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股权代持事项上公然说谎,海通发展的脸被打“肿”了 |IPO观察

钛媒体APP注意到,海通发展存在“公然说谎”。经营方面,海通发展存在业绩暴增的现象,其中2021年营收、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35.42%、683.76%。

2月2日,福建海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通发展”)将主板IPO上会,公开发行不超过5000万股。公司此次欲募集15.5亿元分别用于超灵便型散货船购置项目、信息化系统建设与升级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钛媒体APP注意到,海通发展在股权转让过程中,“公然说谎”。经营方面,海通发展存在业绩暴增的现象,其中2021年营收、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35.42%、683.76%。

股权代持事项上自我打脸

钛媒体APP注意到,海通发展存在“自我打脸”现象。海通发展成立于2009年3月,由曾而斌、孙燕出资设立,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其中孙燕持有海通发展的股权实际上是代曾而斌持有。随后,曾而斌对海通发展进行了多次增资,将海通发展的注册资本提高到了2亿元。

2015年1月,曾而斌分别与星海贸易、郑玉芳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曾而斌将所持海通发展2%股权、1%股权分别转让给星海贸易、郑玉芳,海通发展首次引来了新股东。

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就是上述股权转让事件让海通发展“自我打脸”。海通发展于2015年8月再新三板挂牌。根据海通发展披露的公开信息,星海贸易成立时的资金均为股东陈海花、余兆金自有资金。同时,星海贸易不是实控人曾而斌直接或间接持股的公司。

数据来源:海通发展新三板披露的公开资料

咋眼看上去,上述的股权转让事件仅仅只是一次普通的股权转让。然而,海通发展在申请主板IPO上市的申报稿中表示,星海贸易不是公司的客户、供应商,受让股权时星海贸易由陈海花、余兆金代曾而斌持股。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除此之外,钛媒体APP注意到星海贸易成立于2009年,其2013年年报显示,公司的股东主要是孙燕和曾而斌。而陈海花、余兆金在2014年才成为了星海贸易的股东。

数据来源:天眼查

那么,为何孙燕和曾而斌要先将星海贸易的股权先转给陈海花、余兆金?以及为何要在新三板挂牌时隐瞒代持事件?这是否属于欺诈?有关上述问题,钛媒体 APP 发函至公司,但截至截稿,没有收到公司的回复。

需要指出的是,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也要求海通发展本次信息披露与新三板挂牌期间信息披露是否存在重大差异以及差异情况和原因,是否存在处罚风险。

红利流逝,业绩是否能持续增长?

海通发展主要从事国内沿海以及国际远洋的干散货运输业务。2019年-2021年和2022年1-6月(下称“报告期”),海通发展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58亿元、6.79亿元、15.98亿元、9.2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255.07万元、6602.04万元、51744.27万元、29231.67万元。

2020年海通发展在营收同比增长21.72%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同比下降了35.62%,同时,净利润跌至“谷底”,到了2021年其业绩却开始全面爆发,其中营收同比增长135.42%,净利润同比增长683.76%。钛媒体APP注意到,导致海通发展的业绩出现上述波动的原因就是毛利率大增。报告期内,海通发展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54%、21.99%、42.19%、40.26%,波动较大。

从区域看,报告期内,海通发展在境外航区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435.68万元、19866.89万元、75370.28万元、54187.93万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收入的20.86%、29.73%、47.93%、59.56%,主业逐步走向境外。与此同时,报告期内,海通发展在境外的毛利率分别为24.59%、17.45%、50.5%、55.71%,境内实现的毛利率分别为34.64%、23.91%、34.54%、17.5%。

也就是说,海通发展之所以2021年业绩暴增也与公司境外业务和境外毛利率暴增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BDI 指数降至低点 393 点,全年平均值仅为1066点。2021年以来,全球经济实现复苏,干散货运输市场的需求持续大于供给,同时受疫情影响,全球船舶周转率下降,各类型船舶的运价均大幅上升。2021年,BDI指数自年初1374点持续增长,10月份达到近十年最高点5650点,全年平均值达到 2943点。

与此同时,BSI指数反映超灵便船型干散货船舶的市场租金变化情况,整体的变化趋势与BDI 指数的变化情况相似。BSI 指数在经历2012 年至2019年的波动后,2020年受疫情影响出现下降,2021年大幅上升,至10月份达到近十年的最高点。

换言之,无论是BDI还是BSI均在2021年到了制高点,而到了2022年下半年,开始出现了下滑的趋势。

数据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那么,面对如此行业环境,海通发展是否还能保持业绩持续增长?

需要指出的是,海通发展披露的同行业可比公司中,宁波海运预计2022年1-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500万元至14000万元,同比上年下降56%至67%,同比上年降低17490万元至20990万元,导致该现象的因素主要是水路货物运输业务受燃料价格上涨、航运市场低迷等因素影响,毛利大幅度下降;收费公路运营业务受新冠疫情影响,车流量减少明显,毛利大幅度下降等。

长航凤凰预计2022年1-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00万元至4000万元,同比上年下降58.41%至66.73%,导致该现象的因素主要由由于全球滞胀,国内需求收缩、疫情反复、长江汛期反枯、沿海散货运价水平明显低于同期;加之燃油价格上涨,燃油成本同比增加,导致公司增产增收不增利,主营业务毛利率明显下降。

 

钛媒体APP注意到,海通发展及其子公司还曾先后14次受到了处罚,例如:2019年8月 1日,海通发展“新海通 11”未按照规定申请引航被镇江海事局罚款1.2万元;2020年7月,海通发展因“海洋之愿”船舶未按照规定采取停止作业、关闭舱盖等安全措施被日照海事局罚款1.6万元等。(本文首发于钛媒体 APP,作者|邓皓天)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科股 · 一级市场更多投融资数据

日投融资总额(亿元)

IPO
  • 沪市主板
  • 深市主板
  • 科创板
  • 创业板
  • 北交所
更多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