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当Carry成为都市传说,投资人无处安放的理想与欲望

张翌楠

张翌楠

· 5月26日

寒冬里死的最快的是那些太乐观的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升任机构合伙人,几乎是每个投资人最终的职业追求。更不用说像红杉之类的顶级机构,合伙人Title对于投资人的吸引力使得他们甘愿起早贪黑地看BP、跑项目。

张颖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道:“一些同事不知道拿着经纬投资人的名片能敲开多重门。” 同样,一张红杉中国投资人的名片能敲开多重的门也不言而喻。

2014年,热钱不断涌入资本市场。这一年,VC们大展身手:美团获7亿美元融资、口袋购物获3.5亿美元融资、蘑菇街获2亿美元融资、滴滴打车获近7亿美元融资,年末,小米科技宣布融资11亿美元。还有不少放在今天能上头条的融资新闻,被折叠在那个梦幻时代。 

也正是这一年,红杉中国宣布王岑加入并担任合伙人,彼时的王岑得到这张无数投资人梦寐以求的名片,投出了周黑鸭、甘源、溜溜梅等明星项目,被业界奉为“消费王”,风光无限。五年后剧本开始反转,王岑与其团队VP在2019年离职红杉中国,对于此事,双方至今未给出具体回应,只留下一地“被开掉”的坊间传闻。 

到了2021年,走出聚光灯的王岑还在投资消费,成立了B资本,也在这两年投出了十分湘、五爷拌面等项目,其中五爷拌面获得3亿人民币餐饮届最大A轮融资,让王岑重回消费赛道T1阵容。但在外界看来,王岑依旧一名“靠卖课赚钱”流浪抖音的投资人。 

最近和一位机构朋友闲聊,恰好谈到王岑,字里行间透露出一股投资人走下“神坛”的落寞感,直到我把抖音购物车中王岑199块、销量两万的消费课截图发给朋友看,朋友只回复了一句:“那就是400万,那是很多钱啊。”

拉下脸也许能过的更好

在行业里长期和大笔融资打交道,待久了会产生一种错觉:不以亿为单位的数字都是小数字,400万根本就是洒洒水,不值一提。

但真实现状却是市场遇冷,不确定性带来的恐惧导致创业热潮褪去,不少有影响力的投资人纷纷出面提醒大家“做好准备”。另外,行业里人员待遇也能映射出背后暗藏的隐语。

“虽然最近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现象明显,一级市场项目比二级市场还贵,但是一级市场的人便宜啊。”有投资人吐槽。

刚入行的投资经理月薪普遍在2万左右,Carry更是听过没见过。投资人的实际情况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样,个儿顶个儿的年薪百万。

一位还在美国读研的朋友告诉钛媒体创投家,去年夏天他在国内一家VC实习,和当时一起实习的小伙伴一直跟着一个项目,后来项目因为各种原因被搁置,最终三个月的实习没有拿到任何工资,还是带他们的领导自掏腰包给实习生一人发了五千块的红包。

行业整体被焦虑笼罩,更不用说如今的消费领域,几乎处在焦虑的漩涡中心。有消费投资人三个月没出手一个项目;有人带资源改做FA寻求转型;有人挑战转看硬科技。“你知道这种感觉,不像是换赛道,而是像小时候转学,还换了教材。”一位从消费转看硬科技的投资人表示无奈,不适应,但又不得不适应。

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提醒,消费是重灾区,青山资本更是发文让消费创业者认清现实,消费赛道急转直下进入寒冬。相比之下,在抖音卖课,大搞知识付费的王岑日子似乎还算好过。

王岑将投资人这个在大众群体眼中隐秘且自带金钱光环的职业完全曝光在粉丝眼前,吸引了不少流量。在其抖音矩阵里,粉丝上万的各种大小号不下20个,其中两个账号粉丝数量超过140万,这些账号全都统一以王岑照片做头像,名字加上“投资王”、“消费王”、“消费老炮”等作后缀,俨然是抖音里最有“排面”的消费投资人。

199打包新消费品牌录制课;2万元购得一次与王岑一对一线上深度沟通机会、4万元就能获得三天两夜线下小班陪伴式教学。

已经从VC转行的灰哥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投不到好的消费项目,在抖音下沉消费市场找机会,既卖课又能找项目,利用低价课引流增进信任,赚下沉市场想创业的人的钱,能拉下脸的投资人也许能过得更好。”

