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了后,我花500元找人上门照顾自己

钛度号
一端是独居的“小阳人”,一端是专业跑腿、兼职年轻人,舍得为需求买单的年轻人让上门照顾的服务在互联网开始流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电商在线,作者|王崭,编辑|斯问

“阳”这个话题,已经成为了近期社交平台上全民关注的热点。

还没“阳”的调侃自己是“天选打工人”,正在“阳”的从各种生病表现分析自己得的是“干饭株”“放屁株”还是“鸭子株”,“阳康”的人则分享起了自己“不能洗头洗澡”“多喝热水”的康复经验。

除了在社交平台表现的豁达乐观之外,无数“独在异乡”的打工人也开始担心起了自己:“一个人在家,要是高烧烧迷糊了怎么办?”

“芒果加冰”分享的视频目前获赞72万

和互联网相伴的年轻人有着自己的独特解决办法——抖音上,西安网友“芒果加冰”分享了自己的解决办法,老公身在外地,她在“阳”了之后叫了一位跑腿上门照顾自己,没想到老公连夜回家了,场面略有些尴尬,但她还是嘱咐起了跑腿小哥“你先把粥放这,然后再帮我拿个水果。”

和“芒果加冰”一样选择花钱买服务的“小阳人”不在少数,有需求就会有市场。

小红书、抖音和闲鱼上,无数“上门照顾小阳人”的服务正在涌现,入局的有专业人员,也有寻求兼职机会的年轻人。相比于几十元的上门喂猫,一百多元的上门做饭,“上门照顾小阳人”风险更大,价格也更高:一天的费用最高能够达到500元,但高价之下,依旧有人愿意下单。

一端是独居的“小阳人”,一端是专业跑腿、兼职年轻人,舍得为需求买单的年轻人让上门照顾的服务在互联网开始流行。

500元一天,上门照顾“小阳人”

打开小红书、抖音和闲鱼,搜索“上门照顾小阳人”,就能跳出无数相关帖子。大多数帖子都会注明自己已经“阳康”不怕病毒,以及带上坐标地点。

评论区中大家的疑惑

众多帖子中,无数从业者也分成了专业和非专业人士。

专业人士由之前的跑腿小哥,代排队小哥等组成,本就有服务经验的他们,对于“上门照顾小阳人”更是得心应手;非专业人士则由各路兼职人员构成,其中有不少是放寒假在家的大学生,以及本职工作清闲的年轻人。

虽然服务名称是“上门照顾”,但业务内容并不仅仅只有上门照顾,「电商在线」与多位从业者沟通后得知,服务内容包括了照顾病人(体温检测、喂药等)、上门做饭、打扫卫生和清洗衣服等,个别从业者还会提供陪伴“小阳人”去医院、代取快递、帮忙喂猫遛狗和跑腿等额外服务。

不同的服务内容下,收费标准也不同,兼职的非专业人士大多按天数收费,价格在260—500元一天,每天上门服务的时间在8—12小时左右。专业人士则会按小时收费,一般在30—50元一小时。上海的跑腿林师傅表示,自己目前的收费标准是30元一小时,服务范围局限在自己周围6公里内,6公里外1公里收5元交通补贴费,“6公里外有点远了,我基本是骑电动车的,来回就要花一个小时,所以收一个路程费。”

虽然服务价格颇高,但也有不少人愿意接受。上海的独居白领橙子就购买了“上门照顾小阳人”的服务,一天的价格在300元,上门照顾自己的女生在她家待了大概9个小时,“一小时大概30多块钱,比我请家政阿姨打扫卫生的价格还低一些。我是怕高烧严重才找的女生上门照顾服务。我就发了一天低烧,所以第二天就没有下单了。”

无锡的凌凌也表示,她最近接了好几单,但基本都是时间一两天的订单,“大多数下单的就是难受的不行,熬过了最艰难的一两天就好了,也不会继续下单了。”

秀出证书的从业者

不少从业者为了获得客户的青睐,除了在帖子里标注自己已经“阳康”,还会拿出更加具有“说服力”的内容,有人表示自己自备防护服和N95口罩,还能等“阳康”后提供额外收费的家居消杀服务;有人表示自己有照顾好几个“小阳人”的成功经验;有海归留学生表示自己在海外阳了两次“对病毒有科学的认识”;还有人在帖子中晒出护士执业证书、疫情期间的志愿者证等证明自己的软实力。

独居打工人的“救星”

非专业的从业者凌凌告诉「电商在线」,她做上门照顾服务是因为公司倒闭失业,自己想着在过年前兼职赚点钱,正好看到网上有人在做这类上门照顾业务,就跟风发了一个帖子,没想到很快就有人来咨询了,她也顺利“开业”。

凌凌主要提供的服务就是照顾病人、做饭、打扫卫生和帮忙洗衣服,她还划分出了不同的时间段和收费标准,早上10点到下午4点6个小时收费200元,早上9点到晚上8点11个小时收费400元。虽然价格不低,但最近三天的上门照顾订单已经满了。现在凌凌甚至开始做起了“熟人”生意,“我一共接了7单,有3单是之前的客户把我介绍给自己同事的。”

