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小腾讯”印度失利?新加坡前首富身家暴跌

鲸维度

鲸维度

· 8月3日

李小冬如何破局?

播放 暂停

东南亚“小腾讯”印度失利?新加坡前首富身家暴跌

00:00 15:2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I 鲸维度,作者 I 一实

贷款10万美元,去斯坦福读MBA,天津人李小冬不是个认命的人。

​毕业来到新加坡,14年后成为首富。东南亚的财富密码,妥妥地印在了李小冬身上。

创业的原点,是2007年。彼时,正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习的陈欧(聚美优品创始人),拉着李小冬入伙,一起打造游戏平台——GGgame。

两人交汇后的轨迹,全然不同。

陈欧中途离场,赴美留学,此后得到徐小平投资回国创业,历经“百团大战”,打造聚美优品,红极一时,却黯然落幕。

而李小冬,则在工厂里带着队伍走了下去。历经业务受阻,公司清算,再重启,终于在3年后代理《英雄联盟》翻盘。面对阿里等巨头掣肘,硬是开拓出游戏(Garena)、电子商务(Shopee)、数字金融(SeaMoney)三大业务。

李小冬的财富人生中也离不开贵人相助。高瓴资本张磊出资出人,腾讯更是授权其《王者荣耀》、《QQ飞车》等一系列爆款。

随着Sea上市,2021年,李小冬身家一度达到198亿美元,力压油漆大王吴清亮、海底捞创始人张勇。Sea的市值,打破万亿。

可是,“首富”是短暂的。

2021年第四季度,Sea进入坠落模式,股价从372美元顶峰,滑落至今年5月最低54.06美元,李小冬的身家也大幅缩水。富豪榜很现实,2022年福布斯富豪榜上,李小冬身家仅为54亿美元,距离新加坡首富李西廷差了足足122亿美元。

摆在他面前的,是印度的禁入、腾讯的减持,以及“现金奶牛”——游戏业务增长承压。

这漫长的路,困境才是日常。李小冬及其背后的伙伴们,需要再度觅路。

01 陈欧交集

1978年,改革开放,李小冬生于天津市。

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李小冬曾到摩托罗拉担任人力资源招聘人员。“我有点知道5年后我的简历会是什么样子,不知何故,我并不感到兴奋。”他曾这样告诉福布斯。

李小冬做了改变一生的决定——借款10万美元,去美国斯坦福大学读MBA。

“保持饥饿,保持愚蠢。”2005年,乔布斯在斯坦福进行了一场刻在历史上的毕业演讲,李小冬与女友坐在台下,心潮澎湃。至此,创立一番事业的想法油然而生,且不可收拾。几乎不见媒体的他曾提及:“要带着热情奔跑。”之后许久,李小冬也常常会打开这段乔布斯的演讲视频重温。不管是千亿富豪或者万亿富豪,似乎也需要励志的东西,毕竟创业很艰难,守业亦殊为不易。一句话,一道光,让人前行。

同在2005年,天才少年陈欧(聚美优品创始人),正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习计算机。陈欧1983年出生于四川德阳,小学毕业之后跳级初二,16岁拿到德阳的全额奖学金。同时,陈欧是一个《魔兽》高手,他拉着校友刘辉一起创业,现学代码,要做一款类似浩方的电竞对战平台,几经周折——GG平台前身问世。他曾说:“我没法容忍自己是一个平庸的人。”

可是, 彼时资本对大学生创业并不青睐。

为了获得支持,陈欧有了读斯坦福MBA的念头。而此时,李小冬携妻子来到新加坡,在MTV数字娱乐公司。因为背负贷款,他只能在Braddell租房。

两人产生交集。

陈欧通过斯坦福校友认识了李小冬,并将这位学长兼老大哥引入创业团队。

2007年3月13日,李小冬与陈欧共同创办了Ocean Global Holding Limited,对外简称——GGgame。当时,李小冬持股30%,陈欧持股35%,李小冬太太的同学作为天使投资人,持股10%,另外25%股份作为期权池留给团队。

同年8月左右,陈欧决定赴美留学。最终,李小冬花费70万美元购买了陈欧的股份,成为公司掌门人。此后,他将公司更名为——Garena。

多年后,这段往事一度引发质疑。

2014年,陈欧坐上“过山车”。在斯坦福MBA毕业后,陈欧回国创业,一手打造聚美优品,并策划了“我为自己代言”的广告词,好不风光。当年5月16日,年仅32岁的陈欧带领聚美优品赴美上市,成为纽交所200多年来最年轻的CEO。

