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花和她们的二番男搭档

毒眸

毒眸

· 2022.12.07 17:32

观众才不在意烂剧里的一番。

播放 暂停

85花和她们的二番男搭档

00:00 15:0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毒眸

“番位学”似乎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线,或者说,它就从未离开过。

上周,网剧《烈焰之武庚纪》的制作方下场回复粉丝,称剧集是“大男主”,没有网传要加的“圣女”一角,官宣微博也只写了“领衔主演”男主任嘉伦的名字;此事一出,原定的女主李一桐直接宣布辞演,工作室晒出项目书中有“圣女”的角色,并在声明微博中表示:“对于制作方的宣传方式和节奏,我们毫不知情,也未收到任何告知。”

厘清事件的来龙去脉后可以发现,这次辞演事件的核心是剧方的宣传节奏不规范,以及可能存在“两头骗”的行为,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争番”。但一旦出现“辞演”这种颇为罕见的节奏,舆论的话题又不可避免地回到了番位上,粉丝和路人,也都开始讨论两人谁地位更高,谁更配番位在前。

深受其害的各家粉丝们,则都在“李一桐将不再出演《武庚纪》”上了热搜之后闻风而来,在这条声明微博的转发区纷纷喊话自家工作室,让他们学习一下这种强硬的态度。

其中尤为突出的,是“85花”的粉丝们——如果说武庚纪一事还有些突然,那么今年与番位有关的话题,有很多都和她们搭档有关:未必负面,但也是变化。

“帮扶流量小生”,似乎成了他们陆续接到的的任务,最早是赵丽颖在2020年的《有匪》搭档顶流王一博,今年,杨幂在热播新剧《爱的二八定律》中搭档许凯,待播剧《狐妖小红娘》搭档新晋流量龚俊;刘诗诗久违的古装新作《一念关山》,男主是刘宇宁;Angelababy连续两部新剧《爱情应该有的样子》《漫影寻踪》,搭档分别是01年的赖冠霖和98年的王安宇。

在舆论层面,这一现象有点拧巴:在粉丝的眼中,这些二番男主很难匹配85花们的咖位;然而,如果是去和更有演技口碑的男演员们合作,85花们又很难占据重要的“大女主”戏份。

这成了我们研究最新“番位学”的一个入手点。实际上,番位这件事,每个人都可能说自己讨厌,但又会有很多人热衷其中的争辩。盖因为,它不太触及专业主义,又充满了江湖座次,而这,才是大众讨论永恒之匙。

先从“85花”说起

如今85花拍戏,到底应该搭什么样的男演员?这个问题,在现在的局面下相当不好解决:在理想的情况下,粉丝当然希望自家爱豆拿到高水平的剧本,加入好班底,同时又能拥有“一番大女主”的金字招牌。

但现实远比理想要残酷:曾经在剧集市场凭借国民爆剧叱咤风云的85花们,“统治力”也在逐年下滑。

在影视行业进入大IP泡沫的那几年,85花们成为了大IP剧的宠儿,但在偶像剧里消耗时光,没能及时打开她们的向上通道,甚至一度损害了她们的演技口碑。悬疑剧《摩天大楼》刚播出时,即使Angelababy在其中的表演有所进步,仍然有不少网友在号召大家看剧时会特意强调“Angelababy不影响整部剧”。

“抠图”“剧组养胎”“模式化演戏”等传闻或评价,与高商业价值相伴的高额片酬,都会让一些努力打磨精品的剧集,避开这类演员。

多年积累的粉丝看着过去的辉煌,基本不能接受这种“资源降级”,会在番位问题上十分敏感。唐嫣出演王家卫的《繁花》,根据官博发布的主题预告,唐嫣的名字排在胡歌和马伊琍之后。为此唐嫣粉丝内部甚至都分成了两派:一部分为番位仅仅排在第三而不满,另一部分则相对现实,认为“能演王家卫的作品不必计较番位”。

而85花的国民度、商业价值依然还有一定的沉淀,影帝视帝搭不上,于是更好的选择就是固守在她们的“安全区”偶像剧。但和85花同期出道的男演员们大多都已经转向电影,即使有仍在电视剧内打转的,也很难在偶像剧里和至今能营销少女感的85花们搭档。

那么,在自己能够到的剧本里,选择一个年轻帅气、能吸引观众的流量小生做二番,成为了最稳妥的选择。正好近年来“姐弟恋”“姐狗”等年下CP模式风行,85花选择年轻小生搭档,也算是符合潮流。

