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做出防弹少年团的,不是杰尼斯?

毒眸

毒眸

· 2022.11.30 16:58

东亚偶像祖师爷杰尼斯,做起了学徒。

播放 暂停

为什么做出防弹少年团的,不是杰尼斯?

00:00 27:0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毒眸

以这四年内娱流行的偶像样貌,是没法理解日本杰尼斯偶像的。

他们参与了多部经典日剧乃至日漫:《悠长假期》《爱情白皮书》的主演、影响了一代粉丝对男艺人审美的木村拓哉;《游戏王》动画版男主角的声优风间俊介;《迪迦奥特曼》男主角大古的扮演者长野博,都是杰尼斯偶像。

不仅如此,杰尼斯还把偶像的天花板拉高到,可以做奥运会的电视台主持人,可以写书然后获得日本文学最高奖项之一直木奖的提名,还可以凭农业专家的身份参与首相的政府农业福祉合作推进会议。

偶像,怎么能有这么多影响深远的文娱作品?和如此多变的社会角色?

回看这四年的内娱偶像,大多严格遵循着韩国选秀偶像的逻辑:“练习时长XX年”的宣言,整齐的唱跳、配合歌词变化多次表情,按照唱歌、跳舞、rap分为多个“担当”,没有舞台就上综艺或者演戏。

这套练习生体系,在韩国沿用多年,近几年KPOP全球化中表现亮眼的组合防弹少年团、Blackpink均离不开这套体系的培养。而这套体系,最早就是借鉴自杰尼斯。

只是,当防弹少年团的全球影响力,足以让人气成员田柾国以世界杯主题曲演唱者的身份,登上世界杯开幕式舞台时,日本偶像的影响力,却似乎已经多年没能被国内观众感受到了。11月初,泷泽秀明和King&Prince的三名成员相继退社的信息登上微博热搜,才拽回了一定的关注度,但由此而来的就是疑问——

曾经是东亚偶像祖师爷的杰尼斯,这些年怎么再也没出过木村拓哉?

东亚偶像祖师爷

偶像组合、练习生制度、偶像团综……这些如今司空见惯的偶像配套,追根溯源都来自日本偶像。而杰尼斯为偶像搭建的一套体系,在如今的中韩男团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残影。

体系搭建得早,源于日本偶像诞生得早。

日本的偶像热潮,始于70年代一档歌手选秀节目《明星诞生》。这档有各大唱片公司星探坐在观众席的节目,是“昭和歌姬”山口百惠、中森明菜等人出道的地方。同一时期,杰尼斯旗下男团4 leaves,连续七年登上了日本红白歌会(可以理解为日本春晚)。

虽然运作的多个男偶像从60年代起就已经风靡日本,但杰尼斯在1975年,才由创始人约翰尼·喜多川(Johnny H. Kitagawa)完成法人登记,正式成立。

十年后,杰尼斯推出了一个影响深远的组合:少年队。

少年队的三位成员,拉高了杰尼斯偶像的表演水位:他们既能表演MJ编舞师指导的高难度编舞,也是杰尼斯首个能全员完成后空翻和后手翻的组合,为未来杰尼斯男团堪比杂技团的表演立下了根基。后来中韩偶像组合多个版本专辑促销量的玩法也从少年队发源:出道单曲以三种版本发售,每个版本附带的非主打曲和写真还各不相同。

三个男偶像的配置,看着是不是有些眼熟?

小虎队就是仿照少年队模式成立的组合,其早期成名曲《青苹果乐园》翻唱自少年队的一首冠军单曲。而《请回答1988》中,频繁出现的彼时在韩国大火的消防车组合,被韩国媒体认为是“韩国偶像鼻祖”,也是模仿少年队所成立。

少年队为杰尼斯男团们立下的另一个根基,是线下的音乐剧表演。出道第二年的7月,少年队开始主演由喜多川原创的系列音乐剧《PLAYZONE》,在这些音乐剧里挥洒他们的“杂技功底”,比如一系列高难度的空中动作。

三个人不足以撑起一台庞大的音乐剧,杰尼斯的练习生们于是登上舞台,成为前辈的伴舞和音乐剧配角。练习生们在一场场巡演里走向台前,大量的曝光让他们在未出道前就能积累粉丝。

