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的六次减持

刺猬公社

刺猬公社

· 8月17日

瘦身背后。

播放 暂停

腾讯的六次减持

00:00 15:4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刺猬公社,作者|园长、陈梅希,编辑 | 石灿

2022年8月16日,有媒体称腾讯将出售其所持有的大部分美团股份,受减持传闻影响,美团股价一度跌幅超10%。

受影响的不仅是证券市场,当天下午,“腾讯计划出售美团全部股权”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榜前10。很快,腾讯方面作出回应,《上海证券网》、36kr等多家媒体机构联系到接近腾讯的相关人士,对方给出的答复都是:“传闻不属实,腾讯目前没有计划出售美团股份。”

一个小道消息能引起轩然大波,是因为腾讯最近一年内对其投资的多家上市公司完成减持动作,既有京东、Sea这样的互联网电商巨头,也有海澜之家步步高等线下零售企业。所有人都在猜测,腾讯是不是铁了心要在投资领域做瘦身,在类似的猜想下,“减持美团”成为一个符合猜测的传闻。

然而“做瘦身”是个笼统而抽象的理由,入场时无非都是因为看好,减持时的情况却千差万别。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回溯过去一年内腾讯对上市公司的六次减持行为,尝试着在抽象的“做瘦身”外,寻找腾讯入场和退场的理由。

“买贵了”的海澜之家

2021年10月,腾讯减持了手中的海澜之家股份,从原来的5.52%减少到了4.99%。不要小看这相对幅度并不大的减持。根据国内股票市场信息披露的相关规定,一旦股东持股降低到5%以下就被视为退出大股东的行列,再进行减持,一般无需进行信息披露。这就给了投资方相对大的行动自由,受信息披露规定影响限制较小。

一个事实是,2022年5月,当海澜之家董秘回应投资者提问“腾讯是否还是公司股东”时,没有从正面回答是或者不是,而是指出腾讯已经不是持股5%以上的大股东,因此“其减持行为不在披露范围内”。无可奉告,合情合理合法。

腾讯与海澜之家的合作,始于海澜之家风头正盛的2018年。当年2月,腾讯向海澜之家投资近25个亿,还将联合海澜之家打造一支拟定募集近百亿资金的产业投资基金:围绕海澜之家的战略目标,投资服装产业链和优秀服装品牌等等。

有分析认为,当时投资海澜之家,是腾讯在新零售领域“跑马圈地”的一部分。在2018年前后,腾讯在唯品会、永辉超市、万达商业、家乐福中国等新零售企业进行布局,这个长长的名单中,还有刚刚告别我们的每日优鲜。

吃喝用齐备了,自然少不了要投资一家颇具规模的服装公司。海澜之家也不仅仅是一个(没钱)男人的衣柜,在女装、快时尚、高端商务男装、童装等细分赛道都有布局,还把数千家门店开遍了全国。腾讯投资的2018年,海澜之家拥有6600多家门店,年营收190亿元,归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4.55亿。在全国服装行业,海澜之家属于第一梯队,其营收几乎相当于当时的2个波司登了。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也在2017年前后与服装公司太平鸟进行了深度合作。腾讯找到海澜之家“对标”,也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但人算不如天算,当年的投资者们无法预料到2020年之后线下零售和实体产业将迎来的巨大冲击。相比早早拥抱电商的太平鸟,海澜之家则是一个更加重视线下门店的公司,即使在2020年,其门店数量仍然净增了200多家。

这也就导致海澜之家在2020年净利润下降44%,成为其上市以来利润降幅最大的一年。再加上其存货量高居不下的老问题和“是否被年轻人抛弃”的新问题,腾讯最终选择在2021年10月“割肉”。

现在看来,腾讯的这次减持相当明智——相比现在,如果当时没有跑掉,则会蒙受更多损失。

2021年10月以来,海澜之家股价一路走低
图源:新浪财经

“减持但不减合作”的京东

在减持海澜之家之后2个月,腾讯突然在2021年底宣布减持京东,将手中持有的价值约1300亿港币的京东股票,以“实物分红”的方式送给腾讯的股东们。减持完成后,腾讯持有的京东股权从16.9%降低至2.2%,腾讯总裁刘炽平也退出京东董事的行列。

尽管在当天,京东就专门发公告作出解释,表示京东和腾讯的合作关系仍将继续,但很多人将腾讯的减持视作两大巨头的分手:今后,还能在微信的购物入口进入京东、买到京东的商品吗?

