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男友”王鹤棣,究竟能火多久?

毒眸

毒眸

· 9月12日

八月男友,不是顶流。

播放 暂停

“八月男友”王鹤棣,究竟能火多久?

00:00 14:03

文 | 毒眸

众所周知,一个明星如果开始被“考古”,就证明他真的红了。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网友将王鹤棣过去23年的生活翻了个底儿朝天,大到其父亲开的炸串店,大学时期的女友,为学校拍的宣传片,小到综艺里扮演的“西瓜头”,17岁的泳装照等等。

古偶已经两年没“爆人”了,直到这个夏天,魔咒被王鹤棣打破。《苍兰诀》热播,王鹤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网友调侃王鹤棣爆红

截至日前,王鹤棣微博涨粉总计近350万,直截了当的对应是,王鹤棣的涨粉速度也能成为热搜话题。剧播期间#王鹤棣一天涨粉30万##王鹤棣一周涨粉156万#等词条接连登上热搜,本人连续多天位列微博24小时热门人物榜top1,各家搜索指数直线上涨。不过一个月时间,王鹤棣的杂志销量就从剧播前的100多本,提升到6万加。

这个夏天,王鹤棣成为了实打实的“八月男友”。

但近几年的认知与实践中,男艺人容易红,但也同样容易糊。等待王鹤棣的,到底是厚积薄发化茧成蝶,从“男友”跃升为顶流,还是和过往无数“男友”一样,只拥有一个限定夏天,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顶流”与“八月男友”

稍微回顾一下历史,会发现我们这些年拥有的男友并不少。

“X月男友”这个词第一次被大规模使用是在2019年。2019年7月,由李现、杨紫主演的现言剧《亲爱的热爱的》播出,李现在其中扮演性格高冷、内向敏感的韩商言。播出后,李现一炮而红,被粉丝称为“七月男友”。

自此,“X月男友”这个词就被用来形容,某月播出的爆剧男主。剧集的爆红与顶流的生产两个话题在此交汇,并有了清晰的主线。

其实,在出演《亲爱的热爱的》之前,李现已经出道八年。演过的角色中,相对有名气的是2015年和陈晓搭档的剧版《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里的谢训,以及2017年的悬疑探案网剧《河神》中的郭德友。而直到2019年《亲爱的热爱的》热播,李现才跃升为“新晋顶流”。

商业价值是检验艺人流量的重要一环。剧播一个月后,李现10天内官宣4个新代言,新增合作当中,涵盖了苏泊尔、雅诗兰黛、戴尔、荣耀、肯德基、野兽派等品牌,从奢侈品到日用品一应俱全。

2020年,李现的表现不如2019突出,这一年的夏天,古偶《琉璃》又制造出了新的男友——成毅。

作为欢瑞近些年力捧的小生,成毅从2016年开始在《青云志》中崭露头角,但知名度并不高。

2020年8月由他和袁冰妍主演的《琉璃》上线,在同期《以家人之名》《三十而已》《穿越火线》等多部剧对打的情况下,《琉璃》后期热度大涨,优酷站内热度值达到9988,打破了当时优酷站内剧集热度榜的最高纪录,登顶多榜第一。

这部剧不仅救了当时已经濒临退市的欢瑞,也帮助成毅成为了新晋流量,成毅微博粉丝从《琉璃》开播前的801万粉丝增长至1215万,共计涨粉414万。之后两年里,成毅基本处于无缝进组的状态,除了刚刚完结的《沉香如屑》,还播共了4部主演戏。

除此之外,《传闻中的陈芊芊》《月光变奏曲》里的丁禹兮,《大唐荣耀》《锦衣之下》里的任嘉伦,《司藤》里的张彬彬,《变成你的那一天》里的张新成,《星汉灿烂》中的吴磊等等,都曾短暂成为过剧粉眼中的“男友”。

当然,顾名思义,“男友”这个词最初就是用来形容BG剧中爆红的男主,因此在上述举例中,没有把通过耽改爆红的男明星囊括进来。但正因如此,在耽改成为历史的今天,考据“八月男友”,似乎更有意义一些。

一个从古到今的逻辑就是,剧有热度,演员很容易跟着吃到红利。不过,成为“八月男友”并不等于成为顶流,尤其是在选择变多、平台日益强调圈层、差异化内容的现在。

与“八月男友”对应的词汇,是“三月剧粉”,但这里的三月,并不是指日期,而是指时长。即,在电视剧播出的三个月中,因剧而喜欢上某个演员,但实际上只有短暂热情的一类粉丝。剧集完结后,“三月剧粉”的注意力就会转移到下一部电视剧和下一个明星身上。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八月男友”大多只能成为“季度顶流”,距离成为真正的顶流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为什么男主容易红?

