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的老本吃了11年:肥了库克,瘦了黄牛

雪豹财经社

雪豹财经社

· 2022.09.26 10:41

老本再香,也不能一直吃。

播放 暂停

乔布斯的老本吃了11年:肥了库克,瘦了黄牛

00:00 14:56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雪豹财经社,作者 | 闫学功

乔布斯的老本吃了11年,苹果又一次迎来了口碑翻车的尴尬时刻。

被诟病“毫无创新,失去灵魂”的iPhone 14,被消费者冷落,被大V吐槽,也让在乔布斯时代赚得盆满钵满的“黄牛们”踩到了坑里,有人一天净亏几十万元。曾经的金苹果,成为不少黄牛眼中难以下咽的苦果。

11年来,凭借耀眼的品牌光环和巨大的商业势能,苹果稳坐全球市值最高科技公司宝座,营收增长了近2.5倍,市值涨了6倍多。但执掌这艘超级航母并取得巨大商业成功的库克,却似乎仍未打消外界的质疑。

关于“库克揭下苹果创新标签”的话题,在几乎每一次新品发布后都会掀起一波讨论的热潮。乔布斯女儿吐槽iPhone 14毫无新意,经济学家任泽平直言“iPhone 14可能是苹果盛极而衰的标志”。

iPhone 14的翻车,惊醒了还沉浸在昔日盛宴狂欢中的黄牛们。乔布斯时代的狂热余温尚存,但寒意已至。马不停蹄地奔赴下一个战场,赚取更多利润,才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一场必输的赌局

“做了万全的准备,没想到还是亏了四五万。”做了3年黄牛的叶静跃叹了口气,总结iPhone 14发售3天以来自己的战况。

为了打好一年一度的苹果新品之战,经验丰富的叶静跃拟定了一份翔实的方案。

9月16日早上7点,他和他的团队便分别在北京朝阳大悦城、三里屯和合生汇的3家苹果门店蹲守。“我们团队只有3人,算上临时雇的排队外援,有15个。”

他们以每人100元的价格雇人排队抢售,这些人可能是学生、家庭主妇,不管抢没抢到都会付报酬。叶静跃团队3人则在一旁蹲守,如果雇来的人抢到手机,他们就会现身付款,随后便拿着新机向排队的用户加价售卖。

做足功课的叶静跃目标十分清晰。苹果发售日前一天晚上,他便给外援们下了任务:“今年只抢iPhone 14 Pro和Pro Max,紫色是最优先款式。”

第一天,他以原价抢到了两台14 Pro,转手加价1000元卖出,赚了2000元。但随后以1500元的溢价从用户手中收购了20多台后,他便开始亏损。“刚拿到手机时觉得很开心,想着一台加价3000元左右倒卖,每台还有1500元的利润。”他告诉雪豹财经社,“但手机到手后,发现根本卖不出去。”

苹果新机溢价的跳水,比叶静跃想象中来得快。他到当天中午已经觉察不对,只以1500元溢价的“原价”吆喝,但已无人问津。第一天,叶静跃大部分手机加价600元左右卖出,亏了两万元。此后两天,随着苹果新机溢价在黄牛市场的跳水,亏损逐渐扩大。

在苹果新品上栽了跟头的黄牛,远不止叶静跃一人。

“黄牛们赌输了,今年没有赢家。”从iPhone 4时代开始做手机经销商的吕樊告诉雪豹财经社,“今年发售前价格被炒得太高,我在发售前拿到机子后,同行们都将14 Pro Max紫色款的溢价定在3000元左右,超高利润唤起了黄牛们的赌性。”

吕樊拿到的第一批14 Pro,绝大部分被加价1500元以上的黄牛们“抢”走了,“没办法,他们给的太多了”。

首日与发售3日后价格对比  图源:吕樊提供

吕樊长年跟黄牛打交道,他将黄牛党分为高中低三个层级。

最低层级的是跟风的新手,这些人今年赔得最惨。中级的自己有团队,能以原价抢购到手机。高级黄牛则能够先人一步,在发售前便已从销商手中订到货。按照今年的行情,只有高级黄牛才有机会小赚一笔。

从经销商手中直接预订了一批新机的李楠,是小赚一笔的幸运儿之一。但在他看来,“对于苹果这种产品来说,小赚就是亏。”

李楠告诉雪豹财经社,他每次订货前,都会在客户群和个人好友那里收到预订单,以此来确定进货数量。但今年预订的客户明显减少,“起码少了一大半”。

曾不惜加价购买苹果新机的忠实客户今年冷静了许多,他们不再热忱的理由大多指向对iPhone 14缺乏创新的诟病。有客户告诉李楠,“我不觉得率先拿到一款与我手中iPhone 13极其相似的手机,有什么炫耀的价值。”

