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CVC开始有点“VC牛逼症” 了

郭虹妘

郭虹妘

· 2022.11.15 13:45

企业CVC跑步进入新时代

播放 暂停

这届CVC开始有点“VC牛逼症” 了

00:00 13:4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钱我有,项目抢的到,订单给的到,人才抢的到,同行看得惯看不惯不重要,有成绩最重要,投资行业就是以结果定论的地界。”这是一家产业CVC从业者的“狂言”。听到后,顿然觉得这届CVC开始有点“VC牛逼症” 了。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时间回到2010年,只有财务VC才敢出此狂言。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私募股权模式进入中国市场后,几经起落,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10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元年到来,2014年李克强总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全民创业的口号之后,红杉中国、高瓴、IDG、经纬等一众风险投资机构被推至聚光灯下。

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这个词一时间名声大噪,成为清北复交高材生们趋之若鹜的就业圣地,也成为创业者们趋之若鹜的募资圣地,“VC牛逼症”的印象也由此而来。

时代更迭,“VC牛逼症”的标签从财务VC转移到互联网CVC,再转移到产业CVC,本文中提及的“VC牛逼症”特指产业CVC。

“VC牛逼症”的迁移史

 “VC牛逼症”标签的迁移是中国经济变化的掠影,是互联网产业向产业互联网转移的印证。

VC是舶来品,起初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国内上市企业、民营企业、银行想参与私募股权投资的途径就是成为VC的LP之一,边投边学,陪伴行业发展,直到一些知名VC投出了美图、蘑菇街、贝贝网、Bilibili、滴滴出行、拼多多等移动互联网明星公司后,有财力、有野心的企业家开始不甘于只做LP了。

2010年左右,创业板开闸,IPO窗口大开,多家企业上市,市场上“热钱”到处飞 “全民PE”时代来临。同期,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大潮也正式开启。

“VC牛逼症”上演。财务VC们手中资金充沛,到处参加路演、出差挖掘潜在独角兽。“那时候根本去不了办公室,往中关村创业大街一坐就是一天,3w咖啡、车库咖啡、元咖啡等创业咖啡厅、众创空间的路演一场接一场,项目都聊不过来,创业项目千奇百怪,从高管到海归到草根,是个人都出来创业了,而且项目都是移动互联网相关的。”Jack(化名)向钛媒体创投家描述创业者“朝圣”VC募资时的繁荣景象。

腾讯、阿里、京东、百度、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也不甘示弱,一面壮大自身的移动互联网业务;一面又在内部成立战略投资部,投资与自身业务互补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甚至参与到大型公司发展的走向制定中,在滴滴与快的、美团与大众点评的合并中,都浮现出了阿里和腾讯的身影。当时有媒体观点是,它们的目标是掌握所有入口,聚集所有流量,操纵互联网发展的航向。这是中国初代CVC的雏形,即互联网CVC。

有流量、有财力的互联网CVC成为财务VC的“劲敌”。“但凡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创业项目,多少还是希望能进入腾讯、阿里、百度、美团这一类大公司的生态圈,虽然有竞争关系,但是在大流量的扶持下,也能让企业走得更远。不排除一些比较自信的创业者,他们会断然拒绝互联网CVC的钱,拿VC的钱,目的是为了独立发展、独立决策、不受牵制。” Jack表示。

回看数据,腾讯投资从2014年-2016年,平均每年投资数量在120起左右,2018年达到峰值,一年投资178起,平均每个月出手14.8次;阿里投资从2014-2017年,平均每年投资数量在50起左右 。互联网CVC投资的大多覆盖在消费、游戏、社交、电商、企业服务等领域。

过去十多年,互联网资本是中国CVC投资的主力军。据《2021年中国CVC投资并购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历史上曾经出手投资或收购的 CVC 机构有747家,互联网企业占比 21%,但在投资总数上,互联网企业占据了58%的份额,“VC牛逼症”的标签早已迁移至互联网CVC。

时代更迭,随着硬科技投资声量的放大,CVC投资的主力军悄然发生了转移,互联网CVC投资战线开始收缩,取而代之是产业巨头纷纷弯下腰布局硬科技,这届产业CVC开始陆续登场了。

产业CVC接棒“VC牛逼症

这届产业CVC的“VC牛逼症”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投出了“VC的速度”;一方面是敢于投出了自身的能力边界。

“产业CVC接棒取决于两个原因,第一是产业互联时代来临,互联网项目从创新变成日常,在原本的互联网项目上很难看到第二增长曲线,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互联网的技术应用到产业中,提升企业效能、降低企业成本,这是产业互联的核心;第二是科技创新时代的来临,国家层面在呼吁“投早、投小、投科技”,这是拥有殷实资金能力的产业资本寻找创新业务、扩充业务板块、打通上下游产业的机会。”王超(化名)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

盘点产业CVC的投资分为两种策略,一种是纵向深耕型战略,一种是生态圈层型战略。

纵向深耕战略型CVC多以产业集团的主营业务为基础,结合上下游产业链发展趋势,在产业链维度上对上下游优质企业进行投资。

比如,北汽产投,设立之初是为了解决发力电动化初期产业链不完善的问题。因此通过投资出行领域的前沿技术和战略级项目,为北汽集团构建创新链。“通过投资将触角发散和延伸至汽车产业链的最前端,以延链、补链、强链,助力北汽集团完善汽车产业生态圈。” 北汽产投副总经理贾广宏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招商局创投亦是如此,作为招商局集团旗下的CVC所投项目六成与集团下属各产业公司有实际业务往来,在投资期间会带着被投项目对接产业公司去谈产品落实、要试验场景。

