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字节黯然退场,作业帮强势入局,网易有道的硬件战如何打|钛度专访

李程程

李程程

· 8月10日

“双减”过去一周年,智能学习硬件的战场,变得更加拥挤,也更加戏剧化了。

播放 暂停

字节黯然退场,作业帮强势入局,网易有道的硬件战如何打|钛度专访

00:00 20:47

智能学习硬件市场,曾经以字节跳动教育市场的新晋玩家高举高打,引来了从大厂到教培公司各路人马,携重金纷纷闯入市场而热闹非凡,而在今年,字节在这个方向上,又来了一场悄无声息的“告辞”,让这个赛道也多了些戏剧性的色彩。

虽然智能学习硬件是教培公司正在重点布局的赛道,不过,这大多数是在“双减”之后,为了转型求生不得不做的一个动作。

而在“双减”之前,这个方向上,投入最多的是网易有道。2018年,网易有道在尝试有道翻译蛋、智能答题板之后,上线了一款扫描查词的产品——词典笔,随后成为了其在智能硬件赛道明星产品。

五年过去了,8月9日,网易有道发布了有道词典笔X5版本,对语言学习升级,以及首次推出了词典笔OS。此外,他们的首款综合型智能学习终端——有道AI学习机也正式对外释出。

截至目前,网易有道形成了道词典笔系列、有道AI学习机、有道智能学习灯、有道听力宝在内的智能学习硬件产品矩阵。

在去年底终止K9学科培训业务后,网易有道2022年第一季财报显示, 2022年第一季度净收入达到12.01亿元,相较于2021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了26.6%。

财报显示,尽管疫情使得今年一季度硬件供应链和销售渠道受到一定影响,有道智能硬件净收入仍实现了25.4%的同比增长,达2.53亿元。

“双减”过去一周年,智能学习硬件赛道变得更加拥挤了。

有意思的是,钛媒体APP观察到,就在有道词典笔新品发布会的当天,作业帮的硬件团队也在朋友圈疯狂刷屏了一款产品——学习笔,外观造型与有道词典笔相似。
作业帮即将上线的智能学习笔,直接对战有道的优势品类

8月9日,网易有道发布了词典笔新一代产品。作业帮即将上线的智能学习笔,直接对战有道的优势品类。

“双减”之后,包括猿辅导、作业帮、高途在内的此前K12主要玩家,都上线了硬件产品系列。这其中,作业帮在学习型硬件上的布局相对激进。

与有道类似,作业帮已经有一款拳头产品——主打错题打印的喵喵机之外,此外,作业帮在硬件上重点布局的还有电子单词卡、词典笔、智能学习平板等。

不过,作业帮也难逃当前学习硬件市场这股“模仿”狂潮。

就上个月,在作业帮发布单词卡2代的时候,在媒体沟通会上,作业帮硬件负责人告诉钛媒体APP,当作业帮电子单词卡一代新品发布之后,市场上立马就出现了60多款,从外观到内容以及操作模式都极其相似的产品。
电子单词卡是今年教育硬件市场新兴起的品类

电子单词卡是今年教育硬件市场新兴起的品类

“今年生意不好做。”这是网易有道发布有道词典笔X5当天,其CEO周枫在采访结束时,见到钛媒体APP时说的一句感叹。

在今年,对于教育赛道做硬件的公司,面临的一个最大的变化,是大型玩家的选择了主动退出。

钛媒体APP从多位行业人士获悉,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已经彻底放弃了智能学习台灯这款明星产品——一款最先由字节跳动发布,甚至后续拉动了一个学习台灯的细分赛道。

而大力教育硬件业务的首位负责人阳陆育(TikTok前身musical.ly创始人,2017年11月加入字节跳动负责研发硬件产品)已经选择了离开,继任杨康已经转岗。而学习台灯不会再发布新品,大力教育局的硬件团队也正在裁员中。

作为学习硬件的老牌玩家的网易有道,今年4月,接受钛媒体APP独家专访时,周枫称,有道对于学习灯市场早有计划,在内部已经酝酿了两年多

他们在今年4月,终于决定对外推出这款全新的单品。

彼时,周枫告诉钛媒体APP,内部实际上有多个硬件产品在同时跑。过程中间,有一些项目要加速拿出来。而在做灯的项目过程中,发现用户需求是比较大的,产品力也达到了一个不错的状态,所以最终决定拿出来。

这也可以算得上是,作为一家教育赛道老牌企业,第一次对新入局教育赛道大厂的一次正面“还击”。

但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当有道计划大军进军智能灯市场的时候,字节跳动悄悄撤离了战场。

