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淑怡、李艺彤套皮出道,虚拟主播进真人时代?

毒眸

毒眸

· 9月16日

真人套皮,降维打击?

播放 暂停

周淑怡、李艺彤套皮出道,虚拟主播进真人时代?

00:00 13:1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毒眸

“这次是真的来了!”

9月4日晚,B站账号“正直少年李发卡”发布了这样一条直播预告,宣布了虚拟主播“夜王莉莉丝”的出道首播,而该账号的bilibili个人认证为“艺人李艺彤”。

作为塞纳河出身的头部偶像,李艺彤的虚拟形象出道,给V圈(Vtuber圈)带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冲击。无独有偶,就在夜王莉莉丝出道前几天,知名游戏主播周淑怡也在B站曝光了自己的全新虚拟形象Mikuya——这是周淑怡从前在女团时期的艺名。

相较于国内之前野蛮生长,能力良莠不齐的虚拟主播,如今知名偶像、主播的套皮出道,在部分V圈观众看来是“降维打击”,也可能会给原先有些封闭的V圈带来更多增量。

但虚拟营业对李艺彤、周淑怡们来说,终究只会是副业,更重要的是,对于很多专注于以虚拟形象营业的主播,也被迫“实名制上网”了。

最直接的一批是过去曾经当过偶像的人,比如VirtuaReal的头部主播七海Nana7mi、乐华的第二个虚拟女团EOE的成员露早GOGO、虚拟偶像团体四禧丸子的全部四位成员,都被曝出中之人出身于塞纳河。丝芭传媒如今也被戏称为“V圈黄埔军校”。

哪怕是尽可能保持隐私的未出道素人,只要有过公开演出的痕迹也迟早会被“开盒”,比如著名虚拟偶像团体A-SOUL的所有成员,几乎都被扒出了中之人相关信息和视频,在B站随手一搜比比皆是。

本意是虚拟,但真实信息已经成为了半公开的秘密,这究竟是虚拟主播这一产品难以突破的窠臼,还是题中应有之义?

真人套皮,降维打击?

“夜王莉莉丝的概念是李艺彤早年时幻想的形象,也是她最初的网名,李艺彤自称是莉莉丝的仆人。在李艺彤的幻想中,莉莉丝是李艺彤最理想的形象,设定为无性别银发赤瞳吸血鬼。”

在夜王莉莉丝出道回的预告下,有李艺彤粉丝向前来围观的路人如是介绍道。可以看出,以夜王莉莉丝的身份面向大众,并非李艺彤的临时起意或跟风模仿,而更像是一个老二次元在技术条件满足之后圆了一把儿时的梦想。

这与Mikuya的由来有异曲同工之妙。在成为一名抽象的游戏主播之前,年轻的周淑怡是LUNAR女团的主力成员,也是在舞台上的少女偶像。此前,她就曾在直播中明确表示,该虚拟形象主要会在直播唱歌的时候出现,形象设计也是走女团偶像的风格,为了延续早年的女团梦想。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知名主播都加入了套皮热潮,如真栗、Hanser等等。这些主播并非从此转型,走上了虚拟主播的道路,只是在某些特定的直播场景下以虚拟形象示人,以增加新鲜感和话题度。而这些主播的共性是此前就对ACG文化有认同感,也希望通过定制虚拟形象的方式,展示一个更理想化的自我形象。

相比于明星偶像,主播在大众面前的曝光度往往更为频繁,借助这种形式,不仅能够为其固定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也能吸引V圈常客的关注,带来粉丝的增量。虚拟主播更是她们重回大众视野的新窗口。根据量子位《2021年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快手也在八月推出面向虚拟主播的V-star虚拟人扶持计划,主动为其引流,促进他们打入头部主播圈。

这背后也依赖着Live2D动捕技术的成熟。如今,主流直播平台基本都已经配备相关的能力,b站首页更是常见“如何制作Live2D虚拟形象”的创作推广。普通人想要体验使用虚拟形象,可以选用互联网上免费的开源皮套,也可以使用诸如必剪等app制作自己的简易虚拟形象进行直播。进阶的虚拟形象需要定制立绘,立绘的价格视精细度而定,2000元至上万不等。

