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最懂性感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

· 7月26日

一尺布下的大生意。

播放 暂停

东北人,最懂性感

00:00 13:5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读城记工作室(ID:DUCHENGJIPLUS),作者 | 叶曼至,编辑丨洪若琳,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万瓦鳞鳞若火龙,日车不动汗珠融。

这是宋朝诗人陆游被酷暑折磨时发出的感慨。

今年的高温天气,似乎比以往来得更猛烈一些。连日来排山倒海的热浪席卷全国,去到海边,或者找个泳池泡在水里,成为不少人清凉消暑的首选。

颜色鲜艳,款式各异的泳装,在泳池边、海滩上,随处可见。大部分人没想到的是,这些泳装,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一个东北小镇:辽宁省葫芦岛市下的县级市兴城。

在这座面积仅有2113平方公里,常住人口约50万人的城市里,拥有着1200家泳装企业,其中,规模在50人以下的小型泳装加工厂超过1000家。目前,兴城泳装年产值高达150亿元左右.

今年超长待机的炎热,无疑带给这座泳装之城更多商机。

“今年天热得早,持续时间又长,加上疫情没那么严峻了,泳装生意比前两年都要火。”7月19日,兴城某泳装工厂负责人欧鹏(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光是这个7月,就有客户都在他厂里拿了4趟货,每次都拿好几个款,每款起码下3千件。

另一名兴城泳装厂家刘启(化名),同样在近期接到“肥单”。“我刚接到一个单子,客户要了5个款式,30件样衣,看准了就会在我这里长期下单。”

言谈中,刘启显得有些兴奋,这是他从年近花甲的父亲手里接棒厂子三个月以来,遇到的最大客户。

小小的兴城因泳装闻名遐迩,一件件泳装在兴城人手里变出花样。

兴城与泳装的联结,既有地缘,更有商缘。

泳装市场迎来旺季

泳装市场有两个旺季。

据欧鹏介绍,一个是夏天的游泳季,一般从6月上旬开始,8月底结束;一个是冬天的温泉季,从10月底持续到次年2月初。

“总体来说,肯定还是夏天赚得更多。”他哈哈笑道。

“就拿厂里销量最好的泳装来说,这个月已经有1万多件的下单量。”在欧鹏看来,这主要得益于老客户返单。

欧鹏的客户来自全国各地,但下单最勤的几个商家,均来自河南及江浙沪,显然与这些地区连日接受40度高温“烤验”不无关系。

国家气候中心监测数据显示,今年6月以来(截至7月12日),我国平均高温日数5.3天,较常年同期偏多2.4天,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

不过,对高温日数有贡献的城市,不包括兴城。据天气预报24小时统计数据,2022年6月,兴城市平均高温为25℃,其中,6月24日达全月最高温度,仅为32℃。 

但这不影响兴城人靠炎炎夏日赚钱。“天气一热,大家都想泡在水里,泳装的销货自然就快。”欧鹏说道。

距离欧鹏的泳装厂20公里之外,90后刘启正密锣紧鼓地生产备货。

与只做国内市场的欧鹏不同,刘启的泳装还做出口外贸,席卷全球的高温天气,国内外市场的供不应求,让他忙到不可开交。

“我们的爆款泳装,从去年冬天开始就卖得很好,每个月平均能有1万~2万的订货量。”刘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的“泳装销冠”没有太多的繁杂的设计,仅仅只是一款普通的比基尼。

“泳装不是主流的服装,它就是一个季节性的快消品,简单、便宜、带点时尚感,就足以让它成为爆款。”他解释道。

除去季节性因素,实现泳装销量利好,还与趋向平稳的疫情形势有关。

欧鹏表示,行程码“摘星”之后,市民旅游出行不再受到限制,泳装有了更多“用武之地”。“很多人会为了去海南、青岛等地的海滩度假,专门去买几套泳装拍照,旅游经济和泳装市场其实也是息息相关。”他说道。

