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姐》的终点,是搞CP

毒眸

毒眸

· 6月17日

CP盘活《浪姐3》。

播放 暂停

《浪姐》的终点,是搞CP

00:00 08:19

文 | 毒眸,作者|龙承菲,编辑|赵普通

《乘风破浪》这一季,前有万人跟跳王心凌《爱你》,后有赵樱子的争议话题,在热搜榜飘着不愿下来。

舞台之外,节目的观众更热爱嗑CP。

开场两相对垒、一番“唇枪舌剑”的那英和宁静,两位大姐头组成了“宁那贝儿”;王紫璇和张俪同为本届门面有力竞争者,第一次公演同在《野蔷薇》舞台,有绝美双人下班图和自拍合照,被组成“量紫俪学”;感情超过20年的钟欣潼和蔡卓妍,亮相红毯也要手牵手;看上去不好接触的于文文,无论搭配刘恋还是薛凯琪,似乎都是一款新的“姐狗”……

嗑CP是综艺观众的日常,尤其是这类人数众多的大型真人秀。早在《超级女声》时期,就有不少人在嗑同校师姐妹、合唱着《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李宇春和何洁,第一届《浪姐》里李斯丹妮和张雨绮的“绮趣蛋”CP,当时也直接杀进了CP超话榜TOP10。

CP榜没了,看客对CP的热情可没散。耽改的“哥哥弟弟”走了,乘风破浪的“姐姐”来了。

女女CP,新的风口

要讨论大众对女女CP的关注,不可避免地要从男男CP说起。

前几年的文娱市场,无论是剧集还是综艺,观众总能嗑到新鲜的“兄弟情”。

作为舶来品的偶像团体,无论是韩国二代团还是日本杰尼斯,都十分注重队友之间情谊的展现,粉丝们能享受到十年如一日细水长流的CP售后,也愿意保持金钱上的投入。选秀节目致力于选出偶像,自然也会在CP关系的挖掘上多下功夫。

而耽改剧经历了数年发展,早已形成一套流水线般的发展脉络。

毒眸曾在往期文章中总结过这条性价比极高的走红路径:籍籍无名的演员通过出演耽改双男主剧大爆走红,一跃成为手握数十个代言合约的新晋顶流,核心观众最早“只嗑剧里CP”不可避免地走向对真人CP上头,然后成为艺人账号上涨粉丝数中的一员。

只是,连续数年的耽改CP早已让不少观众产生审美疲劳,无休无止的“提纯”大战也让粉圈变得难有宁日。生出逆反心理的观众,对当下凑近演绎兄弟情的男明星,总会戴上一层“炒作想火”的滤镜。

这时,呼唤CP多样性的观众,自然会呼喊女女CP的出现——既然男明星能将炒CP当作走红大爆的跳板,女明星为什么不可以?

另一方面,耽美小说诞生出了《魔道祖师》《杀破狼》等数本重量级的网文IP,而百合小说没能达到同等规模,网友对女女CP的拥簇,也指向一个潜意识里的判断:即使女女CP也能走到CP榜前列,但与动辄声势浩大的男男CP相比,女女CP很难爆红至“博君一肖”的等级。

这也就意味着,比起男男CP最后打得一地鸡毛,女女CP大多都会选择和和美美、互利共赢。大众讨厌乌烟瘴气的饭圈规矩,也不在乎两者的粉丝数量谁高谁低,嗑起女女CP,被认为让他们更容易在收获快乐的同时享有自由。

而再往前追溯,观众把注意力从兄弟情转到姐妹情,背后或许是影视品类拓宽和大众思潮转变双方面的影响。

过往的国产影视作品和综艺内容中,对于女性的创作呈现比较单一。剧集市场大女主剧风靡一时,拥有张力的女性配角并不多,围绕着女主打转的男人倒是很多,综艺里的女性群像,也大多和家庭、母婴等话题息息相关。