果粉冷静,黄牛的钱包必然缩水。

李楠今年赚了六位数,只有往年的1/3,但在黄牛党中已经算是佼佼者。他告诉雪豹财经社,今年的市场注定赚少赔多,有的同行已经亏了四五十万元。

散户背刺黄牛

“谢谢你,黄牛君。”苹果新机开售首日晚上,刘威发表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当天,他买到两台iPhone 14 Pro后,便被门口的黄牛拦下,每台加价1800元把手机卖给对方,赚了3600元差价。

嗅到商机的刘威当晚便召集了几个同学,一起去抢购iPhone 14 Pro。在他看来,这是一桩稳赚不赔的生意。能卖给黄牛最好,卖不出去还可以14天无条件退款。他笑称,“总会有黄牛们接盘。”

像刘威这样反向收割黄牛的个人散户,在网上被称为“黄牛猎手”。黄牛团队的外援中,也有人摸清了门道,开始“背刺”黄牛。

叶静跃雇来排队的外援中,有两个人抢购到新机后当场“反水”,拒绝叶静跃团队代为付钱,而是自己买下手机,出门就高价转手卖给了另一波黄牛。在叶静跃看来,“我简直是在给他们打工。”

吕樊眼中更高级的黄牛猎手,是苹果经销商。

为了炒热市场,大经销商们在拿到手机后就对外放出消息,联合将新品价格炒到很高,并瞄定紫色iPhone 14 Pro Max为今年的“溢价王”。第一批溢价手机没有多少流到普通用户手中,而是大部分高价卖给了黄牛。

以往的苹果黄牛市场就像一个漏斗。最上游的经销商拥有一部分稳定的利润和一定的溢价权。中游的黄牛通过倒买倒卖赚取差价,最下游的是急于抢先拿到新机的用户,他们是最终为高溢价买单的人。

但iPhone 14的口碑翻车,让这个水面下的隐秘交易市场,变成了一个输多赢少的牌局。经销商的利润仍然相对稳定,但果粉的热情骤然降温,压力便被传导到了黄牛们身上。

依旧沉浸在“一机暴利”的苹果盛宴梦中不愿醒来的黄牛,突然成了被猎手们反向收割的对象。

告别黄金时代

敢砸钱赌暴利的黄牛们,曾见证过苹果手机造就的巨大财富梦幻。

12年前,身穿黑色毛衣、牛仔裤的乔布斯手拿iPhone 4亮相,成为智能手机历史上的里程碑,也开启了黄牛的黄金时代。

“iPhone 4算是划时代的产品,市场热情的不得了,一台5000元的手机,不管任何渠道拿到,转手就是15000元卖出去。”985高校毕业的吕樊嗅到商机,做起了倒卖苹果手机的生意。当时,为了抢购苹果手机,黄牛们带着帐篷,在北京三里屯和大悦城提前48小时蹲守。

作为苹果的一代神机,首批iPhone 4上市3天就售出了170万部,而且供不应求。当时,国内市场的首售时间晚了4个月左右,利用这段时间差,黄牛们赚得盆满钵满。

吕樊告诉雪豹财经社,他当时发现香港的苹果店每人限购5台,于是组织了一行人坐飞机去香港排队,最大的一单赚了几十万元。“那时候稍微勤快点的黄牛团队,3个月下来赚百万都算少的。”甚至一年后iPhone 4S推出时,找黄牛买iPhone 4仍需要加价1000元。

转折点发生在iPhone 8推出时,那是吕樊头一次发现苹果新机遇冷。

当时已经是苹果经销商的吕樊回忆道,iPhone 8卖得不是很好,苹果门店和中关村排队的现象大幅减少,不少高价囤货的黄牛党亏了钱。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外界对苹果缺乏创新的批判甚嚣尘上。从iPhone 5到iPhone 8,苹果几代产品被吐槽外形过于相似,好比“四世同堂”,功能也没有实质性革新。

被寄予厚望的iPhone X,以更冷淡的市场反应给了黄牛们一记耳光。用户对这款号称“从未有过的智能手机”并不买账,iPhone X 最得意的两个创新——全面屏和人脸识别,被认为早已不是首创。

