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越博动力现“全武行”,“被炒”董事长带人冲击董事会,交易所“闪电”发函

刘凤茹

刘凤茹

· 2022.12.08 23:05

越博动力前董事长李占江及其配偶李莹召集社会人员合计超过50人(均非公司员工)占领即将召开董事会的会议室,试图阻止公司董事会的正常召开。此前,李占江因现时到期未清偿的债务金额较大,且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踢出局”。

播放 暂停

越博动力现“全武行”,“被炒”董事长带人冲击董事会,交易所“闪电”发函

00:00 13:25

12月8日晚间,越博动力(300742,SZ)一则“被炒”董事长李占江召集50余名社会人员大闹董事会,引发肢体冲突并致3名员工受伤的事件在资本圈刷屏。钛媒体APP注意到,一周前,越博动力还是另一番“景象”。11月30日,彼时越博动力发布公告,李占江与贺靖实控企业湖北润钿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钿科技”)筹划实控权转让事宜。根据当时协议,在协议签订日,李占江应向上市公司出具辞职报告,并促成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提名和补选润钿科技指定的第三方为上市公司非独立董事、聘任润钿科技指定的第三方为上市公司总经理。

如今,事件就走向另一极端。根据越博动力公告,12月7日上午8点45分左右,李占江及其配偶李莹召集社会人员合计超过50人(均非公司员工)占领即将召开董事会的会议室,试图阻止公司董事会的正常召开。此前,李占江因现时到期未清偿的债务金额较大,且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踢出局”。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实际上,贺靖与李占江也是“老熟人”,早在第一次筹划实控权转让时,李占江就找到贺靖。越博动力“全武行”事件也颇受监管注意,12月8日晚间,深交所向越博动力“闪电”发函。

“被炒”董事长召集50余名社会人员大闹董事会

12月8日晚间,越博动力发布公告称,12月7日上午8点45分左右,李占江及其配偶李莹召集社会人员合计超过50人(均非公司员工)占领即将召开董事会的会议室,试图阻止公司董事会的正常召开。

越博动力介绍,为保证参会董事的人身安全,维护自身和全体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公司总部员工纷纷挺身而出,要求上述与公司无关的社会人员立即离开会议现场,不得干扰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期间,社会人员(其中一人携带管制器械)率先殴打公司员工,引发肢体冲突,导致公司3名员工负伤。公司报警后,部分社会人员当即逃跑,其余动手打人的社会人员被义愤填膺的公司员工包围。警察到场后,将滞留现场的社会人员带走,并没收了管制器械。截至目前,上述社会人员、李占江及其配偶李莹均处于配合警方调查的过程中。

据了解,2022年12月7日召开的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罢免公司董事及董事长职务的议案》,除李占江本人投票反对外,其余4名董事(含2名独立董事)均投票同意。

据公告,本次罢免事项鉴于公司第三届非独立董事、董事长李占江现时到期未清偿的债务金额较大,且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146条第5项和《公司章程》第100条第5项之规定,公司董事会认为李占江不符合董事任职资格,提请罢免其董事及董事长职务。

据公告,公司审议通过《关于罢免公司董事及董事长职务的议案》,公司董事会认为李占江不符合董事任职资格,同意罢免李占江的公司董事及董事长职务、同意解聘李占江的总经理职务。

罢免李占江的董事及董事长职务后,其不再担任第三届董事会下属的各专门委员会委员职务及不再代行董事会秘书职务。同日,越博动力董事会决定补选贺靖、周学勤为公司非独立董事,并聘任贺靖为公司总经理。

越博动力表示,本次冲击董事会事件,进一步坚定了广大公司员工维护公司及自身权益的决心。为此,公司目前已收到南京总部合计124名核心员工联合发表声明,坚定支持以贺靖为代表的债权人为解决公司经营困难而提出的自救方案,反对任何干扰甚至危害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行为。

前任与现任董事长系“老熟人”

钛媒体APP注意到,上述“闹剧”发生一周前,李占江刚与贺靖实控企业润钿科技筹划实控权转让事宜。

越博动力在11月30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彼时李占江及南京越博进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越博进驰”)及南京协恒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协恒投资”)与润钿科技签订了《合作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李占江拟将其持有的3583.8277万股公司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25.36%)、协恒投资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574.2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4.06%)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润钿科技行使。本次表决权委托完成后,润钿科技将持有公司合计29.42%的表决权,贺靖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合作协议》还约定,在协议签订日,李占江应向上市公司出具辞职报告,辞去上市公司董事、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并促成上市公司对外公告和披露前述辞职事项;李占江一方应促成上市公司在协议签订日召开董事会会议,促成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提名和补选润钿科技指定的第三方为上市公司非独立董事、聘任润钿科技指定的第三方为上市公司总经理。

从“合作”到“翻脸”,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发生大转变?钛媒体APP致电越博动力董秘办公室,但对方电话一直未有人接听。