一位教培行业人士向钛媒体APP分析,字节跳动最开始做学习台灯的打算是,希望它能成为承载其K12课程内容的一个出口,而当这个底层的商业逻辑彻底不存在的时候,选择撤出学习硬件,是迟早的事情。

但没想到的是,这样的行为,却留给了战场上剩下的玩家一个新的压力。

时隔4个月后,在这一次接受采访时,周枫告诉钛媒体APP,未来,在智能学习台灯领域,可能要面临一场价格战。这是因为渠道商手里的存货,最终可能会以降价的形式清理库存。

“这是很实际的问题,我有一大堆存货,我要清货早晚要降价,清件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任何做硬件生意的一定要明白这一点。如果我这里有10万台存货,100万台存货你就可以算出来要卖多久。”周枫对钛媒体APP说。

不过,周枫判断,这不会影响公司的步调。从整体来看,“平板+学习灯”形成的“桌面学习”场景,空间会非常大,最大的趋势还在于学习场景的智能化方向。家庭教育是刚需,而学习始终是重要的事情。

不同于其他教培公司,对有道来说,能够持续不断研发和上市新品,很大一个底气是,背后的大股东网易集团的支持。

在去年“双减”政策落地之后,网易有道控股股东网易集团就随即宣布,其董事会批准了一项股份购买计划,即从2021年9月2日开始,在不超过36个月的期限内,可在纽交所公开购买总金额不超过5000万美元流通在外的有道美国存托股。

包括这一次,有道旗下的产品已经和网易云音乐产生了更多联动,不仅在产品中有了植入,在付费体系的营销上,也产生了更多互动。

对于网易集团来说,它也正面临一个增长的困境是,当前数字广告市场持续疲软,宏观经济局势不确定性变强,加之,其核心游戏业务一直是监管重点关注范围。

在国外,诸如Meta和Snap等互联网科技巨头,都在不断尝试的新的硬件业务,以寻找下一个增长曲线。而目前来看,有道的硬件产品系列,是互联网大厂网易公司手中,也是少数已经被市场验证的硬件业务。

多重因素叠加之下,网易有道的角色是否会较之前发生一些变化?

“没有什么变化。”周枫对钛媒体APP说。不过,他也透露,网易当前最看重有道的硬件业务,并且比原来更重视。

以下是钛媒体APP与有道CEO周枫等高管的对话内容:

1、谈开放系统:更严格的审核来应对监管挑战

钛媒体APP:我今天看了新的X5产品,之前也看了你们很多发布的智能笔产品,好像这次加了很多新的功能,但我想知道,新的词典笔砍了哪一些东西?

吴迎晖(网易有道高级副总裁、有道学习硬件负责人):这一代词典笔其实和之前词典笔有巨大的不同,其实我们认为它变化是很大的。大家都看到说上面的功能,基本上是说几乎涵盖了以前所有的功能,

实际上从它的实现来说有非常大的变化,我们在发布会的时候也说词典笔OS,听着好像很轻描淡写的,其实它意味着整个词典笔体系架构发生了变化,使得上面的能力从原来整体性的功能变成了应用。

上一代我们支持点读的能力,在这一代X5里面暂时没有带上。我们发现词典笔本身学习的需求要求很高的,对于相对比较严肃的语言来说学习的需求更高一些,所以我们在这一代里面点读暂时下放了。

钛媒体APP:这次你们首次推出了词典笔OS。那对于开发者来说,来有道词典笔开发一套系统软件,跟它在其他的操作系统上开发相比,有什么更吸引点吗?

吴迎晖:这里面很关键的一点,词典笔比如说和手机相比,词典笔是孩子的专属设备,作为家长来说,愿意把词典笔完全交到孩子手上,让他自己去使用,但是手机是家长自己的事。

在词典笔上开发的应用,他可以独立的被孩子比较长时间的使用到,而且孩子可以自主的选择说我要用什么。这个时候比如说一些阅读过程中的使用,一些查词,甚至于一些课前课后使用的场景,家长是可以放手把词典笔交给孩子去用的,手机不行。这是很大的差别。

第二个差别,词典笔本身的形态,词典笔的扫描查出的交互方式,笔头的形态,以及它整个硬件的配置,这些会使得这些应用本身,其实可以针对场景去做一些优化。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词典笔本身通过扫描完成输入,这样应用的场景其实可能在喜马拉雅这样的产品里面也可以做到的。比如说和课文相关的一些音频的资源,其实可以通过扫描的方式直接得到。针对词典笔的硬件形态,我们第三方应用也可以做很多。

钛媒体APP:词典笔OS会吸引开发者的点是什么?

