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突变不限癌种,广谱肿瘤药课代表为什么卖不动?

氨基观察

氨基观察

· 8月3日

靶点式突围,未来会成为趋势吗?

播放 暂停

只看突变不限癌种,广谱肿瘤药课代表为什么卖不动?

00:00 08:0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氨基观察

在肿瘤药物领域,广谱抗癌药无疑是价值最大的。

PD-1便是典型。PD-1数百亿美金市场规模的基础,便是基于广泛的适用人群。不过,这也是默沙东等药企们一步一个脚印,投入无数资金和时间开拓众多适应症,才得到的回报。

相比之下,NTRK靶向药物的征程要轻松不少。7月29日,NTRK靶向药物恩曲替尼在国内获批上市,适应症为:

“适用于经充分验证的检测方法诊断为携带NTRK融合基因且不包括已知获得性耐药突变,患有局部晚期、转移性疾病或手术切除可能导致严重并发症,以及无满意替代治疗或既往治疗失败的成人和12岁及以上儿童实体瘤患者。”

也就是说,恩曲替尼一次性就解锁了所有NTRK基因突变的肿瘤群体。对此,市场也将之称为“不限癌种”的神药。

不过,这款热度较高的广谱肿瘤药课代表,上市后销售额却不尽如人意。这又是为什么呢?

01 靶点式获批,多个癌种均可用

精准治疗时代,肿瘤药物申请上市主要是基于极为细分的适应症,分类依据包括癌种、患者分期等。

核心原因在于,不同病灶、不同阶段等因素都会导致肿瘤微环境有所差异。而这些差异,会使得一款治疗药物,针对同靶点突变A类型的患者有效,而对B类型的患者失效。

而恩曲替尼的焦点在于“靶点式获批”,即一次获批,所有NTRK突变患者都适用,不管是肺癌还是结直肠癌,或者是乳腺癌。

这也可以理解,谁让恩曲替尼仅通过一次临床,就证明自己具备泛癌种打击能力。

根据其三项临床结果,恩曲替尼对肉瘤、非小细胞肺癌、涎腺分泌性癌、乳腺癌、神经内分泌癌的客观缓解率分别高达59.4%、64.5%、84.6%、66.7%、和40%。

并且,由于恩曲替尼具有较强的穿透血脑屏障能力,可以在中枢神经系统中大剂量暴露。对于一些免疫疗法无能为力的脑转移患者也有较好效果。

根据恩曲替尼三项临床整合数据,针对NTRK融合基因阳性实体瘤成人患者,无论基线脑转移状态,客观缓解率达到61.3%,中位缓解持续时间高达20.0个月。

又能对于广谱抗癌,既能够穿越血脑屏障,这使得恩曲替尼被不少人视为“万能药”。

国内药企的研发热情也较为高昂。国内贝达药业、诺诚健华、正大天晴、轩竹药业等药企,都在研发针对NKRT的泛癌种抗癌药。

02 “万能药”不万能,商业化前景有限

不过,从商业角度出发,恩曲替尼并没有像外号“万能药”那样充满想象空间。

根据上文提及的适应症,我们简单提炼一下恩曲替尼适用患者需要满足这两点要求:

一是要携带TRK融合基因且不具备获得性耐药;

二是没有其他治疗方案可选的晚期患者。

其中,仅携带TRK融合基因这一条,就使得不少患者被拒之门外。

据临床数据显示,像非小细胞肺癌、结直肠癌、浸润性乳腺癌这些患者群体较大的癌种,发生携带NTRK基因融合变异的患者不到1%。

而携带NTRK基因较多的,大部分多是先天性纤维肉瘤、先天性中胚层肾瘤这些罕见肿瘤。

这也就意味着,虽然恩曲替尼看似广谱,但在多种限制条件下,实际算下来真正能用药的患者群体并不多。

这一点,从恩曲替尼以往的销售额上也能看出端倪。

2017年,罗氏以17亿美元收购Ignyta并获得恩曲替尼胶囊,分析师预计恩曲替尼的峰值销售额估计为7亿美元。

2021年,恩曲替尼全年销售额仅为4900万瑞士法郎,约合5157万美元。即便已经问世三年,恩曲替尼的销售额距离市场预期的7亿峰值仍然有不小差距。

这并非恩曲替尼多独有的情况。今年4月在国内上市的拉罗替尼,和恩曲替尼一样属于靶向TRK的泛癌种药物。早在2018年,其已经在美国上市,和恩曲替尼一样他的销售额它同样不如人意。

03 靶点式突围,未来会成为趋势吗?

正如上文所说,恩曲替尼之所以引起市场关注,主要还是在于其靶点式获批的特殊性。

靶点式获批对于药企来说,无疑具备较大吸引力。毕竟,相比于单个适应症层层划分,满世界寻找适宜入组的受试者而言,靶点式突围显然要容易许多。

对于患者来说,这同样也是好事。对于众多罕见癌症患者而言,由于患者规模较少而新药研发又无比费时费力,使得罕见癌症药物相对稀缺,众多患者面临着无药可用的困难。针对靶点获批的泛癌种药物,必然可以照顾到这一部分被忽略的患者。

并且,多个罕见病的想象空间叠加在一起后,药企仍然是有利可图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研发泛癌种抗癌药也是一个双赢的生意。

不过,泛癌种药物的前进之路上仍然有着多重挑战。

癌症之所以难以治疗,原因之一在于它的异质性。简单来说,即便是同一个部位发生的同一种癌症,癌细胞内部的表现也会有所差异。就更不用说,不同部位肿瘤差异会有多大。

正因为如此,即便具有相同突变的不同癌种,对于靶向该突变的药物的反应也可能不同。

典型的例子就是BRAF突变。BRAF突变存在多种肿瘤中,其中大约50%的黑色素瘤和10%的结直肠癌有BRAF突变,但在用药中发现,只有黑色素瘤患者对BRAF抑制剂有显着反应。

原因在于,在结直肠癌中抑制BRAF会触发驱动癌症增殖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 信号通路,但是在黑色素瘤中这一通路并不活跃。

在其他的泛癌种抑制剂,如泛HER激酶抑制剂neratinib中,也发现了类似的情况。也是因此,抛开癌种只看突变的合理性仍然存疑。 

广谱抗癌药所使用的篮子试验也遭到了质疑。不少研究人员认为,一些泛癌种药物的篮子试验使用的数据量相对较少,临床数据容易出现误差。

比如说拉罗替尼,其在三项试验中进行了临床研究,纳入了12种不同的肿瘤患者,共计176名患者。很显然,每一种肿瘤类型的数据少于通常临床研究的数据。

此外,泛癌种抗癌药还面临着耐药性问题、缺乏被FDA认可的生物标志物等问题。种种困难之下,泛癌种药物之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做。

总而言之,泛抗癌药物仍然存在着诸多挑战,但是科学的发展向来是螺旋上升的,药物的研发也不例外。随着更多的后来者进入市场,泛癌种药物的所面临的挑战也将会迎来更多的解决方案。

本文系作者氨基观察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钛粉14772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友趣641500
541人已赞赏 >
541换成打赏总人数5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