能容纳女性群像的内容题材,只剩下了宫斗剧和女性选秀,但当时宫斗剧中的女性难免会出现“争宠”的竞争心态,大众在解读时也更倾向于将与女主立场不同的女配们视为敌人,而选秀界的《超级女声》陷入综N代的泥沼,影响力连年滑落,大不如前。

随着全球范围内女性主义的兴起,国产剧综开始重视起女性的独立与相互扶持。

2018年成为了重要的时间点,《延禧攻略》的“令后”CP大火,女团选秀《创造101》也诞生了新一代女性群像下的CP们。

在101选秀落幕的如今,《浪姐》成为了百合花开最大的综艺阵地,加上比起尚且青涩的女团练习生们,《浪姐》里拥有人生阅历、从容优雅的姐姐们,才是姬圈的终极理想型。

搞CP,真人秀的新密码

当然,女女CP只是“嗑学”中的一种,围绕着CP的种种门道,一直是真人秀综艺收获热度与话题的“万能钥匙”。

情感话题本来就是最为普世的大众话题之一,无论是哪个圈层、哪种性别,都很难脱离对情感话题的讨论,总能够从中找到共鸣。但无论是唱跳、脱口秀、喜剧或是某一类具体运动,综艺的题材却往往聚焦于某一个垂类领域,寻找到足够大众的切口,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

而CP互动,恰恰就是性价比最高的几个方向之一。观众可能原本对说唱、脱口秀一无所知,但带着对CP的爱意,似乎也能够慢慢了解这些聚焦于他们原本并不感兴趣领域的节目。

2020年的《明日之子乐团季》,选手颜值比不上同期偶像,作为乐手的水平也很难敌过《乐队的夏天》,但因为CP好嗑“杀出重围”,被不少观众戏称靠CP盘活了整档节目。今年年初的《超有趣滑雪大会》,也有不少观众关注的焦点不在冰雪项目,而是林一和虞书欣的CP互动。

另一方面,嗑CP能够催化粉丝的热情和生产力,保持核心观看群体的粘性。

CP粉丝的“用爱发电”,能够在原作内容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这些创作内容是对CP爱意的一种“反哺”,甚至能够反向将不少人留在这个CP“圈内”。

同时,在社交平台投放短视频进行宣传,已经成为了必要的营销手段,搞笑片段是出圈利器,CP剪辑亦然。而CP粉们生产的这些二次创作内容,能够集中提炼出CP的核心“糖点”,并赋予节目本身更多解读的可能性,几乎是优质的“宣传物料”。

在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节目的一种不用花费营销经费的宣传手段,助推节目多方面传播。“皇权富贵”“宁那贝儿”等有趣整齐的CP名,已经成了娱乐社区里CP讨论的标准配置。

这样一来,节目组本身自然乐见其成,或多或少地在节目中增加相关CP的互动片段,形成一种循环式的生态。

《说唱新世代》播出时,石玺彤和Subs的CP走红,之后凡是一方的舞台表演,必切另一方的reaction镜头。《脱口秀大会3》“雪国列车”走红,节目组也没少给李雪琴和王建国的互动增加镜头。《青春有你3》修改原本的主题曲舞蹈教学环节,除了全员跟随导师的舞蹈视频学舞之外,增加了“一对一教学”这个设计,也被不少观众认为是为了给热门CP的两两互动“大开绿灯”。

归根结底,真人秀的核心看点,是人物性格在节目中的呈现,也是人与人之间关系性的刻画。而所谓的CP,也属于人与人关系的一种类别,符合大众对真人秀综艺的期待。

真人秀本就是注重“真实”、但又拥有台本的节目类型,这种“真实又虚假”的属性,也为CP蒙上了一层滤镜,正好让粉丝们感受CP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别样魅力。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97884 钛粉97003 钛粉97388 钛粉11323 钛粉97508 钛粉36186
533人已赞赏 >
533换成打赏总人数53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