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低谷的雷军押上所有,但小米造车还未见“干货”

鹿财经

鹿财经

· 8月17日

如何打好这一场“双线战事”?

播放 暂停

走出低谷的雷军押上所有,但小米造车还未见“干货”

00:00 14:3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鹿财经,作者丨张勉,编辑丨陆达

摘要:

1.小米手机的高端探索尚未完全被市场接受,市场态度并不乐观,上一代小米11系列全系烧WiFi的规模问题,以及发源于B站火爆于全网的MIUI圣经,再到Mix系列第一代折叠屏的口碑崩坏,都导致小米的高端之路,始终如无根之萍,负面Buff一度在去年被叠至最高。

2.面对2024年需要量产的目标,未来两年,小米面临着既要守住智能手机业务的基本盘,又要在造车上取得突破的考验,不可谓不艰难。

3.今年1月24日,国务院印发《“十四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中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占比要达到20%。然而,截至今年7月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已接近25%,大幅超前于国家的预期,这不仅意味着小米等后来者的市场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同时也刺激着更多的“前人”不断加码在该领域的技术研发——目前来看,大量车企已经启动对氢能、光伏+储能等新能源方案的探索,而小米作为一个后来者,其后发制人的空间远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庞大。

不管你喜不喜欢小米,都必须要承认,雷军可能是为数不多还愿意站出来,在台上侃侃而谈几个小时的互联网大佬了。

在2020年小米十周年演讲后,雷军的年度演讲成为了小米公司的一个惯例。

然而,今年雷军的演讲,却一定程度上,“翻车”了。

在前期的预热中,这场名为“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的年度演讲,被一个更大的Slogan所取代——“穿越人生低谷的感悟”。

听完整场演讲,不难发现,大佬的低谷也固然存在,只不过在这个追梦越来越难的当下,普通人实在是对此难以共情。

有网友在弹幕里感叹,如果这也叫低谷,那我们是什么。

在弹幕的间隙里,站在台上的雷军,依旧谦虚而温和,一如当年离开湖北,独自赴京的少年。

两年毕业,三年当上总裁

1969年,雷军出生于湖北仙桃的一个普通家庭。

1987年,雷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武汉大学计算机系。实际上按照他的成绩,选择清北也都毫无压力,但因为武大是国内最早建立计算机学院的大学之一,出于对计算机的喜爱,雷军还是选择了这里。

当时,武汉大学创新推出了日后在全国高校普遍实行的学分制——只要修够对应的学分,不管有没有读满四年,都可以毕业。

于是,雷军用两年的时间修满了全部学分,然后就背着包来到了武汉电子一条街“闯荡”。期间,他写过加密软件、财务软件、CAD软件,还做过电路板设计,甚至还干过一段时间的黑客。

大三那年,雷军独自研发出了一款“免疫90”杀毒软件,迅速在圈子内引发轰动——这款在当时售价数十元的软件,轻轻松松帮助雷军赚到了人生第一个100万。尝到甜头后,雷军找来王国全、李儒雄等武大师兄,成立了一个公司,取名“三色公司”——说是三色公司,可公司里一共只有两台电脑,主要产品是汉卡。

然而,没等产品获得关注,“三色汉卡”就很快遭遇了“剽窃”,最终,公司惨败,雷军三人也不得不黯然离场。

这次失败,直接促成了雷军的北漂生涯。

到了北京,雷军先是进了航天部下面的一家研究所,业余时间里,他依然混迹在各个展会或论坛里。

1991年11月4日,在一次展会上,雷军遇到WPS之父求伯君,后者也曾听闻过“免疫90”这款杀毒软件和雷军本人。两人一拍即合,雷军辞职,加入了金山,先后担任金山公司开发部经理、总经理等职务,2000年时,金山公司股份制改组后,出任北京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

