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PC端文章正文页面顶部通栏2.22&2.23

苏伟铭+东风+雷诺,BeyonCa能否补全中国百万级电动车的拼图?

“我们要直接面对BBA。”

这句话是不是觉得有点耳熟?过去几年中,几乎每一个瞄准豪华电动车市场的新势力都曾有过这样的表述,无论是蔚小理和高合,还是已经悄无声息的拜腾,莫不如此。

这一次,换成了曾在大众集团任职16年、至今仍是大众集团职位最高的华人——新加坡人苏伟铭。

过去一年中与苏伟铭有关的传闻都变成了现实

2021年6月,一家名为北京宾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注册。吸引外界视线的原因并非其2亿美元的注册资金,而是在法人代表一栏赫然出现了苏伟铭的名字。与其相关联的两家公司为北京宾理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宾黎信息科技公司,前者在彼时已经完成了24项交通运输工具类商标。

更加令人浮想联翩的是,在北京宾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母公司BeyonCa HK Limited的五位自然人股东中,竟然出现了东风汽车集团副总经理尤峥与武汉东风保险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廖显志的名字。

那时的苏伟铭已经离开了大众汽车集团,任职雷诺中国首席执行官。一时间,与苏伟铭将all in造车的传闻成了媒体的头条。

苏伟铭此次创业,不可避免地被外界将其新加坡国籍的身份作为话题。此前,曾任宝马高管的德国人戴雷与毕福康在拜腾败走麦城,美籍华人黄希鸣的博郡也轰然倒塌,美籍华人王晓麟的赛麟也成为一出闹剧。苏伟铭能行吗?

苏伟铭之所以受到合作伙伴与资本的青睐,并不是由于其新加坡国籍的背景,也不完全因为在大众汽车集团曾居高位,更多的是其在戴姆勒克莱斯勒与大众任职期间所取得的成绩使然。

29岁进入戴姆勒的苏伟铭曾任戴姆勒克莱斯勒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随后出任北京吉普销售及市场部总经理。2005年3月,苏伟铭加入大众中国出任副总裁时,这家合资公司当年总计运营亏损1.19亿欧元,在华市场份额跌破20%。在一汽集团董事长竺延风的邀请下,苏伟铭也兼任了一汽-大众商务副总经理兼销售公司总经理。

通过推动一汽-大众公司架构、人事与品牌的多方面改革,一汽-大众在2006年与2007年的销量分别增长了12%和37%,成功实现了逆袭。功成身退的苏伟铭回到大众中国担任执行副总裁,其后完成了引进辉腾与整合大众汽车集团旗下八个乘用车品牌两件大事,很快辉腾与宾利在中国的销量便占到了全球一半以上的份额。

在海兹曼(Jochem Heizmann)退休前,苏伟铭在大众中国官网上的职位包括大众中国执行副总裁、逸驾智能董事兼CEO、开迈斯新能源董事长以及大众中国销售公司董事长。随着海兹曼的离开,苏伟铭也转投雷诺中国出任CEO。

在过去的十几个月中,苏伟铭一直在努力将自己与造车一事加以割裂,毕竟雷诺中国CEO的身份会让外界出现很多臆测。但有大众中国员工向媒体表示:“苏总要创业,我们很多人都知道,毕竟他在后期负责新业务时积累了不少人脉和资源。”

在10月30日的发布会上,苏伟铭第一次以BeyonCa创始人兼董事长的身份走到台前,这也让这十几个月的传言尘埃落地。

苏伟铭也首次公开了BeyonCa的投资方:雷诺、东风与长江资本。其中,雷诺的出现有些出人意料,但想想雷诺的确亟需一个能够助其在智能电动车市场,尤其是中国的智能电动车市场的明星项目。

在BBA与新势力夹击之下,BeyonCa还有机会吗?

“我们要直接面对BBA。”苏伟铭以大众的产品举例,BeyonCa要以“宾利与保时捷结合体”的产品杀进以往被BBA统治的市场。

苏伟铭并没有回避BeyonCa与BBA可能出现的直接竞争,在从传统汽车豪门中跳出后,他认为只有在智能这个方向发力才能完成对BBA的超越。

“我知道2028年之前BBA的智能化会是怎样的结构与情况,因为我出自这个体系。”苏伟铭认为BeyonCa的机会来自于BBA当下还做不到或无法做到完美的领域,因为E/E架构与平台的开发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除此之外与其相匹配的企业文化同样需要时间来打磨。后者无论是企业对于智能化战略地位从上到下的共识,还是一个有着七八十万员工的超大型企业不可避免的显得冗长的决策流程,都会影响BBA这种巨头在市场上的效率。

