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与泰国首富会面背后:一部外企投资中国的四十年史

钛度号
作为外企在华投资发展的成功范例,正大集团的动态堪称风向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融资中国

“为何能有外资在寸土寸金的北京CBD拿地建楼,且紧挨着‘核心央企’中信的大厦?”一家中东主权基金的中国负责人指着窗外的北京最高楼“中国尊”向媒体说道,“正大集团在中国改革开放前,包括一些困难时期,便与中国做生意。”

1979年在深圳获批开设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的泰国正大集团,2021年9月位于北京CBD的正大中心开业。
一年后,这家中东主权基金的中国办公室也落足于此。在这位中东人看来:“如果你想在中国成功,不能只在好光景来。当许多人考虑离开,你若前来,政府会看到这一点。”

正大集团是泰籍华人谢易初创办的知名跨国企业,1990年开播的《正大综艺》,在中国家喻户晓,也让其赞助商正大集团声名远扬。

作为外企在华投资发展的成功范例,正大集团的动态堪称风向标。

就在上月,马云曾到访泰国曼谷考察正大集团,并获泰国首富、正大集团资深董事长谢国民亲自接待。此次是二人在不足一个月里第二度会面,引发外界对于二人投资合作的猜测。

之后,正大企业国际股价连续飙升,2月1日更是在高开13%后,上午冲高49.1%报6.98港元,在三个交易日股价一度累涨7.8倍。有市场人士认为,股价狂飙与港媒报道马云在香港会面谢国民有关,憧憬双方将有合作。
外界对会面内容诸多揣测,因正大集团是全球最大的农业集团之一,此次马云与谢氏家族的一来一回的会面,外界猜测双方在酝酿农业领域的合作。

实际上,近年来东南亚电商增速较快,被视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第一站。东南亚电商竞争日趋白热化。目前,阿里巴巴旗下Lazada、冬海集团旗下Shopee等均成长为区域内强劲的竞争对手。

而正大集团正是阿里巴巴出海东南亚的重要盟友,双方大规模合作始于2016年,二者均参投的Ascend Money目前也已成为泰国首家金融科技独角兽企业。

01 投资中国四十年的正大集团

1979年,经历了漫长严冬的中华大地乍暖还寒,秋末冬初的一天,两位身份、经历截然不同的老朋友在南粤羊城会面。

一位是主管对外开放的时任深圳市委书记吴南生,一位是正大集团的创始人谢易初。

1922年,祖籍广东澄海的家族奠基者谢易初远渡泰国谋生,在曼谷与其弟谢少飞一起办了卖农作物种籽的 “正大庄” 。1950年,谢易初以爱国归侨和侨眷身份参加了第一届澄海县人大,此后16年主要在家乡从事农产品种子培育;改良和推广工作,先后任国营澄海农场技术员、副场长,培育了上百个优良农产品种,曾担任澄海县人民委员会委员、澄海县侨联主席、广东省政协委员等职务。

1966年,谢易初因病赴香港治疗,从此去国13年。

谢易初育有四个儿子,分别取名谢正民、谢大民、谢中民和谢国民,中间的字加起来正好是 “正大中国”。此前,谢易初在泰国正式注册了集团公司,取名“卜蜂集团”,也就是正大集团。之后,谢正民、谢大民兄弟在泰国曼谷创办卜蜂正大饲料公司。

1969年,谢国民接替父亲掌管正大集团。在他的治理下,上世纪70年代正大开始飞速发展,逐渐从当初出售菜籽的小店,发展为当时泰国最大的饲料经营商。

1979年,《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颁发,改革开放序幕拉开。

正大集团也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市场机会,与美国大陆谷物公司合资成立了正大康地有限公司,投资3000万美元在深圳建立饲料加工、种猪场、种鸡场、屠宰厂等。1982年正大康地年产24万吨现代饲料厂建成投产。

正大集团,成为第一个来中国投资的外资集团,也是在深圳投资的中国首家外资企业,彼时的注册号码“001”。随后,正大康地又在珠海、汕头拿下了“001”外商营业执照。

1996年,由于发展需要,深圳市建立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已处于深圳华地带的正大康地养鸡场和饲料厂被规划在内。从大局出发,正大康地将 厂房搬出。按土地使用协议还有13年使用期限的60万平方米土地,1999年10月北京大学“生物谷”项目在此动工。

这一更替是深圳发展史上颇具象征意义的事件。

40 年,从泰国到中国,从深圳到北京,从南头饲料厂到北京CBD的正大总部大厦,正大集团一路发展,成为外企在华投资发展的成功范例。正大集团也在这数十年来间,从养鸡卖种籽卖饲料的农牧企业快速过渡到工业、零售、传媒、制药、房地产、金融、电信等领域。

目前,正大集团业务遍及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员工约45万人,2021年全球销售额约840亿美元,集团核心业务横跨农牧食品、批发零售、电信电视等10多个行业。

其中,正大企业国际的主营业务分为生化、工业两大板块,生化业务的主要产品为用作饲料添加剂的金霉素,在福建和河南都有工厂,主要客户面向养殖场、制药公司(兽药)、贸易公司及饲料加工厂;工业业务包括在中国西部销售、租赁和维修卡特彼勒机械设备,以及制造及销售企业零件。

2012年12月,正大集团从汇丰控股手上以727.36亿港元接手了中国平安15.57%的股权,成为平保最大流动股东。2015年,正大集团与伊滕忠的合资公司正大光明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斥803亿港元入股中信股份20.61%的股份。

