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新故事割老韭菜,吉宏股份热点不息,痛点未止,终点何往?|钛媒体深度

黄田

黄田

· 2022.09.28 11:03

从跨境电商、区块链、口罩、白酒、网红直播、电子烟、新能源、云计算到元宇宙,一家包装印刷公司的狂热与迷失,背后是什么算盘?

播放 暂停

新故事割老韭菜,吉宏股份热点不息,痛点未止,终点何往?|钛媒体深度

00:00 27:39

1

三年来,围绕吉宏股份(002803.SZ)的众多争议无外乎一个核心话题:真跨界还是蹭热点?对此,监管已下发数次问询,但类似戏码依然年复一年轮番上演。

今年,其“热点”名单继续推陈出新,目前已有四个:元宇宙、区块链、云计算、电子烟。

8月底至今,在新公开的“云计算”合作公告发出后,吉宏股份股价又一次启动,连续上攻,较月初涨近30%。埋伏其中的资金两度突击拉板,但跟进者寥寥,也许,投资者对去年“跨界买酒”、“易主国资”的提前启动、追高活埋“光景”记忆犹新。

吉宏股份8月30日、9月16日股价日k线图

此前的2020年,区块链、口罩、网红直播等热火朝天的概念刺激着公司股价一度涨逾240%,实控人大举减持,此后则迎过山车行情,两年跌超74%。业绩上的萎靡也在说明这绝非错杀:上半年公司归母净利润约1.15亿元,同比减少36.48%,去年,全年净利润跌幅则超过50%。

“蹭热点”没能讲出好故事,实控人的大笔减持与清仓“闹剧”,则愈加让“热点”显示出动机不纯的滋味。由“说了什么”到“做了什么”逐一复盘吉宏股份的这几年,造成这一切的,究竟是这家包装印刷企业的逐渐迷失还是实控人的算计?答案恐怕自在人心。

利润暴跌近四成,“跨不动”的跨境电商

比起常年受困天花板的包装印刷业务,跨境电商近年已成为吉宏股份第一主业,但频繁跨界也说明了其主业窘境。

东南亚,跨境电商巨头的必争之地,也是吉宏股份跨境业务的主战场,财报中,公司以“东南亚地区跨境电商独立站模式头部企业”自居。

从财报数据看,这位“头部企业”的跨境业务近年衰退明显。半年报显示,受广告费、物流费等费用增加及汇率波动影响,公司跨境电商实现 14.47 亿元,同比增长4.13%,实现净利润 7638.35 万元,同比下降 41.62%。

同期,公司To C互联网营销跨境电商占据总营收半壁江山,比例为55.22%,跨境电商利润滑坡直接导致吉宏股份上半年利润大幅萎缩。

并且2021年,公司跨境电商业务也仅实现归母净利润1.72亿元,同比下降53%。吉宏股份表示,主要原因为疫情影响、竞争加剧、广告费用会计核算方法变更。

吉宏股份近年净利润走势

但实际上,去年以来我国跨境行情增速仍处中高速区间。据海关总署公布,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额达1.98万亿元,同比增长15%,其中,出口1.44万亿元,增长24.50%,仍处于中高速增长区间。期间的负面因素包括疫情的持续影响,中国跨境贸易企业的营销渠道受阻,面临获取流量难度增加、配送时效降低、运输成本和广告费用提高、合规风险高等诸多问题,此外,还有亚马逊“封号”、欧盟VAT新规导致欧盟市场综合税负加大等影响。

因此吉宏股份“跨不动”的原因,一定程度上与其独立站模式有关。

“独立站”即吉宏股份通过购买服务器及域名自行搭建的网站,自行做营销推广运营。吉宏股份目前的跨境电商业务主要通过Facebook、Google、TikTok等社交网络平台上精准推送独立站广告,进行线上B2C销售,主要面向东南亚、东北亚、中东、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多个国家或地区,经营主体为子公司厦门吉客印。

虽然在成本门槛上,建独立站远低于跨境平台打造,“独立站+广告投放+COD(货到付款)“的模式也看似简单,但与之随行的是高风险与剧烈竞争。

其一,流量成本高,转化率低,独立站的流量只能依靠自主引流,近几年电商平台竞争越来越激烈,媒体资源几乎被几大巨头垄断。

为了引流,吉宏股份广告费用持续高增,严重侵蚀了近年利润。2021年公司销售费用同比大增36.73%,广告费用达13.83亿元,公司称主要系跨境电商业务广告费用支出增加所致。今年上半年公司广告费用7.3亿元,增速15.87%。