公司的其他资源也会向练习生倾斜,出道前就有机会出演剧集或综艺。迪迦奥特曼中主角大古的扮演者长野博,就在1986年主演了自己第一部电视剧《3年B组金八先生第三季》。

1995年,从美国留学归来的韩国音乐人李秀满正式创办SM娱乐,杰尼斯的练习生制度被他引入进韩国。SM娱乐推出的第一支偶像组合H.OT后来席卷亚洲,随后推出的少女时代、东方神起、Super Junior也都是练习生制度的产物。

练习生制度在韩国生根发芽时,杰尼斯也进入了新的篇章,一个组合在90年代初期传奇般的从低谷到巅峰,为未来的偶像拓展了更多的可能。

80年代末,随着日本国民偶像女团“小猫俱乐部”负面新闻迭出,偶像在公众心中的信誉度跌到谷底,反而是突显个性的摇滚乐队、迪斯科成为观众的心头好。日本文娱界就这样迎来了“偶像冰河期”。

木村拓哉所属的组合SMAP正是在这最不利好偶像的年代出道。1991年出道的他们,成绩比前辈们逊色不少,是杰尼斯历史上少有的出道单曲没拿首周冠军的组合,此后的唱片销量更是逐步减少,在出道第二年就有了演唱会七成空席的惨淡景象。

SMAP

家大业大的杰尼斯,面对经营惨淡的SMAP,也没有意愿让他们上太多打歌节目,甚至没有配备工作人员,记录组合通告日程的工作由队长中居广正来兼任。

就在SMAP被公司“放养”的时候,职员饭岛三智主动请缨担任他们的经纪人。这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经纪人,大胆地让SMAP跳到了一个还没有偶像踏足的新领域:搞笑综艺。

搞笑,在日本是一个庞大的产业。日本规模最大,拥有700多位艺人,早在1949年就上市的艺人经纪公司,正是专营搞笑艺人、喜剧相关产业的吉本兴业。吉本出身的搞笑艺人覆盖了日本近80%的综艺。在日本,搞笑艺人与其他艺人之间壁垒森严,不是什么艺人都可以成为“搞笑艺人”的。

但SMAP初涉综艺,就是富士电视台一档深夜搞笑综艺《梦中MORIMORI》。他们打破了偶像装扮华丽,主打唱跳的过往,开始扮丑、穿女装、表演杂技,木村拓哉后来在综艺里回忆,“我知道有些同行都把我们几个小毛孩,当成自降身份的小丑。”

他们卖力搞笑,最终博得了年轻人的认可。他们在节目中打造的串场用短剧角色音松君,在学生中人气高涨,他们最后用这一身份出了唱片,还连带着其他唱片的销量上涨。在主持《梦中MORIMORI》一年后,富士电视台邀请木村拓哉参演《爱情白皮书》的痴情男二,木村拓哉随即走红。

SMAP热血的逆袭,正式开始。

1994年,他们的第12张单曲终于拿到了O榜首位,全团常规出演的综艺节目横跨五大民营电视台与NHK。1996年,木村拓哉主演的电视剧《悠长假日》取得了36.7%的高收视,横扫当年日本学院奖,SMAP也在富士电视台开设综艺《SAMP SAMP》,可以对标理解的是中国的《快乐大本营》,成龙、迈克尔·杰克逊、Lady Gaga等巨星到日本,都需要上这个综艺露露脸。

后来的杰尼斯组合,其职业发展过程中都能看到一条与SMAP类似的清晰脉络:拥有自己的固定综艺,一部分成员主演受年轻人喜欢的剧集,另一部分成员担任主持甚至是搞笑艺人。

比如,长野博主演了《迪迦奥特曼》,组合还在1997年开设了综艺《校园疯神榜》,走进日本各地学校与学生互动,后来在中国社交媒体风靡的“天台告白”环节正出自这一综艺。杰尼斯还拥有了“祖传剧集”《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每一版的金田一都由杰尼斯偶像承包。

后来的韩国偶像组合中,也能看到这样的分化,Super Junior的崔始源早早开始演戏,利特如今可以担任晚会的主持人,银赫、金希澈、神童的搞笑能力也广受各大综艺欢迎。

