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市运动:社群消费,玩乐主义和再造附近

窄播

窄播

· 7月14日

玩在一起的人,被重建的附近。

播放 暂停

新城市运动:社群消费,玩乐主义和再造附近

00:00 27:13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窄播,作者 | 张一童

飞盘、腰旗橄榄球、陆地冲浪板、桨板等在疫情期间活跃起来的线下运动项目,我们称之为「新城市运动」。这些运动项目本质是运动快乐的一种链接,也是城市年轻人的再组织,因此具有足够的社群感和社区属性。

在一个竞技运动普及度相对稀缺的国度,新城市运动项目的兴起,也代表着一种运动理念的改变,让更多人接触和喜爱上运动型的生活方式,将享受游戏般的乐趣放在第一位,自信而直接地分享运动之美。

此外,新人友好,回避冲撞,不以胜利为第一目的,成为这种新城市运动的产品说明书。

从年轻人的消费演变逻辑上,新城市运动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了新一代健身房的乐趣,甚至抢夺了剧本杀、电影院、KTV在普通年轻人娱乐生活中的份额。

重要的是,新城市运动中所包含的分享乐趣,与新一代内容社区的繁荣同期结合在一起,让这些运动有着新的传播和组织方式,而线下项目本身的实体聚合,又在内容社区之外,某种程度上促进了附近的再造。

在观察这一轮新城市运动时,我们以线下俱乐部为基本节点。在这里,年轻的爱好者被连接在一起,并通过高频的活动组织形成有着更亲密互动的共同体。

以飞盘为代表,全国性赛事的出现意味着新城市运动有机会从一个诸多特定因素下产生的短期爆款变成一种长期文化。

这些原本以兴趣连接起来的,亲密又松散的联盟将有机会在直接的比赛对抗中沉淀为有着更紧密彼此认同感的集体;职业体系创造的晋升路径将为爱好者们创造更多长期参与动力;与此同时,一个拥有大众化潜力的运动「从无到有」的过程中,也伴随着诸多商业机会。

在本文中,我们试图呈现:这些原本小众的舶来运动如何在中国打开局面;年轻人们为什么热衷于参与其中;作为核心节点的线下俱乐部如何将人群组织起来,成为新的共同体;以及这种人群的连接如何延伸至更多场景,被更多主体所运用。

从混沌开始

2009年,Kevin进入天津体育学院,在一位学长的介绍下,他加入了学校的飞盘社团。

上世纪80年代,一批在华外国人和留学生群体将飞盘运动带进中国。天津体育学院是国内最早拥有飞盘社团的高校之一,包括Kevin在内,直到今天,天体的毕业生们仍然以职业选手、教练等身份活跃在各个城市的飞盘社群中。

大学毕业后,Kevin没有放弃飞盘运动。尽管飞盘在当时仍然是一项极小众的运动,但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已经有一些爱好者组织的俱乐部出现。

 HUCK主理人Kevin 

成立于2011年的上海之翼是上海第一个本土飞盘俱乐部,Josh是这支队伍的第三任队长。像这样以竞技比赛为目的的飞盘俱乐部,上海还有7、8家。

缺乏具有整体性的赛事体系,过去十年,飞盘在中国的职业化程度近乎为零。第一届飞盘全国大赛在天津体育学院的足球场举办,只有5支队伍参加比赛。

大部分比赛都是俱乐部发起组织的交流赛。由于能力、资金等多方面限制,这些比赛大多为定向邀请,对于选手们而言,日常活动就是「参加一些自己城市和其他城市俱乐部办的比赛。」

拉新因此变得极为困难。Kevin还能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成绩特别好的顶尖俱乐部每年可能可以吸纳几个新人,其他基本招不到新人。」

大部分由国外传入的新兴运动都有着类似的问题。2017年,刚刚了解到桨板的Yuki尝试给北京的一家俱乐部打电话咨询,电话响了很久都没被接通,Yuki的第一反应是,「俱乐部是不是倒闭了。」直到去年,国家体育总局才开设了桨板的星级认证体系。当Yuki在几年前决定将桨板作为一项终身事业时,她只能先通过世界桨板协会、世界桨板联盟WPA这样的国际机构拿到专业教练认证。