彼时,他不会想到,3个月后“祎鹏恒业假货门”爆发,创业经历(Garena)亦被质疑,信任危机接踵而至。

2014年6月,一篇《JMYP的C公子那些事儿》文章引爆网络,作者以投资人身份直指陈欧创业经历造假,抛弃团队留学斯坦福。陈欧大学校友刘辉(聚美优品联合创始人)回应称,当时是李小冬一手操作,陈欧被迫出局。

这迫使李小冬发声。

根据他的表述,陈欧走后,2008年,李小冬把Ocean Global Holding Limited更名为Garena Global Holding Limited,但因为业务不顺,最终清盘公司。

2009年5月8日,李小冬在新加坡重新成立了一家全新的公司,原来的团队也绝大部分保留下来继续工作,“主要是想对自己最初一段创业经历做一个纪念,所以最终保留了Garena的名字。”李小冬为公司取名——Garena Online Private Limited。

“目前的Garena,与陈欧可能没有太多的关系,这是我需要澄清的。”

一条路,走到分岔口,选择在乎一心。远走的陈欧迎来人生至暗时刻,而李小冬,却带着队伍在东南亚崛起。    

02 大佬入伙  

2007年,李小冬的办公室是在一个大厂房,队伍不到10人,公司并未盈利,业务发展陷入困局。

转舵的时候到了。

2009年,Garena“重生” 。李小冬组建团队——CTO Gang Ye和COO David Chen,他们都来自中国,业务从游戏平台向游戏运营转向。一年后,Garena实现突破,李小冬获得了美国游戏开发商Riot Games旗下游戏——《英雄联盟》在东南亚的发行许可,这一度帮助Garena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实现盈利。

李小冬引发腾讯关注及资本跟进,随之而来的是,Garena得到一系列优质游戏资源,其中包括——《王者荣耀》。巨头腾讯如同观音手里的玉净瓶,可以装入一片海,亦可以一滴甘露救人。李小冬获得了弥足珍贵的甘露。

8年后,Garena更名上市,腾讯一度占股近40%。

当然,对于极具野心的李小冬来说,一个游戏公司绝不是目标。

2014年,李小冬成立了SeaMoney,专注于东南亚的数字支付和金融服务;2015年,在女儿说想念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后,他决定——杀入电商,推出Shopee(中文名“虾皮”)。

李小冬曾把做电商的想法,告诉“去哪儿网+便利蜂”创始人庄辰超,令其感到惊讶。东南亚国情各式各样,需要与每个国家打好交道并非易事,而李小冬的团队大多都来自中国。不过,他做到了“local”,“完全沉到本地”。本土化程度,往往也是中国资本在东南亚能否生存的关键。

高瓴资本张磊曾在李小冬困难的时候,投资了2.5亿美元。李小冬拿着高瓴的背书,在东南亚吆喝了一圈,最终8亿美元入账。另外,张磊曾把运营合伙人阿干(干嘉伟,原美团的COO,原阿里巴巴销售副总裁)借给李小冬,做地推、零售、电商,“本来说好是两个礼拜”,但干嘉伟被李小冬“洗脑”,一干就是半年,“吸星大法,阿干被(李小冬)掏干了”。看上去,获得了腾讯甘露的李小冬,似乎也有了一些神力。

新兴市场竞争激烈,李小冬的对手就包括阿里巴巴投资的Lazada。

但这并没有阻挡Shopee崛起。Shopee东南亚商务市场的GMV市场份额和总订单量,一度排名第一。

这背后,是巨大的资本力量推动。

2016年3月,Garena完成1.7亿美元的D轮融资,参与者包括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马来西亚国库控股公司,以及腾讯。当年9月,Sea完成E轮融资,投资阵容依旧豪华——印尼首富之子Martin Hartono掌管的GDP Venture、新加坡国有财富基金淡马锡公司旗下的SeaTown,以及软银总裁孙正义的弟弟——孙泰藏创始的日本基金Mistletoe。

F轮,Garena获得5.5亿美元融资,张磊的高瓴资本、菲律宾亿万富翁吴奕辉(JohnGokongwei)创办的顶峰控股等下注。

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的李小冬,已然是资本市场里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03 “起伏”巨无霸