讨论男主为什么容易红,有一个大前提——就是“八月男友”大多诞生于BG偶像剧,该类型剧的受众大多为女性。从那些走红的剧和角色能看出,这些剧里的男性人设需要满足受众当下的情感需求,满足女性对男性角色的想象。

从“男友”这个词代表的定义上看,通常能被观众认证为“男友”的主角,大多要满足几个条件:前期知名度低,角色人设好,有CP感,长得不错,外加一点点演技。

男友们能红,一定建立在“剧捧人”的逻辑之上。

不论是王鹤棣、李现、成毅、任嘉伦还是丁禹兮等人,在出演爆剧之前,知名度都相对较低。这反而带来了一种优势:对许多路人盘的观众来说,这些面孔是新鲜的、没有预设的,因此也更容易接受剧方为其塑造的人设,带入角色。

而如果主角已经是知名演员,且过去经常演类似的角色,时间久了观众对其好奇心和新鲜感都会下降,会带着对其过往同类角色的印象看新角色,很难看出惊喜。

譬如,最近在被舆论反复拷打的《东八区的先生们》里,饰演知名科技公司工程师的张翰,出道就在《一起来看流星雨》里演霸道总裁、富家公子。这么多年过去,张翰的戏路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定——在《杉杉来了》里演大BOSS封腾,在《温暖的弦》里演上市公司总裁占南弦,在《如若巴黎不快乐》里演首屈一指的商业精英佟卓尧……

经过无数霸总角色的洗礼,观众已经对张翰演霸总的套路了如指掌,很难收获新鲜感。再加上许多“霸总”角色的设置都较为悬浮,观众无法带入相关情景,因此也很难从角色身上找到男友感。

同时,在剧捧人的逻辑里,“剧”是第一位的。这代表着剧情质量要过关,与此同时,角色人设要好,这两者缺一不可。

《苍兰诀》里的东方青苍之所以招人喜欢,是因为他表面看是霸总是“BKING”,但骨子里不唯我独尊,懂得尊重女主,爱护女主。东方青苍并非像上述霸总角色一样,专横霸道,把控制欲当爱情。

与此情况相同的,还有去年的“黑马”剧《御赐小仵作》。彼时观众讨论的重点就在该剧的价值观上,不仅女性角色的女性角色意识觉醒,王子奇饰演的男主萧瑾瑜,也在当时被称为“古偶男主天花板”,不嫌弃女主是仵作出身,支持女主实现自己的梦想,连表白都顾及女主的心情,害怕给女主造成负担。

这些角色的人设,显然更加符合受众的情绪和价值观。从上述两个例子中能看出,男主的人设好坏通常是要有“对手反馈”,也就是说要从身边产生关系的角色里来得到验证,这就需要男女主两人之间有CP感。

“嗑CP”作为观众看偶像剧不可缺少的一环,男女主的CP感就显得格外重要,甚至还会影响观众看剧的情绪。男女主都不能只散发独美的气质,两人之间必须产生化学反应。说白了,男主要有“人气儿”和性张力,这样才能激发恋爱的荷尔蒙,毕竟没有人希望自己的男友只是好看的人工智能。

不少人在吐槽《女士的法则》时质疑,会有多少人期望“拥有一个宋修那样的年下男友”,毕竟从气质上看,彭昱畅实在太像江疏影家里还在上学的亲弟弟。相较之下,《媚者无疆》和《一闪一闪亮星星》里的屈楚萧,《想见你》里的许光汉,《锦衣之下》的任嘉伦等人的CP感和性张力似乎更强。

毒眸(ID:DomoreDumou)曾在过往文章提及,根据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嗑CP时,我们开启了自我防御机制中的“投射”和“转移”。投射是指“我想你们在一起”所以“你们也想在一起”,而转移则体现在,自身投入到恋爱中是一件高风险的事,但“我看你们谈恋爱”则是一件几乎没有风险的事情。

因此,嗑CP作为一种恋爱“代糖”,需要主角能提供充分的CP感。这时,男主长相是否足够帅气,反倒不是最先需要考虑的了。毕竟拥有了以上条件,只要人长得不丑,再提供一些在偶像剧里够用的演技,就足以成为“男友”预备役了。

长红是玄学?

