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亏损117亿元,资本撤场,搞SaaS的竟然干不过夫妻店?

精选

精选

· 7月5日

汽配供应链平台将从何处“起死回生”?

播放 暂停

三年亏损117亿元,资本撤场,搞SaaS的竟然干不过夫妻店?

00:00 21:3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亿邦动力(ID:iebrun),作者丨雷宇,编辑丨张睿、史婉嘉,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汽配供应链平台商们,正在被资本遗忘,从风口跌落,不过5年时间。 

公开数据显示,2018-2019年,32家汽配供应链平台、14家维保类企业获得融资,总融资额超55亿人民币。然而这个数据到了2020年,却遭遇了断崖式下降,2020年,汽配供应链平台融资数下滑至6家。之后的两年,融资数更是一只手数得过来。

而在此之前,汽车后市场曾被描绘为2025年将超2万亿的超级赛道。 尽管有以京东、天猫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和以开思、三头六臂为代表的行业新贵加入,然而,经过多轮瓜分,汽后市场的格局至今不见明朗。甚至,第一批“吃螃蟹”的供应链平台(喜汽猫、车通云、和汽等)已经倒闭。

据了解,2019年,国内营收TOP100的汽配企业,只有30家盈利,行业平均净利率4.53%,远低于6.7%的国际平均水平。

“现有的几个模型,看不出什么成功的可能性。”嘉奕资本的李宸有些无奈,去年至今,他已经接触了不下10家汽配供应链平台,却看不出哪家商业模式,能打破不盈利的怪圈。“虽然号称数字化平台,但绝大多数其实就是汽配门店连锁。每年光加盟费、品牌使用费、管理费、流水分成,都够加盟商喝一壶了,他们都挣不到钱,总部又从哪儿‘薅羊毛’?”

他们一心想“击破”的夫妻老婆店,却难以撼动后者的强势C位。有数据显示,在易损和标准件上,维修厂和C端车主从夫妻老婆店拿货的份额在50%左右;在全车件上的份额占比更大,高达70%-80%。 亿邦动力走访了深圳多家汽配汽修店,他们有的加盟了连锁品牌,有的独立发展,有的赚不到钱,有的忙不过来。可以说,汽配供应链平台,“绕不过”夫妻老婆店,也“干不过”夫妻老婆店。

相爱相杀之后,汽配供应链平台又将从何处“起死回生”?

01 啥?加盟费100万每月只赚1万8

维修出身的王老板,是一家汽配供应链平台的加盟商,在潮汕地区共有6家门店,包括配件销售和维修。 最初,王老板是抱着“占坑”的想法选择加盟的:“没有考虑太多,就是怕错失机会。加盟店的服务半径是固定的,周围这么多家做汽配的,都在抢同一条街上的生意。

一旦有人比我先加盟,我就不可能在这里开同品牌的第二家了,所以就想尽快占上名额。” 但冲动过后,更多是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选择避开这个‘坑’。” 

王老板算了一笔账:加盟店卖易损件,毛利率在25%左右,净利润只有6%。为了达到理想规模,每家店要投入100万元保证金和60万元备货金。按存销比50%计算,投入100万元,每月仅有1.8万元收益。 

“这样的投资回报率,真不如以前自己开店经营。”王老板有些懊悔,他承认,夫妻老婆店确实辛苦,但加盟店未必活得好。

汽配加盟起步容易,增长态势却难保持。王老板以自家门店为例:“你会发现,上个月做了18万,利润是1万,下个月做了22万,利润还是1万。”

其同行兼老友叶春则感慨,平台签约时承诺的每月10万维修量,根本就是“烟雾弹”。他说:“加盟一年,每月实际给到的业务量只有1万,但每月缴纳的管理费、品牌使用费总计5500元,算上大师傅的人工成本,是笔纯亏的生意。”

叶春形容道,原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没想到“大树”自己就在震荡期。

走访过程中,一位负责招商的业内人士透露,“今年再开新店的加盟商几乎没有,老店不敢扩充,处于观望状态。只能寄希望于夫妻店倒戈,但这可能性太小。”

过去两年,依赖加盟模式,几大平台开启急速狂飙的线下“千店争夺战”,招商大会走过一城又一城,线下网点数一度拉到千家以上。

深圳就是加盟商聚集的“重灾区”。据统计,仅途虎、京车会、天猫养车三大平台,深圳网点数就超过210家。原本本土竞争态势就火热的深圳,将比其他城市更快地感受到汽后市场的“寒意”。

