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兰:我打心里佩服汪小菲

中国企业家杂志

中国企业家杂志

· 2022.12.05 19:03

今天在那卖鞋丢人吗?靠自己的智慧、口才也好,能力也好,不丢人。

播放 暂停

对话张兰:我打心里佩服汪小菲

00:00 19:43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梁宵,编辑|米娜,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已过64岁生日的张兰,一跃成为直播带货的顶流。

过去两周,张兰的“俏生活”抖音账号的热度扶摇直上,根据灰豚数据显示,新增粉丝超过400万。一度超越东方甄选,登上抖音带货总榜、食遍天下榜单的首位,主推的麻六记酸辣粉也以909万元的销售额,拿下抖音近30天的酸辣粉爆款榜榜首。

与热度一起涌向直播间和张兰的,也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支持的赞她战斗力强,善于借势,甚至不失时机地上架了绿茶、卤蛋和床垫;但这同样也招致了不少非议,批评她刻意炒作,制造营销噱头。

风言风语再多,这位昔日在商场里摸爬滚打了30年的女企业家也不以为意。“听拉拉蛄叫,你就不种庄稼了吗?”12月1日,坐在记者对面的张兰借用这句俗语说,“你如果老站着在那,就容易听见闲言碎语,如果跑起来,耳边全是风声,根本听不见。”

她选择用行动对抗焦虑,从来都是如此:当年,还在上初中的她独身一人偷搭火车,从湖北到北京,天天围堵同学的父亲,软磨硬泡帮下放到干校的父母拿到了宝贵的回城指标;为了攒下“第一桶金”,她在海外一天连打几份“黑工”,礼貌、面子、矜持都成了身外之物,顾不上,也没法顾;开始创业时,她单枪匹马去四川,拉回了一车皮的竹子,采购装修监工全都亲力亲为;而在俏江南易手他人之后,失去控制权的张兰至今依然在抗争。

她将这些经历写入自传,并把书命名为《我的九条命》,里面写到一句话,“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顺从”。

而对于摆在她面前的两场大战,逆来顺受也不会是她的选择。

一场是“家事”,反反复复,双方你来我往的骂战已经连绵数日。另一场是“外患”,旷日持久,私募基金CVC与张兰的纷争还没有最终定论。接受《中国企业家》独家采访当天,她刚刚与新加坡律师沟通完,张兰说她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这是一场恶战,但无论什么结果都无愧于心。

这两场风波,她深陷其中,已不想深谈。她想开诚布公去分享另一些事情:昔日光鲜亮丽的企业家直播卖货,她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突然火了”之后,又是否担心流量的逝去?人生海海中几度沉浮的她,如何迎战命运的无常?怎样扛过至暗的煎熬?以及作为一位母亲,她对汪小菲有着怎样的评价和理解?

谈直播:“死翘翘,我再接吧接吧起来呗,怕什么?”

《中国企业家》:近两周,抖音上的张兰直播间流量激增,一下子成为顶流,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张兰:流水不重要,俏江南当年年流水30多亿元呢。我觉得不看数字,人一生要有价值,为社会有一点贡献,有一点点的正能量,有一点点的影响力。

到今天抖音又火了,但是我也焦虑了,我就告诉自己不能膨胀。做俏江南时火遍大江南北,当时兰会所接待了各国的首脑,我都时刻提醒自己不忘初心,今天无论各种声音怎么把我捧上神坛,我觉得我就是张兰,我就好好做自己,脚踏实地。

《中国企业家》:“不能膨胀”这一点特别重要,现在直播带货特别火,不少年轻人都希望借此打开“一夜暴富”的一扇门。

张兰:没有一夜暴富这一说,也没有天上掉馅饼,从来没有,这只是画饼充饥,我觉得这个想法对孩子们不太好,这次这个事件我也一直在反思。

《中国企业家》:哪个事件?

张兰:就是我一下爆红的事,我刚开始特别焦虑,后来想通了,你不是一夜爆红,是厚积薄发,是三十年的积累和积淀。

《中国企业家》:但过去你是企业家,入选过胡润餐饮富豪榜的前三,都是光鲜亮丽的形象,如今直播卖货是不是颠覆了这个形象?这个转变应该不容易,你如何跨过心中那道坎儿?

