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清这6点,看透民营康复医院盈利密码

vb动脉网

vb动脉网

· 6月29日

民营康复医院如何盈利?

播放 暂停

弄清这6点,看透民营康复医院盈利密码

00:00 22:2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vb动脉网

以前治病是为了活着,现在治病是为了活得更好。

一句话道尽了大众对于健康认知的进步,也成了近年来康复需求逐年增加的注脚。康复医学作为“四大医学”之一,能够降低临床致残率,提高患者的自理能力和生存质量,但过去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部分入局康复医院的上市企业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上市企业开始投资康复医院,像三星医疗经过数年发展已经握有近20家康复医院,但也有新华医疗、和佳医疗旗下的康复医院持续亏损。

都说康复医疗赛道正值黄金发展期,康复医疗也被认为是一个社会办医能做出成绩的行业。那么,造成这些亏损的内因到底是什么呢?

要点1:弄清利从何来?

一说到康复,很多人想到的就是理疗推拿之类的。之前,国内的传统康复业务如老年退行性病变、骨科康复等,盈利空间确实不高。从医保的角度来看,床日费用大概在250元~450元之间。后来随着医保报销范围的增加,很多重症康复得以覆盖。例如神经外科一个完整康复周期的费用,武汉最高可到4万~6万元,盈利空间明显增大。

根据《国家康复医学专业医疗服务与质量安全报告》的统计,包括脑卒中、脊柱关节退行性变、骨折与运动损伤术后、脑外伤以及脊髓损伤的康复需求,占我国整体康复需求的近70%。

此外,2021年8月3日,国家医保局会同民政部发布了《长期护理失能等级评估标准(试行)》,这是针对失能失智老人的一个长期护理的评判标准。

一个老人被认定为失能失智,他每10年耗费的医保资金大概是8万~15万之间。在得了神经系统疾病后,投入4万~6万块钱去做康复,可以有效改善患者后续生活质量。如果不做,这类人群大概有30%~35%的概率进入失能失智范畴。从社会经济的角度出发,医保是愿意在重症康复这块进行投入的。

历年来康复医院诊疗人次数及次均诊疗费用
数据来源: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

过去,只有北京、上海这种医保盈余超过9个月的区域支持这样做。近年来,杭州、南京、南昌、武汉、长沙和重庆等城市,也陆续开始在重症康复进行投入。与此同时,民营康复医院以其相对便宜的价格切入,获得政策支持,可以申请成为医保定点医疗机构。

以上海地区为例,2020年,神经外科术后一个康复周期的费用,三甲医院在12万,民营医院在6万~8万,少了40%;神经内科的康复费用三甲医院是4万、民营医院为2万,少了50%;骨科的康复费用是三甲医院是2万,民营大概是7000,少了65%。

ICU的费用三甲医院是5000/天,民营医院大概是3000/天;以神经外科为主的HDU高度依赖病房,三甲医院是3000/天,民营医院是2000/天,民营医院比三甲医院便宜了30%。可以看到康复费用,民营康复医院确实比三甲医院整体便宜40%左右。

也就是说,重症康复这块蛋糕是医保划出来的新市场,民营康复医院需要依靠自身优质的服务和相对低廉的价格去争夺。

要点2:竞争对手公立医院康复科现状

康复医疗服务覆盖范围包括老年人群、慢病患者、残疾人群、产后康复人群、住院术后人群等。202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群的数量已达2.64亿人;残联统计的残疾人数达到3780.69万;同时,年分娩活产数1203.45万、国内总入院手术量达6663.74 万人次。

仅从这些数据也能推测出康复的巨大需求量,只是这样的需求在公立医院无法得到满足。

虽然我国也在逐步完善三级康复体系的建设,但三级医院床位紧张、二级医院康复科资源配置不足是常态。

对于公立医院来说,床位周转率是医院运行效率的重要考核指标。据卫生健康统计年鉴的数据,2015年以来,我国公立医院平均住院日呈明显下降趋势,其中三级医院平均住院日从2015年的10.4天下降到2020年的9.3天。

此外,DRG/DIP 的全面推广也加快了公立医院、尤其是三级医院的床位周转速度。从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区的试点结果来看,DRG/DIP有效地缩短了患者平均住院日。

我国脑血管病住院花费总额(亿元)
数据来源:中经网

神经内科中,每年脑卒中患病人数大概在1200万,它的致死率较高,同时在一年内的复发率超过17%。此外,我国神经系统肿瘤发病率也达到了10万分之15,尤其是脑胶质瘤和垂体瘤的住院周期较长,会涉及到康复治疗。

以拥有国内顶级神经专科的华山医院为例,近年来神经外科的手术量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像胶质瘤治疗,术后恢复期一般在45天左右,而华山一般在术后的10天就会要求病人出院,剩余的35天该怎么办?

