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上一代”投资经理撤离VC/PE圈 | 钛媒体创投家

郭虹妘

郭虹妘

· 9月19日

无论是主动撤离还是被动离开,其根源是中国创投模式的改变,“狼海战术”失效,圈子效应凸显,逐渐变成“小众玩家”的游戏场。

播放 暂停

“上一代”投资经理撤离VC/PE圈 | 钛媒体创投家

00:00 12:5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VC/PE圈正在上演“上一代”投资经理们大撤离的场面。

何谓 “上一代”投资经理?北清复交等名校毕业,在2014年左右,双创浪潮之下集体涌入创投行业,投身市场搜罗、关注TMT领域项目的一群人,被称之为“上一代”投资经理。此概念相较于新入行,关注半导体、新能源、先进智能制造、医疗健康等等当下热门赛道的“新生代”投资经理而言。

VC/PE圈为何出现“上一代”投资经理们大撤离的现象?“上一代”投资经理们遭遇了怎样的挑战?此现象,对于 VC/PE行业有何寓意?留在行业的必备“筹码”又将是什么?钛媒体创投家和几位“上一代”投资经理们聊了聊,试图得到答案。

“熬”得住,成为留下的必备条件

“刚进创投行业的时候,我以为拼的是个人能力,闯荡5年才清醒,拼的是‘熬’的能力,” Jack向钛媒体创投家讲述着他的从业感悟。

所谓 “熬”指的是在投资行业投入的时间成本,用时间去换金钱。

“熬”晋升。从分析师到合伙人大约有8个层级,投资助理或分析师->投资经理->高级投资经理->投资副总裁(VP)->高级副总裁(SVP)->投资总监(D)->执行董事(ED)->董事总经理(MD)->机构合伙人, SVP一般需要具备独立承揽大型项目或带领小团队的能力,而一般投资总监以上才位列管理序列,依据投资机构规模不同,某些层级的序列实际未设立。

VP以下(含VP)都只是基层员工,做着“打杂”的工作。“99%的投资经理是没有前途的,在投资机构只能做收集项目信息、做行业分析PPT、对接FA投递的项目做基础判断、投后资源支持等等基础的工作。”一位机构合伙人告诉钛媒体创投家。“想参与投资决策,等升级到VP以上再说吧,从时间上大概要‘熬’上6-7年。

“从分析师或投资经理岗位5-6年晋升成为合伙人的,在业内定是属于一段佳话,说明这位投资经理创造了传奇的业绩”一位深圳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

“除了投资业绩,晋升合伙人需要有‘特长’,融资能力、项目资源能力、政府关系能力、行业的洞察能力,起码有一项目是优于其他人,不唯业绩论,因为投资业绩是基于团队的成果,并非完全属于个人行为,很难界定。”一位投资机构的投后负责人向钛媒体创投家讲述她们晋升合伙人的考核标准。

 “熬”Carry。“丰厚的Carry(Carriedinterest收益提成),实现年薪百万、千万财富自由,是我们北清复交学生们踏入VC/PE行业时的幻梦” Jack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而这个幻想也需要 “熬”出来。

一般来说,VC/PE从业人员的薪资由基本工资、绩效奖金及项目收益提成等几部分构成。所谓的Carry即指的是机构投成并实现项目退出后,给予项目投资人员的退出收益分配。

企业从创业融资到上市往往需要8-10年时间,大部分的投资经理很难坚持到企业上市、基金退出。

当没有Carry的时候从业人员的薪酬结构是基本工资加年度奖金,“大约是2万左右的基础薪资,工作状态近乎随时工作,创始人半夜有时间,就半夜飞过去聊项目,一个错过,就错过一个独角兽。时至如今,才明白坊间传说的年薪百万、千万,只能停留在合伙人VP以上层级。” Jack表示。

“能留在VC/PE的人要么是不差钱的,要么是热爱行业的,想要挣快钱人并不适合这个行业,不如去做FA”一位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如是告诉钛媒体创投家。

 “熬”的住,成为VC/PE从业人员留下的必备素质。 

“C等生”率先“熬”不住

“像我这样的C等生迟早要离开这个行业,已经‘熬’不住了。” Jack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

如何定义“C等生”?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的Jack说:“没家势、没背景、空有优秀学历的一类人吧。我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属于应试型选手,通过努力考上了清华,可是在进入投资机构之后,明显发现与“A等生”之间的差距,这包含了眼界、看待事物的认知局限性、对于未来的规划等等方面。学历只是进入VC/PE机构的敲门砖,在圈内生存的本质是与行业内的人建立共同的语言体系、思维体系、资源体系等等,有些条件是与生俱来所具备的,后天无法补齐。

投资经理是中国创投市场高速发展之下的必然“产物”, Jack是大环境之下“上一代”投资经理们现状的一个缩影。回溯历史,2014年李克强总理一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掀起了全民创业热潮,同时也点燃了VC/PE机构的投资热情,向社会广纳人才,一众北清复交学生们成为了VC/PE机构广撒网猎捕独角兽“狼海战术”中的一员。

身份骤变,一位初出茅庐的学生与一位拥有资深经验的创业者对谈商业模式、上千万的融资额。“那种感觉就像是偷穿了大人的衣服,去酒吧撩妹,强装自己是老手一样,心里慌得一批,表面强行淡定。” Jack调侃着说。

“海外的投资人大多是行业内的资深创业者或某一个行业内的专家,经历了沉淀之后,走入投资行业,而国内则刚好相反,一堆学生对行业专家‘指手画脚’”曾在硅谷实习过的Jessica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

