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财报暴雷,富士康背锅?

钛度号
抢发新品,库克提前为一季度营收造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字母榜,作者 | 赵晋杰,编辑 | 王靖

坚挺如苹果,也开始迎来暴雷时刻。

北京时间2月3日凌晨,苹果发布2023财年第一财季(即2022年度第四季度)财报,当季收入1171.5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1239.45亿美元下降5%,净利润299.9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346.30亿美元下降13%。

这是苹果自2022年度第二季度出现净利润首次同比下滑后,在营收上也遭遇自2019以来的首次同比下滑。

对于彻底告别营收、净利双增长的苹果窘状,苹果CEO库克将主要原因之一归咎于供应链危机,认为“影响iPhone 14 Pro、iPhone 14 Pro Max的中国生产问题”限制了苹果的市场需求。

去年10月,苹果知名分析师郭明錤对外指出,由于郑州富士康iPhone工厂是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突然进入闭环生产的,预估有超过10%的iPhone产能受到影响。

面对未来的增长预期,库克则表示,当下苹果的供应链生产已经恢复到其所希望的状态,并特意提到“中国的重新开放也是使我们的客流量和需求都有所增加。”

除了富士康带来的供应短缺之外,库克还给出了导致苹果营收、净利润双双下滑的另外两大原因,包括强势的美元汇率强势,以及低迷的全球宏观经济环境。

库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指出,如果按照固定汇率计算,实际上大中华区收入将是增长态势。

实际情况则是,当季大中华区收入239.0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257.83亿美元下降7%。

遭遇收入同比下降的不只局限于大中华区。四季度,苹果全球各个区域都受困于营收不利,其中美洲区收入492.7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514.96亿美元下降4%;欧洲区收入276.8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297.49亿美元下降7%;日本收入67.5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71.07亿美元下降5%;亚太其他地区收入95.3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98.10亿美元下降3%。

库克再次重申汇率变化给苹果造成的冲击,认为如果没有外汇逆风,苹果“将在其运营的绝大多数市场中实现营收同比增长。”

糟糕的营收表现反映在产品上,则是除iPad和服务业务之外,苹果其他主要硬件均迎来营收同比下降。

其中,营收占比56%的iPhone业务当季收入657.7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716.28亿美元下降8%;Mac业务收入77.3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108.52亿美元下降29%;可穿戴、家居以及配件业务收入134.8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147.01亿美元下降8%。

在这份不利财报发布之前,库克刚刚主动宣布了降薪约5000万美元的消息,解释称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是“平衡股东反馈、苹果的业绩表现以及库克根据反馈调整薪资的建议”。

作为全球科技巨头中唯一没有宣布大规模裁员的公司,库克回应了外界的相关担忧,并表示内部已经在着手削减支出和放缓招聘,“我们已经认识到所处的环境是艰难的,所以正在削减成本,对于招聘会采取非常谨慎和深思熟虑的态度。”

如果外部情况进一步糟糕,库克也不排除实施裁员计划,“但这是最后的手段,公司尽量以其他方式来控制成本。”

01

尽管与去年同期相比,四季度苹果核心硬件iPhone都取得了出货量第一的成绩,但反映到财报上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结果。

2021年第四季度,大中华区营收占比达到21%,成为所有区域中增幅最大的地区,并助推苹果以1239.45亿美元刷新季度营收纪录。

但在2022年第四季度,苹果却遭遇了营收、净利润的双双下滑。

Canalys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2022年第四季度,苹果以25%超越三星位居全球第一;中国市场方面,苹果也以1640万台出货量位居榜首。

当下的第一在绝对值上已经大幅缩水。与2021年第四季度相比,2022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18%,跌至2.97亿台。具体到中国市场,智能手机整体出货量下跌14%,降至7440万台。

Canalys分析师Sanyam Chaurasia表示:“2022 年末,主要市场的出货量均大幅下滑,三星和苹果都因此受到重创。”且在Canalys 研究分析师钟晓磊(Lucas Zhong)看来,中国全年智能手机市场整体的出货量已经下滑至自2013年以来的新低,以排名第一的苹果来看,其四季度出货量年增长率下滑24%。

尽管库克宣布苹果活跃设备累计超过20亿台,但正如库克所说,低迷的全球宏观经济环境仍在给智能手机市场带来下行压力。

自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达到历史峰值后,市场结束高增长状态,年复合增长率从两位数下跌至个位数,并很快进入负增长周期。