台湾偶像工业也对此做了承袭和强化,偶像组合5566出演了《西街少年》后出唱片,与师妹黑涩会美眉一同主持综艺,后来黑涩会美眉还与另一个偶像组合棒棒堂共同出演了剧集《黑糖玛奇朵》——我们的偶像剧回忆里,也都是台湾偶像组合的痕迹。

到这里,练习生体系、偶像的曝光及走红路径、偶像综艺等方式,都在后来韩国和台湾的偶像行业上都有了体现。杰尼斯对内娱最显性的影响,则要到2009年才浮出水面。

这一年,做房地产的投资人李飞,无意中投资在网上看到了一篇名为《关于在中国建立类似日本杰尼斯事务所艺人经济公司》的策划案,就这样和这篇文章的作者黄锐建立了联系,成立了公司“时代峰峻”。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偶像,铁饭碗还是青春饭?

SMAP在2016年解散,此时最大的成员44岁,最小的成员也有39岁。

解散信息发布时,尽管正值里约奥运会期间,日本NHK还是中断了里约奥运会直播,用差不多两分钟时间来插播SMAP解散的消息,次日,日本各大报纸,甚至体育报也破例把SMAP宣布解散的新闻刊登在头条。

B站UP主@山山山山梨 曾这样对标内娱,解释SMAP五个成员的影响力:可以理解为是何炅、撒贝宁、沈腾、沙溢、孙红雷组成了一个组合。SAMP提高了“偶像”这个词的天花板——

截止到2015年,SMAP的5位成员共获得了21次日剧学院最佳男主角,其单曲《世界上唯一的花》被奉为“日本第二国歌”,是日本三十年内(1982-2011)最畅销金曲。SMAP成员更是在2011年时,成为首个中国领导人单独会面的日本艺人。

“偶像”这个词蕴含着的丰富可能性,在杰尼斯的其他组合里也能看到。

比如男团TOKIO在团综《铁腕dash》中,靠自己的双手,用11年平地建起一个村落,开辟田地、种植蔬菜、修建房屋等。其队长城岛茂还曾受邀以农业专家身份,参加在首相官邸举行的政府农业福祉合作推进会议。粉丝也戏称他们为“农业重金属团”。

从各大组合奇招怪出的综艺节目就能看出,杰尼斯相信自己的培养,也相信自己的放养。他们不止在这种策划上“放养”,线下高难度的舞台表演,也都让练习生们自学。

日本的舞台剧非常“卷”,“杂技”是很多舞台剧表演者的必备,后空翻、走钢索、空中翻滚等基本是司空见惯,拥有多部当家音乐剧的杰尼斯俱乐部也是如此。

这些复杂的杂技动作和舞蹈,杰尼斯会有老师进行培训,但训练并不长。在2012年NHK拍摄的杰尼斯练习生纪录片中,一位老师淡淡地表示:“舞蹈只会教一遍,学不会就会被淘汰啊。”其中也有练习生谈到,因为要去给各位前辈做伴舞,还有夏日的各种音乐剧巡演、演唱会,有时候一天要记下60个舞蹈。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有这么多的线下演出要做,但杰尼斯只教舞蹈和杂技,歌曲练习都让练习生们自学。喜多川曾说“不想看整齐的舞蹈,想看每个人都不一样的舞蹈”,而泷泽秀明也在纪录片中表示,正是因为这种自学,才让杰尼斯组合每个人都有鲜明的个性。

这种“自己看着办”的思维贯穿杰尼斯练习生培养的始终,在杰尼斯的音乐剧表演时,成员们的服装也是自己来管理,舞台上所有的道具摆设、更换,甚至是那些高难度的飞天装置,也是由练习生们自己来操作。泷泽秀明能在16岁担任杰尼斯练习生演唱会的制作人,承担歌曲安排、服装设计等幕后工作,乃至后来成为副社长,也离不开这种思维的影响。

喜多川乐于看到旗下偶像根据自己的喜好,发展出不同的样貌。他曾在采访里表示,他选偶像,比起能力,“我真的想做”这个欲望大于一切。龟梨和也因为棒球排练缺席练习生排练时,他也会说“那你就成为第一个进甲子园的偶像吧!”