Jack对此也表示认同,“刚入行时,所有的机构一窝蜂投互联网项目,怎么投、怎么估值、怎么搭建商业模式,谁也不清楚,投资经理就负责出去找项目、了解项目基础情况,回来向合伙人汇报,哪里有人带。外表光鲜亮丽,全国飞来飞去出差,聊着好几千万投资额的项目,每个月挣着2万多的工资,现在互联网劲儿过了,转头大家又在一窝蜂的投半导体、新能源、先进制造、医疗健康,又进来一茬新的投资经理。我是TMT组的,不转组会被裁掉,转组其他行业我也不懂。”他们是被快速催熟的一代投资经理,亦是被周期淘汰的一代投资经理。

“人员优化”不止存在于互联网行业,创投圈也在同步进行。据了解,一家管理千亿人民币规模的资产管理公司,过去半年有近1/3的人员变动,个别小组从7人满员变成只剩2人;某机构TMT组被解散,人员被打散进入其它核心赛道组;某FA机构将投资经理全员遣散,只留下两位合伙人维持业务运转。

“被优化”之前小伍率先撤退了,她是一位身高165cm,长相甜美的妹子,业余爱好是在B站分享彩妆、穿搭,目前有20多万粉丝,已签约了B站,签约后的小伍不定期可以接到广告投放需求,月收入5万持续稳定,比起来“卷”在VC/PE看项目,她选择做起了自己喜欢的事情。

抖音也是投资人逃离的阵地,运用以前看项目的经验,Bill当起了创业导师,每周三、周五开直播课程,教创业者如何写BP、讲融资话术、做商业模型、如何触达VC,偶尔还穿插案例分享,其核心是卖一套完整的TO VC课程。由于目标受众是中小企业,课程入门价格为199,私人教练辅导价格为1999元。降的了身段的Bill,靠卖课、创业营,年收入过百万。

亦有投资经理奔向被投企业的“怀抱”做起了合伙人,阿帅告诉钛媒体创投家:“投资给我的感觉太虚了,镜花水月不接地气,我们这种小镇青年还不如选一个靠谱的项目,努力拼一把创业,或许有朝一日可以功成名就,这种感觉更踏实。”

 “A等生”选择主动离开

相比之下,“A等生”的离开显得没有那么“悲壮”反而是一种新希望,同时也反映出了行业人才需求的变化。

温州厂二代的阿杰对钛媒体创投家说:“VC的经历是一段不错的锻炼,让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可以站在更高的维度看项目、看前景,也能在短时间内接触到形色各异的创始人,他们是非常优秀的一群人,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比学校多;再看投资机构内部,人员关系简单,培养了我效率、直接、目标感明确的习惯,这些在未来工作中都是宝贵的经验。”

阿杰是在2年前主动选择离开VC行业的,目前在帮父亲打理工厂的生意,自己也同步在做跨境电商业务。钛媒体创投家在与阿杰交谈期间了解到,他高中就被父亲送到美国读书,一待就是10多年,毕业后在海外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实习,回国后进去一家VC做投资经理主要看互联网电商、跨境电商领域项目。“这样的职业路线规划目的是为了回去帮父亲打理生意,等时机合适的时候会再次进入VC行业,不过是以LP的身份。”

Cindy是2018年离开的VC行业。“在机构工作了大概2年,发现我并不适应投资行业,躁动的创投市场会让我兴奋,但是开口闭口的金钱让我感觉很‘俗’,我更喜欢艺术。” Cindy告诉钛媒体创投家她的父亲是一位金融从业者,收入不菲,父亲也希望她能在行业内熏陶,未来从事相关职业,但并未作出强行的要求。于是2018年Cindy辞掉了投资经理的工作,前往巴黎进修去学习她所向往的艺术。至于这一段经历她认为:“让我更清楚的知道,我不想要什么。”

无论是主动撤离还是被动离开,其根源是中国创投模式的改变,“狼海战术”失效,圈子效应凸显,逐渐变成“小众玩家”的游戏场。

互联网时代,人海战术招募大批投资经理去撒网、笼络市面上创业项目,时至如今是产业投资时代,投资半导体、新能源、先进制造、医疗健康等等热门赛道,这一类项目技术壁垒高,对于投资人的专业能力要求更高;此外,创始人多藏于“水下”如科研院所、行业高管、技术专家出走创业,从而形成了一定的圈子效应,对于投资人挖掘创始人的能力也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是圈内人才能挖到“一手”的项目源。

某知名机构的HR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他们对于一线投资人员只招理工博士或某一个行业的资深创业者,金融背景知识是其次,因为现在他们需要能看得懂项目、研究的了项目的人;VP以上人员的招聘条件是能够主导一条业务线、手里带案源,纯金融背景的人,暂时不考虑。

绿动资本投资执行董事余乐对专业化人才的观点也表示了认同,他列举了新材料投资的例子,比如:“投资锂电池中的固态电解质,固态电解质之中分聚合物、氧化物、硫化物,投资人就需要从理化特性的角度做出自己的判断,解释为什么投氧化物不投硫化物,或者为什么投硫化物不投氧化物,这其中的差异在哪里?背后都是一些非常朴素、但是对大多数人又不那么“友好”的理化特性。”

“上一代”投资经理与新一代投资经理需求之间出现了巨大的断层,从大面上看行业人才供大于求,但从实际要求来看,满足教育背景+行业背景+投资经验人才的候选人却是凤毛麟角。(文中:Jack、Jessica、Bill、小伍、阿杰、Cindy均为化名)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编辑 | 郭虹妘)

本文系作者郭虹妘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18902 有颜有钱535711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547人已赞赏 >
547换成打赏总人数54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