Yuki 

Kevin尝试过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推广飞盘运动,他的团队是国内最早拍摄制作飞盘赛事视频的,他还自己运营着一个飞盘媒体。

2019年,亚洲大洋洲飞盘锦标赛在上海举办,这是国内举办的第一场国际A类飞盘赛事。Kevin受邀作为观察员参与其中。观察员是世界飞盘联合会推动的一项第三方执裁体系,在没有裁判的飞盘比赛中,观察员需要负责帮助选手更好地厘清规则。

比赛结束后,Kevin在他的个人网站上写到:「在规则制定和工作条例制定中,中国人依然缺乏足够的参与,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可以有更多人和机会参与到国际飞盘的工作中。」

快乐至上

小水没有这样的包袱和愿景。她第一次参加飞盘活动是在今年5月,一个「没什么事干的周末」,她在小红书上刷到了飞盘,进群之后,当天就报名了一个比赛。

一周七天,小水几乎每天都要约人出来练盘,从下午四点一直练到晚上八点,如果听说哪里八点还有场,就打车去参加,再打两小时,直到十点才结束最后一场回家。

在训练了一个月的传接盘基础后,她加入了通州一家名为HI+的飞盘俱乐部队训,每周都会和其他俱乐部切磋。「我们的初步目标是成为北京东部最强,未来目标是打B级联赛,所以大家每天都会努力地拼搏。」

在飞盘之前,小水一直没有找到太合适自己参与的团体运动,尽管她对此非常喜欢。她试过参加同行组织的足球群,但足球的规则太复杂,又很容易发生身体冲撞,参与者也以男性为主,她去了两次就没再去。

她也在一个退休教师组织的排球社团待过,但是那里的氛围过于专业。「每次都要做非常多的基础训练,一次打不到半小时,压力特别大,一次没打好,你就觉得这段时间自己完全没进步。我其实没有得到特别快乐的运动体验。」

飞盘带给她完全不同的体验,「男女混合,禁止身体接触」既是飞盘最内核的基本规则,也是最简洁明了的产品介绍。它似乎暗示了这是一项规则简单,赛场氛围温和,人人都可以一试的运动。

「新手第一次上场只需要知道分区在哪儿,怎么传过去就行了。」像「pick」这样更细节的规则,小水在玩飞盘一个月后才逐渐了解,但这不影响她已经成为一个打到「进阶赛」的熟手。

以keep、乐刻、超级猩猩为代表,上一波的健身创业热潮让一个概念得以被推广,并逐渐在都市人群中形成共识,即在职业体系之外,运动也可以成为一种普通人日常贯彻的生活方式。

现在,运动过程中的乐趣被从未有过的重视,一定程度上,我们也可以说,新城市运动之所以被年轻人选择,正是因为它的趣味性。

庞宏波今年5月开始接触腰旗橄榄球,最初只是想给自己找个运动的替代项。大学开始,他就一直保持着运动习惯,并且青睐体能训练,受到疫情影响,他常去的健身房无法营业,就在这时,他的小红书首页推送了腰旗橄榄球」。

      庞宏波 

保持着一周三次的参与频率,曾经作为替代选项的橄榄球已经成为庞宏波日常运动项目中的重要一部分。

「它是无尽的,你看不到终点是什么地方。我之前喜欢的体能训练是对个人身体素质的挑战,是在一个框架里做进阶。但橄榄球这样的团体运动,位置、线路、配合的不同都会带来不同的结果,无论你是打了一个月,还是打了十五年,都一直在学,它的未知让它更有趣。」

以更快乐的运动体验为目的,这些运动需要更有趣,更容易获得成就感,也要更安全。

6月,庞宏波受邀参加了一场俱乐部内训,第一次体验了穿装备的美式橄榄球。「吓坏我了。」他很快发现,尽管看似相近,但腰旗橄榄球和装备橄榄球的内核完全不同,「腰旗需要你利用自己的灵活性去躲,装备橄榄球则是正面对抗。」