在求伯君的支持下,雷军找回了老同学王全国,组织了几十号人的队伍,全心开发WPS、表格处理、操作系统等一系列“盘古”组件,金山和雷军都对这个项目充满期待。

到了1995年4月,盘古终于发布了。然而,这套200多万成本的软件,最终的销量却只有不到两千套。

与此同时,WPS也卖不动了,而雷军对此却束手无策。

多年后的今天,雷军分享了他思痛之后的决定,自己去站店卖货——这段经历让雷军感悟出了一个道理:作为研发负责人,一定要深入一线去考察用户的需求。

有了这样“下沉一线”的经历,雷军率领团队接连开发出金山影霸,金山词霸等畅销软件,让金山再次回到上升的轨道。与此同时,雷军对WPS的升级也大获成功,销售量突破1.3万套。

然而,彼时的雷军,并没有关注到,外界的变革已经开启了。

大洋彼岸,网景1995年上市,雅虎1996年上市,互联网的浪潮传导至国内,推动了一大批公司成立——1997年网易创办,1998年腾讯创办,互联网的星火已经渐次点燃。

直到1998年10月,雷军才真正意识到这波浪潮已不可阻挡。他说服董事会,可以采用收购方式快速出击——在此次演讲中,雷军也澄清了一点,所谓马化腾要将QQ卖给自己的消息纯属谣言,自己真正尝试收购的互联网公司只有一家,就是网易。

只不过,雷军向丁磊报价1000万收购网易,被后者拒绝。很快丁磊告诉他,网易融资1000万美元,公司估值6000万美元。

雷军说,我看不懂,但大受震撼。

倒在电商崛起前夜,却抓住移动互联风口

收购不成,雷军只有自己干。他选择了做电商。

2000年5月,卓越网正式上线,主卖图书和音像制品。

雷军为卓越网设计了一种注定会火爆的模式:设置大量特价1元商品但却不包邮。这样一来,用户就会多买一些以促成包邮条件,于是,卓越网迅速获得了大批忠实用户。

卓越网还开创了最早的多地仓储、最早的自建物流等,并推出了北上广深4小时送达服务——很难想象,这些在20年前就已经实现了。

然而,雷军没有赶上好时机,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后,资本市场低迷,雷军率队把所有能找的VC都找了一个遍,没有一家愿意投钱。

到了2004年9月,实在熬不下去了,雷军只能忍痛把卓越网以以7500万美元卖给了亚马逊。

阴差阳错之下,仅仅半年多之后,新一轮互联网热潮又来了,B2C电商迎来了全面崛起的盛世,然而卓越网却已经不再属于雷军。

卓越网成为了雷军心里永远的痛,但比起卖掉网站,更痛苦的是,作为一个创业者,错失了整个互联网时代。

这也在雷军心里种下了一根刺。

2007年,金山终于上市了。同年,雷军宣布离开这家自己奋斗了16年的公司。

他做了一阵子天使投资人,期间,他先后投资了拉卡拉、UC浏览器和凡客诚品。

2010年,雷军决定创业,他意识到,未来几十年,都会是移动互联网的天下,而智能手机就是最大的那个机会。于是,当年4月,在北京中关村银谷大厦一间很小的办公室里,雷军和金山的黎万强、微软的黄江吉、谷歌的洪峰、摩托罗拉的周光平、北京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的刘德和多看的王川等13名员工一起喝了碗小米粥,就此创办了小米。2011年4月20日中午,小米1终于面世,整个公司的人都为之欢呼,当时的场景,雷军称,他一辈子都忘不了,这是一款他真正想做的手机。

最高光的时刻,小米曾凭借17.1%市场销量超越三星15.7%和苹果14.3%,于2021年首次成为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机品牌。

然而,盛名之下,伴随着小米的争议始终没有减少。

一方面,小米手机的高端探索尚未完全被市场接受,市场态度并不乐观,上一代小米11系列全系烧WiFi的规模问题,以及发源于B站火爆于全网的MIUI圣经,再到Mix系列第一代折叠屏的口碑崩坏,都导致小米的高端之路,始终如无根之萍,负面Buff一度在去年被叠至最高。

目前来看,新发布的小米12 Ultra以及Mix Fold 2等机型口碑尚可,但碍于售价及定位的原因,更多还是“小众爆款”,很难成为出货大头。而真正可能走货的小米12S/S Pro却销量惨淡——在今年7月6日首发当天的京东商城上,小米12S销量仅为3679台,小米12S Pro销量也不过6747台。

另一方面,则是造车方面持续投入的压力。面对2024年需要量产的目标,未来两年,小米面临着既要守住智能手机业务的基本盘,又要在造车上取得突破的双线作战,不可谓不艰难。

赌命造车,前路几何?

