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五人380元的livehouse票,还香吗?

镜像娱乐

镜像娱乐

· 6月22日

“艺人成本涨得不止一点点,是一个乐队几十万的在涨”。

播放 暂停

告五人380元的livehouse票,还香吗?

00:00 13:0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镜象娱乐,作者|顾贞观

“你妈没有告诉你,380真的买不起。”目前,告五人乐队夏日巡演正在进行中,巡演官宣后便登上了微博热搜,可见乐队热度,但与“巡演官宣”一同引发热议的,还有380元的票价。乐迷们借着告五人的出圈歌曲《爱人错过》花式吐槽高票价,但吐槽归吐槽,告五人巡演杭州站、西安站、南京站、重庆站等皆是开票秒空,这背后虽有着黄牛的推波助澜,但真情实感抢票的乐迷也不在少数。

《乐队的夏天》爆火后,国内乐队的演出票价便一路水涨船高,但2021年,多数乐队的票价基本在200元上下,如今告五人、八三夭等乐队的门票刷了新高,自然会引发争议。不过,这并不是当下livehouse票价的天花板,今年Rapper姜云升的巡演票价最高达到669元。

告五人、姜云升是否会掀起一波涨价潮尚且未知,但从大环境来看,音乐演出的票价只会涨不会跌,毕竟乐队和独立音乐人的出场费正在连年攀升,livehouse的运营成本也在连带上涨,这些多出的成本,最终都落在了票价上面。

“穷开心”成为过去时

告五人此次巡演的舆论很是两极分化,一方面,那些到场的乐迷们喊着“入股不亏”,另一方面,被高票价劝退的乐迷们直呼“买不起”,人与人的悲观并不相通。380元的票价已让一部分人无法承受,但这还只是官方售价,在二级市场,告五人巡演票价高到令人咋舌。一些二手交易平台上,大多数转手的巡演票卖到了五六百元,也有少数卖到了八九百,而黄牛票就更离谱了,一度炒到2000元,被乐迷们吐槽“这票价是告五人围着你唱吗?”

对livehouse来说,380元是一个新的价格档位。简单梳理一下近十年来livehouse的票价变化:2010年前后,诸如旅行团、反光镜乐队的票价基本在五六十元左右;2015年前后,livehouse票价突破100元大关,后海大鲨鱼发布专辑《心要野》时,票价便达到了120元;之后,livehouse票价上涨的更为频繁,2017年,痛仰乐队的巡演票价达到240元。

在那之后,200元以上的票价就成为了常态,220元、280元都是较为常见的售价。差不多十年时间里,livehouse的票价翻了五倍左右。2021年前后,刺猬乐队开启《赤子白仙》首轮全国巡演,学生票200元,全价票280元,当时便引发了争议。不过,2021年时市场鲜少有高于280的演出,少有的都是老牌乐队的巡演,比如痛仰乐队“二十四城记”巡演售价300元,这已经属于天花板级别了。

而今,告五人、八三夭等乐队380元的票价,再度打破门槛,一般大型演唱会票价起步也就在380元左右,也就是说,livehouse的票价已经在向大型演唱会逼近。乐队演出票价飙涨至380元的同时,独立音乐人的演出票价也在飙涨,今年6月,姜云升“命运Online”2022巡演第二站成都官宣,全价票499元,VIP票669元。

#姜云升票价#冲上热搜后,姜云升在直播中回应道:“巡演票是有一些贵,量力而行,你觉得值你去消费,你觉得不值干脆一开始就不要消费,为什么卖那么贵呢,到时候你看了就知道了,用到了一些第一次使用的设备。”对于姜云升的回应,不少人并不买账,在他们看来,如果livehouse整体提高了票价,姜云升和告五人要负主要责任。

诚然,如今大部分livehouse的票价仍处在一个正常区间内,以200元左右的票价为主,但参考过往经验可以看到,价格天花板一旦被打破,票价便只会涨不会跌。曾经,票价平均值是100元,现在是200元,300元还会远吗?
答案是不会。事实上,除了livehouse,音乐节也在不断涨价。

如今正在售卖中的海南草莓音乐节预售单日票达到580元,而2021年时,多地草莓音乐节的单日票价格尚在300多。售价比草莓音乐节更高的比比皆是,元气森林音乐节成都站票价在588元至888元,星巢秘境音乐节票价在788元至2280元。曾经小众的livehouse和音乐节票价越来越贵,“穷开心”也成为了过去时,贵是否有贵的道理暂且不议,但贵一定是有贵的原因。

“乐队秀费你们想象不到”

告五人的巡演票能卖380元,是有底气的。2021年下半年开始,一度在内地寂寂无名的告五人乐队迅速进入大众视野,当时他们的《爱人错过》在抖音爆红,之后《唯一》《披星戴月的想你》《好不容易》等歌曲也接连走红,被诸多流行歌手翻唱,于是,告五人这支独立乐队逐渐脱离小众范畴,成为了乐队中的新晋顶流。有人觉得,与万青、痛仰等乐队的音乐实力相比,告五人的演出不值380元,但以人气来说,告五人确实当之无愧。

流量和热度影响票价,在《乐队的夏天》之后成为一个普遍趋势。《乐队的夏天》第一季五强乐队新裤子、刺猬、痛仰、Click#15、盘尼西林的演出票价,在节目播出后都有非常明显的涨幅,比如盘尼西林2018年的演出预售票和现场票价格分别为80元和100元,2021年时,他们预售票和现场票涨到了220元和280元。像九连真人这种同样从《乐队的夏天》走红,但没进入五强,人气相较也稍显逊色的乐队,票价就比刺猬、盘尼西林等乐队低一点,九连真人2021年“首张录音室专辑巡演”票价为180元。