第一次体验装备橄榄球,庞宏波的小腿就被钉鞋划出了长长的血口,「我应该不会把装备橄榄球作为长期投入的运动。」

玩在一起

带有一定的垂直文化属性,并有着较高的活动和场地组织要求,对于新城市运动而言,以俱乐部为代表的社群是将个体爱好者连接在一起的重要节点。

飞盘的大众化是随着爱好者社群的出现不断加速的,最早的一批飞盘俱乐部基本都由资深玩家发起,他们往往能为新人提供专业的培训,帮助他们快速入门。

2021年6月,Josh连续受邀为上海的一些线下集市组织飞盘活动。大量的新人涌入了他们为活动开设的交流群。意识到其中存在的机会,Josh在不久后创立了Gravity引力星球,不同于专业俱乐部上海之翼,Gravity是一个面向大众的以飞盘为主的运动生活方式社群。

       Gravity引力星球主理人Josh  

去年十月后,Kevin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飞盘社群Huck的运营上,这个拥有近5000名成员的俱乐部不但是深圳最活跃的飞盘社群之一,辐射范围还包括东莞等周边城市。

都市青年们旺盛的需求,支持更多俱乐部雨后春笋般出现,「去年6月,上海只有Gravity一家以飞盘为主题的运动生活方式社群,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家。」

和谁一起玩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小水的初次飞盘体验其实不算太好,这多少和俱乐部的氛围有关,「他们对新人不太友好,我有时问问题也不回答,这让我不太舒服。」在朋友介绍下,她去了另一家俱乐部活动,每天傍晚四点到六点,都会和俱乐部成员一起在奥体中心练盘。

 小水所在的HI+俱乐部 

孟姨和季师傅在今年四月成立了自己的城市轻运动户外社交厂牌削草皮。和其他社群不同,削草皮的两位主理人都并非专业运动员和教练出身,孟姨是互联网大厂员工,季师傅在广告行业工作。甚至,他们也是从去年年底才开始接触飞盘。「年轻人不太需要专业的竞技训练,它的根本逻辑是寻求生活方式的改变。」

玩乐需求被摆放在第一位,用户的参与方式也随之改变。「他们和俱乐部的关系不再像以前那样紧密,更多是消费型的,一个用户可能同时去多个俱乐部。」Kevin用漏斗来形容这个过程,尽管最终会留下一批经常一起玩的人,但更多人可能只会体验一次。

俱乐部要尽可能让单次体验足够吸引人。当不以结果而以过程为导向,组织者们需要转变自己的思路,体验是一个比效果更多维也更综合的概念。

他们为用户的社交需求服务。从第一场活动开始,Gravity就为参与者提供摄影服务,「很多人主动提过这样的需求,我们也观察到一些人会自己拍摄,这是一个挺好的方式。」不仅仅是Gravity,几乎所有的新运动社群都会在活动现场配摄影师,一些甚至提供基础的P图服务。

为了让新人也能充分获得乐趣和成就感,俱乐部往往会对规则做进一步简化和放宽。比如,在新手局里,Kevin往往不会要求他们严格遵守攻守互换规则,对防守距离也会做一定的宽松处理。季师傅负责削草皮的课程规划,他们取消了新人场里的读秒规则,「读秒会给新手很大的心理压力,失误也会多,我们取消读秒,让大家更容易地去体验飞盘的快乐。」

削草皮主理人孟姨和季师傅  

时间也会影响俱乐部的课程安排。削草皮在周中的活动几乎不安排基础训练,全部以比赛形式进行。「我们和很多会员聊过,他们经历了周一、周二的工作压力,周中的时候需要的是一个非常放松和宣泄的过程。」

在桨板这件事上,Yuki是个对自己非常有要求的人。还是学员的时候,她几乎是每节课平衡比赛的优胜者,后来,Yuki考取了教练资质,并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加入AquaX桨板学院。

但她已经放弃做一个「严格」的教练。尽管对她而言,桨板是一项玩法丰富,也可以玩得很极限、很竞技的运动,她甚至还在憧憬去泰国参加几天几夜不下板的比赛。但至少在现在,对更多人来说,它的休闲属性更明显。