在中国市场,BeyonCa短期内面对的竞争将更多地来自于快速发展并占据了豪华电动车市场相当大份额的造车新势力。在与造车新势力的竞争中,BeyonCa采取了“与历史学家谈数学,与数学家谈历史”的方式,苏伟铭认为传统车企在设计与制造流程上的优势是新势力很难短期内完成超越的。

在造车的流程之中,传统豪华车企业会更加侧重设计,在前六个月里用大量的时间去打磨车身比例、配置与调校。但是苏伟铭认为造车新势力会向速度与效率妥协,但是在SOP之前却会由于“业内人士”与潜在客户的反馈不得不对产品做出调整。

在苏伟铭的经验中,大众汽车从德国引入一款新车型到国内,需要大约52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上市前的全部工作。在国内,做一辆质量与设计满足市场检验标准的新车型则需要36个月的时间,新车上市前的两个夏季测试与两个冬季测试对于一款新车是无法绕过的环节。“如果任何人跟你讲18个月,那你要先打个问号。”

在智能领域,BeyonCa将深场景作为于BBA同新势力的夹击中突围而出的方向。

对于中国造车新势力们过去几年间为用户提供的智能化的颠覆体验,苏伟铭认为“中国的软件做得快,但做不深,只有轻场景”,这也是BeyonCa与后来者的机会所在。以往的市场成功经验是在设定好智能座舱后添加场景,但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场景定义汽车,只是对软件功能的包装。苏伟铭相信真正的场景是从心理学出发,解决用户内心的实际痛点。“场景不仅仅是功能和配置的简单叠加,更应该是艺术与科技的完美结合。技术的发展要服务人的最核心需求,因此,我们聚焦深度场景,聚焦健康。”

在BeyconCa“深度场景定义汽车”的理念中,健康生态服务是一种以数字技术为支撑的创新模式,这无法单靠功能开发来实现,而是要从产品定义阶段开始重新进行生态服务体系设计。当下的智能电动车市场上,也有多家车企的产品将健康作为主打功能,但苏伟铭认为如果只是为用户提供测量血压与心率的功能那只是轻场景,这种场景的实现并不需要策略,仅由技术便足以完成。

BeyonCa主打的健康生态服务(HaaS,Health as a Service)通过整合AI技术、智能驾驶与健康管理服务,为用户提供高品质健康管理和智慧医疗解决方案。目前,BeyonCa已经开发了具有实时健康监测系统的智能座舱,能够实现全感知、全响应、全触达的健康解决方案。国际心血管疾病专家郭欣博士也出任首席健康官,带领“云医生”团队为BeyonCa研发车内外健康场景和服务。

中国电动车拼图百万级产品空白由谁来补全?

尽管苏伟铭将BBA作为BeyonCa的竞争对手,但他也曾表示BeyonCa真正的对手将是宾利与劳斯莱斯的电动车。

在中国当下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上,进口车型中曾经的特斯拉Model S与Model X也曾是百万豪车,今天的奔驰EQS 市场售价107.46万元起,AMG版本的起售价则达到了174.56万元;保时捷Taycan最低配车型的起售价为89.8万元,最高起售价则为183.8万元;即将到来的宾利、劳斯莱斯与兰博基尼的纯电产品售价或许会是一个更高的数字。

价格最高的中国品牌新能源车型要算是售价超过80万元的高合了,销量更高的蔚来ES8选满所有配置后价格为67.4万元。面对即将到来的百万级甚至更高价格区间的纯电动车细分市场的竞争,中国本土车企缺乏足够有竞争力的产品。曾经以超跑概念获得资本支持的赛麟最终只是交出了一款近乎低速电动车的A00级产品,并以闹剧收场。大洋彼岸的贾跃亭一直声称要把对标迈巴赫的FF91带回国内,却食言至今。

或许有着将奔驰、宾利、兰博基尼等豪华品牌在国内卖得风生水起经验的苏伟铭有机会做到,毕竟有着雷诺与东风两大品牌投资,东风更是有可能为BeyonCa代工。不缺人、不缺钱、不缺工厂的BeyonCa看起来在明星团队的带领下有很大概率能够补全中国品牌新能源市场上百万级产品的空白。

对了,Beyon暂定名为Gran Turismo Opus 1的第一款量产车型将于2024年下线。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31
21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