在普遍的认知里,相比于女主,热播剧的男主容易爆,但也更容易糊。

艺人宣传小许告诉毒眸,“爆红之后,有没有存货,后续的戏能不能跟上,是决定其热度能否长久的因素之一。”比如,2018年通过《镇魂》爆红的朱一龙、白宇,在剧播后的一段时间内,人气一度有了明显差距。

观察两人的存货会发现,2018年6月《镇魂》播出后,朱一龙在2018年年底前,还连续播出了《许你浮生若梦》和《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两部新作品。而白宇在近一年之后的2019年4月才上线了新作品《绅探》。

前文说过,因热播剧吸引来的粉丝大多为“三月剧粉”,剧完结后,粉丝的注意力和热情会很快转移,这是就需要新的作品来维持住粉丝的注意力,空档期越长,粉丝流失得越快。

“但是有存货上映,也不代表就能留住粉丝。”小许表示,“很多剧粉都是被剧中的形象和人设所吸引的,此时的粉丝并不一定是看重艺人本身的魅力。”此时,如果存货的质量不行,或者角色的人设,抑或是演员的演技不过关,对刚红起来的艺人来说,并非好事。

比如2019年4月,由赵露思、焦睿、许凯领衔主演,孟美岐特邀出演的电影《蓝色生死恋》上映。该电影在2017年拍摄时,四位主演中只有赵露思在一部分观众心中有一定的认知度。但在2019年上映时,许凯和孟美岐已凭借《延禧攻略》和《创造101》大红。

因此在宣传时,两人也成为片方宣传的重点。男主焦睿因名气不高,甚至在平台宣传海报中被“一剪没”。但该电影的质量实在不过关,在豆瓣只获得了2.7分的评分,电影最终也只收获了150万票房,其中大部分还是粉丝为了支持偶像贡献的。这种质量的作品,不仅对艺人来说没有任何加持,还会消耗艺人的口碑和人气,属于无效播剧(影)。

此外,前文提到过,“八月男友”红起来的前提是,“前期知名度低”。“知名度低也就意味着,他们在公司可能受重视程度并不高,人员配备也不会那么齐全,在宣传、经纪等各方面可能还有所欠缺。”小许解释道。

这就导致一朝爆红后,艺人相关的资源配置可能很难快速跟上。就像王鹤棣的经纪公司萌样影视,在《苍兰诀》热播王鹤棣红了之后,开始多岗位连夜招人,同时也帮王鹤棣成立了个人工作室,这既可以成为王鹤棣爆火的一种证据,也同时成为了一个观众围观、粉丝着急的新梗。

在爆红后,艺人相关邀约可能成倍增加,“此时需要更多更专业的人来处理、判断每个邀约,是否对艺人的发展有帮助,是否能帮一人保持热度,留存粉丝。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错过最佳的发展时期。”小许告诉毒眸。

更明显的例子还是前文提到的白宇。在2019年播出的综艺《我和我的经纪人》中能看到,白宇的宣传经纪在毕业时就跟着白宇工作,到节目播出时已有三年。

《镇魂》前白宇的人气并不高,需要处理的事情也不多。但在白宇急速走红时,工作人员能力不足,而导致白宇错失了不少机会。好在后期,相关的短板基本得到了完善,更重要的,还是白宇自己的有底子在,并随着《沉默的真相》、《乔家的儿女》接连播出,重新找回了阵地。

与呼啸而过的热度对应的,似乎依然是演员本身的“内里”。“红”或许很简单,“红得长久”才是门学问。在越来越看重内容、或被动或主动摒弃掉浮沫的剧集市场里,这样的道理,也在慢慢被更多人发现。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18902 有颜有钱535711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547人已赞赏 >
547换成打赏总人数54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