公司董秘办人士对钛媒体APP表示,竞争日渐激烈情况下,今年广告费用的增速将延续,对净利润水平持续造成压力,但环比来看已有改善。

其二,“独立站+广告投放+COD”模式中,广告投放、COD的高拒付率都需要巨大的利润率支撑,因此极考验公司营运能力,其中,如何选取利润率高的产品线是盈利模型的核心。

吉宏股份子公司吉客印部分产品展示 图源:公司官网

这方面,吉宏股份的表现并不出众,近年销售净利率与毛利率连续下滑。2020年至今,吉宏股份跨境电商毛利水平已由77.06%降至60%,期间曾一度跌破59%;销售净利率由14.32%跌至今年中的4.27%,盈利模型或面临萎缩。

吉宏股份销售净利率变化

在经历2021年的火爆之后,今年的东南亚独立站企业历经两轮疫情冲击,陷入寒冬者颇多,两大美股上市巨头Shopify(N.SHOP)、Shopee(N.SEA)今年均现业绩下滑,并频传裁员消息,而印尼本土企业lummo在6月则裁员了150多人。本次裁员发生在Lummo从记账解决方案转变到独立站建站SaaS LummoShop后的短短几个月内。

对此,新加坡风投公司Monk’s Hill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Kuo-Yi Lim表示:“店面让商家拥有了更多的控制权,与买家建立更直接的关系,但这些店面并没有获得相应的线上流量。”

不仅仅是流量问题,近日某业内经营者公开表态称,困境源自三方面:盈利空间、流量成本以及消费习惯差异。受消费水平限制,东南亚市场多数产品客单价较低;消费习惯上,其消费者线上购物习惯多培养于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电商平台,对于直接从品牌官网下单相对陌生;支付环节上,东南亚独立站卖家往往要面临更复杂的回款和签收情况,其以货到付款为主,回款慢,签收率低。

因此,目前独立站在东南亚一直不是主流,主流电商仍由Shopee、Lazada等平台主导,TikTok所代表的直播电商作为新入局者正在探索。据亿邦智库调研,跨境电商企业中,在东南亚开设独立站的企业仅占3.09%,而 78.87%的跨境企业开通了Shopee店铺。

并且规模上,吉宏股份与此类竞争对手实力差距极度悬殊。

目前,东南亚跨境市场由两大巨头Lazada和Shopee同台竞技。其中Lazada2016年被阿里巴巴集团收购,成为其东南亚旗舰电商平台。Shopee则是东南亚发展最快的电商平台,目前规模已超过Lazada,2021年实现GAAP收入51亿美元,同比增长136.4%;总订单数61亿单,同比增长116.5%,占据东南亚近半数电商市场份额。

此外各路国内势力中,跨境电商“一哥”SHEIN依旧保持扩张。2022年2月16日,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独家报道称,SHEIN正在积极扩大新加坡办事处,目标是到年底将新加坡员工数量增加三倍至200人左右,加码东南亚业务。

2019年到2021年,SHEIN营收规模分别达到45亿美元、100亿美元、157亿美元,近三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86%,今年胡润发布的《2022年中全球独角兽榜》显示,广州SHEIN以4000亿元市值位列全球第五大独角兽企业。目前其已在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和菲律宾开设了品牌独立站。

字节跳动方面,9月22日其旗下TikTok Shop东南亚COD正式上线,适用马来西亚站、菲律宾站、泰国站、越南站的所有跨境卖家;除部分类目暂不支持外,TikTok电商在东南亚即将实现COD全域覆盖,其表示,支付方式的重大变化将助力TikTok Shop加速抢占东南亚市场份额。此外TikTok还宣布了新快时尚独立站IfYooou正式运营,其目前的定位主要走“低价路线,优质服务”。

随着TikTok Shop业务的全面发力,未来群雄逐鹿的紧张局面势必进一步升级。上述董秘办人士同时也表示,竞争之下机会仍存,公司相关业务亦能借TikTok Shop平台实现销售,获得其流量红利。

同时为改善局面,吉宏股份投资4000余万元建立了SaaS服务平台吉喵云,2022年初正式上线,但截至9月23日尚未产生效益。上述人士称,该平台预计测试时间为一年,目前虽未盈利,但已有部分商家入驻。

值得一提的是,SaaS并不是新概念,早在2015年Shopify、亚马逊(AMZN.O)就已做过诸多探索与实践,并且亚马逊今年亦在加码投资相关企业。

公司公告

然而,据The Ken采访的lummo前雇员表示,有迹象表明SaaS模式在东南亚并不成功,他表示,印尼商户已经习惯了从电商平台带来流量,很多商户没有能力创造独立站流量,所以Lummo不得不加大对商家教育的投资。

这其实又回到上述独立站的短板论述之中——核心问题尚未解决,搭建技术平台如何改变局面?迟迟未见盈利的SaaS平台也进一步说明,寒冬面前,吉宏股份的跨境电商想要真正意义上破局并不容易。

加码元宇宙与区块链,又一场“裸泳”?

