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卖车季,特斯拉卖币解危

光锥智能

光锥智能

· 7月21日

卖75%的比特币套现,缓解现金压力。

播放 暂停

最难卖车季,特斯拉卖币解危

00:00 16:1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光锥智能,作者 | 周文斌

7月21日凌晨,特斯拉公布了2022年二季度财报,从数据上看,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一方面,特斯拉二季度营收169.34亿美元,同比增长42%,但环比下跌了9.71%,略低于分析师此前预期的172.3亿美元。其中,特斯拉二季度来自汽车业务的营收为146.02亿美元,同比增长43%。

同时,特斯拉二季度归属普通股东的净利润22.59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98%。净利润的大增,主要是因为运营费用保持低位增长(同比增长13%),核心的研发费用环比也在下降。

自此,特斯拉已连续六个季度营收超过100亿美元大关,连续12个季度实现正盈利,调整后净利润连续六个季度超过10亿美元。

但另一方面,二季度特斯拉毛利率从一季度的29.1%降至25%。同时,二季度汽车业务在GAAP口径下毛利率为27.9%,不仅低于一季度的32.9%和去年二季度的28.4%,同时也是最近4个季度汽车业务毛利率首次低于30%。不过这一数据依然高于国内大多数的造车新势力。

至此,特斯拉结束了连续三个季度营收创单季历史新高、连续五个季度EPS盈利创历史新高的势头。

为了改善现金流,特斯拉在二季度抛售了其所持的比特币75%。这一抛售使特斯拉套现了9.36亿美元。不过马斯克并没卖掉狗狗币。而在2021年初,特斯拉曾宣布购买了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

在交付数据上,今年二季度,特斯拉全球共生产25.8万辆,交付25.5万辆,同比增长27%,但却环比下降了18%。这是特斯拉自2020年三季度以来出现的首次环比下滑,这也意味着过去两年特斯拉稳定增长的态势宣告结束。

从整个上半年来看,特斯拉全球交付56.4万辆,同比增长46%。但4月份,特斯拉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透露全年交付目标为150万辆。如今既没有更改,也就是说目前特斯拉仅完成全面目标的37.6%,下半年挑战仍然十分艰巨。

事实上,今年以来特斯拉确实在许多方面面临着挑战。比如受疫情影响,上海工厂一度停工;全球通胀下原材料价格上涨;柏林和得州的工厂产能爬坡缓慢;裁员风波以及核心高管离职等等。

这些都给这家如今风头无两的企业蒙上了一层阴影。而特斯拉,也因此走到了内忧外患的关键时刻。

01 特斯拉内外交困?

整个二季度,特斯拉过得并不容易。

从财报数据上看,虽然特斯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98%,但主要是靠“节衣缩食”省出来的。

二季度,特斯拉的毛利润环比下跌了22.53%,毛利率也从一季度的29.1%降至25%。同时,二季度汽车业务在GAAP口径下毛利率为27.9%,不仅低于一季度的32.9%和去年二季度的28.4%,同时也是最近4个季度汽车业务毛利率首次低于30%。

从市场情况来看,毛利和毛利率下跌是多种原因造成的,其中原材料价格上涨则是最直接的影响因素。

比如,占新能源汽车成本40%左右的动力电池,其关键原材料碳酸锂的价格就从去年初的6.8万元/吨上涨到如今的约50万元/吨,翻了近8倍。同时,今年3月以来,用于汽车催化转换器中的钯金属的价格涨幅超5%,氢氧化锂的价格上涨了148.25%,除此之外,包括镍、钴、铝等车用材料也在不断上涨。

所以虽然特斯拉在今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明确表示不再涨价了,但迫于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特斯拉还是在今年6月份再次提高了主要车型的售价来平衡利润。

其中,特斯拉在美国市场提高了所有车型的售价,一些车型的价格涨幅甚至高达6000美元。而在国内,Model Y长续航版也从37.59万元上调至39.49万元,涨幅1.9万元。

当然,疫情对特斯拉的影响也不止有成本的问题,更重要的影响还在于供应阻滞带来产能不足。马斯克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目前我们的问题很大程度在于产量。”

