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曝光的推特文件门,到底说了什么?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

· 2022.12.09 16:32

推特文件门,到底透露了哪些幕后真相?

播放 暂停

马斯克曝光的推特文件门,到底说了什么?

00:00 15:4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 | 郑峻,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马斯克完成收购推特之后,周周都有爆炸性大新闻。上周末他主动曝光了推特内部文件,让外界了解2020年10月推特高层决定打压小拜登丑闻的决策过程。令人意外的是,时任推特CEO多西居然对此并不知情。推特文件门,到底透露了哪些幕后真相?

周周都曝个大新闻

卖电车不如卖包包,还是女人的钱最好挣。

随着特斯拉股价持续下跌,马斯克个人财富今年缩水了1000亿美元。在最新公布的福布斯亿万富翁排行版上,LVMH老板阿尔诺(Bernard Arnault)一度以1856亿美元的个人资产超越了马斯克,登上了全球首富的宝座。当然,随着特斯拉的股价回升,他也很快重新再次登顶全球个人财富排行榜。

不过,无论是不是全球首富,马斯克都是全球顶级流量博主。作为特斯拉、SpaceX以及推特的三料CEO,马斯克几乎每天都牢牢占据着新闻媒体的报道版面,每一条推文都是社交媒体上的热议焦点。

在十月底完成收购推特之后,马斯克每个星期都会放出爆炸性大新闻。从粗暴裁员过半,到员工集体辞职,到强迫签署奋斗者协议,到炮轰苹果霸权,再到最新的推特门文件。这家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在收入马斯克旗下之后,平台本身成为了最大新闻。

上周末,马斯克突然放出大招,宣布自己要在推特上公布“推特打压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新闻的幕后真相”。他还发了一个爆米花的表情,“这会非常精彩”。不得不感慨,马斯克非常懂得拿捏流量,不仅主动放出大新闻,而且还要提前进行预热,提醒粉丝和媒体准时收看跟进。

这则预热推文很快吸引了全美关注。亨特·拜登是美国现任总统拜登的小儿子,而马斯克所提的亨特·拜登新闻指的是2020年10月中旬突然曝光的“小拜登丑闻事件”,更是过去两年美国左右两派争论不休的一个焦点事件。

马斯克所谓的“推特文件门”(Twitter Files),则是借用了2021年Facebook告密门的梗。当时Facebook产品经理霍根(Frances Haugen)公布了诸多内部文件,公开举报Facebook明知道自己的算法可能导致虚假信息传播,依然追求流量效应,将企业利益置于社会责任之上。

小拜登丑闻事件

简单回顾一下“小拜登丑闻事件”。2020年10月中旬,就在大选进入最后冲击阶段,媒体大亨默多克旗下的右翼小报《纽约邮报》突然发布了一篇关于小拜登个人丑闻的独家新闻。这则新闻立即成为了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一度成为推特热搜榜上的第三位。

特拉华州一个电脑维修店的老板向时任总统特朗普的个人律师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提供了一部据称是属于小拜登的个人笔记本,而这部笔记本内正好有关于小拜登的诸多丑闻证据。其中不仅有他向乌克兰企业家夸口可以引荐自己担任美国副总统父亲的邮件,还有他吸毒和性丑闻的视频。于是,他们将丑闻发送给了《纽约邮报》来发布。

当时距离美国总统大选只有三周时间。可想而知,这则爆炸新闻发布之后,被右派人士如获至宝地大肆传播,并被拿来攻击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教子无方。虽然丑闻本身与拜登无关,但保守派暗示如果拜登当选总统,小拜登可能会更加肆无忌惮用父亲权势谋取私利。

然而,就在右派对这一爆炸性丑闻感到无比兴奋的时候,推特和Facebook却先后采取管控措施,限制这一丑闻在两大社交平台上传播。推特先是标注《纽约邮报》的这一新闻链接“有害信息”,随后直接封锁了链接,禁止该新闻出现在自己平台上,甚至禁止用户通过私信传播。

与此同时,推特还暂时禁言了转发这一新闻的《纽约邮报》官方账号、白宫新闻发言人迈克纳尼(Kayleigh McEnany)以及特朗普竞选阵营的账号。推特给出的解释是他们的推文违反了推特关于禁止发布窃取内容的规定,因为丑闻内容是来自小拜登被窃取的笔记本。

