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国产动画公司首先要“活下去”

读娱

读娱

· 6月8日

在当下阶段ASK做原创项目的目的主要是什么?动画产业的现状和未来又如何?“后疫情时代”的动画行业怎么走?

播放 暂停

2022年,国产动画公司首先要“活下去”

00:00 13:2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读娱,作者|零壹

从产量来看,国漫番剧的发展是稳定向上的:据骨朵数据统计,2021年国产青少年动漫剧新作共上线114部(不含动态漫和动画短剧),这一上新数量为历年最高,比2019年的74部足足增长了54%。

但2022年的动画番剧行业,与其他长视频内容一样面临着大量挑战:国漫番剧市场竞争愈发激烈,观众的审美要求与日俱增,对“国漫”的宽容也逐渐消失;视频平台倾向降本增效,但市场头部内容基本不减,内容精品化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同时,行业资金链普遍紧张和投资收缩,也给动画公司带来更多现实的生存压力。

近日,ASK动画创始人于沺受邀与读娱君分享了自己对创作、公司运营以及行业前瞻的许多看法。ASK动画早在2006年就开始正式化公司运营,制作过《万古仙穹》系列、《今天开始做明星》等国漫番剧,是国内最为资深的动画内容开发商之一,以自有漫画IP制作的原创番剧《最后的召唤师》也已于4月开播。在当下阶段ASK做原创项目的目的主要是什么?以于沺的行业一线视角来看,动画产业的现状和未来又如何?

“后疫情时代”的动画行业怎么走?

疫情的影响是难以避开的话题。对动画公司来说,于沺形容2020年是单纯的“停下来”,就是原本10个月做完的事情变成15个月了;2021年则是“恢复期”,大家都希望追回之前的状态,但一些中期影响已然出现:“为了让现金流尽快丰沛起来,大家都会追逐尽可能多的项目,但许多项目出现了‘先立后砍’,所以对行业而言2021年是一个比较‘混乱’的时期。”

到了2022年,就真的有一点偏向“生死存亡”的考验了。不难发现,今年以来视频平台的主要策略基本都是“降本增效”,内容开支的收缩就成为了常态。“疫情对视频平台的影响,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就已经辐射到内容公司、制作公司,最直观的表现所有内容开发的资金池体量都变小了,前几年起码还有可能挑着做项目,现在没有那么多可以让你去挑选的了。许多业内公司都遭遇了相似的情况。”于沺告诉读娱君。

面临这种情况,是不是要坚持?往哪条路去坚持?对行业来说,当下是一个危险又有些迷茫的时期。

一个有些反常识的现象是,2022年以来各视频平台推出的头部内容并未变少,甚至感觉上是好内容不断档的。比如剧集方面,年初有《人世间》《开端》等全民爆款,近两天的《梦华录》和《警察荣誉》豆瓣评分达到了8.8和8.1,不同题材多点开花,甚至比疫情前更热闹;而动画方面也不乏热点,B站今年以来播出《鬼灭之刃:游郭篇》和《间谍过家家》均取得了超高的热度和口碑。

除了生产周期、内容储备因素外,视频平台的“降本增效”也并不是缩减所有内容开支,而是在盈利的基础上继续追求头部内容,而不再去为了填充内容库而忽视质量,这其实意味着“精品化”的要求被提高到了特别现实甚至严峻的程度。“平台的变化其实倒逼所有动画、影视内容公司必须精品化,而且要很高效的工业化。”于沺告诉读娱君,“每一家平台在做项目评估的时候都会非常谨慎,很少出现以前单纯为了数量快速盲目立项的情况。”

所以问题就变成了:“平台对于精品的投资还是积极的,但你怎么去获取到这部分资金?在获取到之前,你应该怎么让自己‘活下去’?”

真正的精品是全方面的优秀,也需要大体量的资金投入,对行业中大量中、小规模内容制作公司来说其实越来越难以实现。对此于沺的建议是“先把某一个方面做到极致”:“要么是视听感受惊艳,要么是故事、创意极好等等,真正的精品是全占的,但无法全部做到完美的情况下,起码要把某一个方面做到极致,去符合基础的精品逻辑。”

与此同时也要尽可能去优化成本结构,在过去行业中不少人会觉得项目亏损无所谓,还会有很多融资等机会之类的,但现在也要在良好现金流的基础上去追求精品化。

面对新形势,除非自己放弃了,那么‘想办法活下去’就是第一位的。于沺认为随着视频平台的改变,作为内容供应商也一定要主动调整策略。“在最难的状态下,一定要让最精锐的人、拥有创作能力的人以一个相对良好的状态继续留着行业之中,这样才能为下一步的精品化运作做储备,形成良性循环。”

从漫画到动画,原创项目的长期价值

在为未来趋势做准备的前提下,《最后的召唤师》对ASK来说显然就具备了更长远的意义。在于沺看来,第一部从漫画开始孵化、自制动画的开发经历非常珍贵,最核心的收获是对整个团队的磨合度提升巨大:资金如何规划、人员如何排布,制作如何取舍……都是对公司制片能力的一次极大考验。

“对动画团队尤其二维动画团队而言,团队磨合度越高也就代表它解决问题的能力越强,”于沺解释道:“做原创项目时会无限放大你团队当中每一个环节上的问题,但所得的经验也会就此影响日后做的每一件事情。”据于沺介绍,ASK接下来还会有《兼职神仙》等更多风格不同的原创项目。

《最后的召唤师》目前B站追番人数突破80万,在2022年已开播的B站独家国产动画中排在第五名。这是一部比较典型的、处于市场中坚位置的作品——虽然不是《三体》动画这种尚未开播就有近300万追番的超级“头部”,但它自身制作水平过硬,在同档期中作品热度和质量都在水准以上,又属于ASK动画开发自有IP的自研自制项目,因此无论是从单部作品的艺术创作角度还是背后公司的战略思考而言,也具备相当程度的行业代表性。

