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李亚鹏,被误读的后半生?

火星商业

火星商业

· 2022.09.29 16:10

顶着“令狐冲”等明星角色的光环,李亚鹏很努力地想当好一个商人,但近年来,他时常陷入投资失败、绩务纠纷等舆论漩涡中。

播放 暂停

商人李亚鹏,被误读的后半生?

00:00 15:1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市界,作者 | 陶婷,编辑 | 韩忠强

半生浮华半生殇,蜃楼隐在云雾后。

很多年前,从演员变成商人后,李亚鹏的人生目标是成为宗庆后、任正非那样的企业家。他们也都是从40岁后开始创业并叱咤商海。更重要的是,李亚鹏希望能像他们一样受人尊敬。

这么多年,顶着“令狐冲”等明星角色的光环,李亚鹏很努力地想当好一个“商人”,但他还是被公众“嫌弃”了。只因李亚鹏的后半生,通常被“投资屡战屡败、欠债纠纷四起”的信息塞满了。

继2022年7月“4000万欠款案”终审败诉后,2022年9月中下旬,李亚鹏关联公司被执行4.51亿元标的新闻发酵了起来。这一次,李亚鹏方很委屈,向市界回复称“只是项目的小股东,并不参与项目的实际运营”、“这些年被外界误读了”。

乱花渐入迷人眼。与“欠债”纠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亚鹏在一些场合“露富”的言行。这形成了一个疑团:李亚鹏到底有没有钱?

01 财富未解之谜

9月7日,有网友问:“欠那么多钱,是怎么做到还能如此亲近自然的?”李亚鹏回答:靠喝青菜红枣雪梨汤。这不是李亚鹏第一次自我调侃。

今年8月,就有粉丝问他还欠多少钱,李亚鹏答:“就差200了,兄台可否出手相助。”更早之前的7月,“4000万欠债案”终审结果出来时,李亚鹏回应称,“做为一个公民,我坚决尊重法院判决,并积极努力履行。”

虽然李亚鹏多次回应债务纠纷,但公众的疑虑从未消散过。9月26日,李亚鹏方独家回应市界称,关于商业纠纷,这些年来一直在司法和诉讼的过程中,并不是一个最终的结果,所以不存在“一直没有还”。

“网上过往的新闻素材和内容很多都是断章取义,我们一直尊重司法程序,在司法程序过程中,不希望通过发声去影响公众。”

 大多数网友包括王简一直猜测的是:李亚鹏是不是没钱了?王简得出此判断的依据在于:在“4000万债务纠纷案”被曝出的头一年,李亚鹏的资产状况就被人查了个底朝天。除了被冻结的账户资金外,李亚鹏名下没有多少资产。这一度让王简无法相信。在他看来,明星拍戏片酬是很高的。

以2018年王千源拍的《七日生》、杨烁拍的电视剧《异乡人》为例,他们当年要的片酬都高达几千万。这两人还不是顶流。但王简很快意识到,李亚鹏正当红是九十年代,内娱明星的片酬,并没有很高。并且,从2000年开始,李亚鹏就逐渐从演员转型为商人。但是,“李亚鹏每次投资失败,还能卷土重来。钱哪里来?”王简又有疑问。

除电影《将爱情进行到底》赚钱外,李亚鹏于1998年开创的婚礼服务网站喜宴、1999年创办的杂志《婚礼》、2000年创办的美丽春天文化传播公司、2010年筹建的乡村书院、2007年成立的丽江旅游公司……或因亏损而倒闭,或长时间无收入。

尤为轰动的案例,莫过于雪山艺术小镇了。当年号称欲投资35亿元的雪山艺术小镇,后来不仅被阳光100接手了大部分股份,更让李亚鹏贴上了欠债“一直不还”的标签。同样引人注目的,是李亚鹏的行事风格。

从公开信息可以看到,无论是李亚鹏拍摄视频时展示的物品,还是参加节目时的访谈内容,无不释放出“我有钱”的信号。比如他在节目中,随手就送给鲁豫一包8000元一斤的冰岛茶;比如他曾说北京有两套四合院,从5000万元的购入价,升值到现在的5亿元等等。

李亚鹏名下虽然没什么资产,但他的侄女李诗怡、财务伙伴曹志梅等相关人士,注册了不少公司。比如李诗怡就担任了六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对外投资了三家公司。注册的资金,从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

在一名法律人士看来,李亚鹏过往的商业模式,也不走“寻常路”,“李亚鹏做生意的自有资金比较少。”这一切有迹可循。抛开带有公益属性的嫣然天使基金不谈,李亚鹏赚到第一桶金的唐朝乐队摇滚演唱会,启动资金七万元是别人赞助的;喜宴网是在美国拿到的五十万美元风投等等。