张兰:这个确实是。过去是在企业家论坛,还有世界性的聚会,那个时候关注形象,着装、妆容、气质、穿戴,刚刚到直播间我也是这样。后来我发现那是过去的张兰,你现在的受众群体不需要这些包装,需要把晚装都扔掉,露出真实的一面,就是脚踏实地地在厨房那一面,穿油浸着的工服那一面,所以逐渐地我把这一面展示出来,获得了很多粉丝的认可。

现在说起来很容易,但这需要一个过程,是一点一点地转变过来的。开始很多朋友说兰姐别做带货了,您这么大企业家,有点掉价。刚开始麻六记产品也不多,所以给人卖鞋,当举起鞋的那一刻,会觉得自己怎么就沦落成这样了?其实没有,沦落什么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你是帮人家带好货,为实业发声——就这么一次一次地战胜自己。这样一年多过去了,之前劝我的很多艺术家朋友、企业家朋友都反过来说:“兰姐太佩服您了,我们可做不到这样”。

《中国企业家》:现在都讲“人设”,这算是你特别打造的直播间的人设吗?

张兰:从小我就是这个性格,就北京大妞儿那种性格,我是特豪爽的人,而越是这样最真实的、最接地气、不包装的,大众才喜欢。很多人问:张总您的每个视频是多大团队给您做的文案?没有,都是我自己即兴的,举起手机就拍了、就发了,就是内心积累,不用编也不用写,是你心路历程的娓娓道来。

过去他们眼里看到的俏江南张兰都是在各大媒体看到的,现在我觉得太好了,抖音提供给了我们直接面对受众的平台,就像我们企业给员工搭好平台一样。我现在也像员工一样遵纪——抖音的制度我天天得学,别违规别违法,当一个好员工,为麻六记站好最后一班岗。

《中国企业家》:如果这波流量过去,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办?

张兰:没有如果这一说,在我生命里没有万一、没有如果——这些词早就删去了。你为什么不想那9999个机会,老是万一万一,就这么一想万一就实现了,就是想的那危机就来了。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中国企业家》:但你刚才也说我们要为未来的风险提高警惕,风险就建立在对未来不太好的可能性的一个预判之上。

张兰:这个确实。还会有口碑的风险,可能上嘴皮一碰下嘴皮你张兰就死翘翘了,所以我也做好了准备,只要你行得正、站得稳,死翘翘,我再接吧接吧起来呗,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歇下去,已经多次歇下去了。所以也别给我捧上神坛,我就脚踏实地。下去了再站起来,怕什么啊?对吧,潮起潮落的,我从小就没怕过什么。

谈非议:“老站着就容易听见闲言碎语,跑起来耳边全是风声”

《中国企业家》:虽然直播战绩很好,但最近烦心事也应该不少,你怎么处理这些不太好的信息?

张兰:现在这些都不是事了,就是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为什么?因为你自信。因为你一生作为一个女人,自尊、自重、自爱而产生的自信。回想过去,这六十年你从出生到今天,小学、中学、大学欺负过谁吗?你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吗?你做过违背良心的事吗?全都没有。做企业30多年,我之所以多少次能够在废墟中,摔得粉身碎骨,接吧接吧能站起来,就是因为我没有欠过员工一分钱,没有欠过供应商一分钱,更没有拖欠银行一分钱。

生命中哪又没有起起落落,人都是这样起起落落颠簸着往上走的,这才叫生命的精彩。有的人颠簸少,有的人颠簸多,每个人使命不一样,性格不一样,性格决定命运。

我是目标极度明确的一个人。你看我从小,我想爸爸妈妈回北京,我想打工挣钱攒第一桶金,想回国创业……都是想方设法要实现,实现的过程,或许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难。在国外刷盘子、洗碗,扛长牛排,这些事不丢人,伤害到别人了?没有。就像今天在那卖鞋丢人吗?靠自己的智慧、口才也好、能力也好,不丢人。不用放不下身段,有什么身段?你自己老觉得高高在上,本身就是在地下的,没有什么身段。

《中国企业家》:明确目标、守住底线,然后一路狂奔。

张兰:对,听拉拉蛄叫,你就不种庄稼了吗?该种庄稼种庄稼,拉拉蛄它该叫叫去呗。你如果老站着在那,就容易听见闲言碎语,如果跑起来,耳边全是风声,根本听不见。

《中国企业家》:但有时候目标坚定也不一定会实现,就没有什么让你过不去的事情吗?遇到这种事你怎么处理?