02 阿里的东南亚第一盟友

2021年,由正大集团和蚂蚁集团参投的泰国企业Ascend Group获得一笔 1.5 亿美元规模的 C 轮融资,随后该公司宣布其估值达到15 亿美元,成为泰国首家独角兽企业。

事实上,谢国民及正大集团与马云在很多年前就已有不少交集。

2018年4月9日,蚂蚁金服换帅。曾经在阿里创业之初一度管人管钱管客户的彭蕾Lucy卸任蚂蚁董事长,由蚂蚁现任CEO井贤栋接任。

就在井贤栋接棒CEO后的同年11月,蚂蚁和泰国正大集团(也称卜蜂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这是绰号“王安石” 的Eric井担任蚂蚁“主演” 后为蚂蚁全球化立下的第一功。

2016年11月,蚂蚁金服与正大集团举办了Ascend Money的战略合作启动仪式,谢国民与马云共同出席了签约仪式。

实际上,Ascend Money隶属于泰国第三大的电信运营商Ascend Group,而负责人就是谢国民的三儿子谢荣人(谢镕仁)。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谢荣人在2017年初正式成为正大集团的CEO,其大哥谢吉人则接任董事长一职,谢国民正式将权力交到了家族第三代的手上。

这为阿里在泰国以及在东南亚的发展留下了重要的伏笔。

据媒体报道,阿里在东南亚的打法很直接,先收购一家大的初创企业(电商Lazada),然后通过和当地巨头或政府合作,开始引入技术和运营完成落地。目前蚂蚁针对的用户主要是是中国游客,而井贤栋拿下首先就是与泰国谢家在当地9000多家的7-11便利店的支付宝合作。

除了铺支付宝服务中国出境游客,阿里还要和正大集团合作打造属于泰国的“支付宝”TrueMoney,根据泰国邮报提供的数据,True Money电子钱包的用户2017年达到500万,并且几乎在所有东南亚国家都持有支付牌照。

同时正大集团旗下还有一个类似蚂蚁金服小贷业务的子公司 —— Ascend Nano,定位于小额贷款和个人贷款,向泰国中小企业和用户普及互联网信贷服务。

在正大集团官网中,“2016年正大集团与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在农牧食品、电子商务、金融服务、农业服务、物流、商业零售及精准扶贫方面达成战略合作关系”被列为“正大中国2016年的里程碑事件”。

也正是这一年,阿里巴巴收购了东南亚电商巨头Lazada。彼时,马云提出,“希望阿里巴巴能在10年内通过海外市场获得过半营收 ”不久后,刘强东也在内部信中表示,“在今后的十年,我们的供应链服务也将大力输出到全球市场”。

2018年4月,谢国民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发表讲话提到马云。“马云的阿里巴巴仅用了18年,就超过了我们正大集团。”、“我们和马云的阿里巴巴合作卖饲料,他教会村民们上网购买,这就是创新。”

正大集团官网对外公布的企业动态中,“阿里巴巴”最后一次出现是在2019年8月。2019年8月26日,第三届正大与阿里巴巴农资电商全国交流会在西安举行。2019年正大与阿里巴巴还保持在新零售领域集合发力。

2020年3月,谢氏第四代谢承润继姐姐谢其润之后,成为马云任校长的湖畔大学的学员。

03 中企押注东南亚

中国科技正在加速出海的步伐,东南亚是重点。

去年9月19日,华为全联接大会2022之旅首站落地泰国曼谷。华为云CEO张平安发布了“Go Cloud,Go Global”(上云,走向全球)生态计划,意欲布局全球29个区域,覆盖170多个国家和地区。

而此次大会之前三个月,阿里云正式启用了的泰国数据中心,这也是阿里云在东南亚的第10座数据中心。而2021年的阿里巴巴投资者日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曾提到,阿里云正在加速拓展海外市场,其中东南亚市场的营收增长超60%。

近年来东南亚电商增速较快,被视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第一站。东南亚电商竞争日趋白热化。目前,阿里巴巴旗下Lazada、冬海集团旗下Shopee等均成长为区域内强劲的竞争对手。

此外,自2021年以来,TikTok电商业务已在印尼、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和新加坡等多个市场铺开,希音、小红书等平台亦登陆新加坡。

2022年2月,国内知名跨境电商平台SHEIN(希音)将公司控制主体变更为新加坡公司。5月,新能源汽车蔚来在新加坡交易所敲钟上市。字节跳动旗下的电商TikTok Shop也于4月在东南亚四国(泰国、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上线了跨境业务。更不要提已经深耕多年的手机和游戏厂商了。

实际上,随着国内各个市场红利见顶,企业间的内卷加剧,已经很难找到孕育新巨头的领域了。但东南亚仍存在大片的市场洼地。尽管东南亚的移动互联网服务和应用还不普及,但互联网渗透率却进步迅速。2018年1月,东南亚地区互联网渗透率还是58%,但到2021年,互联网渗透率已高达75。人口决定着红利空间大小,新增的互联网人口,无疑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潜在增长红利。

相关机构预计,东南亚仍然处于高速增长期,这个红利窗口预计还会持续2-3年。这让熟悉并掌握中国互联网行业打法的创业者们,迫不及待想来到这里施展拳脚。

不过,华泰证券研报显示,2021年东南亚电商渗透率为9.2%,增速达37.9%。这也造成当地各大电商平台‘内卷’严重。“印尼、泰国两个市场都给了5年以上时间重仓孵化,但结果并未达管理层预期。”一位熟悉京东海外业务人士分析,东南亚当地同质化竞争严重。

目前,字节跳动、腾讯、阿里巴巴、华为在内的多家中国科技公司,都已经在以新加坡为代表的东南亚地区摆兵布阵。 

本文系作者 已注销用户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22
12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