叶春提供“汽配汽修一条龙”服务的加盟店,就开在深圳龙华近郊处。红白相间的牌匾颇为吸睛,100平方米左右的店铺可以同时为3辆车提供维修服务。

之所以选择加盟,叶春归结于自己太没“安全感”。他告诉亿邦动力,原本,自己的汽配店就开在附近已经被夷为平地的汽配城里。因为城市改造,被迫迁离原址;又因为眼红连锁品牌名声大、渠道广,便一头“扎”了进去。

汽配生意不似外卖,仅凭口感就能让顾客欣然买单。叶春指了指不远处的另外两家加盟店,说道,“我们价格、服务、品质都差不多,谁敢说自己是第一?”

为了争夺有限客源,叶春和友商们只得大搞价格战,门店促销力度之大,在叶春和王老板看来是不计亏损。

在促销区,折扣力度最大、种类最多的产品,均来自加盟平台内部。叶春告诉亿邦动力,国际品牌价格透明,利润空间小,平台倾向于首推自产的油电轮产品,给到加盟商的提成和奖励津贴也最高。

“但推起来很麻烦。”叶春坦言,相比原车配件,C端车主对自主品牌认知程度低,忠诚度不高,趁着促销短暂试水后,复购率太低;有门路的汽修厂因为手握更广的白牌渠道,不愿为品牌溢价买单。而一旦自主品牌市场集中度变高,同样要面临价格透明、无太多溢价空间的困扰。

平台响亮的名字,也没能为他带来想象中的高收益。在叶春接到的订单中,大多数并不是高毛利率的全车件或精密配件,而是机油、滤芯、刹车片、轮胎等消耗品。

“换玻璃、换发动机、换制动系统这些能拉开利润差距的服务,车主还是首选熟悉的夫妻店连买带修。换轮胎、机油虽然频次高,但很多车主都直接淘宝下单,自己动手;他们既不会去4S店,也不会来店里购买。”叶春表示,自己甚至准备下架部分全车件产品,开源节流。

和盘踞深圳的叶春不同,王老板最担心的还要属物流问题。

汽配赛道,物流是基础设施。为了缩短汽配产品与消费者的直接距离,汽配供应链平台们无一例外,通过部署前置仓的方式,试图在城际间编织物流网络,跳出传统开店模式。

然而,前置仓模式等同于自建物流,对资金要求极为严苛。为了尽快回笼资金,做大做密物流网络,本就“烧钱”无止境的平台们,只得加快招商步伐。“一场招商活动办下来,约莫吸引十几家门店签约,建仓速度赶不上扩店速度。”王老板说。

在他看来,不论是备货成本、库存种类还是配送效率,前置仓模式远不如店面就开在城中村沿街位置,背后整条村都是配件仓库的夫妻老婆店,对汽配“最后一公里”问题对症下药疗效快。

而新能源车的逐渐起势,也在进一步瓦解汽后市场的游戏规则。

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5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44.7万辆,同比增长105.2%;1-5月累计销量200.3万辆,同比增长111.2%。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新能源车不仅配件少了一半,而且主机厂倾向于强势管控供应链,新车从交付到售后,车主很可能始终接触直营4S店。面对新能源车的强势冲击,留给汽配供应链平台及其下属加盟商的空间更少了。

02 夫妻店一年赚200万,SaaS请勿自作多情

当王老板和叶春还在为生意不见起色,一筹莫展之时,东莞虎门镇路东村曾老板的汽配汽修店,刚接下一笔汽修厂的灯具大单。

如果只是从门口经过,你可能难以想象,这家沿街的汽配汽修店,正扮演着周边3-10公里汽后供应链的“三通一达”角色。服务汽修厂数量不超过50家,却已经被快准等汽配供应链平台踏破了门槛。

店主曾老板上世纪80年代末从学徒干起,17岁闯荡江湖,21岁结婚开店。和国内30多万家汽配夫妻店一样,曾老板是技师兼“投资人”,老板娘负责管账收钱、招呼客人。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一步一步把店做起来。

在这间200平方米的店内,除了老板夫妇二人,还有3名机修工和2名小工,5个车位每天至少服务15辆车;按350元的客单价计算,精修业务每月营收超15万,洗美业务月营收超2万;也就是说,仅汽修服务,每年就能为曾老板带来超200万元的产值。