“兴城是全国最大的泳装产地。疫情前,全国各地的商家都会组团过来考察市场,谈谈生意,但疫情之后,这种情况就少了。不过,最近我又重新看到这样的‘苗头’。”刘启表示,现在走在大街上,时不时能看见几个外地厂商在泳装店里看版样,就连他家工厂,最近也遇到过几个从外地专门过来谈合作的商家。

结缘源于地缘

兴城与泳装结缘,源于地缘。

兴城地处辽宁省西南,辽东湾西岸,正处辽西走廊中部,在古是联结关内外的咽喉要道,兵家必争之地;在今是东北、华北的经济圈节点城市。

似乎无论什么时候,这座城市的地理位置都是个“香饽饽”。

在成为著名泳装之城之前,兴城是明代古城,更是旅游胜地。

来到兴城不去古城走上一遭,在本地人看来,此行多少带点遗憾。

这座公元1428年的方形古城,是中国十佳古城,也是我国保存最完整的四座明代古城之一。

从古城正门而入,便可看到位于正中央的钟鼓楼——这是古城内最高的建筑,高达17.6米。顺着台阶登上二楼,举目远眺,古城之下,洋溢市井气息的大街,肃穆庄重的祖氏石坊,纷纷尽收眼底。

除了古建筑,辽阔的海滨、壮丽的首山、海景无限好的菊花岛、位于古城与海滨之间的兴城温泉,更是让兴城海滨拥有“第二北戴河”的美誉。无论夏冬,这里总能招揽一波游客前来观光游玩。

彼时,海滨旅游业的兴起,让泳装走进了兴城人的视线。而泳装的制作成本低廉,仅需几块布料,结合简单的工艺,就能卖出不菲的价格——这在兴城人眼里,是妥妥的“发财路”。

刘启的父亲是兴城早期做泳装的厂家之一。在从事泳装生产之前,他是兴城某国企职工,在身边几个老友纷纷辞职经商的影响下,他也开始走上了做泳装发家之路。

“最开始,我爸是在家里用裁缝机做泳装,后来才租了个小店,和几个哥儿们一起干。”刘启表示,那时候的款式单一,净色的连体款,制作难度不大,后来才加入泡泡袖等工艺元素,款式也越做越多。

90年代初,兴城泳装开始从零散的家庭作坊转向规模化集群运作。2006年,刘启的父亲集资开办了泳装工厂,据其透露,在厂子的巅峰时期,工厂年销量可达近百万。

泳装厂房在兴城不断“冒出”,市场的名号越做越响,兴城泳装也从最开始在周边城市之间兜售,逐渐卖到全国,甚至走向世界。

沈阳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1—10月,兴城海关监管出口泳装1431万件,同比增加28.1%;货值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7%。

翘起“泳装地球”

观研天下数据显示,从地区分布来看,目前我国泳装企业大多聚集在福建晋江、浙江义乌和辽宁兴城三大泳装基地。

其中,晋江起步较早,产品品质好,外销较广;义乌主要以低价批发为主;而兴城占全国泳装市场销售额的40%,占全球市场的20%,是国内最大的泳装生产基地,目前远销意大利、法国、俄罗斯、东南亚等多个国家及地区。

全国三大泳装市场,为什么只有兴城一家独大?

从事泳装行业7年的业内人士梁安(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晋江和义乌都是拥有祖传商业基因的城市,很多泳装外商来中国发展,都会首选浙闽安家。

“哪怕只是做贴牌代工,也能让这两个泳装市场壮大。但东北没有这样的优势,只能走研发品牌的道路。”梁安说道。

与复制粘贴的贴牌代工不同,做品牌就像培养孩子,生下来了,还得好好养着,才能成人。

紧跟市场销量变化、调查客群消费喜好……经过不断尝试,兴城人发现,泳衣款式的改良与设计,能让品牌快速打入市场。

能体现兴城泳装品牌设计力的,要数中国时尚泳装第一品牌范德安。

官网显示,范德安在工艺上,范德安擅长色彩、手工配饰、不同质感面料的匠艺设计,注重精致的廓形剪裁和线条曲线,融入时装的设计细节,延续泳装设计的时尚审美。

据悉,范德安年销售额已达3亿元,超越澳大利亚的速比涛和法国的阿瑞娜等国际一线泳装品牌。

光靠设计,没有销路,依旧成不了事。

识时务的兴城人抓住互联网渠道,泳装网店、电商平台在这片东北海滨上遍地开花。

据媒体报道,截至2018年底,兴城的泳装网店达到4万多家,全国泳装电商销售中的80%在兴城出货。与此同时,当地第一家试水电商品牌“小桃泳衣”实现了近4亿的年销售额。