生态圈层型战略CVC则是从企业主营业务产业链出发,吸引并引进与企业主营业务产业链有强关联、弱关联的企业,扩展经营范围,探索新业务。

比如联想创投,内部制定了二八投资原则,80%聚焦核心科技,20%投资未来最有想象力的领域。“我们把投资分为三个级别:第一级是必须要有良好的财务回报,第二级是服务于联想集团当期和未来的生态布局,第三级则是要投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公司。” 联想创投集团高级合伙人宋春雨表示。

过去六年,联想创投投资了200余家企业,包括11家IPO公司,40家细分领域的独角兽企业,分布在新能源、动力电池、工业互联网、智能汽车、人工智能等行业,与联想集团形成了科技产业生态,超过一半的被投企业跟联想集团形成了合作。

比如碧桂园资本,起初投资是与地产相关赛道,后期逐渐扩大投资领域涉足消费赛道、科技赛道、医疗健康、航空航天等。根据官方口径,碧桂园创投自2019年1月成立至今,已投超过60个项目,投资金额高达数百亿,基本都来自自有资金。

对于碧桂园资本的“努力”跨界投资,圈内也有投资人表示质疑:“产业半径内投资对项目可以赋能,产业半径外投资对项目的帮助到底能有几分,这样的钱和财务VC有什么区别?”

对比国外知名产业CVC,有坚守自己能力和资源半径的投资“楷模”,比如博世资本,所投项目均是围绕集团主营业务开展,涉及机器人、工业 4.0、集成电路、自动驾驶等领域。合伙人曾表示“作为技术型的 CVC,我们从来不去涉足不懂的领域。在投资过程中,我们扫到的基本都是能与集团产生战略协同并且非常优秀的项目。”

谷歌投资也位列其中,相关负责人曾表示:谷歌做投资,最重要的是业务和谷歌有互补,或者在用户体验、技术或者产品上有创新。

或坚守能力半径或跨越能力半径外,是产业CVC高速扩张时代的新思考,也是时间才能给予的正确答案。

企业CVC“跑步”进入独立时代

CVC不仅成为了上市公司的标配,还开启了独立投资时代。

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亲自下场,跑步进入私募股权投资的战场。今年7月,元琛科技、和元生物、亚信安全、东微半导、呈和科技等多家科创板公司发布设立产业基金或完成备案相关公告,今年以内,已经有近50家企业设立了产业投资基金。

根据《粤港澳大湾区A股公司CVC问卷调查报告》受访公司中,通过直接设立CVC、牵头设立股权投资基金或认购专业机构的股权投资基金的方式进行投资的公司超80家,占比达52.25%。

企业家们也络绎不绝进军私募创投行业,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港澳企业家何鸿燊之子何猷龙等传统企业家开始转型做投资人。

据粗略统计,国内上市公司CVC大约已占到整个风投市场20%至30%的份额,逐渐成为风险投资市场中的一股新势力。

随着CVC投资势力的壮大,依托于集团资本之下的投资短板逐渐暴露,第一,项目过审流程复杂、顾虑协同因素,从而导致投资速度慢。比如,有些项目需要得到相关部门的支持,上市公司投一个项目不会单纯的看财务,也会结合业务实际需求,需求多样导致投资效率低;第二,尽调时竞争关系,信息隐瞒。比如有些项目与CVC主营业务存在竞争关系时,背调企业心存防备,透露信息有限,造成决策困扰;第三,财务投资与母公司财务纠缠。于是,一些产业CVC开始寻求独立发展。

今年7月伊利成立深圳市健瓴创新种子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主要围绕健康食品、健康相关及其他有投资价值的领域,对具有高发展潜力的初创期企业进行投资;洽洽食品投资成立了上海创味来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投资管理等;来伊份注册资本为1亿元设立上海来伊份私募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经营范围包括,以私募基金从事股权投资、投资管理、资产管理等活动。

互联网大厂也在淡化旗下CVC基金与自身的关系。比如字节跳动战投部被解散后,财务负责人杨洁亲自带队成立锦秋基金,出资人上并未出现字节跳动,但创始成员却是字节跳动财务投资团队。业内人士猜测锦秋基金与字节跳动关系匪浅。

类似的情况还有龙珠,脱身于美团战投部,现在以独立市场化运作方式进行投资,也在弱化与美团的关系。

彼时,政策层面对于CVC投资给予了高度关注。8月11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关于加快建设国际财富管理中心的意见(公开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告,其中明确规定:支持大中型科技企业设立企业风险投资基金(CVC基金),经认定符合条件的CVC基金可参照股权投资、创业投资企业享受一次性落户奖励、投资贡献奖励、退出投资收益奖励、购房租房补贴等政策。不久的将来,深圳福田区也即将开启CVC创新中心建设。

企业CVC进入新的时代,未来将会有越多越多的企业CVC以独立投资者的姿态进入到风险投资市场,与传统VC/PE一起“厮杀”。(本文首发钛媒体App,编辑 | 郭虹妘)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正见TrueView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564人已赞赏 >
564换成打赏总人数56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