2022年6月底,腾讯和京东公布了他们的第三次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围绕实物电商入口、云技术与云服务、会员体系、线上会议、企业服务、智慧零售以及广告等领域进行合作。

相比2014年、2019年签署的两份战略合作协议,腾讯和京东在2022年的合作进入到了供应链和技术层次,其深入程度超越了以往流量入口和广告等层面。

这也说明,腾讯虽然减持了京东,但与京东的战略合作的大方向没变。根据腾讯“支持及分享被投公司的增长、并在被投公司可为其未来计划自行筹集资金的时候退出”的投资逻辑,在京东早已成长为电商领域的唯二巨头之时,也就到了腾讯该离开的时候。

也有观点认为,腾讯减持京东或与“反垄断”的相关规定有关。在腾讯减持京东之前,腾讯主导的两家头部直播平台的合并就被否决。从京东退出,或将有助于腾讯从“被反垄断”的风险中走出。

但不论如何,腾讯减持京东,绝不等于腾讯减少与京东的合作。相比海澜之家,京东对于腾讯的重要性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财务性减持”的Sea 

海澜之家那里赔的钱,腾讯几十倍地从对“东南亚小腾讯”Sea——Shopee的母公司的投资中赚了回来。2022年1月,腾讯减持了2.6%的Sea股权,变现了32亿美元,相当于200个“小目标”。

除了股权减持,腾讯在Sea的投票权也将减少到10%以下。实际上,腾讯在Sea的投票权一直在减少,从2019年的29.1%降低到2021年的23.3%。有观点认为,腾讯这是在“还政于李小冬”(Sea创始人)。极客公园引用Sea投资者和合首创(香港)执行董事陈达的观点,称腾讯减持Sea并不是对于其前景的看空,而是想要把公司的控制权还给以李小冬为首的管理层。

腾讯方面也在减持Sea时表示,“随着Sea规模显著扩大,成为一家领先的全球消费互联网公司,这一举措有助于进一步澄清其资本结构,符合长期战略的利益增长。”

而对于Sea来说,腾讯减持之后,其股价持续走低,在两个星期内跌幅近30%,跌破千亿美元;而到了现在Sea的股价更不理想,只有400多亿,其业务也显现出了疲态:电商Shopee乱局未定,游戏业务增长乏力。

sea一年来股价变动

但Sea的基本盘仍然稳固。

就在2022年8月16日,Sea发布了其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达29亿美元,增速29%;毛利11亿美元,增速17%。特别是其电商平台,GMV、订单数和营收等核心指标的同步增速分别为27%、41%、51%。

相比之下,其他已经成熟的电商平台已经很难复制出Sea的增速。而若能保住这个强劲的增长势头,Sea就有希望回到两千亿美元的市值。

短期看来,腾讯这次“卖少了”。但如果做时间的朋友,腾讯拿住Sea的股份,则有希望获得更大的收益。

减持步步高,弱化新零售

腾讯入股步步高的同样发生在2018年,和腾讯入股永辉超市前后仅相差不到3个月。当时,这一系列动作被视为腾讯决意与阿里争夺线下新零售场景的标志之一。

步步高指的是被称作“中国民营超市第一股”的步步高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拥有步步高超市、步步高百货、步步高电器等多种线下零售业态。跟做点读笔和手机的那个步步高,没有半点关系,只是用了同一个名字。

步步高超市在北方名气不大,但在西南地区,却是雄踞一方的线下零售霸主。在2017到2018年,拥有300余家线下门店的步步高,无疑是腾讯广撒网切入新零售的优质标的。

老牌超市雄厚的线下渠道与供应链资源,叠加腾讯丰富的流量资源和触达手段,这是一个看上去很美的故事。但在尝试融合后,无论是想借腾讯之力拓宽线上电商渠道的步步高,还是想借步步高之力抢占线下零售场景的腾讯,都发现故事没有想象中简单。

2022年4月19日,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于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863.91万股,减持后,在步步高的持股比例由6%降至4.999993%。减持均价9.75元/股,而腾讯2018年购入步步高股份时,均价为17.11元/股,亏损比例约为43%。

