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40元一碗的兰州拉面终于卖不动了

钛度号
一边是品类壁垒和连锁餐饮的发展困境,一边是生死存亡的求生,拉面新贵们还未真正开始激烈竞争,就直面行业洗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观潮新消费,作者 | 檀溪,编辑 | 紫苏

日前,兰州拉面品牌陈香贵发生工商信息变更,新增股东厦门豪客来科技有限公司。今年8月,厦门豪客来科技有限公司出资并获得上海陈香贵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约1.1%的股份。一个是传统连锁餐饮品牌,一个是拉面新贵,讲出了新故事。

事实上,今年来,除了年初获得腾讯投资的马记永,整个拉面行业陷入了沉寂。从蒙眼狂奔到降速停滞,新中式拉面在经历了2021年的高歌猛进后,陷入了“闭店潮”的困境。

一碗40元的拉面在失去了资本的信任后,还能否获得消费者的青睐?

01 新贵崛起,疫情重创下狭路求生

做牛排的豪客来为何会投资陈香贵?

这要从陈香贵创始人姜培军说起。作为在德克士奋战8年的餐饮界老兵,姜培军曾在2020年涉水海鲜自助和酸菜鱼品牌。疫情期间,酸菜鱼生意不景气让姜培军看到了新的商机——兰州拉面。

2020年7月,新品牌陈香贵在上海应运而生。

作为新中式拉面品牌,陈香贵带着1/3的互联网基因和2/3的传统餐饮基因,加上姜培军团队积累多年的餐饮经验,为兰州拉面品牌化、连锁化的经营方式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目前中国餐饮的连锁化率是9%,而这个数字在日本是50%,餐饮连锁化市场空间在中国非常巨大,投资人也在寻找中国的肯德基、麦当劳。

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陈香贵在全国直营门店超过200家(包括已签约待开门店),一跃成为了兰州牛肉面里开店数量最多的连锁品牌。

姜培军曾在采访中计划称,2022年开350家店,2023年600家店,到2025年至少要开到1000家店。这意味着陈香贵计划以大约每年150-200家的步速跑马圈地,做成中国的百胜集团,打造餐饮业的“千店之王”。

陈香贵的融资速度跑得比开店速度更快,短短两年吸引了源码资本、正心谷资本、云九资本、华兴资本等资本入局。有消息称,2021年10月,陈香贵曾以35-50亿元的估值寻求融资。

一碗拉面估值超10亿,陈香贵热的背后,张拉拉、马记永、和府捞面、遇见小面、五爷拌面等等,接连收到资本追捧。

“资本吃面热”在2021年底达到了高潮。但到了2022年,故事迎来了大转折。

陈香贵自成立之初,便着力于建系统、搭流程,做标准的运营打磨,保证在高速扩张的同时,产品品质、服务运营和空间环境能实现高度统一。截止目前,陈香贵的197家门店均是直营。

但也正是连锁经营模式,让这家本来蒸蒸日上的品牌在上海疫情期间遭遇重创。上百家门店的店租、员工基本工资都需要陈香贵承担。被逼无奈下,姜培军通过社区团购的新路径在夹缝中求生存,谋求喘息的空间。

一位接近陈香贵人士对观潮新消费(ID:TideSight)透露,目前陈香贵大部分店铺很难达到收支平衡,营收不达标的店也面临着撤店。他还表示,新中式拉面品牌很多店铺盈利都有问题。

对于在2021年疯狂扩张的陈香贵们来说,弊端在2022年疫情下被放大,经营焦虑成了品牌们无法回避的困境。

还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的投资方豪客来除了投资陈香贵,还在2021年6月出手了霸蛮米粉。此外,豪客来还是陈香贵此前投资方——正心谷资本和富坤创投的LP。

不少人认为,大环境越差,经济越下行,兰州拉面的品类就越有机会。或许豪客来看中了兰州拉面品类自身在中国餐饮市场的竞争力,此时出手,除帮助其解决燃眉之急外,性价比也会更高。

02 难掩焦虑,拉面的营业困局

粉面一直属于“有品类无品牌”的行业,但相比其他行业又比较容易实现标准化,这也是2021年三大拉面新贵能快速融资,跑马圈地的原因之一。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中式面馆市场规模为3120.9亿元,预计2022年突破3400亿元。

观潮新消费(ID:TideSight)根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我国面食品牌融资事件24起,融资品牌15个,包括陈香贵、张拉拉、马记永,遇见小面、和府捞面等。