对于男演员来说,这个选择的“合适”同样成立。拍一部出一个“X月男友”的偶像剧,本就容易捧红男艺人,加上前两年耽改剧正流行,年轻男演员上升势头更是足够迅猛,能够搭档的同期小花反而变少了。

只是偶像剧的受众面终究不够全面,加上近年来文娱内容领域的垂直化倾向,男演员也需要打破固有的受众圈层。而85花毕竟是凭借国民爆剧走红的,搭档85花不仅给了粉丝们一个“二番”的交代,还能乘着85花的东风,在范围更广的受众圈层打开知名度。

此外,给85花当二番男主,在剧播之时也有一个相当“安全”的选择,说难听点,躲在后面,能少不少枪林弹雨。

星光熠熠的85花们,几乎都是凭借爆剧闯出如今的咖位,知名度和受到的关注度自然也要远远高于她们的二番男主。

当下正在热播的《爱的二八定律》,播出时网友最热衷的讨论话题仍然围绕着杨幂的演技、状态和剧中的服饰,很少有人聚焦到作为二番的许凯身上——网友一旦对剧本身有所不满,打头阵的85花们会吸走全部的批评的声音。

为何“争番”

无论是讨论“85花应该搭配什么男演员”,还是“谁能让85花当二番”,本质都还是一个娱乐圈存在多时的番位问题。

粉丝一般会成为“撕番”的主力军。足以载入“番位学”史册的《青簪行》撕番事件,便是由两方粉丝最先开始“维权”的,《穿越火线》闹得沸沸扬扬的“大男主之争”,也是两方粉丝的对垒。

今年9月,《一念关山》官宣时,因为剧方发布的群像海报中,刘诗诗并不突出,只是在该条微博的评论区发布了刘诗诗的单人海报。而且和第一次官宣将刘诗诗单独放到第一行不同,开机官宣时将她和男主角刘宇宁并列放到了“领衔主演”的位置。刘诗诗粉丝为了维权在微博集合,应援站、数据组等相继宣布“暂停营业”,要求剧组承认刘诗诗的“一番大女主”地位。

对粉丝来说,番位既是艺人地位的体现,也能保证其在作品中的戏份。诉诸实质性的权利也好,代替偶像发声也罢,更重要的是,即便粉丝只是揣测,背后也暗含着一个逻辑:粉丝之所以认为番位如此重要,必然是因为番位这件事本身有让他们感到重要的原因。

艺人和经纪公司,对番位当然也有要求。抛开合同上的数字不谈,番位对艺人来说,像是一个阶梯,只有不断提升番位,才有成为主演的可能。

冯小刚去年就借自己的剧《北辙南辕》嘲讽过娱乐圈撕番的事情。剧中,宋丹丹饰演的经纪人旗下艺人“春雷”,原本和制片人谈好给一线男星当二番,突然主演临时换成一名年轻演员。“他这么年轻的孩子,让春雷给他当配角,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啊。这要是传出去,以后我们还怎么当男一啊。”

现实生活中,也有艺人团队亲自下场。《摩天大楼》播出前期,杨颖粉丝对外宣传“一番大女主”,就被正牌女主杨子姗的宣传在朋友圈内涵:“让你家蒸煮(正主)回家翻翻合同好吗,空口白牙说自己是一番女主。”

当然,有些剧方也不“无辜”。前文所提到的,李一桐辞演《武庚纪》事件,便是剧方在洽谈演员时出现问题,一方面与李一桐方确认“女主角”的身份,另一面又在微博官宣“大男主剧”,既想争取合适的女演员,又想讨好男演员的粉丝,李一桐工作室发公告辞演,属实不算过分。

“大男主剧”中的女演员,很多时候都会陷入撕番的风波。之前《武动乾坤》播出时,女主角张天爱也面临了类似的舆论困境,最终不得不发声明表示“签约时合同明确规定了是女一号”。和“大女主剧”一样,这些从网文来的概念,在名字里就已经暗含了演员的番位。

同样是撕番重灾区的还有甜宠剧、古偶剧、仙侠剧等大面积启用流量演员的类型。曾有海报设计师告诉毒眸,这类剧集因为默认的第一卖点都是艺人,所以会更重视番位顺序。

相较而言,遇到王家卫这类名导演、遇到正午阳光等在观众视角比较知名的制作公司,遇到历史剧、职场剧和主旋律剧等比较正的题材,传统意义上“离流量更远”的剧集类型,就很少出现有关番位的讨论——毕竟,以李光洁的大众知名度和路人缘,谁会在意他的番位比赵丽颖高还是低呢?