或许,正是因为杰尼斯创始人鼓励“个性”的基础,才会有杰尼斯普遍的“终身偶像”。他们从未尝试撇清自己与这个标签的关系,无论做再多的职业拥有再多的爱好,最终仍是指向自己作为“偶像”的身份。

在中韩,“偶像”更多时候意味着“青春饭”,但在杰尼斯,“偶像”是一个“铁饭碗”。

当然,这些闪烁着理想主义的美好话语可以真的实现,杰尼斯偶像能在各个领域肆意生长,有一个前提:杰尼斯在日本媒体界拥有强势的话语权。

喜多川出生于美国,父亲是日本佛教某宗派美国别院的僧侣,掌管着一家寺院,上世纪30、40年代的日本艺人到美国巡演,都会选择到这儿来演出,喜多川也由此结识了一些业内人士,借此到日本来发展事业。

杰尼斯正式成立后,他的姐姐玛丽·喜多川负责事务所的财务和经营部分,并借由她的丈夫与日本平成天皇明仁是发小的关系,拓展着在日本文娱圈的人脉。如今杰尼斯的社长藤岛景子,正是玛丽·喜多川的女儿,一直被其作为继承人培养,早早埋下了后来杰尼斯派系斗争的伏笔。

可见,杰尼斯从成立之初,就有深厚的政界、文娱界的人脉作后背。成立后接二连三地推出大红艺人,更是让其有了挺直腰板,创下一套独特运转体系的“偶像王国”的底钱。SMAP出道后虽反响平平,依旧能在富士电视台深夜档开设节目,很难想象在国内,可以让一个刚出道没多久,还不火的二线偶像在湖南卫视拥有自己一档自己的综艺。

SMAP人气持续攀升的1995年,杰尼斯事务所的法人申报所得超过以搞笑艺人为中心的吉本兴业,成为业界第一的经纪人公司。此后,杰尼斯艺人的出镜覆盖了日本五大电视台及国营电视台NHK,2010年时NHK就启用了大量杰尼斯艺人为其争取收视。杰尼斯对电视台的影响之强势,在2014年都传出了要自建电视台的新闻。

在这样的影响力下,日本鲜少有电视台和出版社敢爆料杰尼斯的负面新闻。在喜多川病重时,最早曝出泷泽秀明为其指定后继者的杂志《周刊文春》,是少数还会持续曝光杰尼斯负面新闻的媒体。

拥有在出版、电视台等传统媒介的绝对统治力,也让杰尼斯敢于严控肖像权。

杰尼斯对艺人肖像权管理严格,粉丝私下见到艺人不可以合照和要签名,过去艺人拍摄的杂志甚至是电视剧海报,都不能将艺人肖像发布到网上,因此根据网络上的杂志剪影猜测艺人已经成为粉丝的固定活动。一直到2018年前,杰尼斯都不允许艺人开设社交媒体,艺人只能在公司官网上,定期给粉丝写一些话,但也不能交流。

基于对肖像权和偶像发声的严格管理,与中韩粉丝们纷纷成立站子为偶像应援不同,杰尼斯明文表示偶像不接受任何礼物,只接受信件,也不允许粉丝自建私人应援组织。杰尼斯把偶像衍生内容的生产权,都牢牢控在了自己的手中,这也才让粉丝的“入会费”拥有高性价比,毕竟只有这里才能获得偶像新鲜的照片,不像中韩偶像的粉丝可以从各大站子拥有更多好看的“神图”。

没有这样的基础,国内对于杰尼斯体系的模仿就是空中楼阁。范丞丞曾因在微博上晒了两张需付费观看的自拍被舆论批评。在各个站子“神图”遍地,艺人上传自拍只是“举手之劳”的内娱,付费看自拍就怎么都有点割韭菜的味道。

这么看来,在国内最接近杰尼斯偶像的,其实是快乐家族。

背靠湖南广电,有一档影响力巨大的黄金档综艺《快乐大本营》,组合共同主演过喜剧电影《嘻游记》《快乐到家》,推出过音乐专辑《快乐你懂的》,举办过“快乐派对”演唱会,拿过“内地最受欢迎组合奖”和“超级偶像奖”。