 主业不振,吉宏股份如今搬出了“元宇宙”和“区块链”,但钛媒体APP研究发现,其目前的运作水准,愈显“捞一笔就走”的心态。

今年1月,吉宏股份推出了白酒NFT数字藏品《千里江山图》,在主打盲盒购物、号称“电商元宇宙”的欧奇APP上进行销售,欧奇APP正是吉宏股份旗下的NFT平台。1月29日,其数字藏品综合交易平台“NFT秦”1.0版本正式上线。

5月11日吉宏股份在2021年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拥有区块链核心技术,开发出多元化元宇宙应用,目前公司秦宇宙平台(上述数藏交易平台)用户已近百万,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5月20日晚间,吉宏股份披露《关于参与设立股权投资基金的公告》称,公司与厦门文广融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厦门文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厦门鹭屿元界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股权投资基金规模为1010万元,公司作为有限合伙人,以自有资金出资850万元,持股比例 84.16%。该股权投资基金拟100%投资于早中期元宇宙产业链相关未上市公司,包括但不限于VR/AR 应用领域企业、虚拟数字人制作企业、数字藏品发行/交易平台等。

深交所问询函

当天,深交所对此火速问询,要求公司说明现有业务与元宇宙的关联性,相关业 务的开展情况、收入利润占比,公司是否具备开展相关业务的人才、技术与业务储备,元宇宙相关业务对你公司经营业绩和财务数据的实际影响,并结合上述问题回复说明公司相关信息披露行为是否审慎,是否存在蹭“元宇宙”热点概念的情形。

吉宏股份对此含糊其辞的回应背后,其元宇宙业务到底如何?钛媒体APP研究公司数藏平台“秦宇宙”发现,其中故事颇多,透露出公司“薅羊毛”式的挣快钱行径。

图源:某数字藏品论坛

图源:东方财富股吧

网传微信截图 来源:区块链网

据报道,开盘破发、频繁出新的秦宇宙,让深套其中的NFT投资者怨言沸腾,有业内人士称:“对于像秦宇宙这样的数藏平台,过于低迷的的价格,频繁的上线新品,最终会导致用户无尽的亏损。”

此外,秦宇宙作为新平台却显现运维缺失的窘态。某用户投诉称,商城不能正常显示、权益购不能支付、网页版不能正常显示也不通知等等,此外,藏品中留言无人回复、微信群中提出的问题也无人回复、欧奇和美喵小铺的客服也无人回复问题,此事甚至被消费者提问至上市公司投资者交流平台。

来自投资者交流平台

事件不断发酵,秦宇宙在7月11日发布致歉公告,表示相关负责人引咎辞职,并作整顿。

秦宇宙道歉公告

作为吉宏股份在元宇宙与区块链的重要首秀之一,秦宇宙的不堪表现难免让上市公司遭受“无下限炒作”之质疑,更何况,“百万用户”的秦宇宙究竟贡献了多少业绩,公司方面闭口不谈。

然而类似的热点,吉宏股份近几年还“蹭”得不少。

热门概念“大满贯”

2020年下旬之后,数蹭热点也让股价多番回光返照,钛媒体APP统计并制图如下。

2017年2月,上市不满一年,吉宏股份试图收购互联网广告领域的新三板上市公司易点天下,后因交易价格问题作罢。一年后,吉宏股份宣布收购另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龙域之星,对价为1.88亿元,产生1.43亿元的商誉,增值率奇高。

龙域之星原始股东是自然人刘建,2018年2月1日刘建将公司出售给钱素娟实控的投资公司,一个月后的2018年3月,钱素娟表示拟将公司出售给吉宏股份。2017年,龙域之星实现营收6442万元,吉宏股份收购后,该公司2018年营收暴涨300%,达到2.74亿元。2020年11月,吉宏股份以1.82亿元的“亏本”价格将高增长子的龙域之星卖出,并产生652万元投资损失。

2017年8月,吉宏股份通过子公司厦门吉客印开始进军跨境电商,实现高速增长,2017-2020年,公司跨境电商业务的营业收入从2.15亿元快速扩大至25.5亿元。

2019年,区块链概念爆火,当年10月,吉宏股份与上海火昱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希望借此区块链技术注入到跨境电商业务中,开展“区块链+一物一码”业务。但彼时,2018年8月成立的上海火昱还未满一周岁。