直播里的投资游戏

想到去抖音捞金的投资人不止王岑。

最近在抖音上经常能刷到ID叫做“清华陈晶聊商业 晚8点直播”的视频,陈晶毕业于清华大学法律系,现任职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一到晚上8点,陈晶就在直播间帮助粉丝分析创业项目模型是否可行,并且在直播时给粉丝推荐自己准备的大礼包,其中包括投资协议、投资意向书、合伙人协议、真格基金一页纸TS等等协议模版。

从“给钱的”变为“要钱的”,其中个人感受的两极反转不是每个投资人都乐于接受的。

为求拉进双方关系,出生广西的陈晶更是在直播间里直接让粉丝叫自己“表妹”。直播之余也在抖音卖课,点开购物车可以看到价值599的“股权课”以及2099块的“晶总创富圈”等课程,其中最贵的课程标价5980。

图片来源:蓝象资本陈晶抖音

图片来源:蓝象资本陈晶抖音 

值得一提的是,店铺名叫“宁柏宇私董会”,而宁柏宇正是蓝象资本的创始人,蓝象是一家专注于投资教育的早期投资机构。和消费相似,教培行业也在去年下半年“双减”政策出台后骤凉,万亿赛道从高空坠落,使得教育垂直基金有些手足无措,蓝象也走上了抖音掘金的道路。

陈晶账号有13万粉丝,宁柏宇粉丝在4万左右,相比王岑差距较大,但宁柏宇账号下最贵课程价值5万,销量超过60,再加上陈晶的课程,两人带货吸金能力并不输王岑。如果从粉丝数量上看,转化量甚至远超王岑。

对于一些渴望拿到融资又苦于在现实生活中见不到投资人的创业者来说,抖音上的“王岑们”仿佛点燃了他们希望的火苗。

不过,那些将抖音视为悬崖边救命稻草的创业者都忽略了一个核心问题:一个优秀企业家所具备的品质与高瞻远瞩的目光又岂是与投资人一对一交流几次就能够学来的。

“课呢,可能是有价值的,我只是觉得现在教小白创业就是坑人。” 一位机构的朋友评价道。

保持警惕,别太乐观

如今的VC圈有多难?除了去抖音直播,投资人还开始写公众号了。

一位投资机构PR跟我吐槽:“ PR压力太大了,有的机构投资人甚至是合伙人都开始写公众号了。”

要知道,此前普遍现象多为投资人工作安排紧凑,极少有时间主动帮PR写公众号文章。

去年年底与多家机构聊投后时,当时一位投后负责人对钛媒体创投家表示:“你是媒体,你知道公众号出文章这个事挺费劲的,前台投资人不太会帮忙写,投资团队可能一年写一两篇,还是因为他们偶尔有流量需求。让他们主动写文章太难了,其他的不说,关键投资人KPI不在这,很多时候人家就会想,这跟我有啥关系?”

情况到今年发生了改变,大部分机构投资节奏明显放缓,投资人也开始写公众号,或是有表达欲,或是为了显得不那么闲着。总之,VC的集体失控感让一股不太乐观的情绪在行业里飘荡。 

长江证券CEO刘元瑞月初在朋友圈发文:死的最快的是那些太乐观的人。

这一理论源自著名的“斯托克代尔悖论”:一位美国海军上将,在战俘营受尽折磨,直到8年后释放回国,记者采问他同伴中死的最快的是哪些人?

上将回答到:“是哪些太乐观的人,他们总想着圣诞节没出去复活节就可以被放出去,复活节没出去感恩节就能放出去。结果一个失望接着一个失望,逐渐失去了信心,再加上生存环境的恶劣,于是,他们郁郁而终。”

之所以能存活下来,是因为对未来没有太高的期待。

个体命运的起伏始终伴随着时代的约束。那些搞副业、在抖音频繁出没的投资人总不免被冠上“失意”的名头。不过,当Carry成为都市传说,“Winter is coming”变为“Winter is here”, 投资人的理想与欲望,迷茫与张望,正在极致演绎着。(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张翌楠)

本文系作者张翌楠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97508 钛粉36186 钛粉66633 碧天黄地 钛友趣763786 单晶冰糖啦啦啦
530人已赞赏 >
530换成打赏总人数53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互联网应用与服务

    获投200亿元

  • 2

    金融

    获投185亿元

  • 3

    医疗健康

    获投168亿元

  • 1

    Insight Partners

    热度值51224

  • 2

    Tiger Global

    热度值27035

  • 3

    F-Prime Capital

    热度值26894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