“组合C位”何炅和谢娜,还是微博少有的粉丝数破亿的艺人,有所谓“顶流”望尘莫及的国民度。只是,对标杰尼斯偶像的歌手、演员这两个职业上的延伸,快乐家族成员们没有在这些领域再突破一些极限,大众和他们自己,都不会以“偶像”的概念来定义“快乐家族”。

毕竟,“偶像”本身就是文娱行业中最突出其“服务”性质的。大众会如何被取悦,这最不讲道理,它不由任何一项技能来决定,而是一种抽象的“人格魅力”特质,并且更注重与粉丝的互动。但在国内文娱行业的语境里,“服务”与“不高级”挂钩,大家都更愿意让自己与某一项职业做绑定,摆脱这个“服务”的身份。

更遑论,从韩流流行到本土选秀出现再到2018年所谓的“偶像”元年,是偶像这个概念逐步窄化的过程。

如果是在日娱的语境里,歌唱比赛出身的张国荣、梅艳芳也可以说自己是偶像,但在内娱语境里,用“偶像”去概括他们反而像是亵渎。如今,偶像已经被窄化到“流量”概念,少数表现良好的偶像,粉丝也要尽力摆脱“偶像”这个词的束缚,用“飞升”来表明对“偶像”这个词的鄙夷。

当“偶像”成为资本市场热概念,把它当成一个鞭策自己的终身理想,就成了一件可笑的事情。

学徒

杰尼斯的收入体量,是日娱里的一艘巨船。

虽然至今没有上市,但杰尼斯的收入规模非常庞大。有粉丝曾经做过对比,2019年,仅杰尼斯旗下歌手的实体唱片销售额,就超过了韩国两大娱乐公司YG和JYP当年全年销售额的总和。

如果加上其俱乐部体制运营下的收益,就更为可观了。2020年,有日媒估算,岚的解散演唱会加上门票收入、周边收入以及周边经济带动,经济效果突破了300亿日元(约RMB 18亿元),日媒因此调侃一天的收益就超过了日本当年票房冠军《鬼灭之刃》。

但这艘巨船,早就行驶得不那么安稳了。内忧和外患,都在这些年间愈演愈烈。

公司强大起来的根基,是电视台强势媒介渠道、线下演出。但后者近几年备受疫情冲击,前者如今正在落幕,连红白歌会的收视率都在减少。

互联网更是带来了造星逻辑的变化。2009年,贾斯汀·比伯横空出世,是油管推出的第一个世界级巨星,后来也成了推特粉丝最多的男歌手。他的走红,是流媒体时代的产物。日本本土的萝莉摇滚金属乐队Babymetal和日本女子电音组合Perfume,也是因为其MV在油管上获得了极高的点赞量,才在欧美市场有了强认知度。

杰尼斯的造星,却没有赶上油管和社交媒体的热潮。一直到2018年前,杰尼斯仍然不允许旗下艺人开设社交媒体,对肖像权的管理依旧严苛,艺人日常的物料、视频也没有办法通过油管观看,这极大的影响了杰尼斯偶像在流媒体上的传播。

巨浪滔天不可怕,可怕的是这艘巨船的掌舵手位置,还在隐隐变化。

杰尼斯是一个仰仗“人治”的公司。其艺人想出道,最重要的不是看入社时间长短,或者人气高低,而是喜多川的喜好。

喜多川想做“七个轮滑少年组成的团”,就能让七个想学轮滑的少年组成“光GENJI”出道。被喜多川看重的艺人,也会被戏称为“爷爱”。“爷爱”之外,杰尼斯还有“姨爱”,即收获了喜多川侄女藤岛景子给予资源倾斜的艺人。

多年的发展下来,杰尼斯内部大体分成了三个派系,一派是陪着SMAP一路逆袭的经纪人饭岛三智;另一派是藤岛景子,麾下有岚和TOKIO等人气组合。喜多川一生未婚,无儿无女,也不参与公司具体的财务和运营,主导舞台剧和音乐创作,在两派中间不偏不倚。

