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回秋雅”爆火,为何8bit音乐能够戳中人心?

刺猬公社

刺猬公社

· 2022.11.10 15:20

在8bit音乐的评论区里,人们忙着创造游戏世界。

播放 暂停

“夺回秋雅”爆火,为何8bit音乐能够戳中人心?

00:00 16:0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刺猬公社,作者 | 世昕,编辑 | 李乐蜀

你最近是否有刷到这样一段音乐:

经典的《一剪梅》旋律,但音色已经变成了类似《魂斗罗》配乐一样的游戏声效,伴随合成器既僵硬又灵动的旋律,把印在脑子里的“雪花飘飘”改造成了像素风的“模样”。

伴随这段音乐出现的,往往还有“夺回秋雅”这句不知所以但刷遍全网的热梗。截至目前,“夺回秋雅”及这段像素风旋律在抖音上的播放量突破30亿次,无数人忙着“攻略关卡”,全网都在“夺回秋雅”。连“秋雅”本人都站了出来,官方回应了这个热梗,“不用夺也会回来的”。

事实上,这段洗脑的像素风《一剪梅》是一种独立的音乐风格,即是8bit音乐,在近年再度风靡起来。在“夺回秋雅”全网爆火后,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与这段旋律的原作者、8bit音乐制作人王利夫聊了聊。

主线任务:夺回秋雅

2022年9月15日,像往常一样,王利夫将自己制作的8bit音乐片段上传到了抖音、B站等平台上,这一次他改编的是费玉清的经典作品《一剪梅》,这首歌因电影《夏洛特烦恼》在国内再度翻红,更是搭着短视频的风在海外火了一把。

王利夫很喜欢《夏洛特烦恼》,尤其是角色袁华在电话亭旁崩溃的片段,更被他称为自己观影史里的名场面之一,其BGM就是《一剪梅》,这也是他选择改编这首歌的原因。

《夏洛特烦恼》袁华“一剪梅”名场面

但《一剪梅》8bit版也没有多么特别。在此之前,王利夫已经发布了上百条8bit音乐,基本都改编自国内外的经典音乐作品,其中许多作品的播放量、点赞量都很高,相比来说《一剪梅》8bit版只是他的日常创作。但谁也没有想到,在短短一个月后,这段音频会因一句“夺回秋雅”在抖音上爆火。

“事实上夺回秋雅这个梗跟我没什么关系,是我评论区几个哥们的杰作。” 在这个只有39秒的视频中,经典的《一剪梅》副歌旋律被改编成了8bit音乐风格,原本婉转悠长的旋律一改画风,与许多人童年时代的红白机像素游戏bgm高度类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小时候玩过的《魂斗罗》《影子传说》等经典游戏。

这激发了网友们的灵感,在这条视频的评论区里,一位名叫“在哪在哪”的用户的评论吸引了近十万点赞:“主线任务:夺回秋雅”。秋雅是《夏洛特烦恼》的角色之一,是主角夏洛学生时代的暗恋对象,被夏洛的音乐天赋吸引后离开了原本的暧昧对象袁华,袁华也正是在《一剪梅》的旋律中“痛失爱人”,而“夺回xx”则是常见于像素游戏中的经典任务指示。

短短八个字加上魔性的8bit音乐,瞬间就把人带入了游戏世界中,在《一剪梅》8bit版之下,网友们“变身”游戏玩家,操控着袁华踏上夺回爱人的征程。

在这条音乐的评论区里,网友们学着“夺回秋雅”的感觉,个个化身游戏策划:“第一关,阻止夏洛打老师”“隐藏任务,阻止张扬成为夏洛的父亲”,在网友们的集思广益下,电影被解构成了一个又一个关卡,角色们有的是NPC,有的化身Boss,一个《夏洛特烦恼》游戏世界就这么诞生了。

“夺回秋雅”也变成这段音乐的另一个名字,并伴随着抖音的合拍机制迅速出圈,《一剪梅》8bit版迅速占据各路网红博主的视频bgm榜单,围绕着“夺回秋雅”这个热梗,有人真的把《夏洛特烦恼》剪辑成了游戏画面,除此之外还有变装、快闪,还吸引了杨超越、高圆圆等明星的合拍,连中国航天科工都在官方整活儿,各式武器展示画面配上8bit《一剪梅》,来了场“硬核夺回秋雅”。

“夺回秋雅”爆火不仅是源于《夏洛特烦恼》的超高国民度,8bit音乐的独特魅力更是最主要的功臣,伴随着《一剪梅》8bit版的爆火,王利夫的全网粉丝量也上涨到了100万以上,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起了这一小众音乐品类,在8bit音乐作品的评论区里,一个属于童年与回忆的游戏世界正在形成。

“Hello,World”

在抖音和B站里,王利夫作为8bit音乐制作人小小地出圈了一波,但鲜少有人知道,他还是知名音乐制作人、影视配乐、摇滚乐队主唱,“夺回秋雅”只是他音乐生涯中的众多闪光点之一。