2019年11月,吉宏股份成立子公司吉链区块链,一个月后,吉宏股份与湖州焦金合作成立了山西火致,开展能源供应链业务,依托吉链区块链,打造“能源+区块链”应用平台。

又一个月后,2020年1月吉链区块链与长荣股份(300195.SZ)、众享比特开展了合作,受让众享比特6.19%股权,欲进一步拓展到供应链金融等领域。

自2019年10月公告区块链合作事宜至2020年2月,吉宏股份股价暴涨近60%。但业务端“雨点”极小,几年过去,相关业务在吉宏股份财报中没有丝毫体现。

到了2020年,疫情几乎裹挟了一切话题,这年2月,子公司吉宏供应链从长荣股份处花费667万元,增资持有了新成立的长荣健康40%股权。尽管这是一家还未开展业务的公司,但彼时吉宏股份已经表示,要与长荣股份开展口罩产销合作,开展大健康产业链。

当月,公司股价逆势涨超35.5%。

4个月后的2020年6月,吉宏供应链又将长荣健康的40%股权回售给了长荣股份,吉宏股份称,将转让款全部用于购买长荣股份股票,以加深合作。

一个多月后,看着李子柒和李佳琪先后带动星期六(002291.SZ)和*ST新文(300336.SZ)股价气贯长虹,吉宏股份也开始向“网红经济”靠拢,实控人庄浩彼时向媒体透露,对部分MCN机构进行参股型投资,但总投资金额不超过一千万,其中对逗乐互娱投资金额仅187.5万元。8月4日,吉宏股份携手多家公司举行了“直播电商+网红经济”战略发布会。

当年7月底至8月末,吉宏股份股价涨幅达到86.03%。

2021年,吉宏股份乘白酒风口,开启国内白酒零售业务,并将区块链及NFT技术运用至白酒营销领域,推出限量款数字酱酒,当然,大部分的酒类业务实际上以门槛极低的贴牌酒为主,占营收比例不及1%。

但最招致市场侧目的,无疑是“赠送茅台”与“跨界买醉”两大闹剧。2021年2月1日,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取得了“遵义产区·中国好酱酒”项目互联网独家运营权,决定免费向全体股东赠送飞天茅台,但飞天茅台大礼包的前提条件是,需持有800多万市值吉宏股份的股票,赤裸裸的炒作迅速引发市场哗然。

2021年6月28日,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受让股权、增资等方式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钓台贡”)不低于70%的股权,进而持有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古窖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窖酒业”)资产。

公告发出后5个交易日内,公司股价暴涨近30%。

而此时的古窖酒业净资产仅为151.95万元,净利润-177.72万元,窖池仅24口,年产基酒180吨左右,标准的茅台镇“小作坊”,由此引发监管问询与市场广泛质疑。

随后,收购果然以失败告终:2021年10月20日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决定终止收购,公司也由此广遭笔伐。

今年以来,吉宏股份的“跨界”除了元宇宙,还有“云计算”和“电子烟”。8月26日晚间,吉宏股份官微宣布与颐信科技于广州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内容包括成立两家合资企业,其一业务方向为开拓国内政府相关部门开源情报数据分析应用市场;其二为开拓国内开源情报数据分析应用在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清收处置市场。该公司主要通过风险代理模式承接国内金融机构(例如各大银行)在全国的云计算泛数据分析业务,拓展不良资产清收处置数据分析挖掘工作。

9月16日,吉宏股份投资者交流平台则出现疑似“自问自答”式回复:吉宏股份参股公司厦门海晟中标了全国统一电子烟平台,但其属保密项目所以并未公开披露。

投资者交流平台

有了最新概念傍身,8月以来公司股价已涨超30%,由10.7元涨至最高14.15元。

复盘这份要点繁多的“蹭热点”史,经营需求似乎很少成为主题,接续各个故事轮番演进的动力,恐怕还是源自庄老板的“钱包”需求。

热点上涨途中,实控人减持套现15亿,年初清仓未遂

在上述蹭热点带来的股价过山车掩护下,实控人庄浩撕毁限售承诺、大比例减持、清仓“卖身”未遂的诸场大戏也开始上演。

上市之前,庄浩持有吉宏股份45.76%股份。其亲属庄澍、张和平、贺静颖分别持有公司17.60%、3.52%和3.52%的股份,庄振海通过永悦投资间接持有公司7.18%的股份,庄浩及其亲属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共计77.58%的股权。