杰尼斯的两派混战,起初只隐隐表现为两派的代表艺人鲜少同台,一直到2015年被《周刊文春》放到了台面上。这一年,《周刊文春》对玛丽·喜多川做了专访,提问她下一任社长会是谁,这个问题彻底激怒了玛丽·喜多川,称一直以来都是把女儿藤岛景子作为继承人培养的,还当场打电话给饭岛,质问对方是否要争社长之位。

这场事件,也被认为是2016年SMAP解散的导火索。SMAP的解散只是开始,在随后的几年里,岚、TOKIO、少年队、V6相继宣布解散,艺人有的留下,有的离去。杰尼斯动辄以20年打底的老团们,都逐渐分崩离析。

2019年喜多川去世后,此前一直被媒体认为“作为继承人培养”的泷泽秀明担任起了副社长一职。早在此前,杰尼斯就隐隐有了“村通网”的迹象。

2017年末,杰尼斯事务所旗下艺人出演的广告、电视剧、综艺和其它电视节目预告开始通过官方渠道上传到油管等流媒体;2018年1月,杰尼斯事务所宣布解禁旗下艺人照片的网络刊载权。同年,杰尼斯开设首个官方油管频道,木村拓哉也开设个人微博账号。

泷泽秀明上任后,加速了“村通网”的进程。

包括岚在内的旗下高人气组合都相继开通了推特、微博,在油管开设频道,亚马逊,苹果等在线音乐平台也可以听到他们的歌,不用像过去一样只能通过购买CD收听。杰尼斯练习生也开设了油管频道,上传训练物料和综艺,泷泽秀明还破天荒地开设了网店进行周边售卖。

由泷泽秀明主导制作的团体Snow Man,也在2020年出道前就开通了微博和学习中文。虽然疫情打乱了过来演出的计划,但Snow Man仍然凭借在油管更新的综艺以及在微博的日常运营,积攒了许多粉丝。2021年的粉丝调查里,70%以上的中国粉丝都是被他们的油管综艺吸引入坑的。

泷泽秀明在任期间,两大派系的旗下新人还实现了合作,snow man的目黑莲和浪花男子的道枝骏佑共同主演了耽美剧《消失的初恋》,浪花男子还借由演唱该剧的主题曲正式出道。这部剧,走了中韩这两年都尝到甜头的耽改剧造星之路,两位艺人在本土人气高涨的同时,在微博也多次上过热搜。

但对这艘巨船来说,“村通网”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在泷泽秀明宣布卸任后3日,King&Prince三名成员也宣布退社,其中就包括“爷爱”的平野紫耀。组合的退社声明中写道:“从组合活动谈到每个人的人生,我们花时间了解了彼此内心的真实想法,从中得知,虽然大家重视的东西是相同的,但包括想在海外活动等在内,各自想要前进的方向有所不同。”除了派系斗争,对海外活动的渴望或许也是三位成员脱团的原因之一。

自2016年SMAP解散一直到今天泷泽秀明的离开,对杰尼斯而言无异于进入了一个新的“冰河期”。

“村通网”的进程,也随着泷泽秀明离开而遇阻,未来在文娱全球化的进程中,日本偶像是否还能占据一席之地?

泷泽秀明的离开,是杰尼斯一个时代的落幕。杰尼斯这艘旧船在这个时代,似乎越来越在远离新潮和流行,但偶像浪潮所汹涌的地方,就一定驶向最美好的方向吗?

离开杰尼斯后,泷泽秀明注册了推特账号。第一条推特,他这样写道:

“不让这样的时间,这一个时代就这样无谓地流逝 在未来那个能够创造平等机会的地方,

我们不光要遇见梦想,还要能够紧握梦想。”

参考资料:

  • 1、《为什么杰尼斯组合>个人?一个视频告诉你!》  B站@山山山山梨
  • 2、《YOU!听说过杰尼斯么?》    B站@太闲课代表
  • 3、《真正的“破格”偶像,J家的第一个国民团!:SMAP》  B站@太闲课代表
  • 4、杰尼斯为什么不会完?让他们来告诉你(下)Snow Man和J家历史篇  B站@雾月森
  • 5、纪录片《杰尼斯jr.的真实》
  • 6、纪录片《杰尼斯世界舞台剧》,NHK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钛粉81950
563人已赞赏 >
563换成打赏总人数56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