去年11月,富士康董事长刘扬伟曾发出示警,认为由于通胀等因素仍在,对2023年ICT产业展望中性看待,预期将与2022年持平,并对富士康代工的iPhone表现给出了“可能略逊于2022年”的前瞻。

02

面对罕见的营收同比下滑,外界开始担忧苹果会不会步其他科技巨头的步伐,开启大规模裁员。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等媒体采访中,库克对此回应称,公司正在削减支出和放缓招聘,并表示不排除裁员的可能性,但裁员将是苹果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最后手段,公司会尽量以其他方式来控制成本。

尽管尚未有大范围裁员举动,但库克承认苹果已经在某些领域减少了招聘。早在去年11月,外界就曾爆出苹果已告知各部门员工,公司在未来几个月内不会招聘新员工,持续到9月份2023财年结束。

某种程度上,正是这样审慎的态度,才使得苹果成为硅谷大裁员中的另类。

去年11月,Meta以1.1万人大裁员拉开硅谷裁员序幕,成为公司成立以来首次大规模裁员。紧接着,今年1月份,亚马逊、谷歌陆续宣布了裁员1.8万人、1.2万人的计划。

科技巨头裁员的另一面则是过去三年间的激进扩招,如Meta员工人数新增4.7万,谷歌新增7万,裁员最狠的亚马逊招人也最为激进,新增8.1万。反观苹果,员工数量增加不到10%。

激进扩招又激进裁员之下的硅谷科技巨头,财报表现上陷入了比苹果更为严重的境地。

谷歌母公司Alphabet第四季度营收虽然同比微增1%,达到760.48亿美元,但净利润大跌34%,降至136.24亿美元;亚马逊第四季度营收同比增长9%,至1492.04亿美元,但净利润暴跌98%,断崖式下跌至2.78亿美元。

而且,上万人的裁员开支还将侵蚀这些科技巨头在下季度的财报表现。

谷歌CEO皮查伊就对此表态称,公司预计将为1.2万被裁员工支付员工遣散费及相关费用介于19亿美元至23亿美元之间,其中大部分将体现在2023年第一季度财报中。

03

苹果同样需要为新一季度财报表现担忧。

尽管库克没有给出苹果2023年度第一季度业绩指引,但华尔街分析师预计,苹果在一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将低于1%。

四季度内,苹果服务业务收入207.6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195.16亿美元增长6%,增速依然未能回升至此前的两位数内。

据库克介绍,截至2022年12月,苹果付费订阅用户数超过9.35亿,环比新增3500万用户。

支撑苹果发展壮大的服务业务第二增长曲线,最近又遭遇新挑战。

美国政府当地时间2月1日对外宣布,将要求苹果及谷歌母公司降低移动应用商店的收费标准,一旦政策落实,这将对苹果借助App Store 建构起来的30%“苹果税”造成巨大冲击。

美国之前,“苹果税”其实已经在欧洲遭遇制裁。2023年,欧盟《数字市场法案》(DMA)将正式生效,其中规定大型科技公司必须“允许用户从第三方应用商店安装应用,并直接从互联网侧载”“允许开发者在应用中提供第三方支付系统”等。

为了获取政府方面的政策倾斜,近期数据显示苹果在2022年加大了游说方面的资金投入,总投入同比增长44%,达到940万美元,刷新该公司游说投入纪录。

短期内,为了提振一季度营收表现,苹果一改往年3月份更新产品线的节奏,选择在1月推出了包括HomePod 2、采用M2 Pro和M2 Max芯片的MacBook Pro、Mac Mini等在内的硬件新品,

这也将意味着,今年3月份的春季新品发布会上,苹果不再推出新的硬件。在彭博社科技记者马克・古尔曼看来,苹果此举或是为了提振2023年度第一季度的财报表现。

库克已不是第一次运用这种小技巧。去年三季度,iPhone 14系列发布会就比往年提前了一周召开,效果也显而易见,该举措一举提振了三季度苹果市场表现,并帮助苹果摆脱了净利润继续下滑的危机。

正是基于上述相关举措,苹果CFO卢卡·马斯特里在展望一季度利润率中表示,其将保持在43.5%—44.5%区间,环比实现上涨。但纵观整个2023年度,马斯特里则给出了谨慎的态度,认为其大体表现或将与2022年度持平。

全球经济不景气之下,苹果也需要逐渐适应不能再屡次刷新营收纪录的新时代了。

本文系作者 字母榜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