虽然财报中提到,如今特斯拉位于柏林的勃兰登堡超级工厂已经实现了一周超过1000辆汽车的产量,但由于供应链的问题,特斯拉其实近几个季度都没有达到最大产能。

比如上海工厂因疫情在3月、4月停产近25天并导致近5万辆的产能损失。而柏林工厂和得州工厂年产能才达到25万辆,远低于加利福尼亚工厂年的65万辆和上海工厂年的75万辆。而这种情况,预计还将持续整个2022年。

受这些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特斯拉累计交付量被比亚迪以64.14万辆实现反超,失去了全球第一的宝座。

而比亚迪之所以能够实现反超,也是因为受疫情冲击相对较小,其较为全面的供应链体系使其在芯片等原材料短缺的情况下仍能维持生产销售。当然,这也和其合肥、常州等生产基地陆续投产和提产带来的产能提升有很大关系。

与此同时,在生产端之外,汽车消费也受全球通胀影响呈现出疲软态势。

从今年上半年来看,主流车企的销量其实基本上都是处于下滑态势的。据乘联会发布的上半年数据,2022年1-6月狭义乘用车累计销量926.1万辆,同比下滑7.2%;其中轿车同比下降5.3%,SUV下降7.1%,MPV下降23.6%。

特斯拉显然也感受到了来自消费端的压力。因为马斯克上周五还在推特上表示,“如果通货膨胀降温,我们可以降低汽车价格。”而在这之前,特斯拉至少已经经过了5轮价格上涨。

一边是受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不得不涨价,一边又是在消费承压的情况下,不得不考虑降价。不只是特斯拉,全球车企或多或少其实都面临着这样的矛盾。

而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马斯克在今年6月份甚至发出内部邮件,称因为对经济感觉“非常不好”,所以特斯拉需要裁员10%。与此同时,马斯克还要求员工每周至少要在办公室工作40个小时,不然就算作辞职。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裁员,要求员工到岗无非是为了节约成本,提高效率以应对市场的不确定性。

高盛分析师马克·德莱尼(Mark Delaney)认为,特斯拉此次裁员是限制成本增长,并非降低运营成本。这次裁员可以为特斯拉每年节省约2.25亿至10亿美元的运营成本。

除此之外,为了改善现金流,特斯拉还在二季度抛售了其所持的比特币75%。这一抛售使特斯拉套现了9.36亿美元。而在2021年初,特斯拉曾宣布购买了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

但是对于特斯拉来说,它们需要面对的除了外部变化的宏观环境之外,更重要的其实是在宏观市场环境变化的同时,竞争还在不断进一步加剧。而这里面,尤其又以中国市场为最。

比如从乘联会公布的1~6月新能源汽车厂商销量来看,销量同比增长超过100%的车企就有9家,这说明,中国的新能源车企正在快速追赶。而特斯拉1~6月的增速仅18%,只是略高于理想,在头部车企中排行垫底。

而在世界范围内,包括本田、宝马、福特、通用、奔驰等总众多传统汽车厂商也都在不断增加电动汽车产品。这些公司在消费者当中拥有强大、稳固的品牌,产品价格也更加便宜,他们的产量上来之后,也必将对如今的市场格局产生强有力的冲击。

显然,当智能汽车技术不断成熟,各种新品牌,新技术百花齐放的时候,未来特斯拉面临的市场形势也开始变得更加严峻。

马斯克也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中国各行各业的制造商,特别是电车制造商,他们非常聪明、努力,我个人也非常敬佩。其他竞争对手倘若无法像中国制造商一样努力,则必然受到不利影响。”

02 自动驾驶也前途未卜?

除了在汽车销量上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之外,特斯拉自动驾驶的发展也受到了前所有为的挑战。

如今,自动驾驶已经成为智能汽车的核心竞争力。比如今年发布的新车,激光雷达基本上已经成为了标配。有数据显示,预计今年上市并搭载激光雷达的车型就有近20款。

与此同时,大算力自动驾驶AI芯片也成为头部车型的标配。比如蔚来ET7和威马M7都已经配备了4颗英伟达的Orin芯片,综合算力达到了1016TOPS;稍微低一些的如理想X01、小鹏G9、R汽车等车型,算力也都达到508TOPS,基本能够满足L4及L5级别的自动驾驶硬件需求。

而在辅助驾驶领域,宏景智驾创始人兼CEO刘飞龙向「光锥智能」表示:“这是一个快速上升的赛道,我们今年的订单是20万台,明年我们希望做到30~50万台。”