张兰:10分钟(就过去了)。

《中国企业家》:包括失去俏江南这样的事?我在你的自传《我的九条命》中能明显感受到你对俏江南那种深厚的感情。

张兰:这个过程在书中都说的明明白白,现在回想也是历历在目的,就是痛失孩子,而且被人大卸八块。这件事到今天为止还没有结束,我还扛着巨大的压力——这些狼连你最后一把骨头都要吃掉,一定要把我打得粉身碎骨,最后可能列为失信,因为不但把你资金都拿走了,还让你赔偿,刚刚我还在因为这些事情跟律师沟通。

但还是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不管未来怎么样,我都是坦然处之,因为我问心无愧。当然现在说起来简单,谁去经历一下试试?所以这个也是榜样的力量,不要去说,去做就可以了。

《中国企业家》:面对这么巨大的人生变故,让你扛过来的榜样是谁?

张兰:我的父母就是我的榜样,他们从来没抱怨过;我姥姥也是,我之所以没欠银行贷款,就因为她说小兰你做生意可以,但是要记住,有多少水和多少泥。

这次麻六记他们,贷款融资,很低的利息,我只是提建议,就说一步一个脚印,不要膨胀,一定要吸取我当年的教训。所以麻六记这次是要做好做大,但也要规避各种风险,脚踏实地,务实地做好企业,做实业太难了,怎么做好实业?扎扎实实、实心才叫实业。

谈未来:“我现在的小目标就是给麻六记站好最后一班岗”

《中国企业家》:现在的麻六记和当年的俏江南,在定位上很不一样。

张兰:我觉得是时代的变化。当时俏江南是商务宴请,现在麻六记面对的是这代年轻的消费者,这是跟着我当年创业的小团队合伙创办的,跟我没有关系了,包括他们的LOGO,都是他们自己创意的,就像当年俏江南的LOGO代表我的个性一样,现在麻六记代表的是这个团队的个性,一定要去张兰化。

上周他们过来做抖音开会,说老板我们想给你汇报点工作,我说千万别,你们不管往哪走那是你们定的战略,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觉得都说人有因果,我现在信了。我是42岁创办的俏江南,他们那时候18岁、19岁,跟了我二十多年,现在轮到我给他们当员工,免费为麻六记代言,那个时候我让人家工作10个小时、12个小时,全年无休,那时候他们怎么干的,我现在直播卖货就应该怎么干。

《中国企业家》:现在直播卖货和原来白手起家创业,哪个更难? 

张兰:直播对我们企业家来说太小菜一碟了,游刃有余了。难其实一点都不难,累是肯定的。

因为直播十个小时,就是你自己。俏江南当年奔波在工地上也好,开会也好,它是有时有晌的。现在没时没晌,没人能替你,别人一替流量哗哗就下来了,我刚躺下想歇一会儿吧,我一看评论都在喊“兰姐呢,兰姐呢”,我就得站起来。

所以还是希望麻六记尽快地成长,我再陪跑20年,这是我给自己定的小目标。

另外也会觉得特别开心,因为有价值,价值不是体现在数字,价值是给麻六记、给中餐这些创业者一个强心针,一个榜样的力量,那个价值是无价的。

我们这代企业家都是夹缝中生长起来的,太牛了。如果刚60多岁就退休了是巨大的损失,这个阶段是最成熟、最有智慧、最有谋略、最有战略布局的时候,退休太可惜了,所以我就站在这。

《中国企业家》:那在你所言的这个最有谋略和最成熟的时期,下一步的事业计划是什么?

张兰:现在就是专职直播,做一样、爱一样、钻一样,一心不能二用。

我到这个年龄也不好高骛远,现在的小目标就是给麻六记站好最后一班岗,发热发光。十年后真是一不留神,小菲同学带我去敲个钟,那我就要保证十年后要比现在更漂亮地站在舞台上。这是他在采访中说的,他说“希望十年后带着我妈去敲钟,圆她一个梦”,他和我没说过,我看到还挺感动。

《中国企业家》:上市对你来说还是个梦吗?还有这种执念吗?