即便是文旅地产也不例外。比如赣州文谷,是与江西省旅游集团共同操盘;郑州文谷则是与金科在合作;雪山艺术小镇,前有注资6000万元的泰和友联,后有购买了大部分股权的阳光100。

资深文旅地产人士栾振锋亦坦言,“文旅地产大多数这么做,以轻资产居多,重资产的路很难走。即便有大量的重资产,前期除了融资外,很多带有产业拿地的文旅项目,政府会给较大优惠政策。”

针对“钱从哪儿来”这个问题,李亚鹏方回应市界称,公司旗下不只是地产项目,关于资金我们也一直有正常的营收,任何一个商业公司运营,都会有营收,并不是外界认为的在“亏钱”。对于“自有资金和融资比例多少”这个问题,李亚鹏方并没有答复。

02 为何屡败屡战?

令王简疑惑的还有,即便不是在“亏钱”,李亚鹏为何鲜少成功案例?他为何屡战屡败?要搞清这两个问题,先要从李亚鹏为何屡败屡战说起。

原生家庭对李亚鹏的影响不可谓不大。父母年纪轻轻来到新疆打拼,并为事业努力奋斗的过程,让李亚鹏骨子里的性格“浪漫、反抗、倔强”,这让他“做任何事情,都一定要把它做好。”

努力当好演员这件事,李亚鹏显然是合格的。2001年,随着《笑傲江湖》的热映,李亚鹏成为了很多人心中快意恩仇、侠骨柔肠的“令狐冲”。后来《射雕英雄传》中“郭靖”一角,获得的效果有异曲同工之妙。

如果李亚鹏继续从事演员这个职业,或许他今天已成为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了,但命运的车轮滚滚向前中,不喜欢当演员的李亚鹏,走上的是一条荆棘密布的经商之路。探究背后原因,总有章可循。

李亚鹏曾多次表示,父亲做人有一个原则和标准:无论有钱或没钱,做事为人,最后要达到的,是得到别人的尊重。“社会企业家”这个身份,不仅够格也是他喜欢的。

从李亚鹏方回应的来看,大二在新疆成功举办的那场摇滚演唱会,不仅让李亚鹏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更成为他“公众文化艺术生活和公益事业的原点”。比如李亚鹏后来一手创立的嫣然天使基金、培德书院等等。

但公众眼中的李亚鹏,“社会企业家”做的并不尽如人意。除了嫣然天使基金善款流向曾备受争议外,外界颇为关注的,还有让李亚鹏“心碎”的文旅地产。那三个“文化乌托邦”,与李亚鹏还有何关系?

就目前来看,雪山艺术小镇,李亚鹏方仅持有20%多的股份,且“整个项目由阳光100负责,并不参与项目的实际运营”,李亚鹏方说,“麋鹿星球营地,原计划将在今年10月份的雪山音乐节上举办活动,但目前因为疫情原因会有调整。”

郑州文谷,李亚鹏方也作了回应,“郑州项目是和金科合作,后期因市场环境、城市规划等原因,政府前期规划的产业用地,只落位了一部分用地。”郑州多名资深地产人士告诉市界,郑州文谷跟两年前没什么区别(除了住宅,周边配套并没有起来),“即便住宅配套金科博翠书院,现在流速(指销售和流通速度)也很一般。”

作为赣州文谷的住宅配套,赣州新旅中书文旅城从销售至今,尽管累计销售额可观,但其主体公司赣州中书资源置业,在这些年股权几经变迁。据企查查显示,李亚鹏方从早期投资持股45%,到现在已经与赣州中书置业股权上没有关联。李亚鹏方也再三强调说,“在赣州和郑州项目上,我方角色都只是负责产业和内容运营,即文化IP授权、打造和运营,和项目合作公司股权上没有关联”。

不过,通过多方验证,市界了解到,李亚鹏方在赣州文谷启动了喜邻社区书院、麋鹿星球营地等业务。以麋鹿星球为例,其除了每周末常态化活动外,分别在2020年6月与10月、2021年5月举办了三场文化艺术活动。而郑州文谷,目前并没有李亚鹏作为运营商开办活动的信息。

不管如何,与当年在中书系股权一家独大、李亚鹏亲自操盘地产项目等相比,如今“只是运营商、不参与实际运营”的定位,势头弱了不少。李亚鹏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这还与他的理想化有关。

基本每启动一个项目,李亚鹏就会说,“不以盈利为目的”。也正因为如此,李亚鹏对成本预算意识不强。他在创业早期有这么一件事:为拍摄电视剧,全员免费五星级酒店、水果、飞机出行。

