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里屯酒吧街,下一站见”

钛度号
酒吧街的故事,未来待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 | 苏琛、曹杨,编辑 | 曹杨,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三里屯酒吧街”,一个不只是喝酒的地方,也是北京酒吧文化的缩影。

在百度搜索“三里屯酒吧街”,“旅游风景名胜·北京”“三里屯酒吧街旅游攻略指南”等相关结果,紧跟在“三里屯酒吧街最新相关消息”的下面。事实上,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三里屯北路东侧,工人体育场东,以酒吧众多和特色而出名的“三里屯酒吧街”,早已成为了北京的“景点”之一,更承载了太多人的青春。

只不过随着2023年1月30日晚,“北京三里屯酒吧街即将关停”的消息在各大媒体头条刷屏之后,一代人青春记忆也就此画上了句号。消息显示,“北京三里屯酒吧街各商户将于1月31日前清空并搬离房屋。”而事实上,早在2022年12月25日,一则限期腾退房屋的告知书就已经送到了酒吧街各个老板们的手上。

来源/燃次元截图

尽管1月31日,三里屯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对此的回应为,“酒吧街即将启动建筑物隐患消除工程,未来将继续保留酒吧街品牌。”但却难以消除酒吧经营者们的这份不舍和回忆。

“时间过得很快,从1994年到现在,也想过有一天我会不干,但从来没有想过是这个状态离开三里屯。”作为第一批腾退的“Swing 58”酒吧经营者胡聪伦在接受中新视频采访时表示,“有一些无奈,但如果这是顺应时代潮流、顺应大势所趋,那我能做的,就是支持。”

而胡聪伦,也只是这条街上,众多依依不舍的老板之一。

阿胜在这条酒吧街上开了一家精酿啤酒吧。经历了3年疫情之后,阿胜算是同一时期做酒吧生意的朋友中,为数不多撑到现在的人之一。

“十几年前和朋友合开了这家精酿啤酒吧,那时候这条街灯红酒绿,人来人往,每逢周五必定是满座状态。”阿胜告诉燃次元,因为酒吧旁边就是太古里,所以除去本地的朋友来消费之外,很多来北京的游客也会络绎不绝地来酒吧坐坐,“根本不会担心空场。”

“从酒吧街最鼎盛时期的灯红酒绿,到慢慢口碑变差,再到因疫情影响历经‘萧条’,我也算是见证了酒吧街的‘兴衰’。”谈及关停及未来的计划,阿胜直言,十几年的“相处”,肯定会有很多不舍,“这里不仅是我生意开始的地方,更是我青春美好回忆和成长的见证。但既然必须要关,就当给自己放个假,我准备先回归家庭,也让自己休息一段时间。”

而那些和三里屯再见的人,并未真正离开,在下一站,仍将再见。

那些来不及说再见的人

燃次元在酒吧街正式关停后的第二天下午,再次来到了这条街。随着三里屯酒吧街中的酒吧逐步被清退,往日繁华喧嚣的景象变得安静了,取而代之的是搬家公司、拆卸桌椅的声音。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拍照留念的远多于走进酒吧消费的。大概走到酒吧街的一半时,天色已经渐暗,燃次元看到,在仅有的几家还在营业的酒吧中,也不过坐了3、5位消费者。燃次元与其中一位已经酒过三巡的消费者华子聊了聊。

华子告诉燃次元,第一次“接触”酒吧街是在2005年。“那时我大学毕业,第一次来北京。本以为凭借985的文凭找工作并不难,却没想到,整整在北京待了3个月,最后为‘五斗米折了腰’,便在朋友的陪同下,来到了这里‘接受现实’。”

后来,经历了社会洗礼的华子,找到了更为适合自己的工作,“可能因为这里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放松,所以后来每每工作比较烦恼,我就会约着和朋友一起来玩。”华子回忆道,彼时酒吧的装修还是迪斯科灯球和花花绿绿的射灯,“虽然和现在的装修完全不能比,但在当时已经算是洋气了。”