「过去上课我会非常去抠技术,要求他们一定要这么划,必须做到这个姿势。但其实你做这些要求的时候,会让他们觉得这项运动非常枯燥,而且因为他们往往做不到,最后产生强烈的挫败感。」

Yuki戏称自己现在主营业务是「摄影师」,在教完基本的安全性知识后,她就会放学员们去自己体验,当有人想请她拍照时,再要求他们完成一些指定动作,「这样做他们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一群人,而非某一个品类为核心,社群并非一定要是高度垂直的,事实上几乎所有社群都在尝试引入更多样、更复合的运动体验。

Gravity的新营地包括一个专业的飞盘高尔夫场地,还将引入桨板、Spikeball项目。只需要四个人就可以玩,Spikeball对人数和场地的要求更低,也很适合在露营场景下玩。

「我们对社群的定位是让大家尝试一种运动的生活方式,给他们一些更多元的运动体验。」除了飞盘,Gravity也会组织一些其他文化方向的workshop。Josh表示,刚刚上线的小程序系统未来会连接更多社群伙伴,「他们很多自己也做运动相关,我们的小程序也可以给他们带来一些流量。」

除了极限飞盘,Kevin也在尝试推广闪避盘,借鉴了闪避球的规则,通常在室内进行的闪避盘可以和更多场地结合,甚至包括商场中庭。

削草皮在最近发起了腰旗橄榄球活动,孟姨表示,未来还将引入桨板、尾波冲浪等更多运动,「很多用户也会主动和我们提这样的需求。」

被重建的「附近」

小水最常去的飞盘俱乐部位于常营,距离她租住的地方只有一站地铁。对于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们而言,通勤是选择俱乐部时的重要考虑因素。

促使孟姨和季师傅决定成立一家俱乐部的原因之一是他们意识到北京80%、90%的飞盘俱乐部都在朝阳,而他们的大本营海淀还没有一家能组织这样活动的社团。

「在地性是俱乐部非常大的优势。」削草皮的主要社群成员是以海淀为活动中心的互联网大厂年轻人们。在孟姨眼里,他们有消费能力,有尝鲜需求,需要一个在繁重工作压力下提供宣泄的场所,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快乐组织」。

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大厂都有内部俱乐部文化,但成立不到两个月,削草皮的会员数量已经超过1600人,「我不想一个人玩,不想只在公司和同事玩,我想和附近的同类一起玩。」

团体运动有着天然的社交优势。「飞盘有很强的互动性,如果你可以很快在队伍里找到自己的角色和位置,会有助于你更快地融入一个团体,交到朋友。」Kevin说。

飞盘之外,季师傅每周都有固定的篮球局,但这种以群为主要场景随机形成的组织往往很不稳定,季师傅已经有过很多次相同的经历,「一定是一开始大家热情高涨,后来慢慢都不来了,频率越来越低,从一周一次,到两周一次,甚至一个月一次。」往往到了这时,他就不得不重新寻找新的组织。他也参加过滑雪、摩托车的俱乐部,但这些项目的俱乐部往往是有季节性的,「滑雪认识的朋友雪季之后就很少联系了。」

新一批运动社群有着更稳定和高频的活动组织,这让他们有能力沉淀出更紧密的社交关系。

Gravity一周会组织15场以上的活动。6月的一个周三晚上,Gravity的一场活动在紧邻南浦大桥的一个楼顶足球场举行,Josh表示,这场活动是面向那些有长期参与意愿的社群伙伴,大部分男生都穿上了写有Gravity字样的运动背心,九点过后,还有加班刚结束的成员匆匆上场。

    Gravity引力星球 

对年轻人而言,社交价值不仅仅在于交到新朋友,终极诉求是创造归属感。

「归属感尤其重要。」孟姨说,「当你得分后,队友、甚至是不知道名字的人都会为你鼓掌欢呼,这些能够给予他们归属感和情感联系,是传统健身房做不到的。」

人类学家项飙在《十三邀》的访谈中提出了「附近的消失」。超大城市中高速的人口流动打破了旧有的社群模式,个体逐渐趋于原子化,关于如何在新的城市语境下构建一个有更强连接感的社区在建筑界已经是一个被长期讨论的基本课题。

