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奶拍卖股权被三元打折拿下,何以至此?

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

· 8月13日

2011年,三元股份参与了太子奶的破产重整,出资2.25亿元获得太子奶60%的股份。并入三元股份财报的太子奶并未给三元股份带来丰厚回报。在2011年末至2021年末的十年间,太子奶的资产账面价值缩水了59.05%。

播放 暂停

太子奶拍卖股权被三元打折拿下,何以至此?

00:00 11:0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雷达财经,作者|吴艳蕊,编辑|深海

近日,三元股份通过第二次公开拍卖获得了太子奶40%的股权。此后,三元股份全资持有太子奶公司。

作为曾经的央视广告“标王”,太子奶一度在全国乳酸菌饮品中名列前茅。然而,在融资对赌期间,太子奶先后遭遇了三鹿事件和次贷危机,加之此前的快速扩张,于2010年走上了破产重整道路。

2011年,三元股份参与了太子奶的破产重整,出资2.25亿元获得太子奶60%的股份。并入三元股份财报的太子奶并未给三元股份带来丰厚回报。在2011年末至2021年末的十年间,太子奶的资产账面价值缩水了59.05%。

三元股份5.6折拿下太子奶剩余股权

8月8日,三元股份公告称,公司以7005.40万元的价格竞得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联”)持有的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湖南太子奶”)40%股权,后续公司将根据法律法规要求办理有关各项手续。

事实上,此已是拍卖标的物的第二次拍卖,此前因无人报名而流拍。

7月2日,三元股份公告称,公司收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通知,将对新华联持有的湖南太子奶40%股权进行公开拍卖,本次拍卖起拍价:8756.76万元。公司作为湖南太子奶股东享有优先购买权,法院向公司征询是否主张优先购买权。经综合考虑,公司本次拟放弃优先购买权且不参与本次拍卖。

上述拍卖于7月9日流拍,0人报名,相关案号为(2022)京03执恢97号。

8月6日,上午10时,相关股份再次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公开拍卖。同日,三元股份公告表示,公司于近日收到法院通知,将对湖南太子奶40%的股权进行第二次公开拍卖,起拍价7005.40万元。公司第八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参与新华联持有的湖南太子奶40%股权第二次拍卖的议案》,董事会同意公司参与本次拍卖并行使优先购买权。

第二次公开拍卖于2022年8月7日结束,1人报名,交易价格与起拍价相同。

湖南太子奶成立于1997年5月,主营发酵型乳酸菌奶饮品研发与生产。此次拍卖之前,三元股份持有湖南太子奶60%股权,新华联持有40%股权。

根据法院委托的湖南公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湘公评司评字[2022]第032号”评估报告,以2021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新华联所持湖南太子奶40%股权价值为12509.65万元。三元股份相当于此次以5.6折拿下了此次拍卖的股权。

湖南太子奶2021年末公司资产总额为2.33亿元,负债总额达920.17万元,净资产为2.23亿元。2021年全年,公司营业收入1851.96万元,净利润为-5897.93万元。

在上述评估报告中,湖南太子奶的资产主要以固定资产为主,占总资产的89.46%。同时,公司固定资产的账面价值,比评估价值高了15.38%,实际缩水了3199.92万元。在负债构成中,公司没有非流动负债,流动负债920.17万元为全部负债。

三元股份11年前曾参与太子奶破产重整

雷达财经注意到,“太子奶”成立次年便拿下央视“标王”,曾是一部分人的童年记忆。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毕业后在面食店和拉面店工作多年,此后跑过粮油销售、买过挂历、开书店、搞录像厅、办杂志。

1996年3月,36岁的李途纯创立株洲太子牛奶厂。年底,第一批乳酸菌奶饮品产品正式投产并出品上市。慢慢的在株洲小有名气后,李途纯想在央视投放广告,以将太子奶推向全国。

1997年末,中央电视台98年黄金广告段位招标会召开。太子奶以88888898元的竞价最终获得了《天气预报》前5秒黄金时段的广告播放权。成为继娃娃哈之后,又一个在央视黄金广告段位豪掷重金的食品品牌。