但在整体弱化新零售布局,巩固游戏、社交等业务的大前提下,对步步高的投资已经失去原有的价值。另一方面,步步高整体的经营状况也受到挑战,2021年,步步高闭店52家,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商款项的传言甚嚣尘上,官方不得不出来回应,澄清倒闭的消息。

减持步步高海澜之家等,只是腾讯弱化新零售领域的步骤之一。

跑步撤出新东方

腾讯和新东方结缘于2016年,当时,腾讯以近4亿港元投资新东方,每股成本约为4.42港元。2019年新东方上市后,股价一度飙到43.45港元/股,让作为第二大股东的腾讯获得近10倍浮盈。

但在教培行业迎来“双减”政策后,10倍浮盈转为36%的浮亏。

此前,K12教培是腾讯投资的重要领域之一,除新东方外,还有猿辅导、VIPKID、火花思维等多家教培机构也曾拿到过腾讯的大额融资,在“双减”后,腾讯不得不陪同教培机构一起经历转型的阵痛。

新东方是那个成功转型的案例。今年6月,董宇辉等原新东方教师的东方甄选直播间开始在抖音爆红,因为擅长将诗词歌赋人文地理等知识融入商品解说,这些老师被称作是对主播界的降维打击。

和直播间粉丝数一同攀升的还有新东方的股价。6月10日至6月16日,新东方股价在一周之内涨幅超500%,最高达到过33.15港元/股。腾讯减持均价为9.65港元/股,虽然远不及2020年时的高价,但相比投资时的成本价,已经获得118%的收益。

对于一家教培企业,这简直是奇迹了。

跑步撤出的不止腾讯一家,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等外资机构,同样选择在这一节点减持。其中,摩根士丹利在6月15日前后累计减持7200万股。

减持华谊兄弟,不代表不看好文娱

腾讯最近的一次减持动作发生在8月初,通过大宗交易和参与转融通证券出借,腾讯将其对华谊兄弟的持股比例从约7.94%下降至4.99%。

2018年至2021年的四年间,华谊兄弟每年都在亏损,亏损总金额超64亿人民币。其中,华谊曾在2022年初发布《2021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52.09万元至3371.39万元,释放出公司扭亏为盈的讯号。但在3个月后公布的年报中,实际亏损为2.46亿。

持续亏损背后,是华谊兄弟近年来在电影投资和制作领域的乏力。2021年,华谊虽然也参与了大热电影《你好,李焕英》的投资,但实际投资比例很小,获得收益有限;和《你好,李焕英》在春节档对打的电影《侍神令》才是华谊兄弟主投的电影,可惜后者最终只收获2.7亿票房。

但收获2.6亿票房的《侍神令》已经能挤进华谊影视娱乐版块收入的前5名。另外4部中,冯小刚导演的网剧《北辙南辕》和爱奇艺合作,韩青导演的《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和腾讯合作,《盛夏未来》和《温暖的抱抱》同为院线电影。

2021年华谊兄弟取得收入前 5 名的影视作品
图源华谊兄弟2021年年度报告

根据猫眼电影数据统计,《侍神令》、《盛夏未来》、《温暖的抱抱》三部电影票房总计15.23亿,而在2017年,仅《前任3:再见前任》一部电影的票房就有19.41亿。

无论作为合作方还是作为投资对象,如今的华谊兄弟都不再是腾讯的最优选。减持华谊不意味着腾讯要收缩对文娱行业的投入,事实上,8月10日在港股上市的柠萌影视和8月18日即将在深交所上市的博纳影业,都是腾讯的投资对象。腾讯对柠萌影视和博纳影业的持股比例分别为19.78%和4.36%。

市场并不火热的当下,作为互联网公司的腾讯和作为投资机构的腾讯都在忙着降本增效,未来,退场或许将成为和入场一样频繁的基本操作。接下来会是谁?一切皆有可能。

本文系作者刺猬公社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545人已赞赏 >
545换成打赏总人数54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减持步步高、海澜之家等,只是腾讯弱化新零售领域的步骤之一

    2022-08-18 09:16 via pc
  • 腾讯减持京东,绝不等于腾讯减少与京东的合作

    2022-08-17 19:35 via h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