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狂飙》烂尾的秘密

钛度号
精装的反派,毛坯的好人。

文 | 略大参考,作者 | 旺仔,编辑 | 程怡

没有安欣二十一年的付出,黄瑶的举报信递给专项组,也能扳倒高启强。所以,安欣的人物作用是什么?高启强一路打怪升级的陪练吗?

01

不出意外的话,《狂飙》出意外了。

烂尾了。

扫黑主题被拍成黑老大的成长、进化史,正反两方的势力,连平分秋色都不算。政法系统的战斗力,简直是被黑恶势力吊打。剧集开头为安欣塑的金身——有背景,有公安局正副局长关照。结果这层金身是纸糊的,除了劝安欣别冲动,没起到什么作用。

正邪势力斗争了二十一年,最后却靠黄瑶一封举报信,将高启强绳之于法。编剧这样的处理,只能说,安欣这辈子做的最成功的事情是帮老默做亲子鉴定。

《狂飙》是命题作文,导演在采访中也提到,这部剧是首部以扫黑除恶常态化和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为背景的影视作品。既然是命题作文,就得详细写写扫黑除恶,塑造一位有情义的黑帮大佬算怎么回事。

很多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吐槽结尾,尤其是在豆瓣上评论的最凶,恨不得专门开个帖子,让徐纪周(导演)进来学习。很多人认为《狂飙》的烂在36、37集。其实,狂飙的烂尾始于26集。

《狂飙》可以分为两段,前26集和后14集。前26集的主题是成长线,高启强是怎么成为黑帮大佬的。后14集涉及扫黑,也就是专案组以及扫黑除恶常态化。

为什么说26集是分水岭,这一集的重要剧情是高启盛和李响之死。双方阵营各失去非常重要的人,高启强失去了弟弟,安欣失去了最重要的战友。但是,这场失去对双方造成的影响是不同的,高启强通过公开的做作举报,洗清自己的嫌疑。而对公安系统而言,李响之死,是个哑炮,根本就没响。

从剧情交代上看,公安系统没有想过要为李响讨个交代。高启盛,一位毒贩,犯罪嫌疑人,在公开场合,光天化日之下杀掉一名人民警察,刑警队的队长。甚至是蓄意的,因为高启盛点名要见李响。但是李响死后,除了安欣之外,没有人想过替他讨回公道。甚至安欣也没想过讨回公道,只是帮李响寄出过几封石沉大海的举报信。

谁还记得李响临死交代的,“不是高启强举报的”,这句话没有后文了。

李响之死就像一个挡板,挡住了安欣和高启强之间的联系。这个人物的死没有达到他的戏剧价值,他死之后,正邪双方没有形成剑拔弩张的战斗关系。李响就做到了人物的形象价值,一位孤勇的反抗强权暴力的警察,对剧情的推动没大贡献。

02

《狂飙》从结构上看是很规整的猫鼠游戏,安欣和高启强,一个抓、一个逃,彼此的任务线是很清楚的。但是,在人物塑造上,却被写成一个好人总是有所掣肘,黑恶势力无所顾及的故事。

编剧为了刻画一位具有理想主义的警察,为了塑造安欣孤立无援的状态,给安欣安排了“真空”的生活环境。曾经他身边的孟叔、安叔都没有了,战友也没有了,爱情也没有了。

孤勇的情绪渲染到位了,安欣应该去战斗了,结果没有。

安欣在后14集经历的2006年到2021年,整整15年的时间,在剧本里没有展现。从故事情节上看不出安欣有激烈的斗争,有挣扎或者有放弃。剧情上没有交代,再转折就是2021年的故事了。高启强成了喜欢骑电动车的萌萌哒的老伯,安欣是满头白发,想着能够提前退休的摸鱼警察,至少从剧情上的交代是这样的。

中间缺少的信息,观众是没有办法共情安欣的付出。没有剧情交代,观众是体会不到一位理想主义的警察,跟黑恶势力抗争的不容易。安欣的故事线是不完整的,剧情没有交代一位可以为了打黑,放弃自己爱情的警察,是如何甘心一步步沦为平庸的中年职场人的?

从剧情上看,安欣写了几封举报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当然,也可以说他被调职了,调离了刑警大队。缺少跟高启强交手的机会。那其他刑警呢?认真查案的被边缘了,要么就是同流合污了。

所以,京海是个什么神奇土地,只培育黑社会,不培养好警察。整个公安体系,在这个剧集中的作用都是消失的。

比如说,在莽村拆迁中被塑造为正面形象的公安局长——郭局,不接受孟德海邀请跟高启强吃饭的局长。但他李响死后,他没想过要为自己的部下讨个说法。至少在剧情上没有交代过。这就是剧情设置上的致命伤——悬浮于现实。人民警察因执行公务丧命于黑恶势力,公安体系不进行扫黑除恶行动?不维护人民公安不可侵犯的形象?但是剧情上没交代郭局做了什么,只交代了高启强进入了京海的商界协会,步步强盛的人生。

从这里开始正邪势力的较量就完全不对等了,安欣只有一个人,高启强却圈起了关系网。如此力量悬殊的较量,不用涉及信仰、不用牵涉主义,无论是谁,一个人也是不可能抗衡过一群人的。

它成了做事方式的对决。高启强怎么解决问题的,找人,托关系,求人,用利益捆绑关系。安欣是怎么解决问题的,孤勇者,舍弃,摒弃掉身边一切的资源,孤身奋战。

这都什么年代,反派知道拉帮结派,好人只想着孤军奋战。

03

《狂飙》突出的成绩就是塑造不脸谱化的反派,因为编剧和导演把注意力都放在反派身上了。

还是拿26集来说,第15分,失去弟弟的高启强开始悲伤。此时,我们的缉毒大队以及队长杨健一脸内疚的看着高启强。嘿,杨建醒醒,记不记得自己的工作是啥,缉毒。怎么对贩毒人员的去世,报有如此负罪的情绪。其实,这就说明导演镜头交代的有问题。

高启强人物的完整,来自故事的原型,但是安欣的人物也有原型,可是这个人物的成长线却如此匮乏。是因为裁判文书网的公开信息更全面,而政法系统的内部表彰缺少素材积累?

另外让高启强有保护伞,王秘书二十年来兢兢业业给赵立冬当秘书,也不想着下放其他部门做个小领导。赵立冬也是从始至终不忘初心,只在京海一块地儿嚯嚯,干部升迁、轮岗、调任这些事情,只针对剧中的正面角色,反派是用不上的。

因为编剧强行压着不让开团,非得专项组来了,才能团战。就导致京海本地的政法力量跟高启强的较量,都出现在轻飘飘的台词里。也因为缺少正面对抗,缺少对安欣面对阻力的描写,让他所有的牺牲看起来轻飘飘的,很没有必要。安欣放弃爱情像是一位渣男,而非勇士。

导演说他最喜欢剧里面高启强和安欣同桌吃饭的戏,能看出来,他俩确实没少吃饭。而扫黑剧集精彩的地方在于正邪势力的较量,《狂飙》里面没有较量,他们都各自发育各自的,互不打扰。

甚至连结尾也是各自忙各自的,没有安欣二十一年的付出,黄瑶的举报信递给专项组,也能扳倒高启强。所以,安欣的人物作用是什么?高启强一路打怪升级的陪练吗?

这部剧叫《狂飙》,真正在狂飙的只有高启强,一路不要命,也不择手段。其他人都是跑两步歇一歇,包括安欣。

本文系作者 略大参考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