在今年年初,马斯克也曾在2021年 Q4 及全年财报会议上放出豪言:“个人预计,特斯拉将在 2022 年实现比人类更安全的 FSD(完全自动驾驶)。”

但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却受到了影响。

前面提到,马斯克曾因为感觉经济“非常不好”,所以特斯拉需要裁员10%。而第一个爆出被裁的就是自动驾驶部门。

7月12日,加州就业发展部的记录显示,特斯拉永久关闭了位于加州圣马特奥的办公室,并裁员229人。这个团队主要负责评估与 Autopilot 辅助驾驶系统相关的客户车辆数据,并执行数据标注工作,很多员工都是数据标注领域的专家。

之前,市场曾以为,特斯拉这次操作只是为了节约成本,毕竟无论是特斯拉新引进的数据标注系统,还是在时薪要求更低的布法罗继续扩大其 Autopilot 数据标记团队都表明了这一点。

但之后不久特斯拉的人工智能(AI)与无人驾驶部门主管Andrej Karpathy在推特上宣布离职,却让这件事变得耐人寻味。

Karpathy在推特中写道:“在过去5年里,很高兴帮助特斯拉实现许多目标,在这段时间里,自动驾驶从简单的车道保持测试进入城市街道,我期待着看到更强大的自动驾驶团队。”

作为特斯拉AI的高级主管,Karpathy直接负责特斯拉AutoPilot和FSD的算法工程师团队,可以说是特斯拉自动驾驶的灵魂人物。他的离职,无疑为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发展再次蒙上一层阴影。

在财报电话会上,马斯克也坦然表示,“随着Karpathy的离职,开发工作遇到了困难,既然他自己编写了所有代码,事情自然就停滞不前了。”

但实际上在这之前,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就已经暴露出了许多问题,其中“幽灵刹车”的问题被闹得沸沸扬扬。

首先是6月16日,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NHTSA)公布了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在各大汽车制造商上报的近一年里约400起配备部分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的车辆碰撞事故中,特斯拉涉及273起,占比近7成。

6月底,NHTSA还曾曝光一份文件。该文件显示“在撞击前不到1秒钟,Autopilot中止了对车辆的控制。”

这份调查是NHTSA从去年八月开始的,起因是有不止一辆特斯拉在开启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情况下,闯入已有事故现场,撞上停在路边的急救车、警车或者出事车辆。

而在7月17日,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7月15日,由于特斯拉的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存在技术缺陷,德国慕尼黑法院下令特斯拉公司赔偿一名顾客11.2万欧元。

根据一份技术报告显示,配备了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的特斯拉Model X车辆无法可靠地识别道路施工狭窄等障碍物,并且有时会不必要地启动刹车,也就是“幽灵刹车”。

慕尼黑法院认为,使用AutoPilot可能会在市中心造成“巨大危险”并导致追尾碰撞等事故的发生。

如今,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辅助软件还在接受联邦政府的调查。但正是在这个敏感的时期,特斯拉曾在6月初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注册了一种新型高分辨率雷达。

这一系列变动,似乎都暗示了特斯拉纯视觉的自动驾驶方案受到了阻碍。不过,虽然团队和产品都遭遇了一系列的变故,但特斯拉的全自动驾驶软件(FSD)并没有真的停滞。

7月14日,马斯克在其推特上透露,FSD V10.3测试版将于明天(7月15日)开始内测,并于本周开始公测,主要针对复杂的左转场景进行优化。

显然,虽然特斯拉从今年上半年开始遭遇了一系列的问题,但马斯克仍然一如既往的乐观。

马斯克称,今年下半年特斯拉的汽车产量“有望”打破公司的历史纪录。而自动驾驶的问题也终将解决:“我们的软件人工智能团队中有一个大约120人的团队,他们非常有才华,我非常有信心我们将解决全自动驾驶问题。”

本文系作者光锥智能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545人已赞赏 >
545换成打赏总人数54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企业应用

    获投156亿元

  • 2

    医疗健康

    获投120亿元

  • 3

    互联网应用与服务

    获投66亿元

  • 1

    Insight Partners

    热度值17831

  • 2

    Tiger Global

    热度值13729

  • 3

    Accel

    热度值12306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