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母基金冒出了一种“掐尖儿式投资”

投中网

投中网

· 2022.09.26 08:32

我们要优中选优。

播放 暂停

听说,母基金冒出了一种“掐尖儿式投资”

00:00 09:16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 | 黎曼,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母基金们开始进一步加码直投了。

细究起来,市场上提升直投比例的母基金确实不在少数,尤其是今年。

一家专门研究母基金的机构给了我一个直观的数据,在他们收录的母基金库中,今年,有10%的母基金都对直投或者S基金有新的动作。

时移势易,不甘心只当LP的母基金们开始图谋在直投上更加大刀阔斧了。

母基金做直投不是新鲜事,但在此刻GP募资窘境之下,母基金再次加大直投力度颇令人玩味。

一家母基金合伙人王中林告诉我,母基金的出发点很简单,用大白话说:GP的收益又不高,大家都是在市场上找投资经理,又没差别,我为什么要多被人收一道手续费。

王中林坦承,作为一线级的LP,拿到一线基金的业绩,5-7年的DPI过不了50%,IRR不过10%-20%,“都很一般”。

“相比之下,我们细分赛道模拟的基金,IRR都显著地超过他们。去年,我们直投的几个项目一年翻了三五倍。”在直投这件事上,王中林越发觉得要当成核心事业来做。

“不开玩笑地说,我们内部称自己是披着LP外衣的GP。”王中林说,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团队的直投收益已经超过了一些一线基金,为公司赚到了真金白银。

“掐尖儿式投资”

近两年,同样在加大直投比例的,还有唐楷所在的母基金。他们一开始母基金份额占大头,渐渐地完全反了过来,现在直投份额已然领先。

之所以如此配置,同样是因为直投收益和回款均显著超过了母基金的表现。而能够取得这一成绩,唐楷将公司的策略总结为“掐尖式儿投资”。

何为“掐尖”?即优中选优。

“一线基金用小部分优质项目的收益去覆盖其他一般的项目,收益率自然会被拉下来。但是,我们可以在GP的拟投项目中优中选优,再用GP的方法论,把项目拿到团队内部再过一次。这叫‘掐尖儿式投资’。”

唐楷介绍,很多明星项目的股东中都有他们这家母基金的身影。让唐楷为之骄傲的战绩是,现在还有不少项目正在排队上会,金额都挺可观。“我们的投资领域铺得相对宽,做得也比较深入,在细分赛道上,项目质量真的不错。”

很多优秀GP都拿不到的项目,为什么唐楷们能拿到?

“因为我们站在一线GP的身后,以母基金为触手,实现项目资源的链接。”唐楷这样表示,“我们在投资形式上也颇为灵活。因为我们看重的是底层资产的质量,并不介意投资形式。能争取到直投机会就直投,没有直投机会,我们就通过母基金随着一线GP去投。综合下来,就有一个更为合理的回报。”

当然,“掐尖儿”门槛很高。这颇具规模的母基金份额因为收益率不高反而变成了一种“无效配置”。但子弹精贵,谁又舍得花这么大的代价去做一般收益的资产配置呢?

除了构建合作GP的生态圈,作为一家母基金,唐楷所在直投团队规模足已媲美不少GP了。整个直投团队加起来有二三十人,他自己和投资经理基本都有多年一线GP的工作经历,都具有丰富的投资和产业经验。此外,风控团队均来自业内一线机构。

“在团队这块,公司一直很愿意花很大代价去组建。”唐楷表示。

这在母基金行业中,堪属大手笔。

不甘当委屈的小媳妇

“掐尖儿”式投资来势汹汹,但这确实需要很高的门槛。一是钱,二是投资能力,不是谁都做得来。但有一点确定的是,现在,市场化母基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慢慢加大直投比例,不断试水。

钧山私募股权母基金就告诉我,在不断完善自身策略基础上,这几年也在不断提升跟投的比例,目前跟投比例在20%左右。另外,钧山也设立了专门做跟投的基金,以便更灵活地匹配合作GP的投资节奏。

一家2015年开始规模化运作的国资母基金,也开始出现了几个变化:一是从纯粹的母基金模式慢慢转向“母基金+直投”模式。第二,角色转变为LP兼GP,通过双GP的模式跟市场化机构成立一个合资的管理机构一起来管母基金,逐渐加大对这些基金运作的一些把控。

前述母基金研究机构告诉我,当前加码直投的大部分是国资市场化的母基金,一些机构在原有的母基金份额投完之后,就没有再设立新的母基金,“因为业绩不好,干脆就把母基金业务取消了,自己去投”。

除了业绩不好之外,母基金抱怨更多的则是,GP拿到钱后和LP的交流并不多。态度上,GP们会嫌弃LP这不懂那不懂。GP对投后项目也没有一个公开的机制,譬如项目的跟投机会,GP给谁不给谁、给别人估值便宜还是给我便宜,都不得而知。

“大部分GP拿了钱以后,对LP的态度就变了。就像起初浪漫的爱情,最终归于平淡,还会闹矛盾变敌人。”王中林表示。

既然GP们没办法给到甜蜜的爱情,LP们也不想一直当受委屈的小媳妇了。

业内人士也告诉我,母基金加大直投比例,除了收益考量外,其母基金自身募资难也是其重要原因。

受GP业绩的影响,LP背后的高净值个人更是心有焦虑,难以加码。这一点,一市场化母基金创始人刘易丰在募资时感触颇深。

刘易丰的基金LP基本是高净值人群。“因为外面的声音比较多,很多高净值LP都很焦虑,和他们的沟通时间明显变长了。尽管劝说了很多,但一些LP还是不放心,投资额度下降50%或者减少1/4。这样仍然担心的话,也就不抱期望了。”刘易丰表示,今年基金规模确实比去年的同期基金有所回落。

LP的GP化仍在加速

LP的GP化无疑是个明确的趋势。那么,一个敏感的问题出现了:LP会取代GP吗?

钧山私募股权母基金向我表示,LP增加直投履行了部分GP职能,也是自身触角和能力的延展,但并不意味着就要取代GP。LP和GP的本质目标,都是做好资产配置,以实现超额收益。

“LP和GP是一级市场的不同角色。我们去看相对中国市场成熟的美国,这两个角色也还是各司其职、井然有序。”

关于两个角色的占比。就在前不久,诺承投资董事总经理曹龙公开发表的“VC/PE三国杀”观点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

曹龙认为VC/PE行业会三分天下,核心趋势就是LP的GP化。国资和政府LP的GP化和直投化后,会占到行业的1/3,其他两个1/3是原有的市场化GP和CVC直投。

如果这一说法成立,这也就意味着此前在市场上占比100%的市场化GP,呈大浪淘沙状,只能留下最精锐的1/3。事实上,市场也已经发出了这样的信号。

不过,尽管LP在加速GP化,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LP都有能力做好这件事。

在中国母基金50人论坛上,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认为,就LP的GP化而言,LP也应该考虑GP化的目的,只是为了短期风光还是要长期深耕GP行业,二者出发点是不同的。有一种LP做GP的途径有可能成功,便是充分利用自己的隐性资产,但前提是考虑清楚该隐性资产是否适合做GP,如果产业端有深厚的积累便有可能成功。因此需要审慎决策。

作为一个纯粹LP,刘易丰则表示,自己不会去组建直投团队,要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在投资方面,GP显然比自己更专业”。

(文中王中林、唐楷、刘易丰皆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投中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1450 钛粉81947 钛粉48375 想暴富257467 钛粉61006 AIBEN
556人已赞赏 >
556换成打赏总人数55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