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和华为,走进历史的拐角处 | 钛媒体焦点

深度
任正非表示:「现在由于战争的影响以及美国继续封锁打压的原因,全世界的经济在未来3到5年内都不可能转好。加上疫情影响,全球应该没有一个地区是亮点。」

又一次,任正非关于经济寒冬的判断在网络上引起热议。

华为内部论坛上,任正非在《整个公司的经营方针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的文章提到,现在由于战争的影响以及美国继续封锁打压的原因,全世界的经济在未来3到5年内都不可能转好。加上疫情影响,全球应该没有一个地区是亮点。

基于此,任正非要求华为应改变思路和经营方针,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保证渡过未来三年的危机。

对于78岁的任正非来说,这是他近几年来措辞最为严厉的一次发言。即使在三年前的孟晚舟事件中,任正非的公开言论也是颇为自信的。他称:“美国打击没起到多大作用,我们做了很多准备。”但现在,任正非认为2019年华为受打击时,和今天的环境不一样了。

“文章公开后,社会外部的反应,比公司内部的反应要大很多。”

一位华为内部人士对钛媒体App表示,任正非基本每周都会有讲话内容在内部论坛上发布,这次的文章也是公司经营委员会定期开会的内容,只不过被公布出去了。“现在在华为内网上,大家有支持也有反对的。支持方认为要减少不必要开支,聚焦打‘粮食产业’;反对方则是担心裁员、奖金减少和自己部门的发展前景。”

不讲故事,活下去

“我们的生命喘息期就是2023年和2024年。这两年我们能不能突围,现在还不敢肯定。所以,每个口都不要再讲故事,一定要讲实现。讲故事骗公司,损失要从你们的粮食包中扣除。首先要活下来,活下来就有未来。‍”

在文章中,任正非称2023年华为预算要保持合理节奏,盲目投资的业务要收缩或关闭。

一位华为员工告诉钛媒体App,就投入产出比来看,华为的软件开发业务,就是收入与资源投入不成正比的典型例子。

“华为在钱包、视频、音乐等移动应用的研发上投入了很多,但市场表现非常一般。”该员工表示,如果按照任正非的想法,华为移动应用软件的开发大概率会被调整。

在主体业务上,华为目前共有运营商BG、企业BG、ICT产品与解决方案、终端BG、华为云计算、数字能源、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及海思芯片八个部分。其中,运营商BG、企业BG、ICT产品与解决方案被并称为ICT基础设施业务。

根据2022年年中报告,华为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301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率5.0%。其中,运营商业务收入为1427亿元人民币,企业业务收入为547亿元人民币,终端业务收入为 1013亿元人民币。从三大主营业务的数据来看,华为运营商以及企业业务收入分别增长4%和27%,但总体营收同比下滑5个点。

任正非认为,ICT基础设施还是华为重要的粮仓;华为云计算要踏踏实实以支撑华为业务发展为主,走支持产业互联网的道路;数字能源在战略机会窗上加大投入,创造更大价值,收缩机关,加强作战队伍。

而在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新业务上,任正非则认为不能铺开一个完整战线,要减少科研预算,‍‍聚焦在几个关键部件作出竞争力。“一定要把边缘业务从战略核心里抽出来。”任正非表示,华为不要包打天下,做不好、资源消耗巨大的业务不如关闭以后开放让别人去做。

寒气:奖金、福利与不确定性

如果说任正非对于经济寒冬的判断,还只是停留在尚待论证的阶段,那他对于“寒气”的阐释,则具体落在了每一个华为员工的头上。

“夯实责任,‍‍奖金、升职、升级与经营结果挂钩,将让寒气传递到每个人。‍‍”

任正非在文章称,华为今年各个业务的奖金一定要拉开差距,‍‍绝不允许平均,逼迫大家实现抢“粮食”的短期目标。“今年年底利润和现金流多的业务,‍‍奖金就多发一些,不能创造价值的业务就是很低的奖金,把寒气传递下去。‍‍”

关于任正非的言论,钛媒体App从华为终端业务部门员工李青(化名)了解到,其所在部门以往较为灵活的打卡制度,从今年年中转为严格执行。同时,除研发部门可以实行弹性班次外,其他部门均被要求严格执行上班打卡。

