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出圈,综艺破题

刺猬公社

刺猬公社

· 6月23日

尴尬是生活中最常见的情绪,综艺节目想要有“现实感”。

播放 暂停

“尴尬”出圈,综艺破题

00:00 14:4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刺猬公社,作者 | 佳璇、世昕、弋曈,编辑 | 石灿

《五十公里桃花坞2》火了,这次是因为宋丹丹和王传君。

这看似是不太搭的两个人:一个是“春晚”常客、著名笑星,全国人民家喻户晓的“老艺术家”;一个是新晋影星,以一句“我不喜欢”震惊全网的个性演员。通过《五十公桃花坞2》这部综艺,两位明星走到了一起,并带着不同时代艺人的特质展开碰撞,最终贡献了新晋综艺名场面:“尴尬九分钟”。

这九分钟到底有多火?

2022年6月19日,#王传君拒绝宋丹丹提议#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首,并一直延续到了6月20日,而接替者则是#宋丹丹 让人窒息#,与此同时,还有#李雪琴扇自己巴掌# #辣目洋子 同事#等相关热搜共同在榜,《五十公里桃花坞2》也成为这两天讨论度最高的综艺节目。

说起尴尬,似乎已经成为近年来综艺节目的“流量密码”,著名的《花儿与少年》第二季就是凭借嘉宾之间的尴尬气氛爆火全网,并在播出多年后经久不衰,没过多久就要被网友们拿出细细“品鉴”,津津乐道。

提起最近的综艺尴尬场面,或许有人会想起《乘风破浪》第三季中于文文与宁静、那英两位前辈之间的尴尬对话,此次的“尴尬九分钟”与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与两代艺人之间的碰撞有关。

但在刺猬公社看来,这正是“尴尬”出圈、综艺破题的一种独到方式。

01 一场“精彩”的会议对话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个片段,可能是“屏住呼吸”

在第一期节目的后半段,经过一番忙碌之后,十五位嘉宾围坐在桌前吃晚餐,同时讨论接下来的日常工作以及活动安排。第一个矛盾点随即产生。会议上,老成员之一的李雪琴提议,希望嘉宾们能够明确分工,不要抢活干。

这个提议有着非常现实的基础:新一季规则规定,嘉宾们的任务得分是由所有人共享的,换来的物资也要大家一起使用,因此很容易因“有人不劳而获”而产生矛盾。而节目开始,嘉宾们为了消解尴尬氛围,很多人都选择以“干活”逃避社交,进一步让“抢活”成为实打实的矛盾汇集点。

然而,宋丹丹却用“今天谁抢活了”的反问打断了这一建议,并进一步质疑了李雪琴的解释,还在对话最后直言“你不能编造一个矛盾”。这场火药味四溢的对话最终在汪苏泷的圆场下结束,李雪琴则以“扇自己脸”表达后悔。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

作为前辈,宋丹丹率先提议举行篝火晚会表演节目,但其他嘉宾似乎并不感兴趣,以李雪琴和汪苏泷为首的年轻人们认为晚会无聊且麻烦,应该开发新的创意。在相反意见交锋之际,武大靖提议举办运动会,得到了众多年轻人的赞同。

然而在两轮所谓的投票之后,由于宋丹丹的坚持,嘉宾们最终还是选择了篝火晚会并表演节目。此时,一个坚定的“不同声音”出现了,那就是王传君,他坚持不表演节目,并表达了自己不愿被“push”的想法。一番发言之下,王传君赢得了大家的鼓掌肯定,也让这尴尬的九分钟落下了帷幕。

此外,除了三位中心人物的“精彩”反应,其他嘉宾的表现也很真实,跟风、不满、“和稀泥”,一个简单的饭后会议最终化身成为教科书式的职场范本。


作为一档主打群居生活、社交观察的节目,《五十公里桃花坞》系列中的“社交”一直是最受关注的内容。当十几位性格迥异、身份不同的明星名人一起生活,他们会如何处理微妙的社交问题,是节目最大的看点之一。

但《桃花坞2》的第一期给了所有人一个“大惊喜”:这九分钟的尴尬已经突破了“微妙”,直奔“不适”而去。

短短九分钟里,明星嘉宾之间的针锋相对,两代艺人的观念冲突,以及社交场上的各种暗流涌动,全部真实展现在了镜头之下,整部综艺的drama感也被展现得淋漓尽致。而对于观众来说,恐怕只能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如坐针毡。

节目播出后,这段尴尬内容不仅登上了微博热搜,九分钟视频也在全网各平台迅速传播,网友们高呼“坞学”来了,对片段进行着“逐帧分析”。不少人接受不了尴尬的场面,有些博主便贴心地做了文字版,进一步助力了话题的出圈。

