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帮长老”刘益谦,刚刚又赚了5个亿

火星商业

火星商业

· 2022.06.01 12:15

据业内人士评论,过往刘益谦在金融领域积累较多,目前则正在向实业发展,“稳金融、重实业”的意味明显。

播放 暂停

“丐帮长老”刘益谦,刚刚又赚了5个亿

00:00 15:1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市界,作者丨董温淑,编辑丨雷彦鹏

5月下旬,久未露面的刘益谦因在朋友圈发了张造型独特的自拍,引来了一个新称号——“丐帮长老”。调侃归调侃,在2022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他可是以415亿身家排在470名的大富豪。

活跃在资本市场30年,刘益谦还有很多称号,如“资本猎豹”“股市大鳄”“法人股大王”“民间股神”。他也总能引来热议,如曾以2.8亿拍下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当天就用其饮茶并拍照发朋友圈。

刘益谦曾直言:“我就是个土豪,(这么叫)我听着有亲切感。”

资本江湖中从来不缺刘益谦的“传说”。28岁时就从“老八股”中的豫园商城赚到了百万。从那之后,刘益谦多番精准出手,实现了财富滚雪球。最多时,其旗下投资公司一度成为15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他还爱上了搞收藏,携妻子开办了“龙美术馆”。

在强调价值投资的一众投资人中,刘益谦曾公开表示,“中国的资本市场不具备价值投资的概念,只能做趋势投资”。

01、资本版图

刘益谦曾说:“我的工作是追逐财富。”近日,58岁的刘益谦,又追逐到一笔财富。

5月26日,科创板“AI平台第一股”“AI四小龙”之一的云从科技上市,当天涨逾39%。

刘益谦2018年时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向云从科技投资了5000万元,在2019年又追投5000万元。目前,其是云从科技第五大股东,持股3.28%。

5月31日,云从科技大涨34.88%,总市值为194.2亿元。照此计算,刘益谦持股部分价值6.37亿元,赚了5.37亿元。这笔投资的回报率达537%。

刘益谦携妻子、子女共同活跃在资本市场。除了云从科技,刘益谦家族目前投资版图中的上市企业还有天茂集团、国民技术、广晟有色、长江证券、亨迪药业,横跨了保险业、芯片、化工医药等多个行业。

据上海证券报援引业内人士评论,过往刘益谦在金融领域积累较多,目前则正在向实业发展,“稳金融、重实业”的意味明显。

相比早年间动辄投资十余家公司,刘益谦家族最新的资本版图已经精简了许多。

刘益谦家族的投资版图中,其早期投资的天茂集团、2015年投资的长江证券隶属于金融板块,后期投资的云从科技、国民技术、广晟有色、亨迪药业,则偏重实业。

2000年1月,刘益谦成立了上海新理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就是新理益集团的前身。从那时候开始,新理益一直是刘益谦家族最为重要的投资载体,也见证了刘益谦的投资史。

截至2022年最新信息显示,目前刘益谦持股新理益88.63%,其子刘天超持股10%,女儿刘妍超持股1.37%。

在刘益谦家族资本版图中,1996年上市的天茂集团,是其运作时间最长、倾注了最多“野心”的上市企业——刘益谦一度计划通过为其注入保险资产,将其变为“中国第六家上市保险公司”。

天茂集团最初从事化工医药业,原名“百科药业”。从2001年到2003年,新理益一步步入主百科药业,继而剥离后者原有的化工医药业务,并装入保险业务。

具体来说,2007年,天茂集团参与发起设立国华人寿,占股19.99%,随后几年通过不断增资成为持股后者51%的控股股东。2019年,刘益谦计划把国华人寿“装入”天茂集团,不过,此计划最终在2020年宣告流产。

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末,新理益持股天茂集团44.56%、刘益谦妻子王薇持股11.25%、刘益谦持股10.47%,刘益谦家族合计持股天茂集团66.28%。

目前,国华人寿仍是天茂集团最重要的资产。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1月初至今,天茂集团股价已经下跌超过60%,市值由2020年初的347.82亿元下滑到2022年5月31日的144.76亿元。这意味着刘益谦家族的财富因此缩水了近135亿元。