和加盟店愁没稳定客源不同,老板娘告诉亿邦动力,客户来之前都会给她打电话,问她是否在店,在店就直接过来;如果不在,就等她回来后再来。

可以说,SA推不动的套餐,老板娘能推动;技术搞不定的客户,老板娘能搞定;机修师傅描述不清的故障,老板娘“三下五除二”,能叫客户当场下单直接换。老板娘与客户间关系之牢靠,不是加盟店能够轻松复刻的。

在亿邦动力探访期间,一位奔驰车主走进店内买大灯,其选购标准不是品牌,而是“适合车型的就行。”最后,在正品、副厂、拆车、水件、高仿等几种相同规格的大灯面前,该车主相中了相对便宜的拆车件,付款后加上老板娘微信,说下次还来。

曾老板告诉亿邦动力,这种情况在高端车和国产车车主身上比较常见,他们的选购特征很明显:对价格敏感,对品牌无感。

为什么偏偏选择夫妻店?曾老板透露,很多产品是“小店专供”,产品品质与品牌产品差不多,价格却可以做到品牌标价的十分之一。而这,是对合规化极其敏感的汽配供应链平台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一位不愿具名的4S店保险业务员告诉亿邦动力,保险公司就是这类汽修夫妻店的“大客户”。为了在报价内赚钱,保险公司会与有特殊供货渠道的汽修店合作,低价进配件,原价报给车主,打法律擦边球。

而汽配供应链平台最引以为傲的数字化能力,在曾老板这类较强势的夫妻店眼中,实属鸡肋。

曾老板表示,倒也不是不愿投入学习成本,只是实在欠缺改造动力。一方面,长期打交道的老主顾们,早就习惯了打电话订配件;另一方面,夫妻俩已经年过半百,子女们业已成家立业,对吃辛苦饭的汽配行当没兴趣。

“前几年趁着光景好,已经把手里的二手车厂转让。现在,我们俩就是‘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指不定哪天就彻底退休了。”曾老板半开玩笑地说。

社区作为人际关系极强的区域单位,微信有能超越SaaS等数字化工具,充当客情关系黏合剂的作用。

每天,老板娘起床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打开微信群,告诉大家最近又进了哪些货,哪些洗美、维修项目在打折,除了推销自家产品和服务,老板娘还做起了“跨界”生意。

在亿邦动力走访期间,曾老板店门口的一角,摆放着一小摊新鲜的蔬菜瓜果,仓库还堆着几箱副食品。老板娘透露,这些都是批发商自己找上门,希望借地方便宜卖,自己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吆喝”几句后,没想到还真的有人买。“街坊邻里接受度还挺高,有时家里缺啥甚至会直接问我。”老板娘如是说。

这不是那些SaaS提供商可以想当然的事情。汽配行业特征明显且复杂:消费频率低、非标程度高,讲求技术、服务、人情等多维度因素。不难看出,即使把网线插入汽配行业毛细血管最末端,也不能叫所有人轻而易举地拥抱互联网。

和在汽后市场沉浮大半辈子的曾老板不同,深圳一家开在洗车店旁,专做轮胎生意的汽配店林老板,尽管对流量与品类扩充需求迫切,但他也不愿意加盟汽配供应链平台。

理由很简单,不足60平方米的小店,管理类目单一,数字化工具在此显得大材小用;其次,他认为,平台引入的低价流量无法维持工位人工成本,还会挤压老客户服务空间。

这家小店除了夫妻二人,还有两个帮工,年产值不到70万。虽挣不到大钱,但林老板认为,挣多挣少都是自己的,是业内调头最快的经营模式。

喜汽猫CEO徐超在退场后,曾留下一封公开信,信中坦言:“运营过程中我们发现,SaaS用户很难转化成为B2B用户,看似我们参与到了用户的核心经营过程,实际上门店用了你的管理软件,和从你平台采购没有直接关系。” 

03 门店开得越多,平台亏损越严重

汽后市场巨大的体量和潜在机会,曾令无数创业者和资本方竞折腰。2018-2019年,32家汽配供应链平台、14家维保类企业获得融资,总融资额超55亿人民币。

2011年成立的途虎养车(原名“途虎养车网”),共进行了16轮融资,累计募资91亿元,投资者包括腾讯、百度、高盛、高瓴资本、红杉中国、中金公司等。

成立于2015年5月的开思,已获包括红杉、顺为资本、源码资本、复星锐正、华业天成、H Capital等多家投资机构的青睐及数轮投资。最近一次D1轮融资发生在今年5月,虽然金额不详,却是今年唯一公开融资信息的汽后供应链平台。