显而易见,推特这一举动让保守派和共和党人士异常愤怒。他们原本想利用这一丑闻,在大选最后时刻打击拜登支持率。特朗普本人更是在推特上暴怒:“这只是Facebook和推特的开始。没什么比腐败政客更加丑恶。必须撤销230条款!!!”(注:《联邦通信法》230条款保护了互联网平台进行内容管控以及不对用户内容负责的权利。)

马斯克信任自媒体

长期以来,保守派和共和党都在指责推特、Facebook和谷歌等硅谷互联网巨头在政治立场上偏向自由派和民主党,打压右派的声音,利用自己的信息霸权控制民众获取的信息。这件事无疑给了他们最好的口实。而推特CEO杰克·多西随后也承认,打压小拜登丑闻传播事件的处理是不可接受的。

然而,扎克伯格在今年8月接受采访时突然自爆内幕,他们原本并没有打算限制打压小拜登丑闻传播,而是美国司法部下属的联邦调查局(FBI)主动联系他们,警告可能有外国势力传播虚假信息干涉大选。扎克伯格表示,FBI虽然没有点名指出小拜登丑闻是虚假信息,但Facebook在接到警告之后认定这则新闻符合联邦调查局的警告,因此决定采取措施对相关丑闻的内容进行限流降权。

扎克伯格这番表态把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却让共和党人异常尴尬。因为2020年10月还是特朗普政府时期,司法部长也是特朗普任命的巴尔(William Barr),与拜登竞选阵营并没有关系。几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立即致函扎克伯格要求详细解释,并要求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提供相关通信记录以证明此事。

而此次马斯克曝光的则是推特决策层在限制小拜登丑闻事件传播中的内部讨论记录。有趣的是,马斯克并没有将这些记录交给主流媒体,而是交给了独立自媒体人泰比(Matt Taibbi)在推特上进行发布。此外,据他自己介绍,还将文件交给了另外一位自媒体人维斯(Bari Weiss),但后者目前还没有公布相关内容。

过去两年时间,马斯克因为反对疫情防控,不满富人加税等公开言行,和民主党政界人士不断发生公开摩擦,也遭到了美国主流媒体的批评。他对主流媒体的抵触情绪也愈发明显,抨击这些媒体都对他抱有偏见,而更加推崇自媒体(Citizen Journalism)。而此次他所信任的自媒体人泰比同样长期批评主流媒体的报道立场。

在马斯克预热之后,泰比如约在自己推特上连续发了四十多条推文,公布了马斯克提供给他的这些推特内部高层沟通记录,以证明“推特高层采取不同寻常的举措打压小拜登的丑闻”。尽管外界都知道是马斯克提供的这些文件,泰比却用“内部人士”来指代。

泰比在曝光推特内部文件时也提到,两党都曾经多次联系推特要求删除内容。“但是这个沟通体系并不是平衡的,而是基于人脉的。推特高层完全倾向于某一政治立场,因此民主党比共和党拥有更多的沟通和投诉渠道。”

马斯克在评论曝光的推特内部文件时愤慨地表示,“如果这都不算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那么什么才是?”他还批评主流媒体对此事报道不足。“他们不仅不愿意承认,甚至还对公众撒谎,努力假装此事是无足轻重的。这是他们的耻辱。”但诸多主流媒体很快向他指出,第一修正案限制的主体是政府,媒体和网络平台有权自主决定发布内容,这才是修正案的原意。

多西本人并不知情

推特高层为什么要限制小拜登丑闻在自己平台传播?泰比公布的这些文件显示,小拜登丑闻登上推特热搜之后,推特高管层曾经进行了激烈的内部讨论,最终决定限制此事在自己平台的传播。主张限制丑闻传播的推特高层认为,小拜登笔记本内容无法得到验证,而且是来自失窃物品。

已经离职的推特前安全部门主管罗斯(Yoel Roth)是参与讨论的高管之一。他认为推特无法验证这一新闻的真实性,他们并不相信《纽约邮报》的报道,而且这则新闻可能会对三周之后的大选产生直接影响。显然,推特高层考虑到了2016年大选前美国社交平台大量虚假信息的影响。

推特副总法律顾问贝克(Jim Baker)同样支持打压丑闻传播。他在文件中表示,这些文件可能是被窃取的,必须保持谨慎态度,而且应该考虑到2016年大选的严重风险和教训。值得一提的是,在马斯克公布这些文件之后,他随即宣布解雇贝克。