张兰:当年不就是在这儿栽的跟头嘛,一个响当当的大跟头,粉身碎骨的大跟头。现在我觉得我没这个梦了,小菲是安抚我吧,给我一个未来的梦想吧。

但上市不是目的。其实中餐太辛苦了,上市之后,就更不能放松了,尤其是创始人这个灵魂人物,一定要陪企业到你90岁乃至一百岁,我觉得这是一种责任,对企业的责任,对行业的责任。尤其是在餐饮行业,这一点太重要了,你看我们这个板块之所以大起大落,就是因为这些问题。

谈小菲:“我40岁的时候能经历他的这些事,可能不如他”

《中国企业家》:从成功和失败的角度,你怎么评价现在的自己?

张兰: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成败的定义也不同。

我认为我一直都在成功,做人成功比做成什么事情都重要一万倍。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你就把这一生做好,能不能百年后,我孙子孙女提起我来,说我有一个漂亮的奶奶,就可以了。

有一次在印尼,我们全家去度假,那时候还没有小箖箖,我抱着小玥玥,在海边看夕阳,那时也是我比较艰难的时候,正是CVC那件事,媒体都说“张兰被踢出局”的时候,所以夕阳下我也有感而发,问小孙女说“奶奶在你的眼里是什么样啊?”她还不太会说话呢,就“哈哈哈哈”,得,这一下我释怀了。

在你的孙女眼里,你就是一个开心果,一个仰天长啸的人,那一切都不算什么了。所以你所经历的都不重要,传承很重要,都说一个优秀女人影响三代人,小玥玥对奶奶是这样一种印象,我就一下都放下了。

 

《中国企业家》:汪小菲的性格和你不太一样。

张兰:时代不同造就不同企业家的性格,我们那时是夹缝中生存出来的顽强的性格,像豆芽菜一样钻出来;小菲成长的土壤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用不着我这种性格了;他又是个男孩子,在法国读的高中,那也是他价值观形成的时期,我那个时候正在工地和人打架呢,风里来雨里去,肯定性格不一样。

所以他就是更谨慎一些,更儒雅一点,更不愿意表达。我用一句话来形容他吧,做市场营销都是把芝麻说成西瓜大,他是把实际情况的西瓜说成芝麻小,甚至不愿意去说。

《中国企业家》:所以他不适合做直播?

张兰:直播他也可以慢慢做到游刃有余。但我认为如果我40岁的时候经历他的这些事,我可能不如他。他现在41岁,我是42岁才创办了俏江南,不管吃多少苦,但没有遭受到心灵的、家庭的、所有的失去。都说家和才万事兴,作为一个男人家没了,什么都没了,最后还弄这样一个形象,他还能站在这,我佩服,打心里头佩服。

《中国企业家》:这些话,你私下会和他说吗?

张兰:不说。

《中国企业家》:是一位严母?

张兰:也不是严母。古语都说慈母多败儿,但我觉得对家人就要温和体谅。不过作为一个企业家,我认为慈不带兵,我是一个坚决不心慈手软的人,如果小菲也是俏江南的一个兵,我一点都不会慈,这样才能带出一个强有力的狼性团队。

《中国企业家》:所以你认为他应该在企业管理中更狼性一些?

张兰:在管理上,我对他没有任何建议了,他比我做的更优秀。经过一次次事以后,他成熟了,但有一点点脆弱,这个脆弱如果站在他的角度去想,是因为伤害还是巨大的。

《中国企业家》:还是你懂他?

张兰:我懂他。他是实业家,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我希望他不要跨到另外一个领域去,就踏踏实实地做好实业。大家也不要把他娱乐化,让他有担当做好他的本职工作,让他别焦虑,别遭受网暴。我也不是说作为母亲心疼他,我一点都不会,我希望他在这个年龄经历越多越好,因为企业还需要他。

《中国企业家》:作为老一辈企业家,对现在新一代的企业家有什么建议吗?

张兰: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那代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说建议,那就别内卷,也别躺平,就站起来,溜达着往前走,与其抱怨黑暗,不如提灯前行,走着走着天就会亮。所以我觉得现代年轻人的条件相对来说还是太舒适了,所以会有点小脆弱,希望那个壳更坚韧一些,才会有更强的竞争力。

本文系作者中国企业家杂志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正见TrueView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564人已赞赏 >
564换成打赏总人数56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