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娃市场崩盘、核心员工离职……得物潮玩怎么了?

钛度号
“大娃”业务遇冷,而盲盒、手办在同业中的竞争优势并不明显。被寄予厚望的卡牌业务背后,是更加低龄的用户和更加小众的市场,想要用它力挽狂澜,可能难有胜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剁椒TMT

今年,大娃行情不好,几乎是所有潮玩玩家的共识。

“现在的市场行情,不适合买大娃,太亏了。”不止一位玩家向剁椒TMT诉苦。

以最火的积木熊为例,根据剁椒TMT的统计,目前在得物上有20多款积木熊1000%大娃,其中,一半左右“破发”,成交价格低于发行价。

大娃圈的寒气已经传导到了交易平台。有业内人士透露,得物擅长的溢价款产品(尤其是大娃)遇冷,得物也在调整潮玩赛道的策略。

甚至有传言称,“得物可能放弃潮玩,用更大的精力做卡牌业务。他们之前从B站会员购挖过去的相关负责人也离职了。”

剁椒TMT多方核实,得物潮玩团队确实有人陆续离职,但并未宣布放弃潮玩业务。

3年疫情过后,消费者对购买潮玩这类“悦己行为”的支出愈发谨慎,整个行业转入低潮。

对于得物而言,“大娃”业务遇冷,而盲盒、手办在同业中的竞争优势并不明显。被寄予厚望的卡牌业务背后,是更加低龄的用户和更加小众的市场,想要用它力挽狂澜,可能难有胜算。

崩盘、退坑……大娃市场遇冷

Jiam是一位潮玩博主,酷爱Dimoo大娃,经常混迹于闲鱼、千鹤等二手潮玩平台。他的第一只Dimoo大娃是小王子plus,是在Dimoo设计师Ayan沈阳签售活动上抽中的购买权。

事实证明,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有了第一个就想要第二个、第三个……

但Jiam今年不打算再囤大娃了,除非自己极度喜欢的限量款。

在Jiam等潮玩领域的玩家看来,得物潮玩业务在当年能快速崛起,正是踩中了“大娃”的风口。

相比那些几十块钱一个的“盲盒”,客单价1000以上的“明盒”大娃,是得物潮玩的重头戏。

从2020年开始,包括陈冠希、周杰伦、权志龙等明星不止一次在ins上晒出自己收藏的1000%积木熊。随后,国内就开始刮起一股炒作积木熊的风潮,有些限量款溢价高达几十倍。

暴利之下,原本潮鞋的一批炒家,也进入了“炒娃”的行列。得物则一跃成为重要的交易平台。

Livy就曾是活跃在得物上炒大娃的一员。“大娃到手屯半年就值钱多了。发货后明星一晒,博主一讲解,价格再翻倍不成问题。”她曾向媒体这样表示。

然而如今,大娃行情崩盘,Livy早已“收手”。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泡泡玛特旗下Molly MEGA系列与中国航天联名的月岩特别版1000%潮流公仔,曾是平台炙手可热的珍藏款,历史交易价格曾高达99999元。

但目前,这款大娃在得物上的价格为39999元起,去年年底还曾在26889元成交。

一位潮玩平台资深人士表示,观察得物的历史交易价格纪录,能很明显的看到价格在不断走低,即便是积木熊、MEGA等指标性的大娃,也未能幸免。

二级市场的交易,也影响了一级市场的出货量。

泡泡玛特高管在2022年上半年管理层业绩会上表示,他们看到不只是收藏艺术品在二手市场的疲软,包括整个市场对高单价产品的消费都偏谨慎。

抛开整体市场氛围不谈,大娃的一系列营销手段也让玩家产生了审美疲劳,不少玩家都在小红书上发表了自己的退坑笔记。

“大娃的发售往往是限量的,市场稀缺性强。品牌方多用饥饿营销的方式进行预售和提前炒作,玩家还需要抽签决定有没有购买资格,我们又抢不过黄牛,受够了。我现在只想看看,不想拥有了。”小红书上一位大娃玩家表示。

拆盒鉴定等平台规则与潮玩行业屡屡碰撞

有业内人士预估,得物大娃交易额,可能占到平台潮玩交易额的一半以上。

“大娃崩盘,得物肯定不好过。”一位电商平台潮玩垂类工作人员表示。

“过去3年,整个行业几乎没有什么展会,也没有什么新的爆款IP出来。很多平台今年潮玩的增长主要依靠新产品市场,比如游戏类IP、三坑、棉花娃娃等。”上述工作人员称:“但这些在得物发展的都不算好。”

事实上,在整个潮玩赛道中,更普遍的业务是盲盒。这也是得物潮玩的重点发力方向之一。

在得物商城页面,有单独的盲盒精选专区,包括泡泡玛特、寻找独角兽、设计师盲盒等三大类。但相比大娃,盲盒交易在得物上并不占优势。

毕竟,能交易盲盒的平台众多,比如闲鱼、千鹤、淘宝、天猫等,得物只是其中之一,甚至很多玩家并不喜欢把自己的盲盒放在得物上做交易。

一位盲盒玩家向剁椒TMT表示:“我们一般在闲鱼上交易,这样可以直接跟买家交流。在得物上,买家只能跟平台客服交流。而千鹤平台,上面的人群更垂直。”