其中陈香贵拿下超亿元A轮、B轮融资,由正心谷资本领投,云九资本跟投,老股东源码资本和天使投资人宋欢平再次加持;马记永已进行过多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挑战者资本、险峰资本、凯辉资本、高榕资本等;兰州手撕牛肉拉面连锁品牌“张拉拉”也完成了数亿元B轮融资;和府捞面更是一再打破记录,E轮融资近8亿元,还在筹备去海外上市。

可以看到,新兴兰州拉面品牌克服了传统夫妻店的弊端,纷纷布局一线城市,一线城市最高占有率能达到79.81%。选址也集中在百货商场和写字楼,针对的客群是18—35岁年龄段的家庭和白领型人群。

产品上,除了招牌的牛肉面,新贵们还纷纷推出了铜钎羊肉串,鸡蛋牛奶醪糟等西北特色烧烤、甜品,以套餐形式谋取更大的利润率和翻台率。“免费续面”也成了三家共同的金字招牌。

巨额融资的背后,也有网红品牌“重做”拉面品类的“焦虑”。虽然迎合了当下年轻消费者的需求,但这些新兴的兰州拉面门槛并不高,极易被模仿,缺乏核心竞争力,无法独占鳌头。

同时,由于兰州拉面品类自身对人工操作极大依赖,存在供应链管理及成本把控的痛点。品牌还需要应对规模化与个性化兼具,标准化与品牌化同步发展的挑战。

今年初,陈香贵刚完成B轮融资一个月后,就投资了西北茶饮品牌“放哈”,其招牌茶很快就出现在了陈香贵的门店里。拉面品牌们在资本竞速的同时,也开始进行“拉面生态”布局。

但疫情的影响,给了餐饮致命打击,也打乱了陈香贵的扩张节奏。曾经放言2022年要开350家店的陈香贵,截止至今门店数未超过200家,甚至低于去年,放哈在上海也只剩2家门店。

张拉拉、和府捞面等开店数量也不及预期。根据窄门餐眼,自2019年3月张拉拉首店开业以来,张拉拉门店的关店率高达43.75%,几乎是马记永和陈香贵的3倍。陈香贵在上海、江浙以外的非核心城市关店率较高,武汉作为中部地区试点的重要城市,近一半门店都已关闭。

一边是品类壁垒和连锁餐饮的发展困境,一边是生死存亡的求生,拉面新贵们还未真正开始激烈竞争,就直面行业洗牌。

03 屡屡碰壁,泡沫破灭后的未来

其实资本很早就爱上了吃面。从2013年起,陆续涌现和府捞面、五爷拌面、遇见小面等新兴中高端中餐面馆。

以和府捞面为例,其E轮融资后发布的财报显示,和府捞面2020年营收为11.07亿元,净利润亏损2.15亿元。直到2021年上半年,和府捞面才扭亏为盈,营收8.46亿元,净利润为1385万元。

重资产布局供应链体系,和府捞面的拓店速度相对缓慢。公开信息和窄门餐眼数据显示,和府捞面2017年才开出第100家门店。2019-2021年,新增门店数分别为73家、71家和114家。

今年2月,估值70亿的和府捞面拟计划境外上市,如今却杳无音信。为了保持盈利,和府捞面也在探索下沉市场,开拓多元的消费场景。比如开小酒馆、入局咖啡等等。

据不完全统计,和府捞面先后跨界推出过5个子品牌:和府火锅和她的面、和府小面小酒、财神小排档(现改为财神肉串)、阿兰家兰州牛肉面、Pick ME 咖啡。

但第二增长曲线并不好找,不停地跨界并没在业绩上带来直观的改进。热度退散,今年鲜有资本光顾头部面馆,“闭店”成为大势所趋,资本迫切想要打造的“万店之王”如今都偃旗息鼓。

但资本对“面”的执着依旧没有放弃。虽然今年面类赛道融资次数下降了74%,但包括西北风味面馆大师兄、羊肉粉面耍羊气等地方特色品牌,反而获得了新一轮的融资。

拉面新贵们也没有放弃,开始发展“副业”。虽堂食受影响,但品牌们都纷纷推出了速食产品。不过,从餐饮到速食,它们又将踏入竞争更激烈的领域。

拉高客单价、增加SKU、跨界……转型背后,新中式拉面品牌们已不再是纯粹的面馆,所谓传统、正宗的口味也在偏离。但从当下来看,不管是线下开店还是抢占线上,活下来,才是关键。

毕竟,拉面这个品类,有机会跑出千店的品牌。

本文系作者 观潮新消费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粉面一直属于“有品类无品牌”的行业

    回复 2022.12.24 · via iphone
  • 被资本加持的兰州拉面质量下来了

    回复 2022.12.23 · via iphone
  • 兰州拉面随处可见

    回复 2022.12.23 · via android
  • 40元一碗太贵了

    回复 2022.12.22 · via pc
4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