吴迎晖:用户在这里。用户在这里可能就是最大的好处,他们会接触到他们原本很难接触到的这群用户。

周枫:家长还是愿意购买一些学习内容,如果长期把用户服务好的话,这个就是最好的。

钛媒体APP:词典笔现在做越来越开放,但也会面临一些挑战,这次融入了网易系的网易云音乐、有道云笔记的产品。比如说,网易云音乐上面会有很多歌,有很多用户的评论,就会有很多跟学习无关的东西,是否会分散学习者的精力,你们又怎么规避内容审核和监管风险?

周枫:市场上大家很多人去做智能化,我们更多管它叫智能化和定制化。智能化定制化工作的时候,大家都会碰到很多要解决的一些挑战,这个我们都有考虑的。我们现在进入的应用还是会有非常仔细的审核和功能设计的过程,保证里面的内容肯定都是经过仔细的检查。

词典笔产品经理:词典笔自己会做一层内容的审核,我们确保在词典笔上面展现的内容是能够比较健康的,优质的内容给用户。

钛媒体APP:网易云音乐的评论会在词典笔上有一个不一样的呈现吗?

词典笔产品经理:我们并没有把云音乐所有上的内容搬过来,我们做了两件事:第一做到非常精准的价格管控,家长在管控音乐的时候,甚至可以定义用户在什么时候听,用户可以听什么歌单甚至用户。第二个所有云音乐的内容我们会有内容的审核,屏蔽掉不太健康的内容。我们并不是开放的,现在很多内容都是和我们深度的对接,深度的参与。

2、谈大厂竞争:字节退出后,市场面临库存和价格压力

钛媒体APP:有道融入了很多网易集团的产品。在今年看下来,是不是有道会在整个网易体系下的定位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说,Meta讲了一个元宇宙的概念想要卖硬件,有道是不是也会属于网易的计划?

周枫:硬件是我们现在感兴趣的一个方向,词典笔卖的挺不错的。我们在词典笔领域里面一直占比超过50%,我们肯定想要看词典笔这个产品有什么延展空间,这一代词典笔我们加入OS,加入操作系统智能化的确会使得它的延展空间更大,最后还是看用户定,用户觉得这个可以承载哪一些东西,如果可以承载的更多我们就会做更多。

钛媒体APP:你们在网易集团的体系下,今年角色发生一些变化了吗?

周枫:这个没有什么变化吧,网易对硬件肯定更重视,硬件肯定比原来更重视。我们发现说我们做的AIOT功能的确非常大,用户现在对各种各样的硬件都兴趣挺大的。

钛媒体APP:大的玩家已经彻底退出这个市场,你怎么评价他们这种行为?他们退出这个市场之后,给你带来最大的感受和变化是什么?

周枫:感受上没有什么变化,最多会带来比如说,价格上的变化。有一大堆存货,但现在不干了,那对整个渠道的价格一定会产生影响。这个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们看好,不等于别人看好。

钛媒体APP:你刚刚谈到,大的玩家退出了智能学习灯市场的时候,给你们价格上的压力,这种价格压力产生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周枫:这是很实际的问题,我有一大堆存货,我要清货早晚要降价,清件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任何做硬件生意的一定要明白这一点。如果我这里有10万台存货,100万台存货你就可以算出来要卖多久。

钛媒体APP:你们打算如何应对?

周枫:这个对我们影响不大,这是一个整体的影响。我们看的是整个桌面学习市场,这个里面创新空间非常大。

钛媒体APP:这次在推出的学习平板的新品上,也内置一个扫描的功能。它你们的另一款智能学习台灯的区别在哪里?

周枫:因为学习平板这个品类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品类,每年整体出货量是近千万甚至过千万的量级,这个品类很大。我们对整个桌面学习这个领域非常看好。

学习机产品经理团队现在不断在迭代,要做小学三科,初中九科,所有的内容。不但做所有的内勤还要智能化,说白了不是说你有知识点讲解,你有知识点习题就行,还得把知识点建成网络,用户给你一张试卷你就能告诉他你哪里做的不好,这个很了不起。我很羡慕这样的孩子。

钛媒体APP:从使用上感受,智能灯和学习平板可能差不多,在集团内部怎么去定位两个产品的差异化呢?

周枫:从用户端其实比较简单,灯是一个更轻一些的学习。学习平板更重,因为灯的屏幕小,灯也有照明功能,他相当于是一个混合式的产品。它也有智能功能,而且用户比较喜欢用语音方式交互,平板就更喜欢用触摸的方式。

所以是一个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一个东西,有用户会选这个,有用户会选那个。总体上我们觉得桌面学习非常好,桌面的智能学习工具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

3、谈市场变化:家庭教育需求依旧旺盛

钛媒体APP:有道这么多年以来,核心的产品,一直都在围绕着的市场偏大龄的学习者,其实这其中,你们也尝试过打击低龄的用户,包括以前词典笔有绘本点读的功能,但是,好像从最后实际的表现来看,这一部分一直没有太做起来,包括这一次词典笔的迭代升级,也是更针对于成年人用户需求更多一些。

那么,问题来了,你们也曾经尝试过打低年龄市场,为什么到现在好像还没有太成功?

