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中超控股乱局最新进展:两任实控人均被罚

夏峰琳

夏峰琳

· 6月9日

上市12年,几经折腾,中超控股已面目全非。

播放 暂停

中超控股乱局最新进展:两任实控人均被罚

00:00 09:56

1

6月8日晚间,中超控股(002471.SZ)披露,公司及相关当事人收到证监会江苏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江苏证监局决定对中超控股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0万元罚款。其中,黄锦光作为时任董事长、实控人,主导、决策了资金占用、未依法披露控制权转让进展情况等事项,被处以90万元罚款,同时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现任董事长、实控人杨飞给予警告,并处以三十万元罚款。其他当事人则被处以 5-20万元不等的罚款及警告。

钛媒体APP注意到,中超控股原本是杨飞一手创立的,2010年登陆A股市场,主营业务为电线电缆。但是,上市之后,尽管实施了系列并购寻找新的增长点,但经营一直未能实现有效突破。2017年,通过协议转让,杨飞拟将控制权转让给黄锦光。然而,此次控制权转让并不顺利,进而引发公司控制权争夺战。

在股权转让过程中,黄锦光因信披违规、违规担保等问题被逮捕,于是,中超控股重新回到杨飞手中。

这一来二去,不仅暴露出中超控股内控混乱的问题,还让其陷入发展困境。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由盈转亏。不仅如此,中超控股还存在明显的财务压力。截至今年3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75.91%,而新进军的医美业务还是镜中花。

控制权之争暴露内控不足

中超控股的前身是中超电缆,成立于1996年8月,2010年9月10日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中超电缆由杨飞一手创办。他本人除了曾担任中超控股董事长外,还是中超控股母公司中超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此外,其还曾担任利永紫砂陶董事长、山水房地产董事长等职务。

中超电缆上市后,虽然多方运作,仍然未能改变其盈利能力不佳的命运。2017年,杨飞心生退意。

2017年10月,中超集团与深圳鑫腾华签订中超控股股权转让协议,拟将所持29%股权转让给深圳鑫腾华,转让价款为19.08亿元。中超集团在收到部分转让款后,按约将上市公司20%股权交割给深圳鑫腾华,同时中超控股法定代表人、实控人也由原来的杨飞变更为黄锦光和黄彬父子,深圳鑫腾华成为中超控股第一大股东。中超集团持股比例降至17.08%,成为中超控股第二大股东。

看似一切进展顺利,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在取得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后,黄锦光、深圳鑫腾华并未如期支付第一期股份转让的尾款,中超集团随即宣布“对赌式卖壳”的合作终止,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在会上宣布罢免黄锦光、黄润明董事职务,并改选了部分董事会成员、选举了新董事长。

不过,当时处于黄锦光实际控制下的中超控股,并未如期如实披露上述事项。

直至一个月后,2018年9月上海仲裁委受理申请人中超集团与被申请人深圳鑫腾华股权纠纷一案,这场控制权之争才浮出水面。

2019年7月25日,公司公告称,法院裁决,解除上述股权转让协议,剩余股份不再交割,已经交割的20%股份由中超集团回赎。

然而,在黄锦光实际控制中超控股期间,除了信息披露违规,还存在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系列违法违规行为。

2018年7月至8月,时任董事长、实际控制人黄锦光以中超控股名义为其本人、关联方以及其他相关方的多笔债务提供担保。2018年9月至12月,中超控股因前述黄锦光对外担保事项,陆续收到揭阳市镛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陈伟利、林宏勇等6名原告向法院提起的28起民事诉讼,涉案金额总计6.09亿元,占中超控股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1.28%,中超控股未依法及时披露。直到2019年2月28日,中超控股发布《关于重大诉讼的公告》,统一披露了以上诉讼。

与此同时,中超控股2018年年报也存在重大遗漏。江苏证监局指出,南通泉恩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泉恩)、重庆信友达日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信友达)、揭阳空港区中广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广贸易)均是黄锦光实际控制的公司。

在黄锦光的组织指使下,南通泉恩、重庆信友达与中超控股签订的采购合同没有真实交易背景,并借助该虚假采购合同开展商业保理业务,融出6974万元供黄锦光占用,而上述资金划拨构成黄锦光对中超控股资金的非经营性占用,属于关联交易。截至目前,黄锦光未向中超控股归还以上资金。

去年11月23日,黄锦光违规担保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涉嫌犯罪被广州市天河人民检察院逮捕。

电缆不赚钱,欲转型做医美

控制权之争,不仅让中超控股、现任实际控制人杨飞及一众管理人员被罚,还令其面临着经营与债务双重压力。

中超控股的主营业务一直为电线电缆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钛媒体APP注意到其在上市之前,竞争力就不强。为了提振业绩,上市后不久,中超控股实施了系列并购,进行产业扩张。

2012年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集5.73亿元,其中5.33亿元用于收购锡洲电磁线、远方电缆、明珠电缆各51%股权。

2014年12月,中超控股又耗资4.27亿元,完成了对恒汇电缆51%股权、长峰电缆65%股权、虹峰电缆51%股权及上鸿润合金51%股权收购。

系列并购之后,中超控股的营收规模增加了不少,但是净利润依然原地打转。2013-2016年,公司实现营收44.48亿元、48.66亿元、51.65亿元和61.17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65亿元、1.04亿元、1.11亿元和1.12亿元。

钛媒体注意到,面对电缆行业的激烈竞争和自身没有什么发展的经营业绩,中超控股多次传来转型的消息。2015年,中超控股耗资1.04亿元收购了28把顾景舟紫砂壶,随即宣布投资50亿元做大做强做精紫砂壶产业,紫砂壶将成为公司第二大主业,并将公司名称由中超电缆更名为中超控股

事实证明,这一轰动资本市场之举显然是不成功的。2018年,公司将紫砂壶业务置出。

一番折腾之后,创始人杨飞也疲惫了,以致于筹划转让控制权。

然而,易主之后,中超控股更是陷入了困境。数据显示,2019年,中超股份一下子亏损了4.63亿元。

为扭转局面,中超控股在2019年提出“瘦身计划”,对锡洲电磁线、虹峰电缆、新疆中超等非宜兴地区的关联度低、投资收益不高、管理起来不方便且管理成本大的子公司进行处置,并注销了经营未达预期的西藏中超、中超科技。公司称,提升公司内在实力,专注主业,缩短管理半径,实现公司稳定、高质量发展。

从2020年业绩来看,中超控股的业绩亏损的形势似乎有所遏制并向好。报告期内,中超股份的营收分别为54.35亿元,净利润为1095万元,扭亏为盈。但是同期净利率仅有0.14%。

这低到尘埃里的净利率,让聚焦主业仅两年的中超控股又探索起新的转型方向,一头扎进医美领域。2021年7月,中超控股以自有资金1亿元投资设立江苏中超医美健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称,在各方面条件成熟的情况下,会将其发展为公司第二主业。

医美产业发展如何尚不可知,中超控股的流动性危机却不容忽视。一季报显示,该公司尚有6.80亿现金、应收款26.5亿元。但是,其负债也不少,其中短期借款19.99亿元,应付票据8.91亿元,应付账款8.25亿元。(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夏峰琳)

本文系作者夏峰琳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钛粉14772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友趣641500
541人已赞赏 >
541换成打赏总人数5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