实际上,自今年8月以来,越博动力已连续三度筹划控制权变更事宜,但前两次都以失败告终。而受让方贺靖也算是李占江的“老熟人”。回溯历史公告,越博动力今年8月中旬曾披露公告称,李占江、越博进驰、协恒投资拟通过协议转让加表决权委托的方式把公司控制权交予汇璞盈泰,公司实控人拟变更为贺靖。然而,前述事项由于未能在规定时限内完成协议约定的相关事项,双方在9月20日便终止了合作。

尽管与贺靖的交易未谈拢,但“脱身”心切的李占江,又火速找到济源国资合作,方式还是拟通过协议转让加表决权委托方式转让公司控制权,并签署相关协议。遗憾的是,济源国资在完成对越博动力尽调后,认为越博动力现阶段暂时无法完全满足对方收购要求的意见,并于11月25日宣告合作失败。

在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看来,从观察的实践案例来看,大多数企业在有意向之后谈不妥,很可能是因为原控股股东在上市公司存在一些瑕疵问题,例如:占款,或者股权没有办法取消质押等,这些问题会导致控制权变更受阻,问题不解决,即使再有新的投资人洽谈,结果也是相似的。

兜兜转转,李占江再度官宣与贺靖“牵手”。贺靖是谁?公开资料显示,贺靖自2007年至今任湖北雷雨新能源汽车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2010年7月至2019年5月,兼任东风特汽(十堰)专用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据媒体报道,东风特汽(十堰)在2015年、2016年、2017年,产销新能源纯电动物流车分别为5000辆、10400辆、13100辆(其中氢燃料汽车530辆),连续三年产销量在物流车品系国内第一。

有媒体报道称,贺靖或与东风汽车集团来往密切。其控制的武汉汇璞汽车还在今年6月与汉成投资合办了汇璞盈泰,而汇璞盈泰正是李占江今年“卖壳”的首个合作对象,其股东汉成投资则是东风汽车集团旗下的另一个混改公司东风环境的小股东,持股比例为30%。

深交所火速“发函”,九大问题被追问

由于控股权变更等事项,越博动力2022年成为监管重点关注的企业。12月8日晚间,越博动力发布重大事项后,深交所“闪电”发函。

在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中,连续抛出九大问题。深交所要求越博动力核实并说明本次董事会罢免李占江非独立董事及董事长职务、解聘李占江总经理职务并聘任贺靖为总经理等相关议案的提案背景及具体原因,发出会议通知、审议及表决具体过程,本次董事会召集召开、提议、审议表决等程序是否合法合规,决策是否审慎,董事会成员是否履职尽责。

根据公司11月30日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签署合作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暨控制权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显示,“本次交易实施的前提条件为李占江将其持有的越博进驰67.73%的出资额转让给与本次交易无任何关联的第三方,并与该无关联的第三方签订出资额转让协议。同时,越博进驰应履行完毕前述出资额转让的全部内部决策程序,越博进驰全体合伙人重新签订合伙协议。转让完成后,李占江不再持有越博进驰任何出资额,亦不再担任越博进驰的普通合伙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合作协议》显示,协议签订生效之日起7日内,李占江和越博进驰应办理完毕出资额转让的纳税手续和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对此,深交所要求越博动力结合目前实际情况说明表决权委托的基础是否仍存在,公司、协议双方核实说明协议是否是交易各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否存在分歧或其他纠纷,表决权委托及合作协议相关事宜是否合法合规,交易双方是否存在其他协议安排;结合上述问题的回复说明前述事项对公司控制权稳定性的影响及公司拟采取的应对措施。

公告还显示,李占江现时到期未清偿的债务金额较大,且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越博动力需说明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将应收账款转让给李占江相关事项是否存在分歧或其他纠纷,李占江是否具备受让上述应收账款的经济能力,上述安排是否有利于维护上市公司及中小投资者利益,《应收账款转让协议》是否合法有效。

另外,11月28日、12月1日,深交所就越博动力控制权转让事项先后发出关注函,截止目前,公司暂未回函。越博动力及相关方需说明截至目前的工作进展情况、未能按时回复函询的原因、遇到的问题,以及公司拟采取的解决措施。

越博动力未来的发展走向还不得而知。但不可否认的是,业绩不佳已是事实。越博动力于2018年5月在深交所上市,专业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新能源整车制造厂商提供整体动力系统解决方案。

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7亿元、3.34亿元、3.07亿元。2019年越博动力的归属净利润巨亏约8.41亿元,亏超前7年的归属净利润之和,越博动力2020年扭亏后2021年再度陷入亏损。

今年前三季度,越博动力实现营业收入约2.26亿元,同比下降20.59%;实现归母净利润-1.16亿元,同比由盈转亏。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对于越博动力而言,争权对公司未来发展极其不利,管理层应该推动公司回到正向发展的轨道上来。(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刘凤茹)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正见TrueView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564人已赞赏 >
564换成打赏总人数56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