黄牛们亏钱,苹果损失更惨。iPhone X销量不佳后苹果屡次减产,股价一度暴跌7%以上,超600亿美元市值蒸发。

iPhone X遇冷,苹果的创新能力被拉下神坛,黄牛们赚差价的空间日渐缩小。一台新机通常加价小几百元,与iPhone 6S之前的一机难求、动辄价格翻倍相差甚远。

去年发布的iPhone 13,成了黄牛生意热潮最后的余温。

彼时正值全球缺芯,苹果遭遇供应链危机。特殊时期的供需关系,让黄牛们找到了可乘之机。叶静跃事后总结道,“并不是iPhone 13多受欢迎,而是苹果在第一时间没有那么多备货,那个时间点就成了赚钱的好机会。”

但iPhone 14没有这样的幸运。一方面,新机被吐槽与上一代产品几乎毫无区别,“灵动岛不灵动”,多项bug曝光,新功能屡屡翻车。另一方面,库克吸取教训,更注重iPhone 14的供应链管理,新机供货十分充足。有网友表示,Pro版本新机等半个月左右便可到货。

这意味着,黄牛赚钱的土壤越来越贫瘠。

盛极而衰的拐点?

熬夜看完今年的新品发布会后,苹果发烧友胡艺文下定决心,今年不再找黄牛加钱抢购新机。

她买过iPhone 14以外的所有iPhone机型,而且不止一次加价购买首发新机。在她看来,抢先一步晒出最新款iPhone并非炫富,而是体现一种对顶级新科技消费产品的追求,“这很极客”。但iPhone 14让她觉得,“抢这种过度相似的机型一点也不极客”。

对被公认守成有余、进取不足的库克而言,这当然不是件好事。

从1997年将“不同凡响”定为slogan开始,创新便被视为苹果的灵魂。在乔布斯时代,苹果曾推出不止一款开创性的产品,并凭此坐稳了科技公司的头把交椅。

但自2011年库克担任CEO以来,苹果便鲜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创新,甚至从引领者的角色逐渐沦为追随者。在销量上取得成功的iPhone 6,是苹果首次推出大屏手机,被认为步了三星等品牌的后尘。iPhone 14的灵动岛等功能,也被质疑抄袭安卓厂商。

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微博上直言,“苹果是在吃乔布斯的老本”,甚至认为2022年是苹果盛极而衰的转折点。

不可否认,从销量和公司市值来看,库克掌舵下的苹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部分原因在于,昔日价格高高在上的苹果手机,在定价上开始“低头”。

胡艺文注意到,从iPhone 11开始,苹果手机变得“便宜起来”。

一方面,iPhone 11的起售价从上一代产品iPhone XR的6499元降至5499元。另一方面,安卓阵营的旗舰机价格持续上涨,OPPO Find X2 Pro版本5999元起,小米10至尊版也要5299元起,与iPhone持平甚至更高。此后,苹果一直延续新机不涨价的策略。

如今,乔布斯留下的老本仍然够苹果吃上一阵子。据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2022年Q2,苹果在高端智能手机市场仍占据着过半江山,以57%的市场份额创下iPhone自2007年以来的历史纪录,并将全球手机六成多的利润收入囊中。

胡艺文这样的果粉也不会轻易抛弃苹果。虽然创新不足,但一年一度的硬件(主要是芯片)稳定更新、软件系统稳定,仍对他们有巨大的吸引力。

换句话说,乔布斯时代创造的巨大势能,足以让在创新方面略显平庸的苹果帝国靠惯性继续向前滑行。但随着苹果光环褪色,知秋的寒蝉已经隐隐嗅到寒意,感知到创新乏力的后果。

对于靠苹果吃饭的手机经销商吕樊而言,苹果仍然是他营收的大头,“黄牛的失败与否,不影响这一切,太阳照常升起”。

靠稀缺性和时间差赚钱的黄牛们则无暇为此悲春伤秋。马不停蹄地奔赴下一个战场,赚取更多利润,才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叶静跃已全力转战华为Mate 50。他告诉雪豹财经社,华为新机溢价水平一直比较稳定,目前最低配都要加价1000元,最稀有的保时捷款已被炒到了2.5万元以上,较原价(12999元)翻了近一倍。

对于仍站在金字塔尖的全球顶级软硬件一体的苹果公司而言,iPhone 14不可能成为绝唱。但黄牛们暴富梦的终章,或许将为苹果躺赢的终结,奏响一段前奏。

(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雪豹财经社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富279726 钛粉41450 钛粉81947 钛粉48375 想暴富257467 钛粉61006
557人已赞赏 >
557换成打赏总人数55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回复

    这样的YY挺有意思的,说苹果吃老本,也不看看你们自己写的这些稿子的论点,十年了还是这么个论点,说起来可能更丢人。

    2022.09.26 11:56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