得物上盲盒交易占比不高,还有个重要原因:得物平台的鉴定机制。

曾经,依靠鉴定能力,得物直接击中球鞋领域的痛点,一跃成为球鞋领域的头部平台。随后,防伪鉴定成为得物平台的宣传重点。

得物承诺,平台上出售的任何一件商品都经过鉴定,保证真品。

但潮玩有自己的行业特点,得物在潮鞋领域的鉴定能力无法照搬。

在潮玩领域,500块钱以上的大娃可能会有鉴别的需求,几十块钱的盲盒对鉴别的需求并不大。一般来说,50-500元价格带的潮玩产品,如果鉴定成本过高,得物的价格就要比一般的电商平台价格高,没有优势。

加之得物鉴定过程比较严格,部分带有原厂瑕疵的盲盒也被平台鉴定为“不通过”。这让买家和卖家都很头疼。

“平台对瑕疵的在意程度高于用户。有些盲盒,本身就是带有一点瑕疵的,就像艺术品一样。这种情况下,得物鉴定通不过就没法交易。”得物一位前员工表示。

如此一来,就出现了大量盲盒在拆封鉴别之后退还给商家。此时,商家不仅需要承担商品来回运费,还要承担重新包装费用。

对于拆箱查验这件事,很多买家也不理解。毕竟,在盲盒交易中有一条明确的价格链。其中,原装未拆封价格大于拆封未做摆件,而后者的价格又高于做摆件后带有轻微划痕的价格。

“即便原来没有瑕疵,也有可能在拆封之后的鉴定过程中出现人为瑕疵。而且,盲盒一旦拆封,还有可能出现掉包的情况。这些都是盲盒玩家比较忌讳的。”一位玩家这样表示。

此外,一二级市场的混乱也对得物盲盒业务产生掣肘。

得物上部分商品属于“一品一商”。也就是说,一个产品只有一个品牌商家在卖,潮流配饰类产品一般属于这类商品。但像潮鞋或者是潮玩盲盒一般是“一品多商”。

“按照得物得成交标准,同样的商品价格低者优先成交。这样盲盒品牌的分销商们就完全陷入了价格竞争,往往还拼不过一些个人卖家。盲盒的客单价本来就不高。”某知名潮玩品牌的国内代理商这样表示:“这样的规则其实让正规的品牌方、代理商合作起来比较被动。”

在一些品牌方的认知中,得物的用户,不少都是“精致穷”的年轻人,看得多问得多买的少,甚至只是将得物潮玩作为一个比价的渠道用。

一位潮玩品牌方对剁椒TMT表示:“我们其实是将得物作为一个产品‘挂价’的平台,真正大的销售渠道还是在几个大的淘宝店,以及线下集合店。”

卡牌是潮玩业务的解药么?

为了应对市场现状,得物也在不断扩充潮玩品类,而这两年日趋火爆的卡牌业务就是新品类之一。

在热门潮玩IP的基础上,得物从去年开始也发展了卡牌、桌游道具等新品类。其中包括帕尼尼球星卡、帕尼尼篮球卡、日漫对战卡、国产收藏卡、卡游收藏卡等。

点开这些卡牌后发现,不少卡牌销量只有个位数。帕尼尼的球星卡和篮球卡算是卖得最好得卡牌,但90%以上得卡牌售价远低于发售价。

国内一家头部卡牌代理商向剁椒TMT透露,得物的卡牌业务做得一般,据说也在做卡牌评级。评级后的卡片代表着官方认证,评级越高就代表这张卡的品相越好,交易价格也越高。

仔细分析来看,得物无非想复制在潮鞋领域的方法论,在卡牌领域树立鉴定标准,打开这个领域的缺口,但比较难。目前全球球星卡的鉴定真伪和评级受认可的有美国两家公司——BGS评级和PSA的评级。

国内也有各种卡牌评级机构,但在玩家看来,权威性还是相对欠缺。

在上述卡牌代理商看来,就国内市场来看,卡牌一共200亿左右的大盘。其中,二级市场交易额约占50亿左右,而得物的卡牌业务一年下来,可能只有几千万的体量。

“整个市场太小了,而且,在得物之前,这个领域内的两三家巨头几乎垄断了行业内90%的市场份额。”一位行业资深人士表示:“相比之下,一些线上直播平台强调‘开卡’的直观过程,一些线下渠道则更加靠近用户,在发展卡牌方面都比得物更有优势。”

与其他潮玩渠道相比,得物潮玩曾经受益于“炒作”而快速起步,但在市场崩盘的大背景下,得物能否在潮玩赛道找到自己新的位置,甚至发掘出下一个“爆款”,值得行业期待。

本文系作者 剁椒Spicy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