“和现在整齐的酒吧街不同,那会儿酒吧街周边的环境真的是‘脏乱差’。记忆最深刻的就是路边各种‘小脏摊’,烤冷面、炸串、臭豆腐,但也烟火气十足。

和上述几位消费者一样,当天来到三里屯酒吧街的大部分消费者,或许都是来和它告别的。

在即将走到这条街的尽头时,燃次元碰到了一位衣着年轻、正在给酒吧拍照的女士。据女士回忆,酒吧街最早的雏形其实是由各行各业组成的,“比如酒吧街、服装街、汽配街,但慢慢地,服装街和汽配街先后没了,酒吧街也就越来越具有代表性。”

该女士表示,这条街承载了太多人的青春记忆,“我是北京土著,毫不夸张地说,在刚刚工作的前3-5年,这条街就是我和朋友们每周五的必来之地。”

 来源/燃次元拍摄

谈到即将关停的酒吧街,从事酒吧行业15余年的Jason略显平静地表示,其实这三年干酒吧的人,都没怎么赚到钱,基本都在吃老本。在接到此次关停的通知之前,身边很多店铺都已经纷纷关店。

“每天睁眼都是房租、人员成本,我也想过要不直接说‘再见’算了。但想想十几年的热爱,我便在最困难的时候,开了后备箱集市,街边调酒。能赚多少是多少。”

来源/Jason供图

“只是没想到,终于熬过来疫情,却没熬过关掉这家店。”Jason表示,从北京市五道口到工体再到酒吧街,酒吧文化似乎早已烙印在自己的身上。

从爱好到事业

Jason2007年从台湾来到内地。“当时包括北京在内,其实酒吧、夜店等娱乐方式,不管是从出品、舞美还是音乐,都还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Jason表示,自己当时想要干酒吧这行,纯属是出于社交属性,“那个时间段,对酒吧文化的认识还停留在玩乐心态,每天出入各种酒吧。”

但后来,从一名小小的调酒师做到负责整个店面的运营后,酒吧Jason来说,早已不是放松娱乐的场所,而是一种热爱。“当它变成工作后,我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份责任感、团队感。在有了自己的门店后,大到店面装修,小到一个小小的物料,到想要亲自上阵。”

和Jason一样,被酒吧文化深深吸引,并把其从爱好变成事业的还有老六。

“我自己爱喝酒,也总会去酒吧,久而久之,身边就有了很多做酒吧生意的朋友。”老六告诉燃次元,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提到,“要不要一起开个酒吧”时,自己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

2018年4月1日,老六的酒吧在“三里屯酒吧街”沿线开张了。

老六告诉燃次元,酒吧在运营的第一年业绩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是在最核心的地段,但我们酒吧的装修和产品,都还不错。100多平米的店面,每逢周末基本都是座无虚席。”

但老六也直言,与酒吧给人轻松的氛围相比,经营一家酒吧并非易事。

首先是产品,也就是酒。一般酒吧的酒单上分为经典、特调、本店特调三个分类,粗来算下来仅鸡尾酒就需要有40-60款。

“但要想持续吸引消费者,酒单更新是必须的。我们店当时是每个季度更新一次酒单,每一次更新,酒单里会留下2-3款经典的酒。”老六谈到,酒,作为酒吧的产品,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所以一家酒吧必须在酒单上的创新,包括口味创新、装饰创新、器皿创新等。

老六补充道,产品之外,氛围也是吸引消费者因素之一。“氛围又分为两种,一种是酒吧本身的环境氛围,另一种则是每逢节假日酒吧通过活动营造出的那种节日氛围。”