很小伊始,王利夫就开始接触民乐,“我从小就学习扬琴,为我开蒙的老师让我接触了一套民乐的东西,现在想想受益匪浅。” 民乐的学习经历为他打下了基础。少年时代,他爱上了摇滚乐,考入大学后,他碰到了几位同样热爱摇滚乐的朋友,开始正式学习吉他弹奏、音乐制作。音乐也变成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业。

2007年,王利夫和几位朋友在学校里创立了金属乐队“萨满”,他在其中担任主唱。凭借风格化十足的音乐,这支来自东北长春的乐队在国内摇滚乐领域崭露头角,也是现如今国内知名的金属乐队。从那时起,王利夫成为了一名音乐制作人,尽管没有经受过学院派的音乐教学,但在大学期间他就已经开始为太合麦田等唱片公司制作音乐。

“我很喜欢在幕后的这种感觉,可以做很多创造性的工作,创作和表演是很不一样的。”对于王利夫来说,相比乐队主唱,他更想成为一名音乐制作人。大学毕业后,又取得了硕士学位的王利夫成为了一名职业音乐制作人,一边为影视、游戏、广告等制作配乐,一边搞乐队。

也正是从那时起,王利夫开始接触并制作8bit音乐。

首先我们要解答一个问题:什么是8bit音乐?

简单来说,8bit音乐是游戏音乐的“初始样貌”。8bit音乐也叫芯片音乐,它伴随着计算机技术在人类社会中的普及诞生,8bit中的“bit”,即是计算机储存量的最小单位“位”,8-bit就是8位二进制的简称,8-bit也就是一个“字节”(byte),是计算总线宽度、存储器容量的标准单位之一。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任天堂等知名游戏企业的崛起之下,电子游戏产业也迎来迅速发展,游戏配乐也逐渐被重视起来。但早期游戏机碍于技术限制,发声单元有限,难以储存创作优质丰富的旋律,在这种客观条件下,配乐艺术家们创造出了芯片音乐这一品类,利用三角波、白噪声等基本波形组合创作音乐。

经典FC游戏《魂斗罗》

1983年,任天堂红白机(FC)发行,其配备了一颗可编程的声音发生器(PSG),可以提供4个模拟声道和1个PCM数字声道,不仅可以演奏乐音,还能表现特殊的声效。这也让芯片音乐更加丰富,其质感也得到进一步提升。

也正是FC的发行真正让8bit音乐跨入了艺术的行列,8bit音乐以游戏配乐的形式走进千家万户,组成了无数人的童年bgm。

这也是王利夫会爱上8bit音乐的原因。“我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小时候喜欢玩任天堂红白机,很早就接触到了芯片音乐,那时候在我的概念里游戏音乐就等于是芯片音乐,可以说它深植在了我的童年里,在我心里有很深的烙印。”对于王利夫来说,8bit音乐蕴含着自己第一次接触电子游戏世界时的那种乐趣。

“2009年,我制作了第一个8bit音乐的demo,当时国内已经有一些非常成熟的芯片音乐制作人了,我属于中生代。”2012年,王利夫开始制作自己的第一张8bit音乐专辑,这是一张原创专辑,以人类的第一条计算机语言“Hello,World”为名,他将自己对于8bit音乐最初的热爱全部倾注在了这张专辑里。

“当时没有现在这么成熟的音乐制作软件,制作8bit音乐很繁琐。”王利夫回忆,《Hello,World》最早发布在豆瓣音乐上,历经一年多才全部制作完成。“当时我只懂音乐制作,但8bit要涉及很多硬件技术,我求助了很多朋友,谁会玩单片机、弱电,谁会搞硬件。” 在集思广益之下,这张8bit专辑终于被制作出来,也是国内8bit音乐领域的经典之作。

此后的近十年里,王利夫再没有制作8bit音乐专辑,它更像是一个爱好,他有时会把8bit元素融入进自己的配乐创作中,但很少把它做成独立的作品。2022年5月,受疫情影响,萨满乐队的演出季受到影响,王利夫也不得不宅在家里,为了消解这种不太舒适的空闲,他再次把目光投向了音乐。

用他的话来说,做8bit音乐是一个“解瘾”的过程。2022年5月,他决定翻弹翻录一些经典摇滚乐片段,并将其发布在抖音上,但这种翻奏耗神耗力。他突然想起了8bit,“我玩音乐的瘾还没解,但我应该玩个快一点的,不耗太多精力的。”

5月末,他开始在抖音发布自己的8bit音乐改编作品,第一首是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的名曲《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pt.2》,在这条抖音的评论区里,能看到从7月回来“考古”的粉丝:“这是梦开始的地方”。

用音乐,创造一个游戏世界

王利夫觉得,现如今制作8bit音乐更不一样了。

对于他来说,最初做8bit音乐改编纯粹是一种“玩票行为”,这是一种过程又快又能解瘾的方式。在现如今的音乐制作技术条件下,将经典名曲改编成8bit音乐的效率非常高,大多数改编都能在几个小时内解决,“依音乐本身的风格与改编难度来看,制作一首8bit改编作品最短的半个小时就能完成,最长的需要半天左右。”