还有以脑卒中为代表的神经内科急性病症,在生命体征平稳、神经学症状不再发展后需要约28天的康复治疗,而大三甲医院通常在7天之后也会要求病人出院,剩下的20天该何去何从?

我国医疗资源相对稀缺,从效用最大化的角度出发,大三甲医院的床位属于紧俏资源,要将它们投入到最需要的地方去。因此,大三甲医院们只能将这部分康复治疗需求向外部输出。

对于数量巨大的急性期和亚急性期患者来说,他们的康复需求是无法在公立医院得到满足的。

未来,公立三甲医院的患者住院康复需求将持续溢出。

要点3:认清民营康复医院的商业模式

从商业模式来说,民营康复医院主要是承担三甲公立医院溢出的康复需求。

政策层面也在支持民营康复医院的发展,2021年6月,国家卫健委、中国残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印发加快推进康复医疗工作发展意见的通知》中,明确提出支持和引导社会力量举办规模化、连锁化的康复医疗中心;统筹区域内公立医疗机构和社会办医资源。

我们可以用上海的例子来看民营康复医院的商业模式。

作为国内顶级的三甲医院之一,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周围分布了好几家民营康复医院,包括上海永慈康复医院、上海新起点康复医院、上海览海康复医院和上海禾滨康复医院。之所以会设立在华山医院周围,就是为了更好地承接华山溢出的康复需求。

站在患者的角度,他们肯定更愿意相信华山医院。但在华山医院无法提供术后康复服务的情况下,如果康复医院在华山附近,华山医生会定期去巡诊并且也有医保报销,和华山有公对公合作,那么多数患者和家属肯定会乐意前往。

国内康复医院数量变化
数据来源: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

虽然在2021年11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开展康复医疗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中,要求15个省市做康复试点,引导区域内部分一级、二级医院转型为康复医院,也鼓励社区医院参与,但实际操作中会有许多问题。

从业务类型来说,这部分康复业务属于重症康复,无论是技术能力还是硬件配置,二级医院和基层医院并不能很好地承担,而大三甲医院又没有动力去做。这个介于二级和三级之间的区域,赋予了民营康复医院极佳的发展环境。

也就是说,这个新增康复市场,是一个以三甲医院为核心,中心溢出型的市场。

对民营康复医院来说,如何承接住这部分的需求,就成了最重要的问题。

要点4:认清康复市场格局

对于民营康复医院来说,围绕三甲医院进行布局,就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当然,并非所有三甲医院都值得去做,还需要考虑到市场的体量。

还是以上海为例,最理想的情况肯定是围绕华山去做,但由于上海本身的体量够大,围绕其他医院比如第六人民医院,第九人民医院,包括中山、瑞金、长海、仁济也可以。

可是在非高能级城市就不一定了。

异地医保实时结算政策的逐步推行,造成了亚急性期重症如肿瘤、神经外科等患者,可以选择更上一级的医院进行治疗。从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来看,患者流出数量最多的省份安徽、河北、江苏、浙江和河南,住院患者流入最多的省份是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和广东。

毕马威评选的31家领袖康复医院床位数分布
图片来源:毕马威

高能级城市的医疗资源在虹吸着周边的患者。而患者的不断到来,也进一步加速了大三甲医院优势学科的发展,加速了它们本就很高的床位周转率。大三甲医院也在调整自己的业务结构,让更多的资源偏向优势学科。

这又从侧面加速了超级三甲医院康复需求的外溢。

民营康复医院虽然也希望像其他民营专科医院如眼科、口腔一般,进行规模化经营,搞连锁发展模式,但是康复需求的市场分布并不像其余专科那样平均。如果盲目扩张,可能会让投资回报的周期拉长。

一名业内人士向动脉网介绍:“除了北京、上海这样的超级市场外,南京,杭州,武汉,广州,西安和重庆等城市也是不错的选择,他们的大三甲医院覆盖区域都比较广。同时,这些医院里有一些比较强的神经外科,如武汉同济医院、广州中山一附院,他们也会有较大的康复需求溢出。”