社交平台上不少人担心自己独居生病

因为之前有照顾家里妹妹的经验,凌凌对于上门照顾得心应手。她的主要客户就是独居的打工人,7个订单中6个都是独居白领女性,大多数时候也不用打扫卫生或者洗衣服,就是帮忙煮粥、烧热水,有两个人发了高烧,凌凌还帮忙用湿毛巾和酒精做了简单的物理降温,等晚上温度降下来后才回家。

此前主业是代排队的阿卢则是按小时收费,也接了更多的订单,“最近代排队的跑腿业务不行了,外面都不用排队了,我就和同事一起做上门照顾服务。”

更专业的阿卢,在照顾上反而没有凌凌这么细致,主要就是帮忙做一些简单的饭菜、打扫卫生、喂药和跑腿,一个小时收费30元,比之前代排队一个小时收费25元的价格略高一些。

相比于凌凌一天只能接一单,按小时收费的阿卢最多的时候能一天接5单,每单时间大概在1—3小时,“高效率”的阿卢目前已经上门照顾了40多个客户,主要客户是独居男生,大多数也都是阳了的打工人。

阿卢帮客户取快递,还喷了酒精消毒

从不少受访者的反馈可以看出,寻求上门照顾服务最多的还是独居的打工人,他们大多独自一人在异地工作,“阳了”之后一时找不到人可以照顾自己或者不愿意欠人情,才会选择付费招人上门照顾自己。

除了独居的打工人之外,也有一些购买者并不是本人。

阿卢就曾接到过在外地工作的女儿为自己父母购买的上门照顾服务,她连着下了四天的订单,主要内容是帮自己的父母买菜和测量体温。还有异地恋女朋友给男朋友买的上门照顾服务,让阿卢监督自己的男朋友在“阳了”之后多喝热水。

上门照顾,也在变“卷”

上门照顾人,和之前频频被讨论的上门喂猫、上门做饭一样,成立的逻辑其实都是“信任生意”——双方在见面前只能通过电话和通讯软件联系,购买者要给一个陌生人打开自家大门,还要让陌生人在自己家中照顾自己,即使有专业人士跑腿小哥的加入,也有几分不确定的因素在里面。

第一个就是身体健康问题。虽然不少从业者在详情页上都标注了自己阳康,已经有了抗体,但不同毒株交叉感染的风险依旧存在,不少帖子底下留言里也有人表示“你这胆子也太大了”“都不怕自己复阳吗”。

评论区中,不少人担心“复阳”

受访的从业者们也表示自己知道有风险,一部分是并不在乎,一部分则是表示自己会做好防护。凌凌每天都会佩戴N95口罩,还有专门的“工作外套”,回家前就先全身用酒精喷雾喷一遍,而阿卢则表示自己接单前都会询问是不是本地阳性患者,“听专家说本地基本都是同一毒株,我也就接本地阳性患者的订单。”

第二就是费用支付问题。虽然不少用户在闲鱼等平台发布了相关信息,但是在交易时还是会选择走微信平台,微信更加便于双方沟通细节,但也更考验双方的信任度。

凌凌表示自己先不收钱,等一天服务结束后再收当天的费用。阿卢则表示自己会要求先支付定金,照顾完成后再支付尾款,因为自己之前代排队就遇到过“放鸽子”的事情,所以会要求先通过闲鱼支付定金,等服务完再支付剩下的钱。

第三,就是安全问题。不少受访者都表示上门照顾“小阳人”的服务中,女生从业者会更受欢迎,因为“感觉女生更加安全一点”。

不少从业者“仅限女性”

同时,不少女性从业者也表示自己只接女生的订单,凌凌在上门服务前还会先给家人朋友发送定位,“一般我都会和家人朋友约定一个小时交流一次,如果我超过10分钟没回消息就让他们打电话,超过30分钟没回消息就让他们直接来我上门服务的地方找我,不过目前来说,这几次订单都还算是安全的。”

除了种种顾虑外,从本质上来说,“上门照顾小阳人”仍然是一个偶然性的需求,并不能成为长久稳定的生意,有购买过此类服务的人向「电商在线」表示“气氛很尴尬,如果不是真的不舒服不会下单。”也有从业者表示,这行基本没有“回头客”,做不成长久的生意。

同时,众多兼职玩家的加入也让市场越来越卷,不少受访者表示自己发布相关信息已经三四天了,询问的人不少,但是下单的不多甚至没有,价格也在越来越低,“之前一天的定价是两三百,现在一天一百多块甚至不到一百块的上门照顾服务也能找到”。

照顾小阳人,价格越来越低

还有不少发布信息的从业者其实并不是真心想要提供上门照顾服务,而是在社交平台上看到相关信息后跟风“玩梗”,这也让整个市场更加混乱,不少人在下单前会先问上一句“你这个上门服务是真的吗?”

即使是已经接到了订单的受访者,也依旧认为上门照顾阳性患者只是一门短暂的生意,失业的凌凌计划赚上一笔小钱先过年,“等年后就要去找稳定的全职工作了”。阿卢则在期待“阳康”的人们再次回到室外,自己回归本职,“我还是更喜欢我之前的代排队和跑腿工作,更热闹,大家也更开心。”

本文系作者 电商在线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