从对天茂集团的操作中,可以看到刘益谦早期投资对金融业的偏爱。2015年,刘益谦的新理益还通过股权转让,成为了长江证券的股东,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末仍持有后者14.89%股权。

当初,天茂集团被剥离出来的化工医药业务最终被装进了原天茂集团子公司亨迪药业,目前,亨迪药业已成长为布洛芬原料药龙头2021年12月,亨迪药业在创业板上市。

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新理益旗下全资公司上海勇达圣持股亨迪药业38.25%,刘益谦四位子女合计持股亨迪药业25.5%。以5月31日收盘市值50.69亿元计算,亨迪药业为刘益谦家族带来了32.31亿元财富。

此外,刘益谦2013年投资了芯片企业国民技术、2015年参与了稀土企业广晟有色的定增、2021成为了半导体企业北京奕斯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实控人。

02、“凶猛”炒股

这些投资经历,让刘益谦逐渐获得了“法人股大王”“定增大王”“资本大鳄”“民间股神”等称号,也获得了巨额的财富。

但故事的开始,有很多偶然。

刘益谦成为资本巨鳄的第一步,是从做个体户开始的。

上世纪80年代,刘益谦开始帮舅舅做皮具生意,手工做1个人造革手提包可以挣1块钱。随后几年间,从做皮具到百货批发零售,刘益谦通过做小生意积攒了第一桶金,成为当时少有的“万元户”,也逐渐磨练出了对于财富的“嗅觉”。

这种嗅觉首次在资本市场中显现,要追溯到1990年——上海豫园商城发行原始股。刘益谦当时在豫园商城有个门面铺子,就花了1万元认购了100股原始股。要知道,上海证券交易所从1990年12月19日才开始营业,这一年,大部分国人还不明白“股票”两个字的含义。

1992年,“中华商业第一股”豫园商城的股价一度冲上万元,刘益谦在高点套现100万元。彼时,1963年11月出生的刘益谦,还不到29岁。

那个时代,中国股市蓬勃生长,尝到甜头的刘益谦在其中不断发掘机会——先是倒卖股票认购证(当时,投资者凭认购证才能摇号中签认购),又在1994年股票认购证制度取消后参与国债期货交易。

无论哪一种,都是踩在制度前沿风口,凭借与普通投资者的认知偏差做生意。

再后来,刘益谦开始意识到法人股的投资价值,投资变得更加凶猛。

简单来说,法人股指的是“企业法人或具有法人资格的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以其依法可支配的资产,向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流通股权部分投资所形成的股份”。

法人股只能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或在小规模范围进行拍卖。由于流通性不及正常股票,彼时法人股不受市场重视,往往每股仅有2、3元,相比之下正常股票每股定价在15元~20元。

但刘益谦认为,“(正常股票)流通应该有溢价,但溢价这么高肯定是不正常的。如果二级市场股价涨了,法人股不会一点不涨吧;如果二级市场跌了,只要不跌破法人股的价钱,法人股就有安全边际。”

因此,2000年,刘益谦专门成立了上海新理益投资公司,用以获得法人资格,来买入法人股并静待升值。

随后几年间,刘益谦站在新理益背后四处出击,通过协议受让或竞拍方式大量收购上市公司法人股,入了北大车行、河北华玉、百科药业、安琪酵母、威达医械等上市公司的股东行列,天茂集团也与其在这一阶段结缘。

不久后,他期待的机会就来了,2005年轰轰烈烈的股权分置改革后,上市公司非流通股转让实施细则正式实施,法人股的流通性获得极大改善,刘益谦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法人股大王”的称号由此而来。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刘益谦买进法人股的公司,大多已被新理益悉数抛出。天茂集团则成为了他日后经营保险业的“自留地”,刘益谦在2007年时曾经提及:“纯粹出于’投机’去买(天茂集团)法人股,结果成了股东,成了大股东,成了董事长,我只希望把公司做好。”