“现在,奖金变化还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李青表示,华为的年终奖是每年5-6月份发,所以具体奖金将如何变化,只能等到明年才知道。

而对于任正非提及的“各责任中心签署考核责任书,‍‍公司要针对基于KPI的对等奖赏机制”,李青则表示,华为员工的绩效考核一般是每半年进行一次,考核责任书类似于OKR制度,然后部门根据业务完成情况和员工自己制定的OKR指标,来进行总体评估。与奖金一样,基于KPI的对等奖赏机制也只能等到年底才能看到变化。

“现在可以感知到的变化是,不确定性在增强。”李青说,此前华为CBG(消费者业务,现称“终端BG”)由于现金流非常好,大家都想转岗过来。但现在,所有员工转岗都会迷茫,因为华为各个业务线都在变化(各个华为军团的赛马机制),转过去也不知道部门将来发展前景如何。

除了员工考核要求更严格外,任正非在内部文章中还称华为要聚焦价值市场价值客户,‍‍放弃部分国家的市场。

对此,钛媒体App从华为内部了解到,目前华为终端业务已经基本放弃“五眼联盟”成员国(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的市场。公开报道显示,“五眼联盟”成员国此前均对华为作出了禁止使用其5G网络设备的决定。同时,出于印度营商环境的变化,华为也已决定退出在当地的经营。

“国外的华为员工,工作福利也在发生变化。”李青表示,海外员工过去一直享有比较高的工作补贴和免费的餐食。现在,免费工作餐被取消,员工需要支付部分费用。

国内方面,华为的外包公司与正编员工已经开始裁员。“裁员比例尚不清楚。”李青说,其所在部门要在57个外包编制中裁掉14个。“不过,有些部门也在增加新员工,总体员工有出有进。”

2022年3月,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则透露,2022年华为计划还要招聘1万多名应届毕业生,“只有优秀的人才能够解决华为现在的状况,使得华为进一步发展。”

冬天,华为并不陌生

一直以来,任正非对于企业的管理都以“居安思危”而被外界熟知。根据《数智前线》的统计,任正非此前曾至少3次在内部讲话中,提及“冬天”。

2001年3月,任正非发表了著名的内部讲话《华为的冬天》。他表示,“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

当时,华为正处于高速发展期,年销售额达到了220亿元,利润29亿元,位居全国电子百强首位。不过,随着纳斯达克指数崩盘,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向上游电信行业传导,华为的竞争对手朗讯、北电等都相继大规模裁员。

在此期间,华为的销售额从2000-2003年也因行业市场的调整,处于停滞状态,直到行业的复苏。

第二次提及冬天则是在2004年,信息产业正逐步转变为低毛利率、规模化的传统产业。当年三季度,在长达13000字的讲话稿中,任正非称“华为要注意冬天”。不过,其后华为并未遭遇重大挑战,还在此后几年内均保持营收双位数的增长。

2008年底,任正非第三次提及“冬天”。当时,随着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金融海啸在全球蔓延,任正非称“要对经济全球化以及市场竞争的艰难性、残酷性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但是,2009年随着国内3G牌照的落地,华为也迎来了事业的上升期。2009年,华为销售额同比增长19%,达到1491亿元。

如今,任正非再一次在内部警示了华为的危机。

不过,与前几次相比,这次华为面临的处境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外部环境,华为现在面临的全球政治格局和商业规则,已然换了天地;内部管理,华为的净利润与营收也已连续多个季度承压。正如任正非所说,这一次“活下去”,成为了华为最主要的纲领‍‍。

华为与任正非,一起走向历史的拐角处。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饶翔宇,编辑 | 钟毅)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华为的寒气已经传到了每个打工人,但是挣钱的时候却没有。

    回复 2022.08.26 · via android
  • 3年到5年内全世界经济都不会好转

    回复 2022.08.25 · via iphone
  • 现在这就历史的拐角了?

    回复 2022.08.25 · via android
  • 国家应该收购华为20%股份,然后大量注资给华为,不要让华为放弃暂时不挣钱还是面向未来的高端科技的研发,民族企业不该倒下

    回复 2022.09.06 · via android
  • 在寒气到来之前,得储存“能抵御寒冷的装备”,不然,不太好过

    回复 2022.08.30 · via android
  • 时刻警惕活下去,居安思危

    回复 2022.08.25 · via iphone

快报

更多
6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