网友们的反应很真实。有人对宋丹丹的行为进行了批判,认为其“独断专行、倚老卖老”,也有人表示作为前辈的宋丹丹只是习惯性地为把控局面,不适应年轻群体间的相处方式。有些网友则对每位嘉宾的反应进行分析,比如李雪琴是“嘴笨但有想法”,汪苏泷是“高情商会安慰”,而辣目洋子则是反面教材,是“职场上跟着领导跑的讨厌同事”,王传君则是大家欣赏且期待拥有的同事,代表着“整顿职场者”“出头鸟”。

归根结底,过于真实的社交场景让网友们产生了共鸣,节目的规则设置更让社交环境更类似于“职场”,嘉宾们更像是同事而非伙伴。在如此预设下,宋丹丹就成了令人讨厌的领导,各位嘉宾则成为了性格各异的同事,不少人选择将自己代入李雪琴的角色,并在她的表现之下直呼“真实”“就是我了”。

另一方面,宋丹丹的长辈形象与所作所为也让更多人回忆起了家庭生活中的许多尴尬时刻,“被迫表演节目”“说话被打压”的过往经历在节目中具像化地展现出来,观众们再度回忆起那些被长辈支配的日子,将明星的尴尬投射进自己的生活中。

职场问题、代际矛盾、内卷,诸多能让年轻人深度共情的话题被点燃,伴随讨论与争议的,是多个相关话题登上热搜榜。《桃花坞2》成功以“真实”打出声量,但另一个现实就是,嘉宾们不得不身陷舆论漩涡之中。

这也透射出了一个小型社会中多种诉求和愿望的极小化缩影。与其说《五十公里桃花坞2》是一档综艺节目,不如说是一次别致的社会实验,代际沟壑、兴趣各异、性格不同、表达多样,反而增加了观众期待感。

02 新试验场

这已经不是《桃花坞》第一次制造“尴尬名场面”。

早在去年《桃花坞1》刚刚播出时,节目就曾因尴尬场景出圈,引起热议。彼时,宋丹丹就是节目初期尴尬话题的“制造机”。

比如,节目第一期,宋丹丹提议让每个嘉宾做自我介绍、互相认识,张翰干脆地表示自己是一名演员,来之前已经针对其他嘉宾做过功课。宋丹丹继续追问他的代表作和成就,张翰则反复拒绝回应。

另一个场面是宋丹丹与郭麒麟、汪苏泷等人聚会,盘问对方恋爱情况等等,被节目组后期标注为“开启六零年代交友方式”,这些尴尬场面生动地为网友们展现长辈与晚辈之间的社交“代沟”,引发了网友的讨论和共鸣。

另一方面,这些“尴尬名场面”确实为《桃花坞1》带来不少关注度。节目播出前半程,网络平台上观众们对于《桃花坞1》的记忆点和传播点,几乎都来自于节目中的社交难题。

在这个小型社交场中,每一位嘉宾都有自己的鲜明个性和独特定位。有豆瓣用户评论道:宋丹丹、苏芒负责让所有人尴尬;郭麒麟、汪苏泷负责缓解气氛;舒淇、周也负责漂漂亮亮;李雪琴、辣目洋子负责争夺郭麒麟,周杰、张翰负责语出惊人,彭楚粤负责和我一起尴尬。宋丹丹再次参加节目,足见她的胆量与决心。

观众既享受着做明星们公开尴尬社交的“旁观者”,也能够将节目情景代入到各类日常生活场合,表达自己的愤怒或无奈。例如,职场被迫参与团建、集体活动不合群、立场各异的小团体等等。

《桃花坞1》总导演谢涤葵曾在采访中表示,他并不认同对于大家给《桃花坞》贴上的“尴尬”“社恐”标签。在他看来,节目整体是轻松搞笑风格,很多尴尬元素是在社交网络上被放大了。帮助大家缓解社恐,才做他们制作这档节目的初衷。

按照节目组的制作思路,《桃花坞1》的“尴尬名场面”在社交过程中自然生发。节目组认为,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必然会有从尴尬到熟悉的过程,随着节目的播出,嘉宾之间温暖的东西会渐渐呈现出来,观众也会渐渐淡化早期的尴尬。真实记录并充分展现这一过程,也正符合《桃花坞1》群体社交实验观察、建设理想社区的节目主旨。

然而,从《桃花坞2》的节目效果上看,这种社交实验带来的尴尬程度再度升级。

节目嘉宾大换血间接将宋丹丹推上人群中心,设置通铺、增加任务、惩罚制度和“贡献值”考核,加剧了嘉宾之间产生碰撞的可能。职场中常见的末位淘汰制度,让“内卷”“工分”“抢活”等更具竞争性的表达频繁出现在了这档慢综艺中。节目机制和设定所带来的冲突和张力,正在以一种尴尬和窒息的情绪引爆互联网。

