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最难毕业季:“为爱发电”不再是空谈

锌财经

锌财经

· 2022.06.03 08:35

疫情下“靠爱发电”是好出路吗?

播放 暂停

疫情下的最难毕业季:“为爱发电”不再是空谈

00:00 16:2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锌财经,作者 | 赵家禾,编辑 | 大风

又是一年毕业季。

在每届毕业生身上都能找到对未来相似的忧虑与期待,但今年又和往年有些不一样。

如今距疫情爆发已经过去了两年多,情势反复冲击下,裁员与降薪频发,竞争也趋向激烈,据教育部统计,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和增幅均创新高。

同时不得不提的还有,今年恰恰是第一批“00后”迎来毕业,踏上社会的一个节点。

根据BOSS直聘研究院发布的《00后群体就业选择偏好调研报告》,职业与个人兴趣爱好的匹配度,已经成为00后择业的重要方向标。过半00后希望职业与兴趣相符,比较尊重自身特点和需求,而有相似想法的85后仅占30%。

“你所热爱的,就是你的生活。”这句流传已久的金句已经不再是一句空谈。在疫情笼罩下,是该坚守热爱放手一搏,还是考研考公、投入就业战场,无疑会是大部分毕业生们需要做出的人生抉择。

这次,锌财经采访到了三位将爱好发展为主业的毕业前辈们,聊了聊他们在疫情中做出不同选择后的工作生活状态及变化。见仁见智,或许能带来一些新思考。

想以线下店“对抗”疫情,我还是选择了投降

砂糖橘 23岁 丽水 国潮主理人

砂糖橘是去年毕业的,但从经营自己的品牌到现在成为小有名气的主理人,已经四年。和上次聊天时比起来,他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有一些疲惫。

“店铺的销售额从2021年末就开始止不住下滑,而且基本上都是每月40%左右的跌幅。”砂糖橘告诉锌财经。

图源:受访者提供

苗头始于2021冬天的广州疫情。12月份时,由于广州疫情反复,境外输入病例陡增;加之此前限电政策的影响,造成了部分工厂停工的现象。这让当时已经把货源放在广州的砂糖橘叫苦不迭。“当时工厂停工,我们的货期就不得不延迟, 导致很多顾客等不了就申请了退款。”

而之后今年春天的上海疫情快递停运,更是让他失去了最大的客源地。“今年四月的销售额比三月要少了接近40%,卖家也少了30%。”砂糖橘告诉锌财经,“接下来的夏天也不乐观,哪怕顾客数量回升,由于夏季单品客单价低了,可能没法止损。”

在砂糖橘的印象里,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直观地感受到疫情带来的影响。在之前的疫情中,他还带有点年轻人特有的“气盛”,甚至特立独行地开设了第一家线下实体店。

自2020年以来,线下实体经济受到的冲击已经有目共睹,砂糖橘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他告诉锌财经,之所以会反其道而行之地“线上转线下”,是因为自己的行业梦想。“一方面,是不想只成为单纯的淘宝店家;同时也想让一部分客户能看到本地的服装设计。”砂糖橘道。

2021年2月2日,砂糖橘的第一家线下实体在丽水正式开业。

图源:受访者供图

砂糖橘告诉锌财经,客流量如预想的并不多,“可能会有些穿搭爱好者来打卡”。但他当时也乐得清闲,就把这家店面当作了自己的工作室。

另一方面是,疫情带来的一体两面,最开始反而促进了他的淘宝店生意。人们外出受限催生的”宅经济“带动了网购的热潮,2021年砂糖橘的淘宝销售额一直处于上升趋势。

但时间回到现在,日渐下滑的销售额已经让砂糖橘产生危机感。他表示,在丽水的这家店面房租是一年3万,加上水电费以及如今3个店员的工资等费用,“每月稳定烧钱15000元以上”。

迫于压力,砂糖橘已经有了打算取消工作室的想法,放弃线下全力做线上;近期也开始准备尝试抖音直播带货等新形式。对他来说,毕竟怀揣这热爱走上这条路,就要想办法努力支撑下去。“哥们不玩虚的呀,要努力才行!”