庄澍、贺静颖分别是庄浩的弟弟、弟妹,庄振海、张和平分别是庄浩的父亲、配偶。

上市之初,庄浩及其一致行动人庄澍在法定股份锁定承诺之外还做出了额外的承诺,包括:在股票三年锁定期满后12个月内减持总数不超过所持股份的5%;期满后24个月月内减持总数不超过所持股份的10%等。

但2019年7月15日,即首发限售股解禁一周不到,庄浩和庄澍就撕毁了限售承诺,申请豁免,为后续减持做准备。

公司公告

同一天公司公告称,庄浩及其一致行动人庄澍,计划向赣州金控转让公司8.98%股权,目的是引进战略投资者,为长期战略发展布局提供全方位。按21.88元/股的转让价格计算,两人此次合计套现4.38亿元。

减持公告

但赣州发展认购的股份,在2020年5月14日解禁之后就开始遭到频繁减持,截至目前,其已合计套现了7.43亿元,“为长期战略发展布局提供全方位”不仅沦为空话,引入急切套现的战投,庄老板的动机?

撕毁承诺后,配合公司股价在2019年三季度与2020年内的多次冲高,庄浩家族陆续开启21次减持,合计持股比例降至36.81%,2019年8月至今累计套现11.04亿元,加上赣州金控的转让款,庄浩家族累计套现超15亿元。

庄浩2020年底连续减持 来源:choice数据

2021年起,吉宏股份股价在数次反弹后跌入谷底,这一年庄浩也停止减持,打起清仓算盘。

2021年11月29日,吉宏股份公告称,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庄浩女士及一致行动人庄澍先生、贺静颖女士、张和平先生和西藏永悦诗超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拟将合计持有公司47,293,045股股份以人民币19.35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德阳商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同时,庄浩将其所持公司剩余股份57,591,287股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德阳商投。《股份转让协议》签订后,德阳商投依约支付第一期股份转让价款人民币5000万元。

同时吉宏股份还透露,聘任了数名德阳名酒剑南春的旧部,并且十分“巧合”地,有投资者就此公开向公司提问并获得火速回复,由此,市场广泛流传对于吉宏股份与德阳国资、乃至剑南春的诸多整合与借壳猜测。

来自互动平台

彼时,白酒专家蔡学飞向笔者指出:“剑南春(借壳)这个事情我认为子虚乌有,结合剑南春目前的体量及相关股权结构,上述传言我更倾向于是靠炒作达到提升资本溢价的目的。”

2021年12月29日,公司继续公告控制权变更进展情况:德阳商投收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出具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不实施进一步审查决定书》,庄老板金蝉脱壳的计划看似已近在眼前,公司股价随即走出3涨停,在1月10日创下近半年新高,10个交易日内涨幅达38%。

然而最后一关,“资本溢价”的算盘没能打通,2022年2月16日吉宏股份公告称,交易告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庄浩及一致行动人收到德阳商投《关于情况告知的函》,告知函内容提到:“我公司现收到国资主管部门德阳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批复文件,根据该文件,德阳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不予批准本次收购交易。

急于清仓离场的庄浩,由此被德阳国资委打断去路,其借此也开启了新一年的蹭热点之路,但消息既出,公司股价直线下跌,两个月即遭腰斩。

公司公告截图

以上述种种戏码为参考,庄老板还会继续“玩转”蹭热点艺术,但届时,羸弱的上市公司如何得到救赎?庄老板会逐步减持还是清仓撤退?下一场演出又会是怎样的戏码?我们拭目以待。(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 作者 黄田)

本文系作者黄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1450 钛粉81947 钛粉48375 想暴富257467 钛粉61006 AIBEN
556人已赞赏 >
556换成打赏总人数55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这种文章的意义在哪里,直接给股价干崩了就显得你能耐了?这是保护投资者的方式?

    2022.09.28 16:57 via android
  • 你有看到跨境电商部分还在增长吗?消费行业下行导致包装业务收入下降影响的。写东西要有根据,不是在家里掰掰就可以。

    2022.09.28 18:17 via iphone
  • 小可爱348045
    小可爱348045   回复  黄田
    回复
    1

    你不流血你很轻松,你还可以敢。老天会用另一种方式还给你。

    2022.09.28 18:11 via iphone
    • 这层楼的评论是个路痴

      2022.09.28 17:04 via iphone
    • 小可爱348045 这些年谁都不容易,你有做调研吗?在市场跌成这样,你还发这种没根据的言论。你只管犀利,你管真实吗?最近在哪哪挨刀。
      2022.09.28 15:11 via iphone
      回复
      1
  • 这些年谁都不容易,你有做调研吗?在市场跌成这样,你还发这种没根据的言论。你只管犀利,你管真实吗?最近在哪哪挨刀。

    2022.09.28 15:11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