成立于2005年的三头六臂,曾被誉为汽配“新势力”。据公开数据整理,三头六臂前后共经历4轮融资,融资规模约8亿人民币,最近一次融资停留在2020年;而这一笔近4亿的B轮融资额,也是三头六臂近来最高光时刻。

互联网巨头也没有错过汽车后市场的争夺。

2018年8月阿里巴巴联合汽车超人、康众汽配成立“新康众”后,在原有的汽配B2B业务基础上,推出天猫养车加盟体系,着手布局线下连锁门店。

京东在线上卖轮胎、火花塞等汽配产品已有12年的历史。2017年,京东收购了汽配B2B采购平台淘汽档口,正式打入汽车后市场;并于2018年7月推出了京车会和京东云配。

然而互联网加持的汽配供应链,还是绕不过线下加盟连锁的路径。

截至2021年9月份,自营的途虎工场店有202家,加盟工场店共3167家,合作门店数达33233家;截至2022年3月,天猫养车的签约门店数量2100家,正式开业1500家;截至今年6月,京东京车会拥有自营门店约10家,高标准店近700家,合作门店预计今年过万家;截至今年6月,三头六臂在全国范围内共有2000余家门店。

汽车供应链平台之所以同一时间大面积起量,源于一个目的:去中间化。

但传统汽后供应链冗长,4级经销制度的存在,导致风险很容易逐级传导,再联系到中国汽后市场的复杂程度:路面在用车型4000多款,车均配件多达2万多个,汽配整体SKU数量超5000万。“去中间化”谈何容易?

徐超曾在信中写道:“去中间化”的背后需要大量资金、技术、物流等多项服务的配套提升。可以去中间化,但是首先要想好去掉谁之后,他的活儿由谁来干,自己是不是可以干?如果干不了他的活儿,那你就没法取代他。

时间似乎正在验证他的观点。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平台们店开得越多,亏损越严重。

金固股份发布2021年全年财报披露了联营企业新康众的财务信息:2019年、2020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38.6亿元、47.1亿元及59.3亿元,净亏损为4.2亿元、4.7亿元及6.6亿元。

李宸认为平台们之所以后劲不足,在于没有解决“行业非标性”这一根本问题。“在标准化没有完全达标的前提下,强行追求规模,带来的结果往往不是规模化效应,而是规模化损失。”李宸说。

他认为,如果一个传统行业毛利只有50%,那么,成本红线至少要控制在40%以下。但是,烧钱不休的汽配供应链平台们,并不满足这个条件。

在汽配“最后一公里”角逐场上,汽配供应链平台打败夫妻老婆店的命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是个伪命题。

加盟模式中,双方稳定的长期关系,维护起来并不容易。当加盟商无法长期获利,当市面上能“收割”的加盟商群体已经完成,市场归于冷静之后,平台与加盟商或许就会一拍两散。

“现在留给平台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在商业模式上难有起色,应该换个思路,从连锁经营模式上发力。”李宸认为,汽配供应链平台想翻盘,首先要明确自身优势,做到小而精,摆脱行业同质化的低价竞争。

“你的优势是什么?什么项目可以排到区域前三?技术很好、服务很好这些都很笼统,要落实到具体车型和项目上。例如奔驰、奥迪专修,或是改灯、空调维保、烧机油维修等,不仅要细分,还要在细分内做出差异化。”李宸说。

他认为,平台线上引流要设置客源准入门槛,此外,加盟店还要学习夫妻店的灵活性。并分享道,自己曾走访江西一家奥迪专修店,店主曾在奥迪4S店工作十余年,创业初期通过组建了一支500人左右的车友群,为店面贡献了90%的生意。

之所以能建立如此高黏度的客情关系,关键在于店主投身了很多精力在车友群的维护上,比如定期聚餐、自驾游等;基于对奥迪车的了解,店主不仅自创出内饰清洁、铰链润滑等增值服务,疫情期间还推出“老带新”到店可享内饰杀菌等免费服务。

李宸认为,在成本可控的前提下,平台可将部分运营能力欠佳的加盟店,转为“社区店”模式经营,缩小门店面积,减少经营成本,增大辐射范围。

“这种‘加盟大店+社区店’的模式,就像航母身后有驱逐舰、护卫舰和补给舰,大家优势互补,组合作战。”李宸表示,如果这家大店有3-4个项目是立身之本,就可以从社区店中,对接其他业务做撮合。从运营指标上看,这些省下来的营销费用,就是纯利润。

本文系作者精选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钛粉14772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友趣641500
541人已赞赏 >
541换成打赏总人数5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