但令人略感意外的是,文件显示时任推特CEO杰克·多西并没有参与讨论,他甚至都不清楚推特高层最终决定限制丑闻传播的决定。看起来,多西将自己置身于内容管控过程之外,而让几位核心高管来主导此事。在推特打压丑闻传播事件引发巨大争议之后,多西才介入撤销了推特的内容限制,并公开表示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主要拍板推特内容管控的是前推特总法律顾问加德(Vijaya Gadde),她也是决定将特朗普永久封号的第一责任人。马斯克完成收购推特之后,第一时间解雇了加德。不过根据高管的金色降落伞条款,加德被马斯克解雇之后可以带着超过6000万美元的遣散费回家。

然而,或许让诸多共和党人略感失望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民主党政坛人士、拜登竞选阵营或是来自联邦政府的介入和,完全是推特高管层的内部决定。

唯一参与讨论的政界人士是加州的联邦众议员、民主党人卡纳(Ro Khanna)。但他却是持反对意见的。卡纳通过个人邮件,明确对推特诸多高管表示,推特应当允许这一事件在平台传播,无论这一事件对民主党是否有利。

在推特门事件曝光之后,卡纳在《华尔街日报》发表评论文章,再次强调推特审查小拜登新闻或许有助于民主党竞选,但却不利于捍卫言论自由的基本原则。而且,卡纳并不是来自推特总部所在的旧金山,而是来自硅谷南湾地区。而旧金山的联邦众议员是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这让很多等着看民主党勾结推特高层内幕的保守派人士大感失望。《纽约邮报》专栏作家德文(Miranda Devine)在FOX电视台上表示,“这些文件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大新闻”(Smoking gun)。保守派媒体人戈卡(Sebastian Gorka)和西蒙森(Joe Simonson)也失望地表示,这些推特内部文件目前还没什么干货,只是证明推特高管层都偏向民主党而已。

推特员工政治立场倾向民主党并不是新闻。实际上,硅谷各大科技公司员工都普遍支持民主党。根据“负责政治中心”统计的科技公司在中期选举之前给两党捐款数据,推特员工98.7%的政治捐款都给了民主党,在各大科技公司里面排名第二,仅次于99.6%的Netflix。不过,特斯拉员工给民主党的捐款比例也高达93.9%。

曝光高管引发人肉

此外,马斯克完全没有遮挡涂抹推特文件,就直接交给了自媒体人公布,也引发了一些争议。泰比也没有对讨论记录进行涂抹遮挡,直接曝光了诸多推特高管的名字,甚至还有卡纳和多西的个人邮箱。随后泰比删除了包括多西个人邮箱的图片,却继续保留着卡纳邮箱的截图。

在推特门文件公布之后,马斯克上周六在推特连麦活动上承认,这一行为存在一些纰漏,包括应该遮挡部分电子邮件地址。“我的本意是澄清过去所发生的一切,在未来建立起公众信任。”当时他正在私人飞机上通过Starlink的卫星上网服务接入连麦。

在推特文件门公布之后,参与讨论的几位推特前高管立刻成为了保守派的眼中钉。他们的账号、邮箱、照片也在网上被不断人肉,甚至受到了诸多人身威胁。已经离职的推特前安全部门主管罗斯表示,公布推特内容管控员工的姓名身份,让他们面临潜在伤害,这是完全无法接受的行为。

罗斯在上个月离职之后并没有签署保密协议。过去几个星期,他不断接受媒体采访以及撰写评论文章,介绍推特过往的内容管控措施,批评马斯克的“绝对言论自由”原则是无法实现的。就在上周,罗斯还指责,过往的推特内容管控是高管集体讨论决定的,现在则完全成为了马斯克的个人决定。

马斯克直接曝光推特高管身份甚至引发了已经远离推特多年的联合创始人斯通(Biz Stone)的愤慨。他评论道,“我不知道有什么必要曝光(这些高管)的名字,这是很危险的举动。”

在沉默数日之后,多西终于站出来回复马斯克,“如果你的目的是重建信任,为什么不直接毫无保留公布所有内容,让民众自己进行判断?包括关于现在和未来行动的所有讨论?让一切都公开吧。”多西依然保留着推特的股份,但他已经完全脱身,最近正忙着在非洲投资比特币挖矿。

而马斯克也接着回复,“最重要的数据被隐藏了(也包括你的),还有一些可能被删除了,但是我们能找到的一切都会被公布。”

本文系作者新浪科技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正见TrueView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564人已赞赏 >
564换成打赏总人数56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