建筑设计师青山周平认为,「新的社区应该是在新的社会背景下出现的新的形态,我们需要考虑的不是回归原来的状态,而是在新的社会趋势里找到一个新的共同体平台。」

小水是内蒙古人,在武汉读完大学,她到北京工作,也短暂去过杭州,两年前又独自搬回北京,在一家科技媒体工作。

「我在北京一直没有什么融入感,因为我的工作本身也相对封闭,有时候感觉特孤独。」飞盘让她重新找到了组织,体会到一种大学时才有的集体感,「有非常热血的部分,也有很温情的感觉,是我这几年都没有感受过的。」

Josh用「close」描述社群伙伴间的关系,「很多人下班了都会过来,一起玩,有时候也主动帮我们做助教。」

小水也找到了她的亲密好友。她和另外两个一起玩飞盘的女生拉了一个小群,她们经常一起约出来练盘、健身,也会一起去做美甲。

连接的延伸

2021年11月,小红书官方开始投入飞盘相关内容运营,组织飞盘博主线下活动,上线话题活动,并引入大量专业飞盘博主。

飞盘最初受到关注,是因为它和露营场景的适配,「因为飞盘便于携带,很多人露营的时候会把它放在车里」。今年年初发布的小红书《2022年十大生活趋势》中,小红书将露营、桨板、飞盘都归于「山系生活」下。

但更重要的是,以飞盘为代表,带有强社交属性,并已经以线下社群进行组织和连接的新城市运动和社区有着天然的适配度。

12月,小红书打造小红书飞盘联盟,邀请全国飞盘俱乐部和社群入驻,帮助用户尽快找到自己所在城市的飞盘俱乐部。这是新城市运动不同于以往任何垂直内容运营的地方,社区不仅要为爱好者们创造可充分交流的空间,还要帮助他们找到颗粒度更小,联系更紧密的组织。

以社群为核心的组织形式提供了更精准也更明确的场景,让品牌们更容易找到这些新兴运动的爱好者们,并和他们产生连接。

消费品牌常常以赞助、广告投放等形式与运动社群合作。「他们希望通过我们精准的人群帮他做定位、曝光和体验。」Kevin表示,Huck合作过的品牌有大有小,品类涉及服饰、食品、电子产品等,大部分是创业型品牌,他们会将这些产品作为福利提供给社群成员。

AquaX桨板学院的户外课会安排一个在水中央的下午茶环节,食品大多由品牌方赞助,吾岛酸奶、本味鲜物都是AquaX桨板学院的赞助商。

品牌对新城市运动的关注和投入不仅仅在于建立一个潮流、年轻的品牌印象,这些连接感极强的运动还可以帮助品牌更好地建立和维护自己社群关系。

2020年,Josh就已经和咖啡品牌三顿半合作组织飞盘活动,之后,三顿盘和橘子海乐队联名推出主题飞盘,并把飞盘作为「返航计划」的兑换奖品。

MAIA ACTIVE多次举办滑板、飞盘、骑行、露营等主题社群活动,在一次对外分享中,MAIA ACTIVE相关品牌负责人表示,相比室内项目,户外活动的返图更加有声有色,用户可以完全打开自己,这有利于品牌和私域用户间的互动和社群IP打造。

Yuki是MAIA ACTIVE的门店大使,这个概念最初由lululemon提出,Yuki的合伙人也是lululemon的门店大使。门店大使既是圈层文化领袖,同时又具有很强的在地性,帮助品牌建立起更紧密的社群关系。

中国李宁选择直接成立一家「中国李宁无聊猿潮流运动俱乐部」,用以连接飞盘、机车、陆地冲浪板等运动的爱好者。

「进入一些新运动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要切实地深入这项运动,不能以旁观者的身份,而是和他们玩在一起,这样才能让项目里的参与者对你有足够的认知和认可,愿意和你产生更多互动。我们有传统一些的方法,比如赞助头部赛事、头部运动员,也可以通过一些其他方式,孵化我们自己的IP,让它成为和年轻人交流的核心。」