他的8bit音乐就如同FC游戏一样,是跳脱且趣味十足的,从平克佛洛依德出发,他改编过知名摇滚乐队的名曲,也改编过近年来最流行的抖音神曲,从《亮剑》到《权力的游戏》,许许多多耳熟能详的音乐被他制作成了8bit风格,流行、金属、嘻哈、民乐、后摇、甚至戏曲,都能成为他的素材。

在他的“8bit曲库”里,有《太阳照常升起》《国际歌》,也有《探清水河》《普通disco》,二次元作品与游戏也是他重要的灵感来源,《千本樱》《塞尔达传说》《猪猪侠》《上古卷轴》,作为B站的资深用户,他把许多流行文化中的热门音乐都改编成了8bit音乐,将许多经典赋上一层游戏色彩。

他的创作也在随着粉丝的增多而变化,“我记得最早小火了一波是因为8bit版的《波西米亚狂想曲》,一个多礼拜从几千粉丝涨到了20万,我发现真的有不少人喜欢听8bit,也开始真的把制作8bit音乐当作一件事情来做。”

在王利夫看来,和听众的互动也很重要。伴随着听众的增多,这些8bit作品的评论区也日渐丰富了起来,就像“夺回秋雅”一样,许多听众被8bit音乐独特的游戏质感所感染,会在评论区大玩游戏梗,在许多影视经典配乐的评论区里,你能看到网友们煞有其事的介绍游戏剧情,甚至还会交流自己对于“游戏”的感悟。

《布拉格广场》8bit版评论区

例如在《亮剑》评论区里,你能看到有人认真分享游戏攻略:“在赵家峪解救秀芹,就能避开平安县城关的剧情杀”“英雄还是要选魏和尚,重攻击很强!”,甚至有“老实人”真的信了这些“攻略内容”,在评论区里要游戏链接。

在几乎每一条经典配乐的评论区里,你都能看到许多类似的评论,他甚至能够组成一个完整的游戏剧本,《教父》《让子弹飞》《叶问》甚至是《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千奇百怪的游戏世界被听众们构建出来,他们有着同样的特点“来自童年”“像素风”,也有着同样的目标“去通关”“去完成使命”,中二又趣味十足。

“我会认真的看评论区每一条网友脑洞编写的‘游戏攻略’,尤其是B站,人均游戏策划大神,有的游戏情节说的跟真事儿似的。”对于王利夫来说,除了制作音乐的过程本身以外,看评论区的“游戏讨论”也成为了他的快乐源泉,“这种感觉特别棒,通过我的音乐去激发大家的脑洞,有时候音乐只是一个载体,8bit带来的魅力是大家一起去完成的。”

在现如今这个不太友好的网络环境里,王利夫的视频评论区像是回到了二十年前,那里没有争吵与辩论,只有对于游戏的热爱,以及童年时的快乐和闪闪发光的回忆。“夺回秋雅”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产生的,归根结底,“夺回秋雅”和8bit音乐的爆火更像是人们对于童年时代的追忆,就如同近年来“像素风”的回潮。

王利夫也会做一些“整活”的作品,比如将赵本山、郭德纲的小品相声8bit化,或者用8bit音乐玩当下最火的梗。“我很喜欢恶作剧,做8bit音乐有时候追求的就是那种反差感,用这种好玩的、不着调的音乐风格去做东西。”他用一个细节去描述了这种快乐,“我特别喜欢看弹幕或者评论区里的问号,这是一种出人意料的快乐,但又让人心领神会,夸张一点说,达到了某种心灵上的契合。”

做8bit音乐的过程,也成为了游戏一般的体验,这也是他与粉丝在无形中达成的“默契”。

“夺回秋雅”的爆火并没有对王利夫产生什么影响,“说实话做了这么多年配乐也有很多代表性的作品,而且《一剪梅》的制作并不算精致,我觉得并不是一个好的作品。”他仍以高频次更新着自己的8bit改编作品,并筹划着重新做一张8bit音乐风格的专辑,他从这几个月中得到了很多对于这一音乐品类新的感悟。

如果要找寻8bit音乐再度风靡起来的深层原因,或许很难总结出某种特定的规律,但其所承载的意义是奇妙的,关于时间的交错,也关于人生的感悟。

在《Hello,World》专辑中,评论最多的是一支名为《Attila(阿提拉)》的8bit音乐,其改编自萨满乐队的同名作品《Attila》,原本浑厚史诗般的交响被重新制作出了独特的电子质感,但其带来的感悟不减,正如一位听众在2021年的留言一样:

“就好像你在红白机上玩一款策略游戏。扮演匈奴王骑马扬鞭大杀四方,直到死亡来临,一切尘埃落定。电视屏幕上打出完结字幕。你闭上眼睛,彷佛已经度过了一生。”

本文系作者刺猬公社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钛粉81950
563人已赞赏 >
563换成打赏总人数56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