今年618期间,范德安斩获游泳品类销售第一,平台销量高达20万件,销售额同期逆势增长25%,并领先同行业第二名1300万。

在摸清海外泳装市场的路数后,2014年年底,兴城诞生了东北首个电商基地、首个泳装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平台,把泳装卖到150多个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全球客户量成功突破1000万、北美线上泳装销售量TOP1、年销1.5亿元、亚马逊好评率超97%的CUPSHE泳装,合作厂商正是出自兴城。

如今,成千上百的兴城泳装仍为其源源不断地供货。

至此,兴城成功拿下一个翘起“泳装地球”的支点。

走出迷雾

2020年,受全球疫情影响,兴城泳装也曾短暂蒙霜。

梁安住在“泳装一条街”周边。他至今记得,前年的这个时候,气温不算太高,但街上行人寥寥,时不时才出现几个骑车过来拿货的人。

彼时,兴城市工信局负责人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疫情确实给兴城泳装产业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和影响。一是国外订单损失很大;二是国内市场萎缩;三是企业复工复产遇阻,资金周转困难。”

“我原来有两个厂子,疫情最严重那会儿倒了一个。”欧鹏的语气听起来云淡风轻,停顿数秒,他又开口,“不过都过去了,现在一个厂子运作得也不错。”

刘启表示,近两年有一些泳装工厂做不下去,但他家厂子却“因祸得福”。“倒了的厂子供不上货,他们的客户又找上我们,尽管那会儿跑不了外贸,但是国内的单子也能保住大伙儿的饭碗。”

曾经迷茫的泳装厂商,在逐渐复苏的市场中不断求索,迸发新活力。

如今,欧鹏与刘启的工厂都可定做瑜伽服;刘启甚至还能做潜水服、救生衣、泳镜等水上运动衍生产品。

直播带货方式也被兴城人用在了泳装销售上。

2021年7月,位于兴城的葫芦岛易麦电商直播基地,拿下抖音总部授权的全国唯一泳装类目产品电商直播基地的许可。

据媒体报道,目前已经有100多家兴城泳装企业开通了电商直播间,通过直播带货的销售量已经超过淘宝等电商平台,占到了兴城泳装网络出货量的60%以上。

观研天下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游泳用品市场规模为310.9亿元,同比增长7%,预计2022年中国游泳用品市场规模将达到400亿元人民币左右。

庞大的规模扩张背后,潜藏着逐渐飙升的人力成本。多名厂家向时代周报记者感慨,留在兴城的年轻人还是太少。

好在,兴城泳装在近两年似乎多了让年轻人留下的意义。

“工厂流水线的工作比较苦,现在的90后、00后都看不上这些活。但是最近我们也新进了一个做设计的90后,年轻人还是适合做点脑力劳动。”欧鹏说道。

“搞设计搞研发,肯定是年轻人更在行啊,我们才是潮流的风向标。”刘启透露,在他接手厂子后,已经在招募“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的研发与设计团队。

“希望我这一辈人,也能像父辈一样,让泳装厂走向一个新的台阶。”他说道。 

本文系作者时代周报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钛粉14772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友趣641500
541人已赞赏 >
541换成打赏总人数5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搞设计搞研发,还得是年轻人,他们才是潮流的风向标

    2022-07-27 10:31 via pc
  • 这次疫情确实给兴城泳装产业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和影响

    2022-07-27 07:20 via android
  • 回复

    能体现兴城泳装品牌设计力的,要数中国时尚泳装第一品牌范德安

    2022-07-26 17:12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