一个属于自己的社群IP是品牌建立影响力的有效方法,也是向圈子里的人展示诚意的一种方式。杨光是中国李宁市场营销总监,也是中国李宁无聊猿项目的负责人,他对潮流运动的理解是「有态度,有自己独特的圈层文化,如果你想进入圈子,就要深入了解这个圈子的文化和态度。」

7月7日,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发布通知,拟于今年8月开始举办首届中国飞盘联赛,比赛项目为男女混合制团队飞盘,基层社区、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学校均可组织报名参加。

全国性赛事的出现意味着这些原本以兴趣连接起来的,亲密又松散的联盟将有机会在直接的比赛对抗中沉淀为有着更紧密彼此认同感的集体,同时也为更多飞盘爱好者提供了明确的晋升路径,杨光认为,这是一项「门槛低,但天花板很高的运动。」

飞盘的独特性在于那个不断为金字塔顶端的职业赛事输送人才的底盘至少在现在是独立于大国体制的传统话语体系之外。这意味着,我们有机会在职业体育赛场上看到更多元的运动理念和体育精神的出现。

对于品牌而言,一个加速大众化,并不断更明确的运动意味着获得话语权也将获得商业主动权。

中国李宁期望能打破一些约定俗成的隐性共识。「大家认为这项运动不需要特别专业的的装备,但如果有人告诉你,参与这项运动时,穿上专业装备可以帮助你有更好的运动表现,走得更高呢?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相关运动

  • 极限飞盘:严格要求无身体碰触,无裁判,男女混合,正式比赛为7人制,参与者通过传接飞盘组织进攻、防守。
  • 飞盘高尔夫:单人游戏,规则类似高尔夫,以将飞盘投掷进固定筐中为目标,标准的飞盘高尔夫一局为18筐,一次投掷记为一杆,杆数越少者获胜。
  • 闪避盘:借鉴了躲避球的规则,外场选手持盘进攻,内场选手进行躲避,相比传统飞盘,闪避盘用尼龙覆盖的软泡沫制成,可以更加轻松安全地投掷和接住。
  • 桨板:源于夏威夷,最初是冲浪教练为了管理学院直立在冲浪板以获得更好视野。室内桨板大多与瑜伽、CrossFit等运动结合,类似健身房团课的升级;室外桨板类型更丰富,除了在静水区域的漂流,也有竞技性更强的跨海划行,更讲究技巧的花式桨板等等。
  • 腰旗橄榄球:源于美国国家橄榄球大联盟为推广美式橄榄球设立的一项大众化运动。与正式橄榄球相比,腰旗规定不允许抱人和推人,防守方拉下吃球进攻球员腰带上的一条腰旗,进攻即被组织,是一种安全的「非冲撞性」运动。
  • 陆地冲浪板:一种模拟海上冲浪的滑板,弹簧结构加上特殊设计的推进器搭配前桥,能让滑板极限压弯倾斜,带来的失重感来模拟冲浪。因为极大【可控性】搭配与长板相同的软轮,抓地性能高,比起传统滑板更不容易受伤,更容易快速上手。
  • Spikeball:又被称为迷你排球,灵感源于沙滩排球,需要4人参与。两两对抗,参与者围成一个圈,中间是圆形的弹性球网。未接住球或球没打进网中则算作失分。
本文系作者窄播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18902 有颜有钱535711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547人已赞赏 >
547换成打赏总人数54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回复

    飞盘的独特性在于那个不断为金字塔顶端的职业赛事输送人才的底盘至少在现在是独立于大国体制的传统话语体系之外

    2022-07-14 19:04 via android
  • 飞盘、腰旗橄榄球、陆地冲浪板、桨板等在疫情期间活跃起来的线下运动项目,我们称之为「新城市运动」

    2022-07-14 18:22 via iphone
  • 对于品牌而言,一个加速大众化,并不断更明确的运动意味着获得话语权也将获得商业主动权

    2022-07-14 17:48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