而虚拟主播为了使自己的人设更加丰满以吸引粉丝,还要支出额外的价格定制头像、logo、banner、壁纸、背景、配饰等直播必备的插件,价格也一般在千元起步。饱满的虚拟形象也会得到粉丝的“回馈”,知名Vtuber Shoto就曾展示并使用过粉丝为其制作的耳朵、吉他等配饰,也经常在Twitter上转载粉丝绘制的壁纸,进行互动。

但是,如果想要实现更先进的技术力,来到3D动捕领域,目前仍然是非常昂贵和复杂的,需要多部门专业团队的协调配合。虽然其面临着入不敷出的商业化难题,但是3D动捕带来的沉浸式体验和live2D相比有难以比拟的优势。

在国内V圈,腾讯的以强大的3D技术领跑。腾讯旗下的星瞳近日就曾官宣,将暂停一段时间的3D直播,日常直播主要以Live2D的形式为主,原因在于团队正在研究将以UE5为基础(EPIC于2020年公布的第五代游戏引擎)建设新的3D模型。9月9日星瞳进行了短暂直播公开UE5建设进度,直播中能明显看出星瞳的模型发丝分毫毕现,毫无穿模痕迹。

字节跳动于乐华联合推出的A-SOUL紧随其后,其大部分直播场次都是以3D的形式呈现。为了还原肢体语言和偶像更精细化的舞蹈动作,制作团队需要具备高精度的设备、高水准的动态捕捉技术和镜头渲染技术,致使A-soul每场直播成本高达百万以上。

而即便耗费如此巨额的成本,直播中还是偶尔会出现穿模、延迟等情况。此前字节曾尝试在PICO上为A-SOUL进行VR端的直播,但也只是做到了平面投影,并未能在VR中实现真3D。据业内人士推测,腾讯的星瞳直播时,团队在建模、动捕和画面上每一个细节的修正都动辄数十万元。

到了乐华最近推出的第二个女团EOE,以及此前推出的男团量子少年身上,由于并未与字节合作,其技术力显著不足,面捕的灵敏度低、穿模频率高。但乐华发挥出了自身在偶像业务上的优势,不少V圈观众表示,新团体的中之人甫一出道,唱跳实力就显著强于此前V圈盛行的“养成系”偶像们。

总得来说,3D直播仍然只是业内的头部团队可以尝试的特权,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内容壁垒。对于只是跨界的真人主播们来说,和V圈真正的头部主播相比,在投入成本和呈现形式上仍然具有着不小差距。

但在Live2D简单易得的技术背景下,直播行业本身也长期缺乏新增量,“套皮出道”至少可以成为日常直播的新噱头。因此,未来真人主播“套皮出道”很有可能会成为一大趋势。对原本的V圈来说,这至少能带来一定的增量观众。

开盒悖论

比起跨界者,对虚拟主播产业来说,更值得探讨的或许是“开盒”难题。

人但凡在互联网上留下过痕迹,就很难彻底保密。和过去通过“人肉搜索”的方式网暴路人相同,虚拟主播一旦出道,难免面临注定被“开盒”的结局,只是时间早晚。

热衷于“开盒”的风气并非国内V圈的专属,在Vtuber的起源地日本,被开盒同样是十分普遍的情况,这源于日本的知名虚拟企划公司很少雇佣素人,旗下成员大都有“前世”,担任过cv、歌手、游戏主播等类似职业,其声音特征、口癖、兴趣爱好、聊天的内容等在日复一日的直播中积累成大量的文本,为观众提供了“开盒”的线索。

以Vox Akuma为代表的虚拟主播男团Luxiem每位成员都被“开盒”过,粉丝通过Vox声音的特征,找到疑似中之人直播ASMR的视频资源;通过成员Ike Eveland会说瑞典语、会唱黑嗓,锁定一名学生时期隶属乐队的瑞典小哥;通过成员Luca Kaneshiro经常健身,擅长玩任天堂的健身环来检证其中之人照片的真伪。NIJISANJI EN在今年7月20日发布了六期成员出道PV,当晚就有其成员Aia Amare中之人的照片大肆流传开。观众对于“开盒”的热衷可见一斑。