开酒吧期间,李亚鹏为了送人情,朋友来了就免单,捧场的朋友一堆,可钱却没赚到。一个在束河开火塘酒吧的民间艺人,参加过李亚鹏投资项目的商业演出,他说李亚鹏是他打过交道中的老板中最豪爽的。

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雪山艺术小镇的景观建设。据媒体报道,一名从事别墅园林已有20年的施工负责人说,接过的“最舍得”和“最奢华”的项目,就是雪山艺术小镇。其中,22栋别墅园林景观,造价1000多万元。

“李亚鹏所做的,不在能力圈内”,栾振锋则认为,他可能最终还是回到擅长的赛道。一语成谶。

03 生意仍在继续

尽管李亚鹏“不以盈利为目的”,但这并不妨碍他过着像其他商人一样常态化的生活:迎来送往,酬唱相和。正是以这样的双面状态,以及积累的人脉关系,李亚鹏得以继续行走在商人的道路上。

2020年,李亚鹏将“COART”(艺术文化机构),正式更名为“COART麋鹿星球”,立志打造营地、乐园、艺文三合一的“中国式营地”。为此,在云南、江西等地,李亚鹏相继启动麋鹿星球营地乐园,包含艺术文创、公路文化、运动户外、潮流亲子等市集形式。据去打卡的人所说,进入公园是无需门票的。与之随行的,是盛大的艺术节活动。

这显然在李亚鹏的能力圈内。自2020年至今,李亚鹏在赣州举办的三场艺术活动中的嘉宾,仍然是很多年前给他捧场的一众好友:老狼、李泉、孙楠、郑钧等。还有在雪山艺术小镇项目上,出钱又出力还写歌的“好机友”杨坤。

对于赣州市民来说,摇滚乐、少见的明星、奇妙的灯光秀等等,各种元素交织中,这不仅是一场热血沸腾的视听盛宴,更点燃了这座三线城市的热情。在某一次艺术节活动现场,酒过三巡的李亚鹏,兴奋地向观众高喊:“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为了赚钱!我就想让我们有这么一刻幸福的时光。”

可是,理想总会有被现实来敲门。在王简看来,不收门票,不为了赚钱,没有清晰盈利来源的商业模式,存在了太多不确定性。他追问着:难道李亚鹏自己掏腰包赚吆喝?

当然,李亚鹏也存在确定性的生意,比如路途平顺很多的艺莲文创。

艺莲文创成立于2013年,定位为“文创IP开发运营服务商”。2016年,创办仅三年的艺莲文创,就开始承担故宫天猫旗舰店(478万粉丝)的联合运营。2017年,艺莲文创拿到了大英博物馆(天猫)旗舰店(247万粉丝)独家代运营权,以及产品设计、生产权。

2019年,其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合作开发动画IP文创产品元素。2020年,艺莲文创在线下,做了八达岭长城的文创旗舰店。同年8月,艺莲开发的一款上美影放映机,被薇娅团队选中,进入了直播间。

对于文创生意的盈利能力,李亚鹏曾在公开场合说,“2019年,艺莲文创线上销售额,已经超过1个亿,并且在过去几年里,销售额以几何级的速度增长。”

2022年9月,李亚鹏还启动了“书院造”这个项目。所谓“书院造”,即以书院为名,以造物为技,在衣食、器物和空间等维度和品类上开发产品。李亚鹏最先推出的是白茶系列产品。

直播带货,似乎也成为李亚鹏的另一种确定性。2022年9月10日,通过一年多的短视频发布,累积了200多万粉丝的李亚鹏,开启了第一场直播带货,全程有四万多人在线观看。这次,他卖的是文玩,依然与文化有关。

李亚鹏方称,兴趣电商是当下重要的模式。直播带货在接下来还会持续进行,也希望通过短视频、直播等多个渠道和方式与中书的产业相互联动。

很多年前,李亚鹏说,“我们的优势是公众性,将加强这种影响力和品牌。因为我们的起始,跟名人脱离不了干系。”多年后的今天,兜兜转转,李亚鹏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变的是对“公众性”的理解。不变的,李亚鹏依然是在加强名人的影响力和品牌。

李亚鹏干得好兴趣电商这门生意吗?商人的本性,本应是逐利的。而李亚鹏说,“不以赚钱”为目的。

毕竟,法律既定事实的情况下,也只有像罗永浩一样,拿出真金白银“还债”,才能消除公众的“误读”。

(文中王简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火星商业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1450 钛粉81947 钛粉48375 想暴富257467 钛粉61006 AIBEN
556人已赞赏 >
556换成打赏总人数55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