众城市的高生育率的位置上。

至于其他城市,网上催生的时候,建议学学深圳是怎么做的。

参考资料:

  • [1] 澎湃新闻. (2022). 2022年全国城市GDP十强全部出炉,武汉超越杭州.
  • [2] 深圳市统计局 & 国家统计局深圳调查队. (2022). 深圳统计年鉴2022. 中国统计出版社.
  • [3] 国家统计局. (2022). 中国统计年鉴2022. 中国统计出版社.
  • [4]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 (2021). 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2021. 中国统计出版社.
  • [5] 广州市统计局 & 国家统计局广州调查队. (2021). 广州统计年鉴2021. 中国统计出版社.
  • [6] 深圳特区报. (2021). 三孩政策出台,深圳会迎来新的生育潮吗?
  • [7] 穆光宗.(2017).“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效果和前景. 中国经济报告(01),24-26.
  • [8] 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2023). 上海市2022年度人口监测统计数据.
  • [9] Chen, J., Retherford, R. D., Choe, M. K., Xiru, L., & Hongyan, C. (2010). Effects of population policy and economic reform on the trend in fertility in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1975-2005. Population studies, 64(1), 43–60.
  • [10] 喻胜华 & 赵盼.(2023).生育率与经济发展——基于分位数回归的实证研究. 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01),58-65.
  • [11] 王俊.(2022).新生儿出生率的影响因素分析(硕士学位论文,广西师范大学).
  • [12] 张丽萍 & 王广州.(2018).全面二孩政策下的中国人口年龄结构问题——基于稳定人口理论的思考.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03),21-27.
  • [13] 上海市统计局 & 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 (2021). 上海统计年鉴2021. 中国统计出版社.
  • [14] 广东省统计局 & 国家统计局广东调查总队. (2021). 广东统计年鉴2021. 中国统计出版社.
  • [15] 国务院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 (2022). 中国人口普查年鉴-2020. 中国统计出版社 & 北京数通电子出版社.
  • [16] 广东省统计局 & 广东省人口普查办公室. (2011). 广东省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 中国统计出版社.
  • [17] 北京市统计局 & 北京市人口普查办公室. (2011). 北京市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 中国统计出版社.
  • [18] 上海市统计局 & 上海市人口普查办公室. (2011). 上海市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 中国统计出版社.
  • [19] 国务院人口普查办公室 &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 (2011). 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 中国统计出版社 & 北京数通电子出版社.
  • [20] 李世美 & 沈丽.(2018).居住证制度与户籍制度改革:北京、上海、深圳的政策解读与对比. 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01),66-74+7.
  • [21] 周慧 & 刘杨..城市福利对生育意愿的影响——基于长江经济带CFPS数据的检验. 西北人口.
  • [22] 深圳市人民政府. (2010). 深圳市外来务工人员积分入户试行办法.
  • [23] 林小昭. (2017). 一线城市外来人口解析:上海数量最多,深圳占比最高.
  • [24] 李沛霖.(2021).户籍制度改革区域差异对人口流动影响研究. 人口与发展(06),36-50.
  • [25]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2015). 居住证暂行条例.
  • [26] 深圳市人民政府. (2023). 《深圳市育儿补贴管理办法》起草说明.
本文系作者 网易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影响出生率的因素有很多,社会经济、家庭环境和医疗卫生等都会影响人们的生育选择

    回复 2023.03.09 · via iphone
  • 除了领先全国平均水平一大截的出生率之外,深圳人口自然增长的绝对数同样很高

    回复 2023.03.09 · via h5
  • bug般存在的深圳,又富又能生

    回复 2023.03.09 · via h5
  • 无论是获得本地户籍的难度,还是居住证制度带来的社会福利的开放,都为深圳的外来人口排解了不少生育的后顾之忧

    回复 2023.03.09 · via pc
  • 城市的环境来说较为宽容

    回复 2023.03.09 · via android
  • 这个标题就很有意思

    回复 2023.03.09 · via h5
  • 其他城市,网上催生的时候,建议学学深圳是怎么做的

    回复 2023.03.09 · via iphone
  • 为什么深圳的年轻人相对于其他城市敢生?

    回复 2023.03.09 · via iphone
  • 深圳卫健委劝告年轻人“千万不要对婚姻抱有幻想”,凭借清新脱俗的推文火出圈了

    回复 2023.03.09 · via h5
  • 和同为一线城市、经济发展水平相近的北京和上海相比,深圳的优势就更加明显了

    回复 2023.03.09 · via android
更多评论
13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