演讲当晚,雷军花了大量篇幅讲小米造车的最新进展,将选择自动驾驶作为突破方向,并且会采用全栈自研算法,目前已经进入测试阶段。

此时,距离小米官宣正式进军电动汽车行业已经过去500天。如果按公司正式成立的时间来算,甚至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而按照小米制定的时间表,首款电动汽车将在2024年上半年实现量产。但是,涉及到车辆生产的环节,短期内仍将是小米的短板——不同于华为找来小康,百度牵手吉利,小米并未选择与成熟车企合作或是如蔚来一般寻求车企代工,而是选择自建工厂,后者落户于北京经开区,一期项目已于今年4月开工。

即便是按照特斯拉的“上海速度”来测算,小米最快也要到明年2月才能完成工厂建设与投产。

然而,讽刺的是,小米这座位于北京的工厂,现在连生产资质都还没有着落——根据彭博社消息,小米公司几个月来一直在与发改委沟通,暂未能成功。

可以想见的是,小米获得许可证的延迟时间越长,竞争对手的领先优势就越大。至少就目前来看,除了自动驾驶方面披露的内容之外,车型平台、外观设计、E-E架构、“三电”系统、整车生产线、供应商等,小米汽车都没有一点口风露出。

即便是快进到小米目前已经造出了工程样车,考虑到后续测试与验证阶段仍需要花费大量发展问题、解决问题的时间,距离真正意义上的量产,仍有至少一半以上的路程。

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的烧钱速度也远超其他行业,在这个领域,几百亿的投入才能拿到入场资格——以自动驾驶为例,小米豪称自己投入33亿做自动驾驶,然而根据“蔚小理”的财报来看,每一年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投入仍高达5-10亿元,从持续研发的角度,小米在自动驾驶上的投入并不算多。

而鉴于原材料的大幅涨价,亏损更是成了车企的常态化,去年全年,蔚来、小鹏、哪吒汽车的净亏损达到40.1亿、48.63亿和29亿元,考虑到小米暂时还没有实现对上下游资源的控局,这意味着后者大概率也很难逃脱亏损的定律。

这就使得摆在雷军面前的问题变得更加严峻。一方面,小米目前的现金流能否支撑其几百亿元的投入?考虑到手机业务早已步入存量竞争的时代,AIoT也已经基本不再提起,小米暂时还不具备“高枕无忧”的条件——今年618期间,iPhone 13单款机型冠绝全榜的场面更是历历在目,与此同时,小米其它价格段产品也受到荣耀、vivo等品牌的挑战,而一旦手机业务这个“现金牛”出现波动,势必会影响到造车业务的“供血”。

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也大幅超出预期——今年1月24日,国务院印发《“十四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中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占比要达到20%。然而,截至今年7月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已接近25%,大幅超前于国家的预期,这不仅意味着小米等后来者的市场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同时也刺激着更多的“前人”不断加码在该领域的技术研发——目前来看,长安、广汽等车企已经启动对氢能、光伏+储能等新能源方案的探索,而小米作为一个后来者,其后发制人的空间远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庞大。

此外,小米一贯深入人心的“性价比”战略,在零跑、哪吒、五菱等品牌的先发优势下,在新能源汽车上也可能无从谈起;智能驾驶领域,百度、华为乃至“蔚小理”的前期布局,同样也是小米难以弯道超车的技术“鸿沟”。

两相叠加之下,如何打好这一场“双线战事”,对小米与雷军而言,才是走出低谷之后,真正摆在眼前的考验。

本文系作者鹿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545人已赞赏 >
545换成打赏总人数54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