03、“定增大王”也被套

当法人股的流通性问题被解决,众多资本纷纷涌入,市场开始拥挤时,刘益谦又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个赚钱的机遇——定向增发。

定增指的是上市公司向一群符合特定条件的投资者发行债券或股票等投资产品,从而进行再融资的一种行为。

2006年,国内上市企业定增基本属于停滞状态,仅有4例成功实施。但在2006年《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颁布,首次提出上市公司可以采用定向增发的方式进行融资,但增发价格不得低于前20个交易日均价的90%,同时参与定增的股东还要接受12或36个月的锁定期。

虽然相比法人股时代,定增的操作时间变长,但如果选对了企业,一样可以获得丰厚回报。

2009年,刘益谦频繁参与企业定增,以个人名义参与了东方电气、保利地产、金地集团、首开股份、华电国际、浦发银行、高鸿股份、京东方A等8家公司的增发,此外其通过实际控制的上海诺达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16.8亿元获得京东方A定增的7亿股,累计耗资61.16亿元。

因此刘益谦开始被称为“定增大王”。

不过随后约3年多的时间里,刘益谦逐步放缓A股投资,而是流连在艺术收藏拍卖市场。和法人股投资时代一样,在接受采访时,刘益谦将这一阶段的投资和沉寂,均归结于趋势判断:“如果是大盘在6000点向1000点的一个趋势里,我肯定不会做任何投资。”

但到了2013年,刘益谦判断市场可能出现拐点,又在2013年~2015年多番参与定增。如2013年参与了五矿稀土、包钢股份、赣锋锂业、天齐锂业、太原刚玉的定增;2014年参与了汇冠股份、信威集团、深天马A、佳都科技、盈方微的定增;2015年参与了广晟有色、神州信息、西宁特钢的定增,还通过股权转让成为了长江证券的股东。

对这阶段的投资,刘益谦则称是:“趋势判断,现在二级市场整体是走强的趋势,我自然就会加仓;这就是我目前的投资逻辑。”

目前,刘益谦此前参与定增或股权转让的股票,大多数都已被抛出。

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其持股1.52%的国民技术、持股2.27%的广晟有色,都可以被看作是这阶段投资剩下的“存货”。

在这一阶段,尽管刘益谦还自诩为趋势投资者,市场的风向却已不再像前几年那般,每次都幸运地吹向刘益谦身上。

随着制度越发完善,资本市场灰色地带的空间日益逼仄,刘益谦也再难以凭借精准捕捉到政策的空隙,而重现早年间的回报神话。

这样的背景下,刘益谦在这一阶段,遇到了投资生涯中最多的挫折。

举例而言,2009年,刘益谦以24.12元/股的价格,买入了保利地产4500万股增发股票。到2010年解禁时,保利地产的股价已经跌至11元左右,刘益谦选择亏本卖出,截至当年三季度末已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行列。

相比保利地产的割肉离场,刘益谦对长江证券的投资,则被“套牢”了。

2015年刘益谦通过新理益集团花了100亿元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14.72%的长江证券股权,成为长江证券的第一大股东。此后,刘益谦又通过旗下国华人寿增持长江证券。当时买入价格是14.33元/股,但目前长江证券股价已经跌破6元/股。

截至2022第一季度末,新理益持有长江证券14.89%,国华人寿持有长江证券4.38%。这是刘益谦投资版图中少有的,持有7年仍未完全卖出的资产。

如今,以追逐财富为毕生事业的刘益谦,已近花甲之年,但仍游走在资本江湖。

2021年的10月,国华人寿还斥资1亿元以8.23元/股参与了美凯龙的定增。6个月的锁定期已过,但目前,这位“定增大王”又被套了。

中国资本市场风云变幻,投资行业更是波谲云诡。时机、资本、眼光、魄力等种种因素,共同聚齐在一个人身上的机会,越来越稀有。

参考资料:

  • 《定增大王刘益谦的资本魔术》,新京报 刘溪若 李蕾
本文系作者火星商业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钛粉81950
563人已赞赏 >
563换成打赏总人数56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