周枫:可能术业有专攻,每家公司可能熟悉的领域有所不一样。其实我们一直觉得,年龄更低一些的用户,是他们有很多的需要,我们也在做,比如说,有道的围棋和国际象棋做了很多,那个课其实吸引了大批的学生。

所以,我觉得也不能说我们完全没做,但是,按照我们的做法,我们发现,一般学习需求越丰富,或者说,越复杂的消费者消费能力越强。他越愿意花钱,或者说越愿意消费,所以自然就会得到团队更多的重视。

其实,小孩子很多时候父母给他买东西,小小孩其实都是价格会比较低的,而且用一段时间就换。因为孩子也长大了,在业务模式上的确有不一样,所以我们还会持续探索。

但是从面向学习的硬件来说,我觉得总体上小学中年级以上应该是学习需求更旺盛的时候,其实也有做更卡通学龄前的也有的。

钛媒体APP:所以,还是得从市场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周枫:我觉得还是得务实,哪一天说不定就想明白了,说不定有一天就做了一个乐高一样的东西,那是很了不起的,但是真的很不容易,北欧人民很厉害,想出了这样的点子。

钛媒体APP:学习型硬件背后,也会整个教育的变化有关。今年舆论场上,我们讨论了很多教育的热点社会议题。对于应试教育的反思,很多地方有争议,诸如“小镇做题家”的讨论,很多小学现在一二年级也不考试了,不鼓励大家做题了。

虽然长期来看,我们会认为学习和考试还是非常必要,但是短期内,你们会不会很担心,未来三到五年的市场,因为这些讨论东西发生一些变化,比如说,包括做题、考试这种事情的改革,而对产生你们一些影响?

周枫:我觉得首先,其实家庭教育的需求是非常旺的,其实中国的家长还是很愿意参与到孩子的学习过程中间。现在的市场情况,现在整个行业下这一点需求还是非常旺盛。

第二,我们也可以更宽泛的去看需求,所谓的学习需求,更宽泛一些讲是成长需求。就是说我出去打一个球,他可能不算严格意义的需求,肯定锻炼身体是成长的需求。我去拓宽眼界,去看博物馆,这些一定也是成长的需求,也不能算严格的学习需求。

所以我觉得成长需求,一定是随着中国家庭越来越成熟,家庭教育观念越来越成熟,以及说大家生活越来越富足,我觉得成长的需求肯定是越来越强的。严格意义的学习需求,不会增长那么快甚至会下降,大家都可以讨论,但是我觉得成长的需求一定是增强。

钛媒体APP:作为一家教育业务相关公司的CEO,你怎么看待社会上的讨论“小镇做题家”的风潮,以及大家对“学习改变命运”的说法越来越质疑?

周枫:如果他是小镇居民,当然应该信这个。

钛媒体APP:小镇居民还得靠做题?

周枫:小镇居民如果不信这个,难道就啥也不干吗?肯定得鼓励学习。但是也的确得明白,社会对于一个人,或者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是更多元的标准,不是说你会做题就强。一定得是一个综合的能力,多元的能力,以及,我觉得得要能够经营好自己生活,照顾高自己整个家庭等,这些都很重要。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采访、撰文|李程程)

本文系作者李程程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545人已赞赏 >
545换成打赏总人数54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回复

    多看书 多运动 少玩电子产品 有益孩子身心

    2022-08-11 11:01 via qq
  • 网易有道形成了道词典笔系列、有道AI学习机、有道智能学习灯、有道听力宝在内的智能学习硬件产品矩阵

    2022-08-10 12:36 via h5
  • 网易有道还是比较出名的

    2022-08-10 12:35 via android
  • 智能学习硬件的战场,变得更加拥挤,也更加戏剧化了

    2022-08-10 12:33 via pc
  • 社会对于一个人,或者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是更多元的标准,不是说你会做题就强。一定得是一个综合的能力,多元的能力

    2022-08-10 12:25 via h5
  • 家庭教育需求依旧旺盛,确实比较旺盛

    2022-08-10 12:17 via h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企业应用

    获投156亿元

  • 2

    医疗健康

    获投120亿元

  • 3

    互联网应用与服务

    获投66亿元

  • 1

    Insight Partners

    热度值17831

  • 2

    Tiger Global

    热度值13729

  • 3

    Accel

    热度值12306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