当时,太子奶的销售额还不足500万元,拿下“标王”后,订单多达1亿。

2001年,太子奶的产值翻了十倍,从500万营收变成了5000万元。2007年,太子奶在全国有7000多家经销商,总营收达到了20多亿,市场占有率攀升至76.2%,成为全国乳酸菌首屈一指的品牌。

同时,太子奶还斥巨资在湖南株洲、北京密云、湖北黄冈、江苏昆山、四川成都同时启动五大乳酸菌生产研发基地,从而形成东西南北中的全国性战略布局。

2007年,太子奶集团引进英联、摩根士丹利、高盛等风险投资7300万美元,并签了一份对赌协议:在注资后的前3年,如果太子奶集团业绩增长超过50%,就可调整(降低)对方股权;否则,太子奶集团董事长李途纯将会失去控股权。此外,太子奶获得花旗、新加坡星展、荷兰合作等银行5亿无担保、低息3年的信用贷款。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太子奶销售不利,未能完成对赌,李途纯失去了对太子奶的控股权。

此后的太子奶在新领导的带领下并未好转,2010年7月株洲中院依法裁定太子奶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根据亚洲(北京)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京亚评报字[2012]第015号评估报告,湖南太子奶于2011年11月8日的股东全部权益重整清算价值为45170.36万元。

当时,湖南太子奶净资产账面价值为5.69亿元,资产类型主要包括固定资产(包括房屋建筑物、构筑物、机器设备、运输车辆及电子设备)、在建工程、无形资产。

2011年11月,三元股份与新华联方和湖南太子奶方一起签署了《重整协议》。三元股份出资2.25亿元获得湖南太子奶60%的股份,新华联出资1.5亿可持有湖南太子奶40%的股权。

同时,新华联为此次参与重整设立专门设立的株洲润坤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润坤科技”)提供3.4亿元偿债资金,获得株洲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湖南太子奶集团供销有限公司100%股权及其对应的资产。润坤科技保证获得的前述资产无论以任何方式运营(包括自行经营或者予以转让),均不会与湖南太子奶在乳制品行业形成同业竞争。

收购后的太子奶“麻烦”不断

雷达财经翻阅了三元股份的历年财报,湖南太子奶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2011年末至2021年末的十年间,湖南太子奶的资产账面价值缩水了59.05%。

三元股份在2013年年报中表示,湖南太子奶设备老化,生产效能低,公司计提了1043.49万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同时,湖南太子奶,在建设备零件缺失,设备型号陈旧,多为管道罐体,拆装等费用较大,高于新购设备价值,目前全部处于待报废状态,需计提减值。

2017年三元股份为支持国防建设,株洲市人民政府委托株洲市芦淞区土地储备中心对湖南太子奶位于株洲市芦淞区曲尺乡坚固村的土地进行收储,用于国防科研及配套用地。董事会同意收储中心收储湖南太子奶上述土地,收购款为人民币9000万元。

上述土地除原有产权房屋外,另有部分违章建筑。湖南太子奶为配合土地收储工作,在土地清表过程中,将株洲湘平轻型钢构有限公司(以下“湘平公司”)、株洲湘族轻型钢构有限公司(以下“湘族公司”)在该土地上的违章建筑拆除而遭致对方起诉,要求赔偿损失。

湘平公司2018年初撤诉后联合湘族公司、股东谭圣平重新起诉,要求包括湖南太子奶在内的三被告连带赔偿其损失人民币871.62万元。2018年12月,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判决湖南太子奶向谭圣平、湘平公司及湘族公司支付补偿款50万元,驳回原告对湖南太子奶的其他诉讼请求。

2019年,湖南太子奶净利润大幅增加达5058万元,主要为当期政府补助增加。

期间,湖南太子奶与另一股东新华联拥有借款往来。2013年8月,湖南太子奶向新华联借款330万元,借款利率6.6%。

2020年2月,湖南太子奶向新华联提供借款2540万元,借款期限36个月,利率为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完全被三元股份拿下的太子奶能否重获辉煌?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本文系作者雷达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545人已赞赏 >
545换成打赏总人数54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回复

    太子奶曾是一代人的回忆

    2022-08-15 19:14 via android
  • 太子奶一度在全国乳酸菌饮品中名列前茅

    2022-08-15 07:06 via h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