《最后的召唤师》漫画版于2016年在各大平台开启连载,目前已经更新了320话,全网总人气超70亿。漫画改编几乎是最常见的动画创意源,但动画公司通常是接受来自视频平台等IP方的定制需求充当执行角色,相比之下,自有IP自制动画的挑战要大得多,《最后的召唤师》又是ASK的首个自制IP动画项目,开发过程称得上“困难重重”。

如今观众并不会因为国漫身份就像五六年前那么宽容。一方面,动画公司的工期和资金都是有限的,另一方面,观众的口味却是早已被那些全球范围内顶尖内容“养刁了”的,就像今年《鬼灭之刃:游郭篇》里那酣畅淋漓的战斗、《吉巴罗》里那炫技般的视觉盛宴一般。“现在的观众尽管对于专业的术语、流程不一定了解,但他的眼睛和耳朵都是见过‘好东西’的,因为在现在这个开放的环境里,能够引进让国内观众看到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全球最顶尖的。”

因此在制作原创作品的过程中,既要在有限的资金和时间内完成进度,又不能留下太明显的观感瑕疵,制作上就一定会面临许多取舍,怎样去做到“相对完美”,就是需要制作方不断思考的。

同时和影视化改编一样,从漫画到动画的过程中IP的“改编或魔改”的问题也会出现,比如在《最后的召唤师》的评论区,有的观众希望彻底还原,有的则寄望于改编后的内容能够完善原作的某些问题,市场的意见并不统一。

“任何作品都有那种除非做颠覆性改编才能改变的原生问题,我们选择尽可能保持原汁原味,所以当时定下一个很简单的原则,就是把不适合动画语言表现以及一些BUG规避掉。”对于来自观众评论的影响,于沺的观点非常清晰——作为成熟的创作团队,一定要有自己的坚持和标准。如果真正要着眼于未来,就不能去看太多观众的评论,也不能影响你作为动画专业人士的判断力:“如果你的内容都没能让你自己坚持,那就更不用说再去打动观众了。”

在疫情带来的新形势下,于沺对于公司下阶段的业务布局方向也比较明确:以内容孵化和运营为主,提升专业化水平,其他业务则作为内容孵化运营的辅助。比如虚拟偶像,ASK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运作,原因就是希望自有IP角色能够有这方面出圈的可能性,而ASK在声优领域的布局也能带来现金流以及‘中之人’人才储备等。

此外,ASK公司旗下还有《红日》这样的偏先锋艺术的漫画作品,目前已经完成了国内出版规划,成书质感相当高。在于沺看来,《红日》这样的厚重的美术风格如果要动画化,目前的3D引擎制作番剧的常规模式是无法满足的,未来可能会与外部合作以电影、OVA等形式打造。

国产动画未来可期,但还需要时间

虽然短期内面临着许多困难,于沺也坦言可能会减少并行的项目,但他对动画市场的未来发展仍然是有乐观一面的。以读娱君理解来看,这种乐观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其一是市场长期趋势仍然向好。于沺告诉读娱君,即使在近几年疫情影响的情况下,动画番剧单价仍然是在上升的;同时据《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中国网络动画市场规模在2020年达到205.2亿元,是2016年市场规模的近四倍,而在2020年疫情期间,泛二次元内容社交媒体讨论规模同比增长了75%。可见动画市场仍然处于发展的上升期。

其二是国内动画工业化进步明显。“相比2017、2018年时期,近几年来最大的一个进步是大家基本上能以本土资源以较高的完成度制作项目了。”于沺告诉读娱君:“之前大家很推崇找了多少日本人加入作画、演出,但现在不管是制片和制作各方以及观众,都不再把海外人员的参与度作为卖点或关注点,但即便现在再与日韩团队进行合作,大家都可以非常流畅地衔接,不会像前几年那样在基础流程上出现磕磕绊绊的情况。”

于沺认为,在不到十年时间内,国内动画番剧行业可能完成了日本行业四十年的演化。除了动画人才储备增长、聪明才智的因素外,日本半个世纪以来的流程也是有僵化的,有些习惯会一直保持,不愿意接受新事物。

不过在于沺看来,行业的发展也需要更多时间,有不少经验积淀、市场积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赶上先进市场的。比如头部内容的差距客观存在,于沺告诉读娱君,《鬼灭之刃:游郭篇》最后的精彩制作水准给许多国内专业人士的震撼就相当大,“个性阳光点的人可能会想好好做下去,未来有一天条件成熟了也能做这么燃的作品,有的从业者可能会哭过一场后觉得自己放弃算了,永远达不到这种程度。”

但他觉得从业者们也无需太过着急。因为这种顶级精品的出现不仅需要艺术水平上的积累,也往往是要集合大量优势资源去做的,这就需要一个发展过程——需要行业人才的集中合作、更高级别投资来促成合作等。“日美等行业相对先进的高级人才流动是非常灵活和健康的,国内目前对于‘人才’与‘公司’之间的绑定意识过强”于沺告诉读娱君。

在交谈的过程中,最让读娱君印象深刻的是在行业面临危机的情况下,于沺对动画行业各类细节信手拈来,这种兴趣斐然传达出了一种既理性又乐观的态度。在交谈的最后于沺说:“由于科技的发展,很多行业的基础原理都改变了,而动画特别是二维动画的核心逻辑一直没变,所以它是一个很奇妙的产业。”

本文系作者读娱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钛粉14772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友趣641500
541人已赞赏 >
541换成打赏总人数5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