当然,再次一级城市也有这方面的市场,只是规模相对更小,包括济南、合肥、苏州、宁波、南昌、厦门、福州,长沙、哈尔滨、兰州和郑州等。在这类市场中,能否同当地最好的三甲医院达成合作,就成了民营康复医院能否顺利发展的关键因素。

三星医疗近期收购的武汉明州康复医院和长沙明州康复医院为例。武汉明州由于和武汉同济有公对公的合作,床位使用率超过80%。而长沙明州由于没有和当地最大的三甲医院湘雅附一院达成合作,床位使用率大约在50%,两者之间差异明显。

至于再低一级的市场,就需要更谨慎了。因为市场规模有限,当地三甲医院自己的业务都不饱和,自身都面临业务转型。它们转型的重心通常会放在妇幼和康复上。在一个体量不大的市场上和公立三甲医院竞争并非一个好的选择。此外,这里的病人有很大几率会被上级医院虹吸,造成需求进一步萎缩。

要点5:打造优势专科

在康复医学的细分领域中,以神经系统疾病为代表的重症康复、老年康复和功能康复是上市公司跨界康复发展热点,因为它们的“含金量”相对较高。因此,民营康复医院的业务结构,需要围绕这些核心业务展开。

康复医院的主要营收来自于住院收入,因此,床位使用率就成了医院盈亏的关键。

据卫生健康统计年鉴的数据,2019年,国内康复医院床位使用率仅有65.84%,而同期综合医院床位使用率为84.83%。床位使用率能否提高的要点在于民营康复医院的技术方案是否具有承接溢出患者的核心竞争力。而HDU就是能否和上级医院建立合作的重要接口。

ICU是重症监护病房,HDU病房的全称是high dependency unit,中文是高度依赖病房的意思。HDU 是 ICU与普通病房之间的过渡医疗单位,主要针对经ICU治疗后生命体征相对稳定,可以脱离密切监护,但需要较高的依赖监测和护理的病人。

在HDU内,有ICU背景的医生,早期康复经验的康复医师、康复治疗师和拥有重症监护经验的护士团队,联合工作成为重症康复护理团队,结合专业的监护、护理、康复设备设施,患者哪怕在最小意识状态也可以进行康复治疗,大大降低患者因为长期卧床引发的心肺功能减退、肌肉萎缩、关节挛缩等方面的并发症。

根据解放军医院管理杂志2018年《高依赖病房的建立》一文中的数据,一家康复医院HDU病房使用率在81.25%~100%,ICU床位周转率增加53.33%,患者经医治康复好转转至普通病房的达89.26%,患者及家属满意度97.13%。

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民营康复医院跑通了“ICU+HDU+普通病房”的运行模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治疗链,利于病患的分层管理和治疗。ICU用于和上级医院对接转诊,病人在ICU经过短暂观察后进入HDU,康复治疗开始介入,助力病人早日恢复进入普通病房。

南京明州康复医院各病区床日费用及床位使用率 

此外,HDU病房的设备数量比起ICU少,更强调康复设备的接入,如床旁电动站立床、踩车、中频治疗仪等。这些设备会占据一些空间,因此病房面积要求较ICU高。但从整体来看,HDU比ICU的投入要少很多,却能提高患者治愈率,从而带来品牌提升和获客能力的增强。

从营收层面来讲,需要使用HDU的重症患者一般康复时间较长,能够提高康复医院床位使用率。从南京明州康复医院的数据也能看出重症病区的床日费用及床位使用率远高于普通病房。

HDU病房这种ICU病房与普通病房之间的“缓冲带”已成为重症康复治疗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对于民营康复医院来说,HDU病房的建立会是能否扭亏为盈的关键因素。

此外,也有一些民营康复医院将优势专科盯在了智能化上,像上海永慈康复医院就通过与傅利叶智能合作,落地了智能物联康复港。在康复物联港内,一个康复师可以管理20个病人,同时进行物理治疗,让康复治疗由人力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 ,解决了患者与治疗师之间的双重痛点。

要点6:值得注意的三个细节

从运营角度看,相比综合医院,康复医院的单院模型是轻资产、人力密集型,初始投入不算高。

以杭州明州康复医院为例,一个400床位的康复医院,经营场地面积约2万平方米,购置高压氧舱、B 超彩超、呼吸机、监护仪、脑电采集检测仪、麻醉机、电动手术床等医疗器械共计约1000台/套,账面价值约1000万元。场地租金投入约500万/年,成熟期医护团队约250人,人力成本约4000万/年,约占收入20-25%。