理论上来说,观众对于虚拟主播的观赏,是建立于虚拟人设之上的。观众爱上的是以其虚拟设定为基础,加之中之人在唱跳、表达、才艺等方面的个人魅力,构成的偶像想象。这一切与中之人在现实生活中的相貌、身份、条件理论上应该是泾渭分明的。

这也是虚拟主播的重要职业操守——RP(Role Play角色扮演),中之人需要真正相信自己的虚拟设定,并以此设定为基础来直播。这也是为何李艺彤和周淑怡在套皮出道之后广受好评,因为二人在虚拟营业时都十分重视RP。

夜王莉莉丝在首播时,将自己剪到了李艺彤的视频当中,为证明“自己作为主人一直在仆人李艺彤的每个成长节点陪伴着她”。两天后的李艺彤本人直播中,也“锐评”夜王莉莉丝“忘词、跑调,我唱歌比她好听多了”。

Mikuya也是一样。Mikuya现身时锐评周淑怡,而周淑怡现身时又反过来diss Mikuya,两个人格的自我认知是相分离的,这是虚拟形象成立的基础。

这也说明,真人主播套皮出道,要引发一定的引流效应,并非简单地定制一个皮套即可,还是要遵守V圈的基本原则。

但是,在“开盒”在所难免的情况下,对于那些隐瞒个人信息出道的全职虚拟主播而言,RP还是会被轻易戳穿。中之人的相貌、身份、条件都有可能决定一个虚拟主播的命运。

成军于今年年初的四禧丸子,至今在B站也仅有2.9万粉丝。而这部分粉丝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在四位成员中之人信息全部曝光之后——均是来自塞纳河的小偶像——才被吸引来的。如果没有曝光,可能只能面临毕业的结局。

不同于一般的V圈粉丝维护自家主播信息,四禧丸子的粉丝甚至会在视频评论区主动公开中之人信息,因为担心“对新粉不太友好”。

反过来,中之人不堪的真实情状有时也会对虚拟形象起到的反作用。Luxiem成员Mysta Rias在出道后面对暴涨的人气,多次流露出属于中之人本人的“破防”。他不止一次透露,自己在成为一场直播万元打赏的人气主播前一度十分贫困,因营养不良患有肥胖症,在少年时代与母亲靠“食物银行”维生。直到入职之后他还遭到房东的驱赶,需要打印出工资流水以证明自己能够支付接下来的房租。

与其他成员相比,Mysta的中之人在形象、文化水平等方面都似乎更逊一筹,出道至今也因此劝退了大量的粉丝。但就目前来看,绝大多数粉丝还是选择悦纳Mysta中之人种种过往与现状的缺陷,将其视作他独特的个性,报以同情、拥护和爱。

说到底,完全的虚拟对现代人似乎还为时太早。人们对虚拟的向往,其实是对虚拟二字背后无穷想象空间的向往,这意味着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赋予其私人定制的诸多特点。超脱现实的精致外表,天马行空的人设塑造,与其将目光局限于千篇一律、随时随地都有塌房风险的真人偶像,不如去随心所欲地穿梭在各具特色的虚拟主播的直播间。

但对亲密关系、情感交互和社会联系的需要,促使人们不断去感知虚拟主播身上真实的部分,去想象他们真切地站在自己面前、在自己的耳边说着话,在世界的某一端与自己遥遥相望。于是,人们开始求证真实。

某种意义上,虚拟主播“开盒”后“塌房”,与明星人设崩塌后塌房的逻辑相似。而比起人的“真实”,更能打动人的,是人的“真诚”。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545人已赞赏 >
545换成打赏总人数54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现在现实都满足不了人们了

    2022-09-16 16:12 via iphone
  • 周姐越来越会了,哈哈

    2022-09-16 16:03 via h5
  • 回复

    谁成天关心那些主播啊,都是有钱闲的

    2022-09-16 15:59 via iphone
  • 完全的虚拟对现代人似乎还为时太早。人们对虚拟的向往,其实是对虚拟二字背后无穷想象空间的向往,这意味着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赋予其私人定制的诸多特点

    2022-09-16 15:57 via iphone
  • 李艺彤是谁,个人只知道李若彤

    2022-09-16 15:57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