03 尴尬制造的红与黑

没有人想看综艺节目里的一地鸡毛,但当鸡毛飞上天时,人人喜闻乐见。

甚至有人将明星的尴尬名场面戏称为《当代互联网十大名著》在各个社交媒体平台反复处刑。这其中既有偶然流露的尴尬也有刻意为之的尴尬。观众对于制造尴尬当事人的态度也褒贬不一,真性情还是情商低,剧本还是人设,都在各路营销与热搜中变得扑朔迷离。

无论是《花儿与少年2》中许晴的直言不讳,还是《舞林争霸》中金星与杨丽萍的现场对呛,观众都可以在观察、拆解与审评中表达自己的态度,创造更多的内容与多层次的围观视角。但毫无疑问,综艺的话题热度随着讨论的激情一路高涨,饱尝收视红利。

在B站搜索“尴尬名场面”,坐拥百万播放量的几乎全是娱乐圈的故事,为什么当代网友更乐于围观明星“尴尬”?

尴尬的通俗解释为:处境艰难,表情不自然。普通人对于明星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他们光鲜的外表与天然的距离感,尴尬则将他们拉下神坛,对临场反应做出最真实的人性拷问,我们想看到如此为难的境况下该怎样维持体面。

宋丹丹在《桃花坞2》中对董璇进行催婚,或许她并不知道董璇与高云翔沸沸扬扬的婚变历程,但当这个话题照进现实,戳中痛点时,我们可能都会对董璇进行情感投射,将自己代入现实场景,与嘉宾共情。此时,明星的私人领域被“公众化”,在尴尬面前,明星也被解构与祛魅。

尴尬是生活中最常见的情绪,综艺节目要想具有“现实感”,展现人际交往、生活方式之间的矛盾冲突是必不可少的,从冲突中窥见不同群体之间价值观、生活理念的碰撞、妥协与调和是一档生活类综艺的旨趣所在。

尴尬能造梗,有不少神梗来源于尴尬。无论是斯琴高娃的“羊胎素”,还是海清“你是我的神”,都让人在脚趾抠地的同时笑出泪花。

陈凯歌在《熟悉的味道》节目中与妻子陈红、儿子陈飞宇的对话造就了“阿瑟文学”,在饭桌上精心策划的做作让观众饱受尴尬攻击,一句“阿瑟,请坐”也引发出无数网友对于现代家庭组织与代际关系的理性探讨,而近日陈飞宇在饭桌上为长辈倒酒视频流出也使得“阿瑟文学”文艺复兴,有网友直呼“死去的尴尬又来攻击我了”。

用节目机制制造与营销尴尬,能成为综艺市场新的解题思路吗?

其实制造尴尬的背后是制造戏剧性冲突,综艺节目要不要有冲突?当然要,但不能仅仅停留在激化矛盾的表面,必须要寻求化解矛盾可能性的出口,不然尴尬就毫无意义。

如果是为了冲突而冲突,充满了火药味的“撕”,片面夸大人际沟通之间的矛盾,以嘉宾之间的摩擦为噱头和看点,节目在收获关注度的同时,也会失去口碑和参演嘉宾的信任,从长远来看并不利于节目品牌的建立。

幸运的是,从目前官方展现的态度上看,《桃花坞》节目组并未走向这样的极端。6月19日,官方微博转发了“尴尬九分钟”的节目片段,附上了“大胆说不!表达态度!”的文案。同时,节目组推出了“社交实验室”的互动项目,向网友们收集生活中的社交难题,将在接下来的环节中邀请节目嘉宾进行回答。虽然后续节目还未播出,但从这些举动来看,《桃花坞2》对社交话题的挖掘,并未止于尴尬。

多样化的真人秀综艺,不能只用“甜”和“撕”两种标签来定义,而是需要承载更多现实中的情绪。事实上,观众们并不是因为《桃花坞2》而尴尬,而是被勾起了社交场合中的那些亲历之痛。终于,《桃花坞2》为这些隐痛撕开了一道出口,让现实中长期压抑的情绪在网络平台上喷涌。

从这个意义上看,“尴尬九分钟”,破了《桃花坞》的题。

本文系作者刺猬公社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97884 钛粉97003 钛粉97388 钛粉11323 钛粉97508 钛粉36186
533人已赞赏 >
533换成打赏总人数53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回复

    真的切切实实感觉到职场

    2022-06-24 16:47 via iphone
  • 尴尬制造节目,替他们尴尬

    2022-06-23 23:20 via h5
  • 宋丹丹好让人窒息,职场压迫

    2022-06-23 21:02 via h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