当谈到是怎么会走上自己开潮牌的道路时,砂糖橘的语气就好像回到了热血的大学时代。

“最开始我只是单纯喜欢穿搭和拍照,”他告诉锌财经,“当时满脑子都是学校里哪个角落适合拍照,然后去微博穿搭账号下面投稿。”

图源:受访者提供

久而久之,砂糖橘在穿搭爱好者中小有名气,也让他开始对自己所做的事有了新的思考,并在大二创立了自己的品牌。

满怀雄心壮志的他最先拿着一百件的“大订单”去找了服装厂,对方却嫌单量少,二话不说就开始撵人。最后找了好多亲戚朋友,才有人愿意接了这批单子。

厂家是找到了,开出的价格却又让他差点放弃。“第一批货的成本要9000多元;虽然爸妈支持创业,但也只给了2000块钱。”砂糖橘至今记忆犹新,“所以我又借呗借了5000,如果那批货没卖出去就真完了。”

万幸的是第一批商品卖得还不错,带来了8000多元的利润,也让砂糖橘总算缓了一口气。

图源:受访者提供

在那之后,服装生意就逐渐走上正轨,成了砂糖橘至今的主业。“两年不到,销售额就超过了500万吧。”砂糖橘提起时带着点淡淡的自得,“杜海涛,还有那时很火的喻言,都上身过我的衣服。”

现在的砂糖橘,毕业没到一年已经喜提新车,房子也即将交付。他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还算正确。但提到 “毕业把爱好当成主业”这事儿时,砂糖橘还是说了很多。

其中反复强调的是两句:“问问自己是否真的热爱,是否真的能把它变成维持生活的手段,毕竟这是一个社会不是游乐园。”

“烦琐的小事可能会让你把爱好变成厌恶,各方面的问题会把你打压,但扛过去后,我认为我比所有人都快乐。”

“被迫”外企工作半年后,重新回归热爱

沛原 24 昆山 画师

沛原接受采访时还没有工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正在招聘网站上和美术科班生打仗”。

十几年前,在幼儿园上中班的沛原被家里长辈看到了自己的随手涂鸦,还收获了一句“有天赋”的夸奖。虽然可能只是当时对小孩的一句无心表扬,但沛原现在看来,那就是他职业规划的开端。

“这句话也导致我膨胀了很多年,直到被现实打残了。”沛原半开玩笑地说。

在那之后沛原就成了小学、初中绘画兴趣班的常客,上大学后空余时间变多,也都花在了买书自学上。直到一位老朋友把自己的室友介绍给了他,他才真正靠画画赚到钱。

“说是写小说需要画张插画。当时才大一刚接触电脑绘画没多久,虽然能力不足但还是接下了这个单子。我记得内容是一个穿军装的女军人,形象要像动漫角色艾斯德斯,最后成品收到了三百元。”就是那时起,沛原开始有意识地向职业画师的目标努力。

图源:受访者提供

在大学四年里,绘画接单几乎已经成了沛原的主要课余生活与收入来源。渐渐地,沛原的作品开始在P站(pixiv,最大的原创插画网站)上入榜;单子也从最简单的画头像到立绘,最后甚至接到了L2D(虚拟主播皮套)的单子,那一单耗费了沛原整整一周半的时间,最后拿到了2300元。

图源:受访者提供

不过在临近毕业时,沛原却和父母发生了几年来最大的争吵。

“在爸妈眼里,我画画就是不务正业的体现,浪费时间。他们希望我能够做老师、考公务员,最起码也得去家正规企业上班。”沛原告诉锌财经,在几次沟通无果后,他最后还是选择去到一家日企工作。“他们很高兴,毕竟再怎么说也是外企。”

但日企的工作经历却可以说成为了沛原的阴影。走路不准插口袋、不在办公室的时候全程穿戴安全帽和安全鞋、离开座位要报告去哪去多久,超过时间就要查监控......日企高压的工作环境与文化压得沛原喘不过气,曾经想将画画作为副业的他却一回家就倒头就睡。

到了后来由于压力过大,沛原甚至患上了斑秃。这也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背着父母提了离职,然后告诉他们我已经找到了下家,但实际上八字没有一撇,因为我实在待不下去了。”只是一直呆在家里画画的事实根本没法长时间瞒过父母,裸辞的真相也被发现。清明节那段时间,沛原和爸妈的关系可以说降至冰点,双方都说出了不少伤人之语,但这次沛原没有选择退缩。

沛原告诉锌财经,离职后自己一直疯狂投简历,但却发现真正想入原画师这一行并没有那么简单。和岗位需要的工作经验比起来,野路子出身的课余接单经历只是小打小闹。而画师的简历因素只有两点:科班系统学习经历,或是拿作品说话。

图源:受访者提供

为了弥补前者的缺陷,沛原不得不在家继续自学绘画,同时接一点小单子。为了督促自己甚至在B站上直播画画,“画完下播,就当记时了。”

谈及未来的发展方向,沛原准备去游戏公司较多的厦门发展,目前也已经参加了几家游戏公司的原画测试。同时也定下了在八年之内成为破万粉丝插画师的目标,在他看来只有那样才能有自由的底气与资本,“到时候直接去当自由插画师,就不用早出晚归了,还能养只猫啥的…...”沛原告诉锌财经。