老六表示,酒吧本身的环境,是装修的时候就定好的,也就是基调。这一方面和酒吧老板的个人喜好密切相关。另一方面,也需要在开酒吧之前,做好前期调研。

“难点在于活动氛围,也就是活动策划。这个又氛围日常活动策划,如常规的‘女士之夜’,以及特殊日期的活动策划,比如七夕、万圣节、圣诞节等。一般一个节假日的活动策划,需要提前2周去准备,包括服务人员的服饰、酒吧装饰、跟酒的配饰以及活动奖品等。”

从事酒吧品牌9年的石头对老六口中的“策划难”深有同感。

“其实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酒吧蹦蹦跳跳时,看到灯红酒绿的场所和氛围,便想要去从事与其相关的工作。”石头回忆,但当它真的成为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时,似乎完全不一样了。

一场派对,从敲定嘉宾到设计海报文案,再到宣发、舞台、门票售价,最后是特调、卡座抵消等,环环相扣,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各个部门一起配合,“每天要干很多事情,甚至曾经连续两个月没有休息过。”

尽管很累,但石头也坦言,与大多人眼中酒吧只是放松的场合不同,这份工作给自己带来的成长很大。“首先是性格上,不再像之前那么浮躁,相反,会检查活动的每一个环节。也是基于这样的工作态度,我在活动策划上面的专业度,有了显著提升。”

“记得办得最好的一次活动,当天营业额流水高达60万,当然这都是辛苦换来的。”回忆起和酒吧的点点滴滴,石头感慨颇多,“所以,即使疫情期间很难,但我也还是在坚持。”

不说再见

酒吧也给老六带来了很多,而最直观的就是收入,“一天将一个月的房租赚出来也时有发生。”谈到彼时经营最好的时候,老六淡淡地笑了笑。

“只是好景不长,一年后,因为房租到期,房东不续租等原因,我们的酒吧不得不换了位置。”老六告诉燃次元,新店的位置虽然不如之前,但面积却大了很多,房租也因此增高了,但客流量却越来越少。

2019年8月,酒吧“搬家”4个月后,老六就不得不因为房租、人力成本等经济压力,关闭了酒吧。“其实除了位置,新店装修缺乏个性也是导致人流量较少的原因。”谈起酒吧生意走向衰落的原因,老六总结道,第一家店的时候,更强调情怀,到了第二家店,就更像一门生意。

但因为对酒吧行业的热爱,即使关闭了酒吧,老六也并没有真正离开,而是成为了一名调酒师。再后来,2021年,受疫情影响,老六再次从酒吧离开。但听到三里屯酒吧街即将关闭的消息时,身为曾经的“酒吧人”,老六还是有些许的唏嘘,“瞬间觉得时间仿佛都静止了,就好比最后一片和北漂青春的记忆还是被连根拔起了。”

受疫情影响,不得不暂时离开酒吧行业,还有做了十几年DJ的阿智。

阿智表示,之所以选择在酒吧做DJ,初心一定是对音乐的喜欢,“如果说酒吧是一种氛围,那么音乐绝对是整个酒吧的灵魂支撑。”

之后,随着酒吧行业的内卷,以及自己对音乐的较真儿,让阿智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反反复复打磨就是为了带来最好的演出,看到舞池里挤满人,那说明我的努力没白费。”

后来,因为疫情的原因,阿智身边很多同事都失业了,自己也不得不暂停了“打碟”,“很幸运,我之前除了‘打碟’,还有自己的音乐工作室,会教教学生。后来不做DJ的那两年,我在家会偶尔开开直播,算个保底。”

来源/阿智供图

“现在好了,终于等来春天了,所有我也在慢慢回归DJ生活。”阿智调侃道,离开是不可能离开了,骨子里都是音乐和DJ。

“不离开”,似乎是酒吧行业无需多言的秘密。

Jason笑着告诉燃次元,“2月中旬吧,就要飞三亚了,对,新店马上又要开业了。”

胡聪伦也在接受中新视频采访时提到,“三里屯的这段记忆就先停在这里,接下来会选一个新的地方,继续把酒吧做下去。”

*文中阿胜、石头、老六、Jason、阿智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 镜观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4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