杭州明州康复医院2020年收入成本拆分数据源于企业公告

由于康复医疗的性质,康复医院单床日产出有限。杭州明州康复医院2020年主要成本来自药耗(占比 31.50%)和人工(占比 20.21%),这两项也是康复运营中的关键因素,它们将直接影响利润率。

杭州明州康复成立时间较早,运营更为成熟,净利率相对较高。目前,行业平均水平在12%~16%左右。

从业务结构来看,康复医院盈利状况最好的业务是HDU、神经外科和神经内科。从康复医院的角度来看,尽管ICU属于亏损状态,但因为要靠它从上级医院接收病人,所以即便亏损也必须去做。

对于民营康复医院来说,不同地方医保局有不同的要求,需要针对这些要求设计业务结构。比如上海医保局会要求承接到大三甲医院转诊业务的民营康复医院设置一些公益性的康复项目,比如少儿脑瘫康复。而武汉则没这方面的要求,民营康复医院可以围绕ICU+HDU+神经康复科这样的黄金组合来打造业务结构。

尽管神经康复是核心业务,但是对于扩展业务也要提前布局。

目前,有的民营康复医院针对老年人群体切入养老服务,利用康复技术上的优势打造医养融合模式。也有的康复医院开始打造大专科+小综合的模式,开展其他疾病治疗,增加药品、耗材等收入。还有针对地方实际情况,例如在重工业城市开展工伤康复业务,在沿海地区做风湿性疾病康复业务。

顾连医疗康复业务结构

从连锁发展来看,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未来可能还有5年左右的红利期。之后各地的政策会陆续向上海看齐,从严格控费到科室设置要求,企业需要提前适应。既然单院利润率并不高,那就走规模化道路。

前面我们已经分析了,康复有一定的地域性限制。因此,很多民营康复医院的规模化发展放弃了传统的全面铺开模式,而是针对已有业务区域进行扩市占的连锁发展模式。或是将已有医院进行扩建。

三星医疗于2022年公告并购的5家康复医院为例,它们的总床位数均在200张以上,大多处于盈亏平衡之后、床位利用率仍在提升、盈利能力提升的快速发展阶段。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三家医院未来都有扩床的计划。

对于一些民营康复医院来说,离开本地的公立医院的支持,到异地发展,将面临许多挑战。以上市公司湖南发展为例,虽然主业是水电,但通过旗下子公司投资湘雅博爱康复医院。获得成功后,从2015年开始,陆续投资了4家康复医院分别位于常德、衡阳、湘西和武汉。

不过,另外四家离开了湘雅附一院的支持,发展不尽人意。从公司年报可以看到,一直持续亏损,最终在2019年被转让。异地扩张,很多时候考验的不是民营康复医院自身的能力,而是上级医疗资源。

对于民营康复医院来说,评估自身优势,结合当地医疗资源,建立优势病种康复路径,将它们打造成为重点业务,并将这些重点业务在当地三级综合医院中推广,建立稳定的转诊机制。尽管业务的合作需要时间,但好口碑在医生之间传播速度是相当迅速的。

因此,针对医生的营销同样重要。组织学术会议就是一种常用的方法,例如在会议中展示新型的治疗方法,提升民营医院在本地医学界的整体印象。长此以往,民营康复医院建立起一定的学术地位,既能促进和三甲医院建立转诊正式通道,也有利于自身业务拓展。

除了上述因素,人才也是一个重要环节,不管是业务的开展还是服务的复制,都需要人才。目前,国内康复人才缺口较大,能否有效建立人才团队,对民营康复医院的发展至关重要。不管是外聘、内部培养还是多方合作,民营康复医院需要在人才梯队建设方面多做尝试。

人口结构决定了我国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康复的需求都将是供不应求的状态,民营康复医疗机构将在今后几年中进入发展的黄金时期。想要建立一家盈利的康复医院,需要采取正确的模式道路,拒绝同质化、边缘化,这样才能在康复大浪潮中搏浪前行。

本文系作者vb动脉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钛粉14772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友趣641500
541人已赞赏 >
541换成打赏总人数5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作者你研究这么深入吗

    2022-06-29 18:46 via iphone
  • 你看的这么明白可以去开医院了

    2022-06-29 17:48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