图源:受访者供图

而对于坚守爱好这件事上,沛原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做好凭此养活自己的觉悟,并且保持进步。“把爱好当主业需要好好思考思考:有什么短期目标可以促进自己进步?如果躺平摆烂,最后很可能会一起失去工作与爱好。”

继续自由跳舞,因为疫情得以休整

spike 23岁 杭州 编舞师

今年四月份,由于杭州疫情防控,毕业一年的杭州编舞师spike的编舞课也被迫停了两周。不仅仅是舞房关门的问题,就连部分地铁站也都已经停运。

这对spike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没法去教舞,就意味着断绝了所有的收入来源。但他转念一想却又松了口气,毕竟之前每天教舞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也该休息一下了。”

他告诉锌财经,自己的膝盖已经有了严重的积液与劳损。“也去医院看过,很简单,不跳就能好。”但他目前的工作节奏却是“自由教舞,全年无休”。前后者看似矛盾,但正是他的真实写照。

作为自由编舞的spike和五、六家舞室都有合作关系,过去上课拿课时费,教完就去下一家。杭州一些街舞群里也会有授课或是商演的邀约,脸皮薄的spike不好意思拒绝;加上有些工作室报酬颇丰,他也就照单全收。“虽然说是自由教课吧,但是比以前在一家工作室坐班还累。”

“现在一般每天都有课,少则一节,多的话四节。”spike告诉锌财经,“一个礼拜编一到两支舞。虽然可以睡到自然醒,但是教课会一直教到晚上。“工作性质让spike需要满杭州跑。”最远的一次跑到临安教课,地铁来回四个小时,结束后再无缝衔接下一家。”

 

 

高频率高强度的工作导致spike的身体状况急速下滑。目前他的膝盖损伤程度已经到了日常出门都要穿戴护膝的程度,严重发作时甚至无法走路,只能静卧在床。“业内很多资历久的老师都有腰或是膝盖的问题,这无法避免。”spike告诉锌财经,但像他这样毕业不到一年就这么严重的还真不多。

“本来就热爱,所以对舞蹈肯定百分之百付出,不会有应付工作的心态。”这是在采访中spike提到最多的一点。

回忆起自己的跳舞梦,spike觉得是源于高中时偶然看到的韩国偶像组合,流畅华丽的舞蹈工作给本就爱耍酷的他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上了大学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报名街舞社团。

2019年11月,spike跟着舞社一起去了深圳参加全国全民健身操舞大赛,并一举夺得了hiphop组一等奖与jazz组特等奖。

图源:受访者提供

不知名院校的不知名舞团,居然真的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这给了spike莫大鼓舞。由于学业成绩并不算突出,spike早早就确定了想将跳舞当作职业的想法。

幸运地获得了父母支持后,spike从大二开始教舞兼职:在校内,他是舞社的风云人物;在校外,又成了被一群孩子们簇拥的“小志老师”。

毕业后,辗转不少小舞室的他却发现这和想象的生活大相径庭:早九晚九,需要坐班,和上班族有什么区别?“那段时间就是完全提不起兴致跳舞,最后我想到为啥一定要去舞室呢,我可以自己接课。”

为了达成目标,离职的spike不得不每天去各个场子混脸熟。让他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在酒吧偶遇了5KM舞室的主理人一行。“大家兴致上来了就开始cypher(围圈跳舞) ,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挤进去。”spike知道自己在那晚的一众大神中并不出众,但至少已经给所有人都留下了印象。

“那应该就是我自由编舞事业的转折点吧,为了梦想只能豁出去。”

采访最后,spike居然有些担心自己把生活说得太苦。

“会不会把那些喜欢跳舞的毕业生都吓跑?但确实得做好心理准备,自己能够接受把爱好做到365天不停歇吗?如果坚信自己可以,那就去试试看。”

结语

采访结束,三位受访者的经历都热血而又现实。将爱好作为付诸一生努力的目标,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但该面对的现实问题并不会少。

“毕业即失业”的可能性下,或许将发展爱好也不失为一种非常规出路。据去年年末《中国青年报》的一份调查显示,92.98%受访大学生愿将爱好发展为职业;但受访者中有68.32%认为将受阻于待遇低,单靠“为爱发电”难以持续;62.20%认为会遭受质疑。

显而易见,这条道路并不适合头脑一热做出决定。就像三个受访者都提到的,“可以试试”的前提,都是先要有对人生负责的觉悟。

(砂糖橘、沛原 、spike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锌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钛粉81950
563人已赞赏 >
563换成打赏总人数56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