可以说,《乐队的夏天》真正带火了国内的一大批乐队,也让livehouse和音乐节成为了年轻人线下消费的热门新选择,说Livehouse从无人问津到一票难求都不夸张。大麦2021年发布的《五一档演出观察》显示,当年LiveHouse票房较2019年同期增幅为448%,观演人次增长为326%。

需求释放刺激带动价格飙涨,是最简单不过的市场规律,近三年多时间来,livehouse和音乐节的票价之所以能一涨再涨,首先便源于市场需求的存在。

刺猬、告五人、姜云升的演出票价虽高,但依然被一抢而空,有的乐迷更是边骂边抢,总有人为高票价买单,至于值不值,乐迷心中自有判断。livehouse和音乐节票价接连上涨的第二大原因,在于乐队出场费的上涨。《乐队的夏天》播出后,“某大陆年轻乐队的出场费是1.5万,上节目之后,出场费直接涨到了30万”的爆料一度引发关注,一夜之间翻了20倍已令人咋舌,但从当下的一些新爆料来看,30万的出场费只是中尾部乐队的报价,头部乐队的出场费大多已达到50万左右。

告五人巡演票价引发争议后,青空音乐节官微发文道:“现在乐队的秀费,尤其是人气高的乐队的秀费已经高到你们想象不到了。之所以大家觉得音乐节便宜,是因为大的人数基数足够覆盖成本,所以相对来说才显得‘划算’,仅此而已,现在音乐节的涨价是必然,因为艺人成本涨得不止一点点,是一个乐队几十万的在涨,这一部分成本势必会分摊到乐迷头上,这是跑不掉的,只是是1000个人摊还是10000个人摊的区别而已。”

虽然音乐节和livehouse的商业模式有所不同,但都面临着乐队出场费上涨带来的成本提升,再加上出于防疫需要,大多数livehouse也在限制人数,票价自然会上涨。而乐队出场费的上涨,说到底也是市场驱动,只要市场热情不减,高票价成为常态只是时间问题。

合理与盲目的距离

不过,市场驱动就一定合理吗?也不尽然。不少乐迷控诉告五人巡演票价时指出,高票价是一种破坏市场秩序的行为,在他们看来,无论是380元亦或是669元的Livehouse,还是上千元的音乐节门票,都难逃割韭菜的嫌疑。涨价是否在破坏市场秩序,需要一分为二来看待。

一方面,票价上涨带动从业者收入提升,确实有利于行业发展。《乐队的夏天》播出前,大多数乐队的生存现状都不乐观,靠搞副业维持生计是行业普遍现象。猴子军团乐队当时曾说,他们做乐队是亏钱的,和平和浪乐队也向外界透露,靠乐队生活是不行的。

《乐夏》的爆火改变了这一切,乐队们有了出口,也不再缺演出舞台,这对乐队背后的摇滚乐以及独立音乐的发展来说无疑是件好事。就以摇滚乐来说,它虽然在国内的音乐发展史中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但发展历程不过短短30年,相比欧美国家的摇滚乐还很年轻,想要走得更远,受众群体和商业生态的突破都很关键。

除了乐队,高票价的受益者还有Livehouse这一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小鹿角智库发布的《2022年中国livehouse生存与发展调研》报告显示,从盈利的角度来看,超50%的Livehouse迄今仍未盈利;18%的Livehouse在运营第三年开始盈利,但也有少数Livehouse成立的第一年就盈利了;近80%的Livehouse正尝试同时运营多元业务。

除了乐队出场费的上涨,近年来房租成本、人力成本、设备成本的上涨都为Livehouse的经营带来了压力,一家Livehouse每年的运营成本少说也在百万级别。如今,演出票房的分成收入是大多数Livehouse的核心营收来源,从商业模式来看,票价上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Livehouse的经营压力。

票价上涨是有利好,但是涨价亦需适度。曾几何时,Livehouse只有预售票和现场票,如今已经卷出了VIP票,购买VIP票可以获得提前入场的权益,有的VIP票还会附带各种福利,比如一对一海报签名、一对一合照、送周边等等,今年姜云升巡演的VIP票便提供一对一合照。

一个多小时的演出,VIP票比普通票贵出近一倍,且主要提供的是粉丝向福利,自然会被外界质疑是割韭菜、饭圈化。当然,为音乐现场付费本就是为了满足自身需求,是一种选择性消费行为,就如姜云升所言,“觉得值就消费,觉得不值就不要消费”,但是,随着VIP票玩得越来越花,溢价也越来越高,2021年时,不少演出的VIP票仅比普通票高出五六十元左右,如今已是不同光景。对热衷现场演出的乐迷来说,合理的涨价在可接受范围内,当时刺猬乐队的票价引发争议时,有人认为过高,也有人认为“如果钱能到音乐人手中,也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那些七八百元的LivehouseVIP票,以及上千元的音乐节门票,外界接受度整体还是较低的。

再说,一旦开了先河,必然不会缺跟风者哄抬物价的。一个健康的音乐演出市场,需要保证音乐人乃至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从业者可以从中受益,但面向乐迷也不能竭泽而渔,当代乐迷虽然粘性足够高,也愿意为爱买单,但不管在什么时候,谁也不想被当成韭菜乱割。

本文系作者镜像娱乐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钛粉14772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友趣641500
541人已赞赏 >
541换成打赏总人数5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