2017年,李小冬将公司改组更名——Sea。

同年10月21日,Sea作为新加坡第一家科技独角兽,在美国上市,代码“SE”,首日涨幅8.4%,市值达5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2亿元。

这是一个值得资本庆贺的日子。

最大的赢家,是腾讯。作为Sea最大股东,腾讯持股39.8%;创始人李小冬(Forrest Li)持股20.7%。另外,李小冬旗下公司Blue Dolphins Venture持股14.7%;Sea首席技术官Gang Ye持股9.9%。多少年后,马化腾或许也会回忆起当年给李小冬的那滴甘露。

彼时的Sea,充满潜力,但收入严重单一。

上市之初,Sea的业务板块主要是——Garena(游戏)、Shopee (电子商务)和 SeaMoney(数字金融)。

根据Newzoo和Niko Partners估计,2017年上半年,Garena平台在东南亚地区在线游戏市场的市场份额中排名第一;Frost & Sullivan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Shopee电子商务平台在东南亚的市场份额(按GMV和总订单计算)排名第一。

但是, Shopee及SeaMoney当时处于发展早期,没有产生可观收入,Garena成为Sea的支柱板块。数据上看,2014年、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Sea数字娱乐业务分别占总收入的96.5%、96.5%、94.9%和91.6%。

可怕的是,Garena又严重依赖少数游戏。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Sea前5款游戏分别贡献了数字娱乐收入的88.0%、85.6%、75.6%和77.3%,“我们的大部分收入来自第三方游戏开发商授权给我们的少数游戏”。

这把崛起的钥匙,扼住了Sea的喉咙。

李小冬要破局。

第一步,原创。Garena开发了移动版大逃杀游戏——Free Fire,火遍东南亚。Free Fire 后期一度成长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手机游戏,也是2020年和2021年东南亚和拉丁美洲收入最高的手机游戏。

第二步,开拓。电商和数字金融服务是极具潜力的市场,Sea在Shopee及SeaMoney两个板块下了重注。

在各路看好李小冬的资本簇拥下,Sea如日中天。2021年,市值一度超万亿人民币。

当年8月31日,Sea股价一举冲到338美元。这促使李小冬以198亿美元身价,超过立邦集团创始人吴清亮,以及海底捞创始人张勇,成为新加坡首富。

可是,商场沉浮,首富不好当。

2021年,美股震荡,Sea股价在当年10月达到顶点——372美元,仅7个月后,跌落至54美元低谷。李小冬身价亦大幅缩水。

其间,腾讯进一步减持。今年1月4日,腾讯公布计划出售其在新加坡游戏和电子商务集团Sea Ltd所持逾30亿美元股份。交易完成,其在Sea的持股比例降至18.7%。

腾讯解释为——将更多决策权让渡给李小冬。

2月,Sea旗下王牌——大逃杀射击游戏Free Fire,被印度政府下架。App Annie数据显示,Free Fire一度是印度收入最高的手机游戏。而实际上,Shopee在2021年进军印度市场,就遭到印度贸易商联合会(CAIT)反对。随后,李小冬雪上加霜。印度时间3月29日,Shopee印度站也关停。

Sea的2022年一季度报显示,游戏板块经营数据持续承压。Garena游戏Booking收入为8.3亿美元,同比下滑25.8%,调整后EBITDA为4.3亿美元。活跃用户QAU为6.16亿人,同比下滑5.1%;季度付费用户数为6140万人,付费率为10.0%,同比下滑2.3pcts。

但是,电商板块盈利改善。

一季度,Shopee实现收入(GAAP)15亿美元,同比增长64.4%;GMV(商品交易总额)达174亿美元,同比增长38.7%。

“我们将继续高效投资Shopee和SeaMoney。”李小冬说。

李小冬的英文名字是Forrest Li,Forrest取自《阿甘正传》中的汤姆•汉克斯饰演的主角,他希望自己一往无前。

“Run Forrest ,run! Run Forrest!”从天津到上海,从美国到新加坡。已奔跑如风的Forrest Li,未来的路并不轻松。巨头的诞生是痛苦的,巨头不陨落也需要不断修炼。等待李小冬的,必定是更加险隘的关口和资本市场的急流。

本文系作者鲸维度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545人已赞赏 >
545换成打赏总人数54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