总而言之,争番位这件事,在内娱已经成为一条完美闭环的逻辑链,从粉丝到艺人,再到经纪公司和剧方、平台,很难说对番位的执念是缘何而起,但造成如今这种局面,诸多的环节都有责任。

什么时候能停止争番?

争番是个很奇怪的现象,所有人都知道它在很多时候是无意义的,但身处其中的人,仍然会主动或被动地加入:不论成为当事人,还是参与讨论。

行业不是没有过制止的举措。2019年10月,爱优腾联合正午、华策、柠萌、新丽、慈文和耀客六大影视公司发布了著名的《关于加强行业自律,促进影视行业健康发展的联合倡议》,其中不仅仅是被反复提及的抵制天价片酬,也提到了恼人的番位之争。

“艺人番位排名,演职人员选择决定权应由投资方、制片方依法依规依合约确定。任何人不得对此提出无理要求、强制性要求,干扰正常创作。”倡议中如是说。

广电总局也出具过相关的文件。去年12月,广电总局在官网公示了《电视剧母版制作规范》。其中也明确提到了有关番位的问题:演职人员在电视剧的署名方式、顺序、位置等由聘用合同约定,制片人应在与演职人员签署聘用合同时就署名问题进行沟通和约定,规避争排位等署名纠纷的发生。

而具体到剧方,他们解决“撕番”问题的方式一般有两种:一是制造更多“主演”,《雪中悍刀行》官宣时,就一口气列出了领衔主演、特别主演、特邀主演、联合主演等多个称号,还分了“英雄榜”和“红颜榜”,把男女演员直接分开;二是在对外宣传时采用按照姓氏和笔画来为演员排序,《你是我的荣耀》也把杨洋放在迪丽热巴前面,并标明了“按年龄排序”,以模糊番位之争。

虽然合同上仍然会清楚注明番位,但并不会以任何形式对外公开,以此来避免可能产生的舆论风波。

但这些办法,都很难平息大家对“番位”的执著,公开了要“撕”,不公开也不影响大家先猜后撕。问题或许在于,“一番”在国产剧的语境里,对演员本人所带来的加成,远远大于其所要承担的责任。

一个可以用来对比的例子是日剧。“番位”的概念本就来源于日本的影视圈,日剧在官宣时,会明确标注出主演或双主演,这些“一番演员”,承担着“扛剧”的责任,如果剧集播出情况不理想,会影响一番演员后续接戏的情况和片酬,甚至还要道歉。井上真央和石原里美都曾经因为主演剧集收视率不理想公开向观众道过歉。

但在内娱,好像很少有人把一部剧的播出情况,与一番演员强关联了,似乎只要能当“一番”,就已经是地位的象征,至于后续播出情况如何,并不需要过多关注。毕竟就连《孤芳不自赏》这种剧,都要争一下番位。

这么看来,执著于收视率的“芒果精”们,虽然严格,但反而是对番位理解最“透彻”的。(延伸阅读:芒果精在战斗:警惕肖战,吐槽正午,大夸尚食)

本质来看,“争番”的潜台词,是优先考虑同部戏演员们娱乐圈地位的匹配程度,如果几位主角在娱乐圈的地位本身都比较高,就会比较和平,但如果同属“流量阵营”,又难分伯仲,就会比较容易出现撕番的问题。

然而,“娱乐圈地位”这个词,本来就是一个模糊且充满着江湖气的概念,除了权威奖项之外,流量、话题度、商业价值等等都被笼统地计算在内。

这一语境下,离“江湖”愈近,离“专业主义”就愈远。这些与演技和角色适配度毫不相关的维度,被用来衡量一部作品的选角是否合适,本就是个伪命题。

曾有制片人向毒眸透露,平台内部在挑选男女主演时,也会参考其被舆论场所定义的地位,尽量挑选相匹配的。特别是S级以上的项目,除非核心创作者强烈要求,否则很少启用地位差距过大的演员。

但也有越来越多制片人向毒眸暗示过对这种“潜规则”的讨厌,一位近期热播剧的制片人就告诉毒眸,这部剧在选演员只考虑过合不合适,虽然都不算顶流,男女主此前的知名度也有不小差距,但最后,剧播得非常好。

毕竟,如果观念不更新,85花和她们的二番男搭档成为热门话题,不意味着番位之争会停留在85花一代;“85花”后还有“95花”,老流量过气还有新流量,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总有人会说。

整个产业需要注意的,首先当然是创作者去意识回避,然后“有责任”的各个环节都能弄清创作规律与本质,到最后,让那些所谓“粉丝”去孤独地战斗,至于真正的观众,才不在意烂剧里的一番。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正见TrueView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564人已赞赏 >
564换成打赏总人数56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